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重生暴君獨寵我

        重生暴君獨寵我

        千苒君笑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前世的她被暴君殘忍的奪走清白,一生都毀了,最終戰死在城門。命運輪回她提醒自己不能喝下孟婆湯,倘若人生能重來,她一定報那血海深仇。果然她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十年前,這下子有意思了,仇人們她一個個都記得清楚,至于親人,她也不會像前世那般傻傻的被人利用。

        主角:敖辛,敖闕,蘇昀   更新:2022-07-15 21:33: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敖辛,敖闕,蘇昀的女頻言情小說《重生暴君獨寵我》,由網絡作家“千苒君笑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前世的她被暴君殘忍的奪走清白,一生都毀了,最終戰死在城門。命運輪回她提醒自己不能喝下孟婆湯,倘若人生能重來,她一定報那血海深仇。果然她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十年前,這下子有意思了,仇人們她一個個都記得清楚,至于親人,她也不會像前世那般傻傻的被人利用。

        《重生暴君獨寵我》精彩片段

        敖辛做了十年的大魏皇后。

        十年前,皇室主動與敖辛的父親威遠侯聯姻被拒后,便以賀太后生辰為由,詔各路諸侯將相回朝賀壽。

        敖辛在宮宴上飲過妹妹琬兒遞來的一杯酒,隨后就不省人事,趁著人多混亂之際,被帶去了偏殿。

        那夜,偏殿外燈火嫣然,一片安靜,隱約可聽見宮宴殿上傳來的熱鬧喧嘩之聲。

        敖辛暈暈沉沉,躺在偌大的床上。琬兒不住晃著她的皓腕,試探著問:“姐姐,你有沒有事?”

        直到偏殿的門打開,明黃的衣角浮動,是魏帝來到她的床前。

        魏帝居高臨下地看了敖辛一眼,隨后彎下身,冰涼的空氣讓她頓時清醒了兩分,卻見琬兒早有防備地抽下發帶,把她的手腕綁在那雕花床柱子上。

        敖辛用力掙扎,“放開我!”

        琬兒嬌嬌柔柔地道:“姐姐也別怪我,龍恩浩蕩,能得皇上恩寵,不知是姐姐幾世修來的福分。”

        魏帝一句話不說。

        不管敖辛如何掙扎,手腕上的紅痕清晰可怖,但她就是逃脫不了。

        琬兒在旁靜靜地冷眼旁觀著。

        敖辛側頭看著她,眼里破碎的光絕望而悲戚:“琬兒,救我……”

        琬兒嘴角勾起一抹譏誚,道:“好不容易把你弄來,如何能輕易放了你?”

        話一落,魏帝再不耽擱。

        敖辛發瘋一般踢打掙扎。眼看著綁著她的發帶松散了去,琬兒見狀生怕她逃了,或者鬧出什么動靜,連忙上前死死摁住敖辛的雙手。

        魏帝沒多說什么,盡管不綁著敖辛,她逃跑的機會也十分渺茫,但還是滿意琬兒的盡心盡力。

        魏帝耐心盡失,扼住敖辛的脖子,冷冽地朝她笑,道:“你以為,你跑得掉?”

        下一秒,魏帝便徑直覆身上來。

        敖辛疼得叫不出聲,只余下眼角淚光,撲朔迷離。

        對于魏帝來說,他要的是她的清白。

        如果她聽話一些,可能還沒有這么大的苦頭吃??伤宦犜?。

        魏帝便對她毫不留情。

        第二日,她以醉酒為借口爬上魏帝龍床之事在各路前來賀壽的諸侯之間傳開。

        敖辛成了眾人不恥和唾罵的對象。

        而這時魏帝成了宅心仁厚的那一個,愿意既往不咎,并迎娶敖辛,迎為大魏的皇后。

        當時的大魏,諸侯崛起、群雄紛爭,皇室威嚴已名存實亡。

        敖辛十分清楚,魏帝用這樣的手段得到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她是徽州威遠侯唯一的嫡女,而威遠侯手里握有四十萬重兵。

        她就這樣做了魏國的皇后,那四十萬軍隊也終將會被收歸魏帝所有。

        敖辛年輕,那個時候約莫十五六歲的光景,剛剛及笄。她不如琬兒那般嬌嬌柔柔,反倒有一種倔強韌性的美麗。

        敖辛越是冷淡,魏帝便越是想要徹底征服她,直到她肯求饒為止。

        但她從來不曾求饒過。

        若是能讓敖辛懷上子嗣,那也是好事一樁——威遠侯總不見得不扶持自己的親外孫。

        只可惜一個年頭過去了,敖辛的肚子里卻毫無動靜。魏帝對她的那點新鮮感也消磨殆盡,十分厭煩她那副面無表情、無所在乎的樣子。

        第二個年頭,琬兒進了宮。

        她一進宮便被封為貴妃,與魏帝十分恩愛。

        后來敖辛才知道,琬兒進宮封妃,是她幫助魏帝一起來陷害自己所得到的報酬。

        琬兒是旁支庶出,她若是不努力成為人上人,在徽州那個偏遠的地方就只能嫁個不好不壞的人家,然后平淡無波地過一輩子,永遠無法超過敖辛的這位嫡堂姐。

        那不是琬兒想要的生活。她想要飛上枝頭做鳳凰。

        琬兒很能服侍人,討魏帝歡心。

        自她進宮以后,幾乎是寵冠六宮。

        后來她有身孕,魏帝十分歡喜,千百個呵護疼愛。

        她腹中的孩子雖不是威遠侯的嫡傳后人,可好歹也是敖家之后?;屎鬅o所出,有了這個子嗣在手,相信威遠侯無論如何也會幫襯幾分。

        這日,琬兒在湖邊亭與敖辛相遇。

        彼時琬兒一身華服裙裾,美艷動人,眉梢掛著笑意,整個人容光煥發。她身后簇擁著一大群宮人,舉手投足皆有人伺候。

        “姐姐。”琬兒擋住了敖辛的去路,低頭撫著自己的肚子,婉柔笑道:“你我姐妹倆已經好久沒敘舊了。”

        敖辛一看見她,就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的場景。

        到底是什么樣的姐妹情分,才能使得她做出那樣的事。

        敖辛手指泛涼,微微收緊,最終還是忍下了,不打算理會琬兒,徑直從她身邊走過。

        琬兒便又移身擋在了旁邊,上下打量著敖辛,嘴角的笑容發冷:“還真把自己當皇后了?呵,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敖辛抬頭定定地看著她,道:“那他怎么沒封你做皇后?有我這個擺設放在這里,怕是你永遠都無法坐上這個位置。不僅你是庶出,將來你的孩子也是庶出。”

        敖辛踩到了琬兒的痛處,琬兒臉色變了變,笑容有兩分扭曲:“我是庶出又怎么樣,現在不是照樣把你踩得死死的嗎?”

        那就是敖辛人生里的一場噩夢,永遠都不想再提起??善?,琬兒要以撕開她的傷疤為樂。

         


        琬兒掩了掩嘴,看著敖辛發白的面色,又得意道:“皇上對我卻是極盡溫柔寵愛,想必你也從來都沒體會過那是什么滋味。”

        琬兒還道:“幸好你這個人冥頑不靈、又油鹽不進,皇上強要了你的身子,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原諒他??傻材阋嵌们夥暧稽c,在我還沒進宮的這一兩年里討好皇上,可能也就沒我什么事了??上姨私饽懔税叫?。”

        敖辛眼眶微紅,低低道:“我從來沒和你爭,你想做貴妃、想做皇后,那是你的事,你為什么要這樣害我?”

        琬兒笑容里帶著怨恨道:“就因為你是嫡女啊,要是沒有你,我一個旁支庶女,威遠侯又不是我親爹,只是我叔叔,就算我進宮,能當上貴妃當上皇后嗎!皇上能重視我寵愛我嗎!

        “姐姐,虧得有你啊,皇上對你有多壞,就會對我有多好。也虧得有你這么不識抬舉,在我進宮前你沒能讓皇上喜歡你,甚至連個一子半女都沒有,那往后就更加不會有可能了!你只是皇上穿過不要了的女人!”

        敖辛閉了閉眼,手有些發抖。

        然琬兒卻繼續往她的心上扎針:“你我心知肚明,皇上要你,只是因為你爹手里的兵權。等皇上把兵權收回來了,你爹和你也就絲毫沒有什么價值了。你爹的兵權,敖家的勢力,都將用來給我和我肚里的孩兒錦上添花,你以為你這空殼皇后又能做多久呢?到時候說不定你還得求著,給你爹留一具全尸……”

        琬兒臉上明艷的笑意太過刺眼。

        敖辛忍無可忍。她的這一生,都毀在了這個女人手上,一切都是拜這個女人所賜!

        敖辛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把琬兒當做親生的妹妹,待她真心的好。

        琬兒話還沒說完,便被“啪”地一聲脆響打斷了去,震人耳膜。

        敖辛落在琬兒臉上的那一掌摑,幾乎用盡了所有力氣,堆積著這兩年來所有隱忍,統統撒在她臉上。

        琬兒身子頓時撲倒在亭中的石桌上,捂著臉慘叫一聲。散亂的發絲垂下,依稀遮住嘴角漾開的瘆人的笑意,她伏著桌面,抖動著肩膀嘶啞道:“敖辛,你敢謀害皇嗣,這下子你該永無翻身之日了。”

        那石桌一角,恰恰磕在了琬兒的肚子上。

        敖辛明知道琬兒來者不善,就算她什么都不做,琬兒也照樣會磕到肚子。但這一巴掌,是她打得最痛快的一巴掌。

        繼而宮人大亂,攙扶的趕緊上前攙扶,去稟報的立刻去稟報。

        當魏帝匆匆趕來時,琬兒已臉色蒼白,汗如雨滴。他震怒地把琬兒抱在懷里,琬兒輕顫著毫無血色的唇喃喃哭道:“皇上,我們的孩子……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是想勸勸姐姐,想讓姐姐與皇上和睦相處……”

        魏帝看著她一邊紅腫起來的臉頰,上面還殘留著五指印,再看向敖辛的眼神,陰冷可怕如猛鬼一般。

        待琬兒安頓下來,有太醫寸步不離地診治,敖辛已被宮人押至冷殿。

        魏帝不由分說,亦是用了最大的力道,猛地扇了敖辛一巴掌,把她掀趴在地上。魏帝站在她身前,咬牙切齒地道:“你自己生不出來,如今還想謀害朕的皇子!敖辛,琬兒所受的痛,朕要加地償還在你身上!朕會讓你追悔莫及!”

        隨后他就叫了兩個宮人,左右開弓地扇了敖辛一百個耳光。

        她臉頰高高腫起,幾乎辨認不出本來模樣。耳朵里,殷紅的血跡緩緩淌出,一直嗡嗡的,像有無數只蒼蠅在她耳朵里亂飛。

        琬兒說肚子疼,魏帝便給敖辛灌藥,讓她也體會一下疼得死去活來的痛苦。她蜷縮在地上,渾身被冷汗濕透,裙底沁出溫熱的血跡。

        敖辛看見那血跡,沒有哭,反而笑。

        這樣也好。她每次都有服用避子藥,就怕自己有什么意外?,F在好了,連意外也沒有了。

        琬兒說害怕敖辛再打她,魏帝便折斷了敖辛打人的那只手,又命太醫接上,接上又折斷,再接上,如此反反復復,一逢下雨天,便疼入骨髓。

        再疼,在魏帝面前她都沒掉過一滴眼淚。她臉上的笑容因為疼痛而扭曲,對魏帝道:“有本事你殺了我啊。”

        死了還是活著,對于她來說都沒什么區別?;蛘咚懒诉€更舒坦一些。

        魏帝咬牙切齒道:“不覺得生不如死才更有趣嗎?”

        若問她悔嗎?敖辛想她應該是有點后悔的,她不該只打了琬兒一巴掌,她應該把琬兒推下湖里淹死的!

        第四個年頭,琬兒又有了身孕。

        而敖辛的耳疾、手疾,卻再難以治愈。

        琬兒先后替魏帝生下一雙兒女,除了沒有皇后之名,待遇更勝皇后。

        那四十萬兵權收回到魏帝的手上,在那十年里,大魏表面上安然無恙。而兵力國力卻在日漸耗損,終難以為繼。

        后來便是群雄爭霸,戰亂紛爭不絕。

        最終威遠侯戰死在沙場上。再沒有人能護得住敖辛的生死。

        敖辛捧著父親的帶血盔甲凄厲大哭。

        可琬兒卻告訴魏帝,敖辛從小得威遠侯培養,熟讀兵書,深諳兵法謀略之道,又是敖家將門之后,帶領敖家軍很能服眾,不如讓她去帶兵打仗,上陣殺敵。

        那戰場上刀劍無眼,稍有不慎,便馬革裹尸、不得好死。

        敖辛唯一剩下的利用價值,便是她姓敖。

        魏帝下旨時,從敖辛手上取走了皇后鳳印,將一枚沉重的將印放在了敖辛的手上。他微曲下身,在敖辛的耳邊道:“威遠侯新亡,你若是不好好表現,朕便讓人肢解了他的尸首,把他渾身上下的骨頭都一根根拆下來,拿去喂狗,讓他死都不得超生。”

        敖辛有耳疾,聽力十分不好。

        然魏帝貼著她耳朵說出來的話,卻是一字一句鑿在她的心上,宛如魔音鬼咒,讓她寒冷徹骨。

         


        敖辛代父出征,與諸侯群雄征戰,不為守護大魏疆土,只為守護她父親的一具全尸。

        她從一個侯門嫡女淪落到在生死場上舔血徘徊。她想,如果她戰死也就好了,她便可以解脫。

        可越是這樣無所畏懼,她便越是在修羅場上頑強地活了下來。

        大魏沒能堅持多久,就潰敗至都城。那些領兵的武將,逃的逃,叛敵的叛敵。

        魏帝命敖辛守城,以給魏帝和琬兒爭取逃跑的時間。

        魏帝把威遠侯的墳墓重新挖掘開,把那副安息的尸骨又啟了出來,敖辛看見父親的尸骨時,面無表情的臉上終于出現了裂痕。

        那是一種下了地獄也死不瞑目想要爬出來飲血啖肉的滔天怨恨。

        魏帝給尸骨套上一副盔甲,鎮于第二道城門之下。

        而他要讓敖辛去鎮守第一道城門。

        倘若第一道城門得破,那她父親的骸骨便會被千軍萬馬所踐踏。

        這十年里敖辛活得豬狗不如、狼狽不堪,父親的遺骨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牽絆。

        她望著那森森白骨,雙目猩紅,立下誓言:“魏云簡,敖琬,我敖辛做了鬼,也要在奈何橋上等著你們。我會提醒自己,到了地底下,萬不能飲那孟婆湯;倘若有來世,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戰火紛紛,敖辛耳朵里聽不見那些蕩氣回腸的殺喊聲,只回蕩著低沉似嘆息一般的嘶鳴。

        她渾身浴血,敵軍一波又一波地進攻。

        敖辛滿目的血色。身上被箭矢穿入了皮肉,她也絲毫不覺得疼痛。

        到最后,她就像一樽被血染紅的雕塑,以自己血肉之軀鎮守城門,巋然不動。

        下雪了,她渾濁的視線里一片白與紅的交織。鼻子里冰冷的血腥氣充斥著。耳中卻總算回歸到一片寧靜。

        終于可以死了。原來這是一件如此輕松的事。

        敵方三軍血洗城門,罷后才發現城門下矗立的那個發絲凌亂、一動不動的居然是個女將軍。大魏果然是無可救藥,居然讓一個女人來抵擋敵方的千軍萬馬。

        只是不知她到底死是沒死,一直睜著雙眼,紋絲不動,渾身都是刀傷劍痕,還插著幾支箭矢。腳下被她砍殺的敵軍堆成了小山。

        敵軍一步步圍上來,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從中間分開一條路來,一道修長瘦削的身影緩緩走出,踩著天空落下被染紅的雪,每一步仿佛都帶著冰冷嗜殺的氣勢,將灰冷的天和滿地的血恰到好處地融合銜接起來。

        敖辛依稀見得,入眼的是一雙踩著血流成河的黑色長靴。

        可她連抬頭定神的力氣都沒有,看不見他的臉。

        她只能勉強堅挺著沒有倒下,而那個人卻似與她相熟一般,片刻后便轉身背對著她緩緩彎下身軀,迫人的氣勢猶在,卻把她背了起來,離開這片尸骨累累的修羅戰場。

        “我爹……”敖辛后面的話都被血污堵在了喉間,張口便是血污溢出嘴角,淌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爹還在第二道城門下,她失守了,她爹怎么辦?

        良久,他才回了她一句話:“你別睡。”

        那是一種讓她萬分安定的氣息,仿佛闊別已久,她突然感到莫名的酸澀與委屈,想哭。她給不了任何回答,身體一直在痙攣,淌血。

        他背著她一直往前走。

        冰冷的空氣讓敖辛短暫地清醒了片刻。她依然看不清他的臉,趴在他的肩背上,只看得見他墨發襲著肩上冰冷的盔甲,她染血的手指不慎碰到,卻意外的柔軟。

        一路走,地上便一路滴淌著敖辛的鮮血。

        前頭是一片廣闊的被冰凍住的湖,湖面平整寧靜,細細的聽,有風吹拂過冰棱的聲音。

        他一步一步,踩著血印子,走在那冰湖上面。

        她輕聲問他:“你是誰?”

        他回答說:“我是安陵王。”

        “安陵王啊。”敖辛輕聲囈念著,歪著頭,貼著他的肩,靜悄悄地哭了,“能不能求你……好好安葬我爹……”

        她最終沒能等到他的回答,任他前路茫茫,她沉睡在他的肩背上,再無聲無息。

        不知是夢還是真實,回光返照間,敖辛仿佛看見他腳下踩過的湖面冰層出現了一道道晶透的裂痕。

        裂痕越來越多,以他為中心向四周蔓延,隨時都能迸裂開來。

        敖辛一驚,出聲想提醒他,可是她卻發不出絲毫聲音。

        只見他腳下一沉,繼而便是無數冰冷的湖水從四面八方灌來,讓她感到無比壓抑和窒息。那種浸到骨子里的寒意籠罩著她。

        她明知自己已經沒救了,死了絲毫不覺得可惜,可是同她一起掉下來的還有那個背著她走的男人。

        敖辛下意識地一蹬腿,努力朝水中那人靠近。卻在這一蹬腿之際,仿佛得到了新鮮的空氣一般,長抽一口氣,登時睜開雙眼,清醒過來。

        她沒有沉入湖底,而是躺在一張床上。

        房間里十分安靜,窗戶外面的光線頗有些刺眼,爐上的壺里蹭蹭冒著熱氣,正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藥味。

        接著四肢冰涼的感覺襲上來,讓她清晰地感覺到活著的滋味。那些仇恨,那些廝殺,仿佛都化作了一場久遠的夢,讓她有種劫后余生的恍惚。

        敖辛憋在胸口里的一口氣輕輕吁出。

        吁到一半,忽然間從床邊探出一個圓髻腦袋來,對著她又哭又笑,眼睛紅紅的直抹眼淚,嘴巴一張一翕說個不停。

        敖辛還有些懵,那丫頭見狀也有些懵。隨后丫頭就嗚嗚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道:“小姐你是不是了傻了呀,你不要嚇奴婢啊,你怎么不說話呢?”

        敖辛漸漸回神,嗡嗡的耳朵里響著模模糊糊的說話聲,便道:“我耳背,你說話大聲些。”

        丫頭見她口齒清晰、神色清醒,不由欣喜若狂,大聲道:“小姐你終于醒了!”一時又心酸來襲,一屁股癱坐在床前,扯開嗓門嚎啕大哭,“小姐你真是命苦哇!”

        敖辛:“……”

        這兩句她倒是聽得無比清晰。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