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現代都市 > 暢讀精品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

        暢讀精品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

        刺槐 著

        現代都市連載

        其他小說《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刺槐”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孟青生葉霜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他與蕭忍冬相敬如賓,卻沒有多少愛意。蕭忍冬自幼嬌生慣養,又如何能夠忍受他的冷漠?兩人成婚后常常起爭執。每次都是蕭忍冬大吵大鬧,邵景默默聽著,卻也不會為她改變。吵到激動處時,蕭忍冬甚至會讓自己從娘家帶來的護衛動手打人。邵景自然不可能站著讓她打。身為安國公府的嫡次子,他也是有武藝傍身的。......

        主角:孟青生葉霜   更新:2024-01-22 15:29: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孟青生葉霜的現代都市小說《暢讀精品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由網絡作家“刺槐”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其他小說《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刺槐”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孟青生葉霜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他與蕭忍冬相敬如賓,卻沒有多少愛意。蕭忍冬自幼嬌生慣養,又如何能夠忍受他的冷漠?兩人成婚后常常起爭執。每次都是蕭忍冬大吵大鬧,邵景默默聽著,卻也不會為她改變。吵到激動處時,蕭忍冬甚至會讓自己從娘家帶來的護衛動手打人。邵景自然不可能站著讓她打。身為安國公府的嫡次子,他也是有武藝傍身的。......

        《暢讀精品玄學在線:父皇偷聽我我心聲訓政》精彩片段


        元祐帝:“……”

        元祐帝額角青筋狂跳。

        【安國公的小兒子也是倒霉,明明只要再給他一年時間,便能參加科舉迎娶心上人了,偏偏遇上這檔子事?!?br>
        元祐帝聽見這話,第一反應不是安國公的小兒子學問如何。

        而是——

        安國公?

        那個跟孿生姐妹花玩得太嗨結果扭到腰導致不能來上朝的安國公?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么后,元祐帝沉默了。

        默默看向自己的女兒,眼神譴責。

        元祐帝:都是你帶歪了朕。

        【唉,以安國公小兒子的學問,便是做個探花郎也是使得的,可惜了?!?br>
        元祐帝:什么?朕的探花郎!

        元祐帝暗下決心,哪怕皇后的侄女說出花來,他也不會給她賜婚!

        與此同時,皇后不動聲色地看向蕭忍冬。

        賜婚?

        聽起來像是她侄女求了元祐帝賜婚,但那男子卻心有所屬。

        而且……

        皇后輕輕蹙眉。

        若是如此,便也罷了,但聽女兒的意思,蕭忍冬對此也是知情的,卻執意拆散人家。

        皇后不贊同地擰眉,卻什么也沒說。

        畢竟事情還沒發生,且先看看。

        葉霜視線掠過皇后與蕭忍冬,在心底唉聲嘆氣。

        【咦——等等,怎么哪里不對勁??】

        皇后聞言,下意識緊張起來。

        哪里不對勁?

        葉霜瞳孔地震。

        【這這這,我舅舅他知道這事兒嗎?】

        【想來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的話,以他那愛女如命的性子,又怎么會坐的住?!?br>
        皇后一聽和自己兄長有關,心中頓時焦急起來。

        【不行,得找個機會暗示一下母后,這事兒可拖不得?!?br>
        【若是等到父皇賜婚,就來不及了?!?br>
        皇后無可奈何,只能盼著女兒早點跟自己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皇后冷靜地思考。

        總歸無論是什么事,女兒都不會眼睜睜看著她舅舅受傷吃虧的。

        想通這一點后,皇后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

        用過膳后,皇后拉著蕭忍冬聊了會兒天,便聽她撒嬌道:“姑母從前說待我成婚時會遣人過來一事,可還作數?”

        皇后道:“自然作數?!?br>
        又順著她的心意問道:“可是有了屬意的兒郎?”

        蕭忍冬彎了彎眼,“是安國公府的嫡次子,邵景?!?br>
        皇后點頭,她也聽說過這位少年英才。

        “他的老師對他亦是多有贊譽,想來是位人品端方的君子?!?br>
        蕭忍冬道:“姑母說得半點不錯,若非如此,我也看不上他?!?br>
        皇后笑笑,沒有接她的話。

        蕭忍冬繼續道:“姑母,我想求陛下為我賜婚,您以為如何?”

        “若是你們兩情相悅,也并無不可?!?br>
        蕭忍冬笑道:“自是如此,明日我便去求陛下賜婚?!?br>
        儼然是成竹在胸的模樣。

        皇后又與蕭忍冬說了會兒話后,便打發她回去了。

        她沉吟片刻,吩咐嬤嬤道:“你差人去查查那邵景的交際往來?!?br>
        嬤嬤以為皇后是替侄女把關呢,聞言笑著應下。

        蕭忍冬回去時,忽地聽見一道空谷幽蘭的聲音自身后傳來。

        了空淺笑,“施主?!?br>
        蕭忍冬奇怪地回過頭,耐著性子道:“不知這位道長喚住我,是為何事?”

        了空雙掌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心中的執念太深,若是長此以往,恐會傷人傷己?!?br>
        蕭忍冬皺眉。

        她最不耐煩聽這些說教。

        她是英國公府的姑娘,皇后的侄女,父親乃是當朝三品大臣,便是任性一點又如何?

        了空幽幽嘆了口氣,“施主,貧道言盡于此?!?br>
        蕭忍冬在長輩們無節制的寵愛中長大,性子也越來越霸道,在她的觀念里,只要是她想要的,就應該是她的。

        ——除此之外,沒有第二種可能。

        故而除非她自己想開,否則了空便是說破嘴皮子,她也聽不進去。

        蕭忍冬莫名其妙地回到客房。

        當晚,她做了一個夢。

        夢里她聽聞安國公府的嫡次子要來普化寺拜佛的消息,便也跟著過來了。

        貼身伺候的丫鬟勸她:“以小姐的出身,京城求娶的兒郎都快要將國公府的門檻踏破,又何苦執著于那安國公的嫡次子呢?”

        蕭忍冬本就因為此事煩悶不已,聞言更是怒從心起,厲喝一聲:“來人,給本小姐掌嘴!”

        “區區一個賤婢,也敢對主子的事指手畫腳?!”

        丫鬟大駭,當即跪地磕頭道:“小姐饒命??!”

        蕭忍冬冷眼看她,身邊的丫鬟生怕殃及池魚,聞言只能上前掌摑。

        畫面一轉,來到坤寧宮。

        她撒著嬌告訴姑母,她有心悅的兒郎了。

        元祐帝念在皇后治理后宮有功,對她的娘家人也會給幾分面子,聞言笑道:“是哪家的郎君?可將他帶到朕的面前來,朕為你們賜婚?!?br>
        蕭忍冬眉眼彎彎道:“是安國公的嫡次子,邵景?!?br>
        “臣女昨日才與他同去普化寺,拜了佛祖?!?br>
        元祐帝被她的話誤導,以為他們是去向佛祖求姻緣。

        元祐帝今日心情不錯,便干脆地道:“既如此,朕現在便給你們寫道圣旨吧?!?br>
        蕭忍冬眼睛一亮,“多謝陛下!”

        元祐帝擺手道:“無事?!?br>
        邵景此時剛接到自己心上人的書信,不自覺軟了眉眼。

        他珍重地將信件收好,便聽見小廝來報:“少爺,宮里來圣旨了,都在等您呢?!?br>
        圣旨?

        邵景心中疑竇叢生,他甚至從未有過面圣的機會,陛下又為何會給他圣旨?

        直到太監念完圣旨,邵景駭然抬頭,仿佛晴天霹靂,瞳孔微震。

        太監笑瞇瞇道:“邵小公子,接旨吧?”

        邵景恍恍惚惚地接過圣旨,此后幾日閉門不出。

        他不能抗旨,否則會連累全家。

        他也不能表現出對這門婚事的不滿。

        否則傳出去,只怕會讓人以為他對陛下有意見。

        邵景的心上人是個七品小官的女兒。

        對方聽說這件事后,也和他斷了聯系。

        畢竟他現在是有婚約在身的人。

        直到大婚當日,邵景都沒有主動打探過心上人的消息。

        他與蕭忍冬相敬如賓,卻沒有多少愛意。

        蕭忍冬自幼嬌生慣養,又如何能夠忍受他的冷漠?

        兩人成婚后常常起爭執。

        每次都是蕭忍冬大吵大鬧,邵景默默聽著,卻也不會為她改變。

        吵到激動處時,蕭忍冬甚至會讓自己從娘家帶來的護衛動手打人。

        邵景自然不可能站著讓她打。

        身為安國公府的嫡次子,他也是有武藝傍身的。

        自此,京城人人皆知他們夫妻不和。


        坤寧宮。

        皇后決定召自己兄長入宮。

        昨日她聽得真切,自己女兒所說之事與兄長有關,既然如此,若是女兒見了兄長,或許會透露得更為詳細。

        葉霜正愁怎么找機會暗示一下皇后呢,便聽聞舅舅要入宮的消息。

        她瞬間精神了。

        【還真是瞌睡就送枕頭,既然舅舅來了,那待會兒我想辦法暗示一下不就成了?】

        【我和母后真是心有靈犀!】

        她正想著舅舅的事兒呢,皇后下一刻便召舅舅入宮,可不就是心有靈犀?

        皇后聞言微微一笑。

        蕭毅聽聞皇后召見,匆匆進了宮。

        他拱手道:“微臣參見皇后娘娘,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br>
        皇后扶他一把,溫聲道:“兄長快快請起?!?br>
        蕭毅依言起身。

        葉霜與葉承文好奇地看著他。

        雖然皇后可以隨意喚娘家人入宮,但是她卻鮮少這么做,基本上只有節假日的前幾天才會召見。

        蕭毅見到自己的兩個外甥,笑了笑,“兩位殿下可還記得臣?”

        葉霜誠實地搖頭。

        她前世死的時候才五歲,后來又轉生到玄學世界,至今已有幾百年,哪里還記得自己舅舅長什么樣?

        葉承文點頭道:“記得!你是舅舅?!?br>
        蕭毅忍俊不禁,“是,臣是兩位殿下的舅舅?!?br>
        葉承文很高興自己被肯定,心中對這位舅舅也有了幾分親近。

        蕭毅跟兩個外甥聊了會兒天后,便看向皇后,“不知娘娘召臣入宮是為何事?”

        皇后很少召他入宮,所以蕭毅猜測她是有事要說。

        皇后道:“昨日我去普化寺拜佛時,遇見三娘了?!?br>
        蕭毅眉頭一跳,隨即感到頭疼。

        莫不是三娘又惹了什么禍事?

        從昨日聽見的心聲中,皇后判斷出自己女兒所說的事主要和兄長以及侄女有關。

        于是接下來的談話中,她有意將話題往蕭忍冬身上引。

        蕭毅深吸一口氣道:“可是那逆女沖撞了娘娘?”

        皇后搖頭,笑道:“三娘同我說,她有心儀的兒郎了?!?br>
        蕭毅:“……”誰這么倒霉被他閨女看上了?

        蕭毅嘴角抽了抽,“是哪家的郎君?”

        “安國公府的嫡次子,邵景?!?br>
        蕭毅在腦海里搜尋著相關的信息,片刻后頷首,“三娘眼光不錯?!?br>
        再然后嘆了口氣,“只是三娘的性子……唉,恐怕那邵景瞧不上她?!?br>
        想到自己出門前撞見的那一幕,蕭毅太陽穴就突突地跳。

        無緣無故將人吊起來用鞭子抽,真虧她想得出來!

        蕭毅沒忍住埋怨道:“娘娘您是不知道,那逆女都干了些什么事?!?br>
        他倒苦水似的,將那些事兒全倒了出來。

        皇后聽著聽著,不禁皺起眉頭。

        “兄長,你太慣著她了?!?br>
        皇后此前只知道自己兄長對這個侄女很是寵愛,卻不知竟到了如此地步。

        蕭毅愧疚道:“我知道三娘此舉不妥,但她……終究是我們欠她的?!?br>
        ——可這也不是你們放任她肆意欺辱打罵下人的理由。

        皇后到嘴邊的話又頓住,嘆氣道:“也不知三娘的性子是隨了誰?!?br>
        蕭毅與他妻子都不是殘暴之人,相反,各地上報災情的時候,他們總會第一個捐款,還會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對待下人更是仁慈寬厚。

        偏偏他們的女兒卻沒有遺傳到他們的善良。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隨了誰?當然是隨了她親爹??!】

        皇后:?

        葉承文也愣住,這、這么勁爆的嗎?

        皇后下意識以為是不是她嫂子背叛兄長了。

        但很快,這個想法被趕出腦海。

        皇后自認為還是有幾分看人的本事的,她嫂子不是那種人。

        她還想繼續聽下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女兒的心聲沒有繼續了。

        皇后無奈。

        蕭毅渾然不覺地道:“許是小時候生病時太過痛苦,留下了陰影吧,又或是壓抑太久導致?!彼运男愿癫艜@么暴虐。

        葉霜語氣輕快自然道:“說起來,表姐那雙丹鳳眼也生得極為好看呢!”

        “不過舅舅與舅母似乎都不是丹鳳眼,難道是遺傳的外祖父與外祖母嗎?”

        【這暗示得夠明顯了吧?】

        【唉,若是舅舅知道他捧在手心里十多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能承受得住嗎?】

        【尤其是在親生女兒還流落在外受苦的情況下?!?br>
        皇后瞳孔微震。

        親生女兒流落在外?

        所以蕭忍冬不是她侄女?!

        大多數人都不會被三兩言語說得懷疑自己孩子不是親生的。

        蕭毅也是如此。

        他隨口道:“許是隨了她曾祖父母吧?!?br>
        【完了?!?br>
        【看來舅舅是不會去調查這件事了?!?br>
        【也對,正常人怎么會平白無故就懷疑自己孩子不是親生的?!?br>
        葉霜很是憂愁,深感自己為這個家操碎了心。

        【舅舅就沒懷疑過嗎?舅母懷孕時府上好吃好喝供著,平日里也無甚煩心事,又怎會生下一個先天不足的胎兒?】

        【蕭忍冬出生時曾幾度差點活不過來,是舅母與舅舅四處求醫,動用國公府諸多人力財力,才將她留下來的?!?br>
        【這樣的情況下,若我跟舅舅說他養了十幾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恐怕會被亂棍打出去吧?!?br>
        皇后眼神微凜。

        既然蕭忍冬不是他們家的姑娘,那她仗著國公府的勢力打罵下人又算怎么回事?

        還有她真正的侄女呢?現在在哪里?

        蕭毅轉回最初的話題,問道:“娘娘召臣入宮,難道是為商量那逆女的婚事?”

        皇后回過神,笑道:“瞧三娘的模樣,似乎很是中意那邵小少爺?!?br>
        蕭毅為難。

        他對蕭忍冬向來有求必應。

        然而男女之事講究你情我愿,若是硬要兩個人湊在一起,只怕會造就一對怨偶。

        蕭毅對自己女兒還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

        他和妻子因為她幼時體弱,又是獨女,便格外憐惜,但外人不會如此。

        蕭毅不認為邵景會心悅他女兒。

        準確來說,他就不認為會有人看上他女兒。

        可他閨女偏偏喜歡安國公的小兒子。

        這怎么辦?

        他總不能逼著人家娶他女兒吧。


        皇后一言不發地看著他。

        蕭毅頓時凌亂了。

        他了解自己妹妹的性格,也知道她絕對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所以……

        三娘真的不是他女兒?

        蕭毅茫然。

        那三娘是誰的女兒?

        皇后道:“嬤嬤,你來給兄長解釋一下吧?!?br>
        嬤嬤福身,“是?!?br>
        那位被抱錯的姑娘名喚宋圓圓。

        與“忍冬”相比,是極為敷衍的名字。

        待嬤嬤將當年之事簡述一遍后,蕭毅已經冷靜下來了。

        怕他不信,皇后讓嬤嬤將穩婆按過手印的紙張拿出來。

        蕭毅仔細地閱覽一遍。

        上面是當年接生的經過。

        其中有關兩個孩子的信息寫得很清楚。

        畢竟是第一次為達官貴人接生,嬤嬤對何曼文當年所生的女兒印象深刻。

        蕭毅拱手道:“臣知道了,多謝娘娘告知?!?br>
        皇后微微頷首,“不知兄長接下來有何打算?”

        蕭毅沉默一會兒,苦笑道:“臣……臣也不知道?!?br>
        他現在整個人都是麻木的,還沒有思考下一步應該做什么。

        皇后聞言也不意外,畢竟這又不是什么小事,總需要時間來緩沖一下。

        但現在可沒有時間讓蕭毅感傷。

        皇后道:“兄長,當務之急是要將我侄女接回來?!?br>
        蕭毅經她這么一提醒,頓時一拍腦門,“對,對,我現在應該先去將那孩子接回來?!?br>
        說罷,他急匆匆地行了個禮后,語速飛快地道:“娘娘若無事的話,臣便先回去了?!?br>
        皇后點頭。

        蕭毅一邊步履匆匆一邊自言自語,“也不知道那孩子過得怎么樣?等下,我是不是應該跟曼文說下這件事?唉,也不知該如何跟她解釋?”

        葉霜目光幽幽,也不知道她舅舅能不能靠譜一回。

        每回只要遇上自己女兒的事,蕭毅的智商就會迅速下線,干出一些平時做不出來的蠢事。

        比如此次安國公府之事,他竟然一味地偏袒蕭忍冬。

        皇后含笑的聲音響起,“霜兒在想什么?”

        葉霜思緒回籠,認真地道:“兒臣只是在想,以舅舅舅母對表姐的寵愛,那被抱錯的姐姐,回府后該如何自處?”

        皇后詫異,“霜兒,你怎么認為舅舅舅母會將你表姐留下?”難道不該是各回各家?

        葉霜比她還詫異,“母后怎么認為舅舅舅母一定會將表姐送走?”

        “到底是捧在手心里十幾年的女兒,感情還在呢?!?br>
        葉霜默默吐槽。

        【更別說驛丞夫人給表姐定下的那樁婚事……舅舅舅母怎么可能同意讓蕭忍冬嫁過去?】

        【至于蕭忍冬的親生父母,從對方給表姐定的親事便可見人品如何,給筆錢打發就是了?!?br>
        皇后眼神微沉。

        不得不承認,她女兒說得有道理。

        是她想得太簡單了。

        另一邊。

        蕭毅回府后沒有聲張,而是悄悄遣人往宋圓圓的家鄉走了一遭,暗地里保護她。

        何曼文迎上來,“夫君,我們什么時候再去安國公府拜訪?”

        蕭毅心情復雜。

        三娘竟然不是他的女兒。

        那么這些年,他為她受過的白眼以及低聲下氣的賠禮道歉又算怎么回事?

        蕭毅疲乏地揉了揉太陽穴,“此事明日再說吧,我今日有些累了?!?br>
        何曼文皺眉,“三娘此次捅的婁子實在太大了,若是我們態度不誠懇些,只怕安國公不會接受她的道歉?!?br>
        蕭毅頓了頓,“曼文,你不覺得我們太慣著她了嗎?”

        “每次她犯錯都是我們去替她道歉,而她卻屢教不改?!?br>
        何曼文啞口無言,良久才道:“夫君,你知道的,三娘剛出生的時候……”

        蕭毅道:“正是因為我知道她當初活下來有多不容易,所以十幾年來我一直把她當眼珠子看著,就怕她有個三長兩短?!?br>
        “可她是怎么回報我們的?對待下人非打即罵,國公府的名聲都快被她敗光了?!?br>
        何曼文破罐子破摔,“你想跟我說什么?若是三娘身體健康也便罷了,她犯錯我自會教導?!?br>
        “可她先天不足,你我多寵著些怎么了?我就這么一個女兒!”

        蕭毅深深嘆了口氣,“你跟我來一趟書房,我有話要說?!?br>
        何曼文狐疑地看他,卻還是跟上了。

        “你要說什么?”

        蕭毅在書房坐下后,抬頭看向自己的妻子,“三娘……不是我們的女兒?!?br>
        何曼文下意識就怒了。

        “蕭毅你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就是這種人?!”

        蕭毅反應過來她誤會后連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br>
        何曼文冷眼看他,“你說?!彼挂纯?,他能說出什么花來。

        蕭毅將穩婆按過手印的紙張遞給她,同時緩緩道:“我們親生的孩子還在外面受苦?!?br>
        何曼文攥緊了紙張,尖聲道:“三娘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女兒!”

        “她還是個嬰兒的時候我就開始照顧她,一直到現在十五年……”

        “我辛辛苦苦拉扯她長大,在她幼年時為她四處求醫,這兩年她的身子才逐漸好轉?!?br>
        她重復道:“三娘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女兒?!”

        蕭毅沒有開口。

        何曼文死死地盯著他,“你是不是嫌棄三娘頑劣了?所以就想出這個法子來騙我放棄自己的女兒!”

        蕭毅沉聲道:“曼文!”

        何曼文不說話了。

        蕭毅放緩聲音道:“曼文,你冷靜一點?!?br>
        何曼文紅著眼睛,“三娘剛出生時便被大夫診斷活不了多久,我放不下心,夜里常常要起來看她,有時連個安穩覺都不能睡,我、我……”

        “你現在跟我說她不是我的女兒,讓我怎么冷靜?”

        蕭毅也不好受。

        “小、小姐?!睍客鈧鱽硌诀邞饝鹁ぞさ穆曇?。

        蕭毅與何曼文俱是一驚。

        下一刻,書房門被人推開。

        蕭忍冬聲音發顫,“爹,娘,我不是你們的女兒?”

        蕭毅沉默。

        何曼文安撫她,“三娘,你放心,不管你是不是娘的女兒,你都是英國公府的三小姐?!?br>
        蕭毅猝然抬頭看她。

        何曼文視而不見。

        她冷靜道:“夫君,我認真想過了?!?br>
        “現在只有你我二人這件事,只要我們不往外說,三娘就還是我們的女兒?!?br>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