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攝政王的團寵假千金

        攝政王的團寵假千金

        晨柒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前世的她,是天才醫學家,手上是數不清的成就和研究成果;如今穿越古代,成了狗血文中的惡毒假千金,一屁股孽債,四處樹敵,爹娘不疼,哥哥們將她當做眼中釘。寧菀到來之后,發誓要重新奪回哥哥們和爹娘的寵愛,將真千金的偽裝撕去;雖說實施起來有點困難,可她不怕了,有攝政王這個大靠山,寧菀還有什么可畏懼的。

        主角:寧菀,容九沉   更新:2022-07-15 21:1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寧菀,容九沉的女頻言情小說《攝政王的團寵假千金》,由網絡作家“晨柒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前世的她,是天才醫學家,手上是數不清的成就和研究成果;如今穿越古代,成了狗血文中的惡毒假千金,一屁股孽債,四處樹敵,爹娘不疼,哥哥們將她當做眼中釘。寧菀到來之后,發誓要重新奪回哥哥們和爹娘的寵愛,將真千金的偽裝撕去;雖說實施起來有點困難,可她不怕了,有攝政王這個大靠山,寧菀還有什么可畏懼的。

        《攝政王的團寵假千金》精彩片段

        “寧菀,你個心狠手辣的小畜生,你傷了凝兒,還害了娘,我殺了你,殺了你!??!”

         

        一聲暴怒的嘶吼,似要將寧菀的天靈蓋都給掀翻!

         

        一瞬間,寧菀只覺呼吸困難,胸腔都要炸裂了!

         

        她被人掐住了脖子,對方還在不停地使勁。

         

        “去死去死去死!”少年稍顯稚嫩的聲音,帶著徹骨的恨意。

         

        寧菀雙腳拼命地踢蹬著,一張小臉漸漸漲得青紫。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去見閻王爺的瞬間,手突然摸到了一個東西。

         

        寧菀想也沒想,抓緊那東西用盡全力就沖對方腦門狠砸了上去。

         

        砰的一聲!

         

        脖子上的禁錮猛地松開!

         

        “咳咳咳!”死里逃生,寧菀捂住喉嚨劇烈咳嗽。

         

        耳邊已經傳來少年野獸般的吼叫:“來人啊,快來人,寧菀這個死丫頭又要殺人了!”

         

        寧菀:......

         

        這丫還惡人先告狀?

         

        寧菀下床就想將這臭小子往死里揍,不曾想,腳剛落地,心口就傳來一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啪,她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受傷了?

         

        掙扎起身,她朝心口看了過去——

         

        當場瞪大了眼珠子。

         

        她可不是受傷了嗎,心口幾乎被刺穿了,衣服周圍染滿了干涸的血跡,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一摔,化膿的傷口再次有艷紅的鮮血溢出來。

         

        一些不屬于她的記憶就在這時潮水般涌入腦海,一瞬間,寧菀只覺得頭痛欲裂。

         

        回過神來,她不敢置信地朝眼前十七八歲、粗布麻衫的少年看了過去。

         

        因為被她砸破了腦袋,血糊了半張臉,讓他本就憤怒的雙眸越發殺氣騰騰,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的架勢。

         

        寧惟行——

         

        她的四哥。

         

        穿書了!

         

        寧菀腦袋轟的炸開。

         

        她穿進最近追的一本古言小說里了!

         

        簡單來說,這是一本所有帥哥都愛我,所有對手都慘死的超級無敵瑪麗蘇爽文,女主就是顧凝。

         

        而跟她同名同姓的寧菀,是書里的惡毒女配,京城尚書府顧家抱錯的假千金。

         

        這寧菀就是個廢物草包,胸無點墨腦袋空空還囂張跋扈仗勢欺人,在京城出了名的人嫌鬼厭,顧家夫妻經常被她氣吐血。

         

        后來顧家找到了生活在寧家的親生女兒顧凝,迫不及待就將她這個禍害打發回了寧家。

         

        從小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寧菀哪里愿意回寧家過苦日子,賴著不走,一哭二鬧三上吊,鬧得顧家雞犬不寧,最后被五花大綁送走了。

         

        到了寧家,她也不消停,好吃懶做,怨氣沖天,作天作地,弄得父母兄弟人人厭棄她。

         

        她恨顧凝搶走了原本屬于她的尚書府千金地位,錦衣玉食的生活,和她的寧王妃身份。

         

        在顧凝跟寧王容楚寒大婚當日,跑去大鬧婚禮,重傷顧凝。

         

        容楚寒當場震怒,一劍刺穿了她的心口,以為她死了,讓人把她的尸體送回寧家。

         

        誰知道她命大,拖著一口氣沒死透,不過也沒撐多久,被她四哥寧惟行掐了一通,就嗝屁了。

         

        個殺千刀的賊老天!

         

        從回憶中抽身,寧菀想殺人。

         

        她堂堂21世紀天才醫學少女,枯骨生肉,妙手回春,打個盹兒的功夫,這賊老天竟然就讓她穿到了這么一個極品身上,還留給她這么一攤子破事,糟心??!

         

        胸口的疼痛讓寧菀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正要掙扎著起身,冷不防寧惟行一腳踹上她后背,硬生生又讓她摔了個狗啃泥。

         

        “小畜生,我今天非得弄死你!”寧惟行雙目血紅,撿起她剛剛丟在地上的土磚就要往她后腦勺砸。

         

        然而,就在這頃刻間——

         

        “行哥兒,快來看你娘最后一眼吧!”

         

        “娘?娘!”

         

        寧惟行先是一怔,土磚緊跟著掉在地上,他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拔腿就朝隔壁沖了過去。

         

        娘?

         

        順著聲音的來源,寧菀捂住傷口一步步地挪。

         

        終于來到那間更寬大一點的茅草屋,看到的就是寧惟行跪在床邊,滿目淚痕,傷心欲絕的場景。

         

        他身后,還站了個留著山羊胡的老頭,嘆著氣一臉遺憾道:“行哥兒,你娘她已經不行了,節哀順變,趕緊準備后事吧。”

         

        一聽這話,寧菀下意識就朝床榻上緊閉雙眼面色慘白的婦人看了過去。

         

        下一瞬,她的瞳孔,突然以一種詭異的速度,變成了豎瞳。

         

        片刻后——

         

        “她還沒死。”

         

        她語氣篤定。


        屋里的人,聽到這一聲,全都朝她看了過來。

         

        這時候的寧菀卻已經激動得想要原地蹦迪。

         

        太好了,她的陰陽眼竟然跟著一起穿過來了!

         

        這雙眼,能見天機,可辨生死。

         

        婦人身上銀白色元氣,比黑色死氣要多,顯然還有救。

         

        她正要上前,突然被人擋住了。

         

        寧惟行雙眸赤紅,滿是恨意的盯著她,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來:“滾!”

         

        她氣死了娘,怎么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她怎么就不去死!

         

        寧菀:......

         

        臭小子,剛剛差點要掐死她,她還沒找他算賬呢,他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具身體的原主做的孽也委實有點多。

         

        罷了罷了,先不跟他計較。

         

        寧菀穩了穩心緒,看著他:“我能把娘救活,如果我救不活她,你就把我跟她一起埋了。”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但醫者仁心,更何況,書里的寧母確實是在得知原主重傷了寶貝養女顧凝之后,氣的一命嗚呼了。

         

        現在,她既然用了原主的身體,就有責任替她贖罪,把寧母給救活。

         

        寧惟行冷笑一聲:“你不配!”

         

        寧菀懶得跟他廢話,直接當著他的面舉手發誓:“我要是救不活,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古人最敬鬼神,就是再壞的人,也不敢輕易發毒誓,就怕將來誓言真應驗到自己頭上!

         

        寧菀正是看中了這一點。

         

        寧惟行目光猛地一沉。

         

        他握緊拳頭,手背上青筋暴起,好大會兒才下定了決心,盯著她一字一頓道:“你要是敢對娘有任何不敬,別想活著走出這道門!”

         

        寧菀看也不看他,徑直來到那位老大夫面前:“劉老,請問有銀針嗎?”

         

        老先生是這邊唯一的大夫,姓劉,醫術很好。

         

        劉老忙找出針灸包來遞給她,眼底神色復雜。

         

        他是個大夫,醫者仁心,他也想救活病人,但......

         

        罷了,既然這丫頭都發了毒誓,不妨讓她試試看。

         

        寧惟行站在寧菀身后,目光一直死死盯著她。

         

        儼然只要她舉動有丁點異常,就要沖上去滅了她。

         

        寧菀神色凝重,沒有任何猶豫,取出了銀針。

         

        劉老在她拿起銀針的那一刻,眼睛驀地亮了。

         

        只看她這拿針的姿勢,就知道她是會針灸的,見她四平八穩的一針扎進病人的身體里,忍不住捋了捋胡子。

         

        他從小學醫,針灸有五十年的經驗,寧家這姑娘不驕不躁,行針手法干脆利落,又穩又準,沒個十多年的功夫是練不出來的。

         

        寧菀一針下去,輕輕捻動著銀針,片刻之后,就聽床上的寧母,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呻吟來。

         

        這聲音很輕,可的確是她發出的,緊跟著眉頭皺了一下,竟緩緩睜開了眼睛。

         

        劉老震驚了!

         

        一針,就一針,被他判了死刑的病人竟然活了過來,這醫術真是神了。

         

        寧惟行喜極而泣,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激動得聲音顫抖:“娘。”

         

        床上的寧母,神色憔悴,滿是慈愛溫柔的眸看向寧菀,聲音沙啞,帶著寵溺:“凝兒。”

         

        寧菀:......

         

        納尼???

         

        寧惟行:......?。?!

         

        他雙眸一寒,惡狠狠的瞪向寧菀。

         

        寧菀這個毒丫頭,怎么配跟凝兒比,娘怎么會認錯人?!


        寧母沒注意到他的反應,而是緊張的拉著寧菀,開始檢查她的身體。

         

        看到她胸口的血跡,眼淚嘩的流了下來:“我的凝兒啊,是娘對不起你,娘沒有保護好你......”

         

        咳。

         

        寧菀身體微僵,有些些尷尬。

         

        寧母緊跟著眼神一寒,神經質的笑出聲來:“不過你放心,娘親已經親手把寧菀那個惡毒的狗東西給殺了,她以后再也不會欺負你了!”

         

        “娘,我是誰?”寧惟行突然沖上去,說話間將寧菀惡狠狠從寧母跟前擠開了!

         

        “行哥兒。”寧母拉著他的手,癡癡地笑:“你放心,娘親把寧菀殺了,她以后再也不會禍害咱們家,凝兒也回來了,咱們一家總算能過上安生日子了。”

         

        寧惟行只覺天旋地轉,怒火將他整個人點燃。

         

        一瞬間,他的目光化作利刃,恨不能將寧菀給戳穿。

         

        這個惡毒的賤丫頭,她把娘給逼瘋了!

         

        努力控制著不敢在母親面前表現出來,他哽著喉嚨道:“娘,我知道了。”

         

        好不容易將寧母哄睡,他起身一把攥住寧菀手臂,幾乎要將她生生捏斷的力道,“你給我滾出來!”

         

        “你松開,我自己走。”混蛋,她傷口又裂開了!

         

        院子里。

         

        寧菀看著自己被鮮血洇濕的傷口,清秀的眉擰緊,臉色也隱隱泛了青紫。

         

        寧惟行緊握雙拳,拼命抑制著自己想要殺了她的沖動:“你到底對娘做了什么,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把娘給治成瘋子,就是她的目的吧,她就是想要把他們一家子都拉進地獄給她陪葬!

         

        狼心狗肺的寧菀覺得這個是真冤枉她了。

         

        坦蕩蕩迎上他的目光,她道:“娘這是腦部損傷造成的暫時性認知障礙,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精神疾病,不會對身體產生傷害,不過需要進行心理治療,你放心,可以痊愈。”

         

        認知障礙,精神疾???什么亂七八糟的?

         

        寧惟行心都在絞痛著,一聽她居然還在狡辯,當場怒極反笑:“你少在這里強詞奪理,現在就跟我去投案自首!”

         

        寧菀甩開他,目光堅毅,字字鏗鏘:“我說了我可以把娘治好。”

         

        “你以為我會信你!”寧惟行憤怒絕望至極,上前又要去抓她。

         

        劉老卻在這時突然站了出來,“行哥兒,要不然就信她一次吧?”

         

        “劉老?”寧惟行目露驚訝。

         

        劉老感慨道:“行哥兒,你還年輕,聽我的,你暫且信她一次。”

         

        活了大半輩子,劉老人還算通透。

         

        屯田所的人都說這丫頭驕縱蠻橫,鬧得寧家雞犬不寧,可他覺得,那是以前的她,絕不是現在的她。

         

        寧菀感激的對著老人家微微頷首,心道還是人老成精。

         

        不像某個一點就著的臭小子!

         

        “寧丫頭,你也快躺著養傷去吧。”劉老瞧了眼她身上的血跡,轉頭看向寧惟行:“行哥兒,你跟老夫去取藥。”

         

        寧惟行不知道劉老何以對寧菀如此信任,不過他一向敬重劉老,點了點頭,走過去幫他拎起藥箱,又警告的瞪了眼寧菀之后,才跟在他身后出門了。

         

        寧菀也轉身回房。

         

        她傷口發炎,頭疼,身體也開始發燒。

         

        睡的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喊她:“凝兒,凝兒,起來吃藥了。”

         

        寧母端著一碗剛剛煎好的藥,柔聲喊她。

         

        寧菀費力的睜開眼睛,就著寧母的手把一碗藥喝進了肚子里,虛弱的笑笑:“謝謝娘。”

         

        “凝兒真乖,真是娘的小心肝。”寧母愛憐地看著她,喂她喝了藥,又開始給她的傷口上藥包扎。

         

        寧菀高燒,整個人都處于半昏迷之中,寧母什么時候走的她也不知道,只隱約記得她之后又進來了一次,喂她喝了點米粥。

         

        睡的昏昏沉沉中,突然聽到門吱呀一聲又響了。

         

        她費力的掀開眼皮,就見一道寒光在眼前一閃而逝。

         

        誰?

         

        電光火石之間,寧菀驟然清醒了個徹底。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