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這個王妃有點拽

        這個王妃有點拽

        格魯特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在這個冷宮廢院中,一抹來自現代的靈魂,附身到正在生產的女子身上……穿越第一天,就面臨生產大關,還沒有恢復生機,孩子也才呱呱墜地,便又再次陷入危機;真當她墨醫家主是吃素的啊,三兩下解決了刺客,卻也耗光了她最后的體力。

        主角:姚蔓,東方皓軒   更新:2023-01-13 11:20: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姚蔓,東方皓軒的女頻言情小說《這個王妃有點拽》,由網絡作家“格魯特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在這個冷宮廢院中,一抹來自現代的靈魂,附身到正在生產的女子身上……穿越第一天,就面臨生產大關,還沒有恢復生機,孩子也才呱呱墜地,便又再次陷入危機;真當她墨醫家主是吃素的啊,三兩下解決了刺客,卻也耗光了她最后的體力。

        《這個王妃有點拽》精彩片段

        大魏王朝。

        翼王府廢院里,連日暴雨,把破舊的廢院大門沖刷得掉了顏色,姚蔓躺在潮濕的床上,腹中痛得厲害,她已經痛了一天一夜,再支撐不住了。

        “王爺……”她氣若游絲地喊了一聲,覺得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可這孩子,她還不曾見過一面。

        “王妃,您再使勁,再使勁啊,快生出來了。”伺候她的嬤嬤哭著喊了一聲,嗓子已經沙啞。

        姚蔓使勁拉住嬤嬤的手,絕美的面容蒼白至極,“告訴王爺,我真的沒有謀害清公主,也沒有私通侍衛,真的沒有。”

        嬤嬤哭著道:“娘娘,王爺會相信您的,您要堅持啊。”

        姚蔓把全身的力氣,都往腹中積壓,便陡然覺得一松,隨即黑暗席卷上來,聽得一聲嬰兒啼哭,她緩緩地笑了,緊握的雙手松開。

        “娘娘,是小世子,您幫王爺生了嫡長子……”驚喜的聲音隨即變成驚喊,“娘娘,娘娘……”

        破舊大門被迅速推開,一名身穿華貴衣裳的女子帶著幾名婆子侍女進來,她眉目寒姚,顯得氣度非凡,進門瞧了一眼床上已經不知人事的姚蔓,眼底的厭惡與痛快還來不及消退,便姚姚地道:“把孩子抱走。”

        嬤嬤迅速剪了臍帶,護著孩子,跪在了地上,哭著道:“清公主,您不能帶走世子,求您找大夫來,王妃快不行了。”

        清公主身邊的人馬上去搶走了孩子,抱在清公主的面前,“公主。”

        清公主看著那孩子,孩子的眉目像極了阿翼,她眼底驟然涌起了恨意,取出手絹,捂住嬰孩的口鼻,姚姚地道:“姚氏與府中侍衛私通,誕下孽種,本宮驗明正身,確實非翼王骨肉。”

        嬤嬤駭然,猛地想上前搶孩子,卻被隨同進來的婆子鉗住,狠狠地甩了兩巴掌,“你這刁奴,攛掇王妃私通府衛,罪大惡極,該論死罪!”

        幾巴掌下來,打得嬤嬤口鼻出血,嚎哭不止。

        嬰兒被捂住口鼻,漸漸就不動了。

        清公主移開手,把手絹丟棄在地上,看著身邊的婆子侍女,“見了王爺,知道怎么稟報嗎?”

        婆子恭謹道:“回公主的話,姚氏所生的孩兒,與侍衛方莫有七八分相似。”

        清公主微微一笑,晃動頭上珠翠,金貴的腳步往前挪了挪,站在床邊看著姚蔓,心頭大恨仿佛才消散,終于死了。

        若不是阿翼非要等孩子出生,驗明正身,她早就想殺了姚蔓,怎容她活著誕下孩兒?

        “灌下毒酒,草席裹尸,丟在亂葬崗!”清公主緩緩下令。

        “是!”身邊婆子上前,早備下了毒酒前來,以兩指捏開姚蔓的嘴巴,便要灌下毒酒。

        昏迷過去的姚蔓,卻忽然睜開了漆黑幽寒的眸子,盯著婆子兇狠的臉,她錯愕片刻隨即有記憶灌入,眸子驚怒頓生,一手撥開了毒酒,揪住婆子的領口把她拽下來,奪了她頭上簪子,便狠狠刺向婆子的眼睛。

        慘叫聲傳來,頓時血流如注。

        清公主面容陡變,“姚蔓,你罪大惡極,還不速速就死?”

        姚蔓揪著被褥坐了起來,一腳踹開伏在邊上慘叫的婆子,只覺得全身疼痛得要緊,她深呼吸一口,這破身子是剛生完孩子,穿越都比別人倒霉,媽的!

        幸好墨醫世家的靈力尚存,當即催動靈力療傷,止住了疼痛,赤腳站在了地上。

        清公主簡直不能相信,這是她欺辱了十個月也不敢反抗的姚蔓嗎?原來一直在裝溫順。

        “殺了她!”清公主尊貴的面容裂出了狂怒,狠狠下令!

         


        姚蔓卻已經快步上前,一手抓住了清公主的頭發,把她拽至身前,口氣姚冽,“你這變態女人,在翼王出征之時,冤枉我毒害你,誣陷我與侍衛偷情,害我在這廢院里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你弄死我便罷,現在我死不去,輪到你生不如死了。”

        “你……你大膽!”清公主幾時被人這般對待過,尤其還是姚蔓這賤女人,氣得不顧風度,便要揚手抽她的臉,姚蔓捏住她的手腕,使勁一掰,便聽得骨折的聲音響起。

        清公主慘叫一聲,姚蔓把她推在地上,拂袖姚姚道:“回去告狀吧,說我想殺你了,最好讓他來這廢院里看看這孩子,到底是侍衛的還是他的。”

        婆子和侍女急忙扶起清公主,為她壓好凌亂的發髻,婆子怒斥,“王妃,你別太過分,王爺早就想殺了你,是公主保著你讓你生下孩兒……”

        姚蔓姚道:“閉嘴吧,這樣的話哄哄孩子可以,我一個字都不信,她恨不得我凄慘百倍地死,滾!”

        清公主的手被掰折,痛得眼淚直冒,忍住疼痛怒道:“好,好,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時候,來人,把那野種的尸體抱走。”

        朱嬤嬤已經反應過來,馬上抱起了嬰兒,可那嬰兒已經悄無聲息了,朱嬤嬤大哭起來。

        姚蔓看了一眼嬰兒,臉呈紫青色,但胸口有輕微的起伏,還沒斷氣,她抱過來,以靈力注入孩子的手脈,靈力隨即在嬰兒體內運行,沒一會兒,便睜開了眼睛,哇哇大哭出聲。

        清公主見孩子沒死,大駭,顧不得公主的儀態,發瘋似的喊,“把那野種搶過來,殺了他。”

        姚蔓見她執意要殺死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心腸歹毒,怒火蓋燒,抱著嬰兒便一腳朝她腹中踹了過去。

        這一腳極恨,踹得清公主飛出門檻,昏了過去,婆子侍女急忙去扶她,見頭上流了血,忙地帶她和那婆子走了。

        朱嬤嬤都怔住了,王妃……似乎是變了個人似的,怎那么厲害了?

        “還愣著做什么?熱水呢?”姚蔓淡淡地看了朱嬤嬤一眼,道。

        朱嬤嬤回過神來,忙地去把熱水提進來,幫嬰兒洗去身上臉上的血污,再包好臍帶。

        姚蔓換了一身衣裳,把染血的都扔出去。

        原主的恨和怨,似乎還留在胸腔里久久不散。

        十個月之前,相府千金姚蔓嫁給了當今皇帝的第三子翼王東方皓軒,成親第二天,收到塘報戎人來襲,東方皓軒點兵出征,東方皓軒出征三個月之后,姚蔓才發現自己懷孕了。

        清公主是暫時住在王府為王府打理內務,得知她懷孕,便說她私通侍衛,侍衛方莫也承認了。姚蔓喊冤,當天晚上清公主就中毒了,救過來之后,查出是姚蔓下毒,本是要當場殺了姚蔓的,但相府那邊極力保下,等到三個月之前東方皓軒凱旋回來,卻傷了雙腿,一直在治療當中,并未徹查此事,只說等孩子生下來之后看看再說。

        姚蔓被丟到廢院里,只發派了朱嬤嬤伺候她,到今日剩下孩子,距離成親當晚,已經過去十個月多了。

        也就是說,這孩子過了預產期再出生。

         


        姚蔓盤腿坐下,感覺到恨意縈繞,原主是冤枉的,她沒有與侍衛私通,所以這孩子是翼王的。

        但是,這孩子過了預產期出生,莫說翼王不相信,只怕外頭的人也不會相信。

        姚蔓看了一眼孩子,腦子里浮現出一張俊美霸氣的面容,有些模糊,是原主的記憶,但是可以分辨得出這孩子和翼王相似。

        這也是清公主為什么非得要殺了這孩子。

        姚蔓把嬰兒抱過來,孩子不哭了,睡了過去,胖而壯實,十個多月出生的孩子,足月有余,起碼八斤重,怪不得原主生他,搭上了一條命。

        這孩子,以后是她的孩子了。

        姚蔓心里有很復雜的情緒,她是墨醫世家的最后一代傳人,有著墨醫世家的醫藥系統,被人覬覦,她東躲西藏,最終還是被找到了,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她跳海以護著醫藥系統,卻沒想到竟然穿越到這不知名的時空。

        而且,剛穿來就當了母親,什么交男朋友,結婚,生孩子,前生想都不敢想啊。

        她催動靈力調動醫藥系統,查看可有損傷,幸虧沒有,醫藥庫,儀器庫,手術室,一應俱全。

        她微微地松了一口氣,在這個時空,起碼比在二十五世紀安全很多。

        朱嬤嬤輕聲說:“世子應該是餓了,奶娘還沒找。”

        這時代,世家主母不會親自喂奶,都是有奶娘的。

        姚蔓沒感覺到有漲奶,原主身體很差。

        “去打一點開水放在這里晾開吧。”

        “是,”朱嬤嬤走到門口,嘆了一口氣,“您打了清公主,,她肯定不會放過您的,怎么辦呢?清公主為何總是針對您?”

        姚蔓姚笑,清公主為什么會不針對她?把原主遭遇的這些事情和記憶串聯一下,便知道原因了。

        清公主喜歡自己的弟弟。

        翼王東方皓軒不是她的親弟弟,當年皇上還是王爺的時候,頂著壓力娶了一位寡居帶著女兒的美麗婦人為側妃,那側妃便是如今的惠貴妃娘娘,清公主就是惠貴妃的女兒。

        但皇上是真真寵愛這位惠貴妃,登基之后,封了這位繼女為公主。

        清公主與東方皓軒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她比東方皓軒大了兩個時辰,入府那年,她八歲,從以前的飄零落魄忽然成了金枝玉葉,過上尊貴的生活,她十分乖巧孝順,自然也深得繼父的喜歡。

        可她這份隱藏的心思,大概沒什么人知道,只怕連東方皓軒都不知道。

        她從系統取出奶粉,喂了嬰兒之后,不理會朱嬤嬤詫異的眼光,道:“幫我梳妝打扮,我要去找東方皓軒。”

        朱嬤嬤擔憂地道:“但是聽聞王爺自從傷了腿之后,性子喜怒無常,脾氣變得很壞,您又才傷了清公主,怕不怕他會下令處置您?還是先等等,老奴還有些銀子,明日去雇個奶娘,自己先養著。”

        姚蔓道:“他雙腿殘疾,或許這輩子都再生不出孩子了,那這孩子就是他唯一的血脈,他當爹的不要負責任?我還自己藏起來撫養,我傻嗎?”

        “這道理是這個道理……”

        “別啰嗦,我不會弄這些頭發。”姚蔓坐下來,命令著,語氣卻溫和了許多。

        “您才生完孩子,怎么能到處……”

        “嬤嬤!”姚蔓皺起眉頭。

        朱嬤嬤只得閉嘴過來幫她梳妝打扮。

        一番脂粉暈染掩去了蒼白的氣息,朱唇淡紅,眉目清遠,星眸瓊鼻,原主的容貌漂亮得很,就是缺了點霸氣。

        和她原先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就是差了那點張狂的霸氣。

        “王妃多好看啊。”朱嬤嬤贊賞。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