<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戀你入骨晚安沈先生

        戀你入骨晚安沈先生

        金小洛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年橘當然知道沈淮南恨她,可這么多年的親密關系,她始終認為自己在男人心中占據著一席之地。直到她從別人那得知沈淮南要訂婚的消息,年橘徹底清醒,她果斷轉身離開,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將全部心思放在事業上,一部內衣廣告讓她一炮走紅。

        主角:年橘,沈淮南   更新:2022-07-15 21:35: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年橘,沈淮南的女頻言情小說《戀你入骨晚安沈先生》,由網絡作家“金小洛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年橘當然知道沈淮南恨她,可這么多年的親密關系,她始終認為自己在男人心中占據著一席之地。直到她從別人那得知沈淮南要訂婚的消息,年橘徹底清醒,她果斷轉身離開,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將全部心思放在事業上,一部內衣廣告讓她一炮走紅。

        《戀你入骨晚安沈先生》精彩片段

        a市的傍晚微風沁涼,明明過了夏季,卻依舊陰雨連綿。

        年橘一身白色大褂立定在窗前,涼風裹挾著雨意吹進窗欞,連帶著潔白窗簾呼呼作響。

        辦公室的門被毫無征兆推開,實習小護士匆匆忙忙跑來,聲音急促。

        “年醫生,剛剛急診送來一位病人,身份非凡,孫主任交代要您親自面診。”

        年橘眼皮眨了眨,手機屏幕上碩大的新聞標題痛的刺目,卻一下摁了黑屏鍵,思緒回神。

        “病人在哪里?”

        “在急診科,您跟我過去吧。”

        小護士說完急急忙忙往前帶路,年橘腳下步伐穩健,一頭青絲被利落挽起,面色鎮定從容,只是收進白色大褂口袋里的手卻微微捏緊。

        腦海里男人清俊的面龐一閃而過,卻很快被另一張女人的臉打碎,本以為她早就做好了這一天到來的準備,卻依然在看到他的訂婚消息時六神無主、五味雜陳。

        “年醫生,前面那個移動病床上的患者就是。”

        年橘腳步頓住,順著她指引的方向看過去時,目光陡然斷裂。

        移動病房上躺著一個面色蒼白的女人,雖然蒼白,卻絲毫不影響那張艷麗絕色的臉。而移動病床旁邊,男人修身而立,一身黑色西裝簇新筆挺,雖然僅僅是一個背影,但年橘一眼就認了出來。

        她怔忡在原地,一時間,竟覺得渾身僵硬無比。

        “年醫生,年醫生?”

        小護士又叫了兩聲,分貝提了不少,年橘終于回神,然后點了點頭,沉步走過去。

        每走一步,她的心便收緊一分,直到立定在男人身后,才強裝著鎮定開口,“這位患者哪里不舒服?”

        她目光落在病床的女人身上,顯然是在問她,本來躺在床上的白菱兒聽到這個聲音瞳孔一縮,猛地看過來,一時間本就蒼白的臉上血色盡失。

        年橘猜到了她現在臉上五彩斑斕的表情,微乎其微的勾了勾唇,轉而把目光看向神色同樣復雜卻不動聲色的沈淮南。

        語氣如常,卻總覺得有那么幾分奇怪,“這位先生,麻煩先去掛個號。”

        男人黑眸微微瞇起,看她的目光帶著打量,還未等他開口,白菱兒便著急道,“掛號?你竟然讓淮南去掛號?你知道他是誰嗎?”

        年橘眼皮動了動,手心捏的越來越緊,她當然知道他是誰……這可是她侍奉了三年的金主……

        只是,天天睡在這位金主身邊,竟然一點風聲都沒聽到,今天還是通過新聞的方式知道他訂婚的……她嘲諷的勾了勾唇,娶誰不好,偏偏要娶這個白菱兒。

        “你問我他是誰?”

        年橘笑了笑,目光看向她,那語氣捉摸不透,沈淮南眉頭無意識蹙起,一雙黑眸緊緊盯著她,淡漠中帶著警告。

        白菱兒眼神心虛的閃躲了兩下,緊接著便聽年橘開口道,“他是誰我怎么會知道?當然我也沒興趣知道,如果不掛號的話,那就等其他患者看完再說吧。”

        “你……”

        還未等白菱兒反駁,旁邊的小護士便有些急了,慌慌忙忙想要找機會小聲提醒她,旁邊這主兒可是位大人物,得罪不得。

        “我去掛號。”

        還未等她說出來,男人便率先打破僵局,聲線清冷,沒什么情緒,然后轉身去了掛號處。

        不知為何,年橘心里竟如釋重負般松了口氣,表面卻依舊冷靜,對護士道,“小洲,推患者過來吧。”

        “好的。”

        移動病床隨著年橘到了辦公室門口,小護士看了眼她的眼色便識趣離開,白菱兒看著她,似乎在盤算什么,半晌,才道。

        “你也看到了,我訂婚了,今天來就是為了查一查有沒有懷孕,如果你……”

        “能下床?”

        年橘打斷她,兀自推門進去,“能下床就進來說。”

        白菱兒被打斷很不爽,氣憤的咬了咬唇,又看了圈四周,確定男人沒回來才快速溜下移動病床。

        進了辦公室,年橘兀自坐下,白菱兒也沒好氣的坐到她對面,剛剛的柔弱和病態蕩然無存,“我真沒想到會在這碰到你。”

        年橘低頭整理病單,突然抬頭看她,“哪里不舒服?”

        白菱兒被她問的一愣,緊接著目光閃了閃,道,“月經兩個月沒來了,你開個證明,說我懷孕了。”

        “懷孕?”

        年橘目光赤裸的盯著她,她太了解白菱兒了,所以聽到這二字從她口中說不出來絲毫不覺得驚訝,只淡淡道,“那先做個檢查吧,b超出來才能證明。”

        “年橘。”白菱兒蹭的站起來,臉上帶了幾分警告,“我知道你素來對我有意見,但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和淮南訂婚了,如果有個孩子就能提前婚期,年家和沈家聯姻,對年家利益頗豐,父親也不希望出任何差池,你如果識相,一會就按照我說……”

        “我不關心。”

        “什么?”

        白菱兒被她打斷,滿臉疑問。

        年橘淡淡勾唇,“你說的那些,你和誰訂婚,又關乎誰的利益,我都不關心,再說,我和年家沒有任何關系,不必牽扯到我。”

        “你什么意思?那你準備怎么和淮南說?年橘我警告……”

        咔嚓!

        辦公室門突然被打開,沈淮南修長的身子突兀異常,目光沒有看白菱兒,徑直落在年橘臉上。

        年橘突然起身,如常開口,“先生,您是這位患者的未婚夫?”

        男人并未開口,只盯著她,黑眸諱莫如深,似是期待她接下來的表演。

        “方便單獨談嗎?”她看著他,眸色淺淡。

        “醫生。”白菱兒著急開口,掩飾心虛,“您一定要把我的情況好好和淮南說清楚。”

        她的語氣,帶著提醒和警告,年橘勾了勾唇,小臉兒好看的打緊,“當然,這是我的義務。”

        一時間辦公室只剩下兩個人,年橘竟越發覺得狹窄局促起來,男人薄唇緊抿,那張臉卻一如既往讓她迷戀。

        相顧無言,半晌,年橘才略帶嘲諷的開口,“沈先生,真巧啊。”

        “確實很巧。”男人薄唇勾了勾,似笑非笑,“我差點忘了你在這家醫院。”

        “沈先生忙著訂婚,忘了我也很正常。”

        年橘聲音很輕,幾分自嘲。

        “說吧,菱兒到底怎么樣?”

        男人話鋒調轉,年橘強忍心底刺痛,他竟然……半分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半晌,年橘笑了笑,眼尾竟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風情萬種,她突然上前環住男人脖頸,語氣曖昧勾人。

        “淮南,你不要娶她,你娶我好不好?”

         


        沈淮南眸底的詫異轉瞬即至,他大手一把攬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向下探去,眸底一片清明,語氣調侃。

        “什么時候會來這套了?嗯?年醫生,這可是你的辦公室。”

        她知道這三年來沈淮南都無法抗拒自己的身體,何況她前所未有的主動,無疑是在玩火。男人修長的手指去扯她的白大褂,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不安分的游離。

        在他將要爆發之際,年橘卻突然摁住了那只四處焚火的手,認真道,“好不好淮南?”

        “年橘。”男人聲線清冷,“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說完突然將她放開,又兀自點了根煙,低頭打完火的瞬間再次開口,“你還記得當初你是怎么求我的嗎?”

        云霧吞吐之間,男人的漫不經心再一次刺痛了心里最柔軟的地方。

        年橘捏了捏手心,小臉兒蒼白的過分。是啊,三年前是她主動求他,他出錢,她出賣身體,本就是一場交易,只要他有需求,她就該隨時滿足,金主的生活她不該知道,更不該問。

        她要做的,只是一個隨叫隨到乖巧聽話的情人罷了。

        “當然。”男人說著頓了頓,修長的指尖彈了兩下煙灰,“如果你不愿意,現在就可以終止交易離開。”

        他說的那么風輕云淡,年橘心臟狠狠抽痛了一下,可轉瞬,像是視死如歸一般,她再次上前環住他脖頸,仰頭看向他時小臉兒笑得明艷動人。

        “沈先生,那你和我現在,算不算偷情?”

        年橘看著他冷冰冰的背影,終究下定決心抱了上去。

        感覺到身后的溫度時,男人身軀微微一愣,卻很快恢復如常,他修長手指嫻熟的系著領帶,開口淡漠。

        “這不像你的作風。”

        “是嗎?”年橘依舊抱著他,前所未有的貪婪和依戀,像是孤注一擲般開口,“你也知道這三年來我一直安安分分,對你的生活從不過問,更不會逾矩,甚至明明愛你,卻從不主動親近,只在你有需求時出現。”

        男人突然轉過身來,因為身高原因俯瞰著她,黑眸瞇起,幾分慵懶,“這些不是你本該做的嗎?怎么?一個月三百萬你還覺得委屈?”

        “淮南……”

        年橘看著他,那目光幾近哀求,“你……能不能不要娶白菱兒……”

        “不娶她。”男人頓了頓,骨節分明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薄唇輕蔑,“如你所說,娶你?”

        “我……”有那么一瞬間,年橘天真的以為他真的會動容,可是還未等她開口,沈淮南便冷了臉,周身陰鷙的可怕。

        “年橘,看清自己的身份,你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陪睡的,拿了錢就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該有的妄想趁早抹掉。”

        他說完冰冷指尖毫不留戀的從她下巴拿開,然后拎起床上外套準備離開,年橘捏著掌心的手緊了又緊,在他出門之際,突然道。

        “我懷孕了。”

        男人腳步意料之中的頓住,沈淮南身體幾乎僵硬的轉過身來,聲音暗啞,“你說……什么?”

        “我懷孕了。”

        年橘看著他,一字一句。

        沈淮南臉色驟然下沉,煩躁的在原地跺了兩步,半晌,才將幽深的目光看向她,“打掉吧。”

        他語氣淡漠,霎時間,年橘感覺自己一顆心如墜冰窖,她牽強的扯了扯唇角,“如果我說,你的那位未婚妻懷孕了呢?”

        男人眼皮微抬,眸底的詫異一閃而過,顯然這個問題并沒有在他考量的范圍之內,但年橘看著他,那目光直白赤裸,似乎孤注一擲般,想要他的一個回答。

        不知為何,某一瞬間沈淮南只覺得心頭微慟,可轉瞬,他輕笑一聲,語氣肯定道,“自然生下來。”

        一瞬間,年橘只覺得這么多年的希望全都落空,萬念俱滅,她扯了扯唇角,強忍眼角淚水,“騙你的,沈淮南,我沒有懷孕,你的那位未婚妻也沒有,她不過是休息不規律導致月經不調而已。”

        “嗯。”

        男人淡淡一句,似乎并沒有因為白菱兒懷孕這個消息是假的而感到失落,他轉身要走,卻再次被她叫住。

        這一次,年橘聲音出奇的平淡。

        “沈淮南,如果你要結婚,我們之間的交易就到此為止,我是愛你,但絕不會給你做小三。”

        男人后背微僵,他沒想到她會如此果斷的做出決定,畢竟她需要錢,而且需要不是一般多的錢,如果沒有他,那她要付出的代價或許是年野的命。

        “年橘,你要想清楚了。”

        沈淮南并未回頭,語氣孤傲,“再給你一天的考慮時間,明天下午來找我。”

         


        翌日。

        沈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陸川半躺在沙發上,看著對面辦公桌前心不在焉的男人吹了個口哨,“我說沈大總裁,明明好事將近,你怎么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沈淮南抬起眼皮施舍了他一眼,并未開口。

        陸川勾了勾唇,一副我都懂的表情湊過來,神神秘秘道,“我知道,是不是因為金屋藏嬌的事情感覺良心受到了莫大的譴責?”

        他說完往辦公桌上一靠,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說來你和年橘糾纏三年了,和白菱兒也快談了半年,這倆人至今還不知道彼此存在,嘖嘖,你也算是渣男里境界高的了。”

        陸川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突然一本正經的問,“你是怎么做到的?為什么我每次都被抓包,難??!”

        他說著苦惱的抓了抓頭發,見沈淮南并不理他,才無趣的撇了撇嘴,道,“你要是真覺得對不起你們家那朵清純的白蓮花,就干脆給年橘一筆錢斷了,也省得她糾纏,如果她不識抬舉,就給她點教訓。”

        糾纏?

        沈淮南眉頭微蹙,她若真的糾纏,那倒好說,可偏偏她一點糾纏的意思都沒有,就在剛剛還給他發了一條訊息,讓他下午去酒吧談分手事宜……識抬舉的很。

        他讓她想清楚,本是在提醒她,如果沒有自己的資助,年野很可能喪命,卻不想她態度竟一反常態的堅決。

        “不過……”

        陸川說著拖了尾音,若有所思了一會兒,突然苦大仇深的看著他,“年橘那丫頭到底哪里招你了?憑良心而論,我都能看出來她在你還跟著她爺爺的時候就喜歡你了,那次荒島的事情驚動了整個戰營,你如果對人家沒那個意思,干嘛毀了人家清白?還白白被年啟信踹了一頓,鬧得人盡皆知。”

        沈淮南沒說話,諱莫如深的看了他一眼。

        陸川知道他什么意思,無非就是讓自己閉嘴,但這招從小到大對他都沒什么用,反正他天生就是個話嘮,其實陸川也納悶兒,自己怎么就能和沈淮南這么個冰山從小玩到大,還如此頑強的活了下來。

        “你睡了年啟信的寶貝孫女,他說你癡心妄想,人家年橘為了維護你當眾表白,你倒好,直接拒絕打人家臉,年啟信的面子都沒地兒擱,也難怪后來他對你的器重遠不如顧一念。”

        陸川說著突然看向他,“我就納悶兒了,你說你一直表現的都對年橘沒意思呀,怎么就成人家金主了呢?難道是為了報復年啟信?可是他人都已經死了,你還較這個勁兒干嘛啊……”

        “陸二?”

        沈淮南終于開口,聲音平淡無波,卻莫名讓他脊背發涼。

        “干……干嘛呀?”

        陸川撓了撓頭,笑嘻嘻的看著他。

        男人眸色幽深,薄唇似笑非笑,“很閑是嗎?把這個抄了。”

        “?”

        陸川看著被推到面前的一摞合同協議,嘴角抽了抽,“沒搞錯吧?這玩意兒要手抄?”

        “手抄。”

        沈淮南給了肯定答案。

        陸川皮笑肉不笑,“為啥?”

        “客戶要求。”

        沈淮南說完看了眼腕表,恰巧秘書敲門進來,他頭也沒抬,吩咐道,“看著陸二少爺,抄完了才可以走。”

        “好的沈總。”

        秘書雖然不甚理解,但依舊應得恭敬。

        沈淮南說完拾步離開,陸川暴躁的從椅子上起來,咆哮道,“憑啥?!老子不干!”

        ……

        綠茶酒吧。

        沈淮南將黑色邁巴赫停在門外,隨著門童一路往里走,舞池晃動的人群和嘈雜的音樂讓男人微微皺起了眉,他向來不喜歡這樣的場合。

        “先生,年小姐就在前面。”

        門童指了指吧臺的方向,又恭敬鞠了一躬便識趣離開。

        男人黑眸清冷,視線落在前方身穿白色露背小禮服的女人身上。

        年橘似是感應到那灼熱的目光一般,忽然轉過頭來,小臉兒妝容精致,一頭長發一改往常的松散隨意,柔順散落至腰間,她笑了笑,眼尾風情媚人。讓他瞬間想到昨日二人在辦公室的旖旎風光。

        “來了?坐。”

        年橘聲音歡快,仿佛與昨日卑微求他留下來的不是一人。

        沈淮南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臉上,那里面參雜著驚喜、審視和打量,“想好了?”

        他并未落座,修長的身子站在那里,周身淡漠,掃了眼四周,語氣輕薄,“選這種地方,穿成這樣,看來是準備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這似乎就不關沈先生的事了。”

        年橘抬手撩了撩發梢,風姿綽約,“我只有一個條件,沈先生給我五千萬的分手費作為補償,我保證消失的干干凈凈,就像從來沒有在您的世界出現過,更不會打擾到您未來的生活。”

        “五千萬?”男人輕笑一聲,薄唇淡漠,“你倒是敢開口。”

        “我陪了您這么多年,最珍貴的東西都留在您那里了,沈先生,五千萬對您來說不過是眨眨眼的事情,而我不一樣,就算再找下家金主,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不是?畢竟一手貨和二手貨的價值永遠不可能相提并論。”

        她紅唇香艷,略顯濃重的眼妝將那雙美眸襯得極致誘惑,一口一個您,生生將二人的關系扯的疏離無比,好像真的如同一場交易,此刻她像一個談判者,眼里只有為自己謀取最大利益,仿佛那三年她對他的愛頃刻間蕩然無存,甚至像從未有過。

        沈淮南訝異于她的轉變,不過短短一夜之間,她倒是想的透徹,行得瀟灑。

        “你想找下家?”

        他黑眸瞇起,目光里從未有過的危險,“年橘,只要我不同意,你覺得你能脫離我的掌控?”

        “是啊。”

        她輕挽柔唇,幾絲不易察覺的苦澀,“所以我今天來,是求沈先生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條生路。”

        她說完頓了頓,轉而揚臉看他,斑斕的燈光流轉在那張絕美艷麗的小臉兒上,沈淮南竟差點晃了神。

        她笑得好看,“當然,如果沈先生不肯高抬貴手,那也不能怪我用非常手段了。”

        男人頗感意外的挑了眉,“哦?年小姐的手段,拭目以待。”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