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現代都市 > 精品全篇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

        精品全篇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

        刺槐 著

        現代都市連載

        很多網友對小說《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非常感興趣,作者“刺槐”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孟青生葉霜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更不必擔心什么時候會被二皇兄捉弄取樂。太子注意到四皇子偷看自己了。他轉過頭去,溫聲道:“四皇弟可是有話要與孤說?”偷看被發現,四皇子的臉瞬間漲紅,慌亂地低下頭?!拔?、我……”太子自然有注意到四皇子剛才看自己的眼神。跟他看見父皇抱著皇妹時一模一樣。太子平日里不怎么與自己的......

        主角:孟青生葉霜   更新:2024-01-22 15:29: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孟青生葉霜的現代都市小說《精品全篇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由網絡作家“刺槐”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很多網友對小說《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非常感興趣,作者“刺槐”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孟青生葉霜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更不必擔心什么時候會被二皇兄捉弄取樂。太子注意到四皇子偷看自己了。他轉過頭去,溫聲道:“四皇弟可是有話要與孤說?”偷看被發現,四皇子的臉瞬間漲紅,慌亂地低下頭?!拔?、我……”太子自然有注意到四皇子剛才看自己的眼神。跟他看見父皇抱著皇妹時一模一樣。太子平日里不怎么與自己的......

        《精品全篇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精彩片段


        元祐帝往常在宮中都是乘坐龍輦的,但他今天心情不錯,遂抱著葉霜往太和殿的方向走去。

        太子隨行在他的身側。

        【還以為可以坐一次龍輦,可惜了?!?br>
        元祐帝:……知道了知道了,回去就帶你坐。

        葉霜被高高地抱著,視線眺望得一清二楚,自然也看見了前方的梁充容與四皇子。

        梁充容身邊的宮人附耳低語,接著,便見她牽著四皇子的手轉過身來,朝元祐帝行禮。

        “兒臣參見父皇,太子殿下?!?br>
        梁充容福身道:“臣妾參見陛下,太子殿下?!?br>
        葉霜雖然是皇后所出的嫡公主,但論地位還是要排在元祐帝和太子的后面。

        畢竟元祐帝是皇帝,太子是儲君。

        梁充容是她的長輩,不必向她行禮,四皇子與她是平輩,更不必行禮。

        梁充容牽著四皇子的手落在元祐帝的后面。

        她不能擅作主張地越過皇帝。

        元祐帝沒有開口,她也不敢上前。

        四皇子滿眼羨慕地偷看太子。

        父皇那么疼愛太子,皇兄們對太子也是尊敬有加,想必太子一定沒有他那些煩惱……

        更不必擔心什么時候會被二皇兄捉弄取樂。

        太子注意到四皇子偷看自己了。

        他轉過頭去,溫聲道:“四皇弟可是有話要與孤說?”

        偷看被發現,四皇子的臉瞬間漲紅,慌亂地低下頭。

        “我、我……”

        太子自然有注意到四皇子剛才看自己的眼神。

        跟他看見父皇抱著皇妹時一模一樣。

        太子平日里不怎么與自己的弟弟們接觸,如今也不知道該如何緩解他的緊張,他回憶自己與父皇的相處后,沉吟道:“不知皇弟近來的功課如何?”

        四皇子愣住,沒想到太子會突然考校他的功課。

        待反應過來后,他便磕磕絆絆地答了。

        太子時不時地點頭,或是認同,或是糾正他的錯誤之處。

        葉霜:“……”這似曾相識的一幕。

        【父皇到底是怎么帶的孩子?】

        【太子現在也才十歲而已,怎么就學了父皇動不動考校功課那套?】

        葉霜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當初被師尊支配的恐懼。

        【真是恐怖如斯?!?br>
        元祐帝:“……”這樣不好嗎?太子多聰慧啊。

        或許是太子的態度太過溫和,四皇子也漸漸放松下來,回答問題也越來越利落流暢。

        葉霜被迫聽他們背了一路的功課。

        太和殿。

        諸皇子妃嬪見元祐帝帶著太子前來并無多少意外。

        先皇后逝去后,太子便被元祐帝帶在身邊親自教導,每年的家宴元祐帝也只會讓太子陪同出席。

        由此可見,太子地位穩固。

        但今年似乎格外不同。

        瞧見元祐帝懷中抱著的六公主后,諸皇子以及妃嬪按下心中的詫異,恭敬地行禮,齊聲道:“參見陛下、太子殿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br>
        元祐帝道:“都平身吧?!?br>
        “是?!北娙思娂娖鹕?。

        元祐帝落座后,笑道:“今日是家宴,沒有那么多的講究,大家可以盡興地玩樂?!?br>
        太子的座位被安排在元祐帝的下首。

        葉霜坐在太子的對面,也就是皇后的眼皮子底下。

        太子往后的位置便是諸皇子,依次按照他們的齒序排列。

        畢竟今日是皇室的家宴,皇帝也會到場,故而御膳房準備的菜品也是豐富多樣。

        葉霜夾起一道菜品嘗后,雙眼微微一亮。

        好吃!

        青瑣替她將那些重口的食物用熱水涮過一遍后,才給她夾到碗里。

        綠綺用帕子給她擦了擦嘴,柔聲道:“殿下,您不能吃多了,否則若是撐了,夜里或許會睡不著?!?br>
        葉霜眉眼彎彎地點頭,“嗯!”

        太子眨了眨眼,這些菜當真有這般美味?

        太子夾起一道菜嘗了嘗,味道和平時所食無甚區別。

        不過,或許是坐在他對面的小公主吃得太香,太子也無意識地多吃了幾口。

        既然是中秋節,那么月餅是必不可少的。

        元祐帝令御膳房將早已準備好的月餅下發。

        青瑣接過宮人們發下的月餅,奇道:“殿下,上面還有字呢?!?br>
        葉霜聞言低頭,“我看看?!?br>
        ——野火燒不盡。

        葉霜思索過后,了然地道:“是謎語?!?br>
        元祐帝也在此時開口道:“民間的習俗,每年中秋都會猜謎語,朕聽聞后便令御膳房在這些月餅上刻了字?!?br>
        “若是答對了,自然有獎勵。錯了也無事,不會有懲罰?!?br>
        葉霜看向自己的月餅。

        不知道元祐帝會給什么賞賜?

        第一個回答的是二皇子。

        他挺了挺胸膛,像只驕傲的孔雀般道:“出一半有何不可——答案是,仙?!?br>
        元祐帝笑道:“不錯?!?br>
        話音落下,侍奉的大太監便將賞賜恭敬地送到二皇子面前。

        因為是猜謎語,所以賞賜不會很貴重。

        不過到底是御賜之物,重要之處不在于它的價值。

        若是回答不出來也沒有關系,只需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默默吃月餅便是。

        除非特意去觀察,否則站起來回答謎語的人還是大多數,其余沒回答上來的,也沒有人會注意到。

        諸皇子中,四皇子是最后一個站起來的。

        四皇子顯然是第一次面對這么多人的視線,他局促不安地看過眾人,低聲答道:“旭日東升——答案是,九?!?br>
        元祐帝微微頷首,讓太監將賞賜送過去。

        四皇子激動地接過來。

        這是他第一次得到父皇的認可。

        四皇子認真地將賞賜之物收好。

        二皇子撇嘴,“他的謎語這么簡單,有什么好猜的?”

        四皇子與他只隔了一個座位,將他的話一字不落地聽見了。

        他攥緊了自己的衣袍,卻什么都沒有說。

        三皇子皺眉,警告出聲:“阿兄?!?br>
        二皇子聞言,表情微微收斂。

        趁著無人注意這邊,三皇子認認真真地朝著四皇子拱手作揖,“四皇弟,方才我阿兄的不是,回去我會親自稟告母妃,讓母妃收拾他?!?br>
        二皇子臉色一變,“阿弟!”

        淑妃的確仁善,但正因為她仁善,便更不能容忍自己兒子仗著她的勢去欺負人。

        三皇子恍若未聞地繼續道:“請四皇弟放心,母妃定不會輕易饒過阿兄,稍后我會令人送賠禮去清心殿?!?br>
        四皇子與梁充容就住在清心殿。

        四皇子攥緊的衣袍松開,他搖搖頭道:“多謝三皇兄的好意,賠禮就不必了?!?br>
        三皇子見他態度堅定,便沒有堅持。

        與此同時,殿內響起一道柔婉的嗓音,“陛下?!?br>
        葉霜循聲望過去,映入眼簾的是面色憔悴的柳美人。

        距離她被奪去妃位一事已經過去有三個月之久。

        柳美人內心萬分焦急,偏偏淑妃那里又打探不到消息。

        她只能惶惶不安地猜測,是不是自己偷喝西涼偏方之事被陛下發現了。

        柳美人眼神郁郁。

        她只是想要個孩子傍身而已,何錯之有?


        皇后望著自己兄長離去的背影,幽幽道:“嬤嬤,你派人去查一下三娘出生時的事,切記不可聲張,更不可讓人發現?!?br>
        嬤嬤詫異地應下:“是?!?br>
        葉霜悄悄松了口氣。

        【看樣子,我剛才的那番話多少還是有點用的?!?br>
        【至少母后已經開始起疑了?!?br>
        【既然這樣,那我也可以放心了?!?br>
        蕭毅出宮后便回到英國公府。

        他目光在府上環視后,隨口問道:“三娘呢?”

        丫鬟小心翼翼地回答:“三小姐去安國公府了?!?br>
        蕭毅心底涌現不好的預感,聲音微顫,“她去做什么了?”

        該不會要強迫人家娶她吧?

        蕭毅頭疼不已。

        丫鬟再次小心翼翼道:“小姐……小姐說她咽不下這口氣,要去教訓一下那安國公府的小少爺?!?br>
        蕭毅:???

        他失聲道:“什么?!”

        皇后不是說她喜歡邵景嗎?怎么突然就要打人家?!

        蕭毅深吸一口氣,冷靜道:“你去喊一隊護衛跟我過去,把三娘捉回來?!?br>
        丫鬟恭敬道:“是?!?br>
        “等會兒?!笔捯阌盅a充道:“快去叫管家準備賠禮!”

        丫鬟應下后,飛也似的跑了。

        蕭毅匆匆地準備完后,正要出門,卻被他妻子喚住了。

        何曼文奇怪道:“這么急匆匆地出去是為什么?”

        蕭毅迅速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何曼文沉默一陣后,開口道:“我跟你一起去?!?br>
        蕭毅沒有拒絕。

        畢竟那是他們夫妻倆的女兒。

        安國公府。

        蕭忍冬越是回想夢里邵景對自己的態度,心中的郁氣便越是深重。

        如果不是邵景冷待于她,她又怎會想到要去莊子里小???

        如果她不去莊子小住,又怎會因此喪命?

        若是不打他一頓出氣,只怕她今晚覺都睡不好。

        所以她稍加思索后,便帶著府上的護衛過來了。

        蕭毅與何曼文趕過來的時候,邵景臉上已經掛了彩。

        安國公府的人現在都還是懵的。

        蕭忍冬不是心悅他們少爺嗎?怎么忽然就打起來了?

        邵景那臥病在床的祖母聽聞此事,怒極攻心暈了過去。

        安國公府又是一陣兵荒馬亂。

        邵景忍無可忍,赤紅著雙眼,“蕭忍冬,你之前的所作所為我不與你計較,但你今日打上門又是怎么回事?!還是你單純認為安國公府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蕭忍冬沒想到他們府上的老太太還在養病。

        但她也沒有多少愧疚,皺眉道:“你吼什么吼?我待會兒派人給老太太送藥材過來就是了?!?br>
        邵景怒道:“不需要!”

        安國公也在此時聽見動靜出來,冷聲道:“發生了何事?”

        “父親?!鄙劬俺辛藗€禮,憤然地將事情經過說了。

        安國公臉色頓時沉下來。

        “早聽聞英國公府的三小姐脾氣暴烈,如今看來果真是無半句虛言,還望三小姐給我們老太太一條活路,莫要讓她老人家再為此動怒?!?br>
        說罷,他又朝著皇宮的方向拱手,“明日朝會時我會將此事上報陛下,請陛下裁奪?!?br>
        蕭忍冬不以為意,難道陛下還能為此對她喊打喊殺不成?想也知道多半是雷聲大雨點小,做個樣子給人看罷了。

        安國公府一眼看穿她的想法,冷著臉道:“還不送三小姐出府?!”

        管家皮笑肉不笑地道:“三小姐,請吧?”

        蕭忍冬自知理虧,又正逢他們家中長輩生病,自己實在不好再鬧下去,便帶著人走了。

        蕭毅與何曼文過來的時候,恰巧與她撞上。

        蕭忍冬驚訝,“爹,娘,你們怎么來了?”

        蕭毅見安國公府大門緊閉,暗道一聲不妙。

        再差人去詢問,卻被告知府里此時不便招待客人,請他們回去。

        至于賠禮,也被退了回來。

        蕭毅滿臉愁容。

        蕭忍冬此舉簡直是將安國公府的臉面往地上踩,對方顯然不會輕易將此事揭過。

        何曼文皺眉,“三娘,你究竟是為何要找那邵小公子的麻煩?”

        蕭忍冬道:“娘,回去我再跟你說?!?br>
        蕭毅望著安國公府的牌匾,嘆了口氣,“三娘,你怎可如此亂來?”

        蕭忍冬撇嘴。

        回到英國公府后,她將夢里的事與蕭毅還有何曼文說了。

        蕭忍冬很信任自己的爹娘,所以一開始就沒有想過隱瞞。

        蕭毅與何曼文得知她的結局后,皆是駭然不已。

        夫妻倆本就因她幼時體弱格外憐惜幾分,如今又被告知她的死亡,頓時將安國公府的事拋之腦后。

        蕭毅與何曼文對視一眼,沉聲道:“我這就派人去清剿那帶的匪患?!?br>
        何曼文眼底藏著深深的擔憂,卻堅定道:“莫怕,三娘,娘定不會讓你有事?!?br>
        他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兒好好活著。

        與此同時,坤寧宮。

        嬤嬤一邊給皇后捏肩,一邊慢聲細語道:“娘娘,查清楚了,邵家小公子身邊很干凈,連通房都不曾有,倒是能配上我們家姑娘?!?br>
        “只是……”

        皇后問道:“只是什么?”

        嬤嬤猶豫道:“只是,據說邵小公子已有心上人,是一位七品官員的女兒?!?br>
        皇后微微頷首,“既如此,此事就此作罷?!?br>
        嬤嬤詫異,她以為皇后怎么也會為蕭三娘爭取一下。

        御書房。

        葉霜不解。

        【為什么父皇這么熱衷于抱著一個三歲小孩批改奏折?】

        【還是說父皇這一世點亮了慈父屬性?】

        【瞧著也不像啊?!?br>
        元祐帝嘴角抽了抽。

        雖然他不是慈父,但也不至于對自己孩子稍微寵一點你就要驚訝吧?

        殿外的太監來報:“陛下,江指揮使求見?!?br>
        元祐帝道:“讓她進來?!?br>
        葉霜抬頭看過去。

        江雁入殿后單膝跪地,抱拳道:“此次賑災所運糧草已盡數送至陜西,無一缺漏?!甭飞嫌邢雽c災糧動手的官員,被她抓到證據后都直接斬首了。

        元祐帝眼底浮現滿意之色,“不錯,朕沒有看錯人?!?br>
        他對有能力的人向來大方,這會兒賞賜了不少錢財下去。

        江雁面色欣然。

        發獎金了!

        她在心里將賞賜的錢財計算過后,心中越發欣喜,不愧是皇帝,出手就是闊綽。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