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下雨了

        下雨了

        卿筱筱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林簡和皇甫寒兩人的關系,除了他們彼此之外沒有人知道。這是國民男神皇甫寒隱藏了多年的秘密,外人看來,這國民男神癡情青梅竹馬,連青梅竹馬車禍昏迷成了植物人,都不離不棄,甚至為了救心上人的性命,放棄了鐘愛的演藝事業,回家繼承龐大的家業。

        主角:林簡,皇甫寒   更新:2022-08-22 11:16: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簡,皇甫寒的女頻言情小說《下雨了》,由網絡作家“卿筱筱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林簡和皇甫寒兩人的關系,除了他們彼此之外沒有人知道。這是國民男神皇甫寒隱藏了多年的秘密,外人看來,這國民男神癡情青梅竹馬,連青梅竹馬車禍昏迷成了植物人,都不離不棄,甚至為了救心上人的性命,放棄了鐘愛的演藝事業,回家繼承龐大的家業。

        《下雨了》精彩片段

        “上去,放松。”

        林簡躺在手術臺上,聽著醫生的話,乖乖照做。

        當冰涼的醫用器具碰觸到她的時候,她渾身一顫,緊閉上雙眼,羞恥地撇開頭去。

        “害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這次應該不會疼,放心!”

        聽著醫生不屑的聲音,林簡卻還是害怕到不行,她死死咬住牙關,當注射器被推進身體里的時候,她控制不住,渾身疼得一顫,雙手緊緊拽住了身下的無菌布。

        沒錯,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躺在這里了,因為之前植入的胚胎自然死亡,她不得不再次躺在這里。

        聽說,有個男人為了完成他未婚妻的遺愿,在他的未婚妻發生車禍,被宣布腦死亡后,就找了她來孕育男人未婚妻的孩子。

        無奈,他的未婚妻躺在病床上太久,身體里被注射了太多的藥物,不夠健康的胚胎在植入她的體內不到半個月,就自然死亡了。

        最后,不知道那個男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決定用她的Luan子來完成他未婚妻的遺愿,報酬,也從原來的一千萬,增加到了兩千萬。

        “馬上好了,放松點!結束后躺在這里,三個小時之內不許下來。”

        聽著醫生那如同儀器般冰冷又不屑的聲音,林簡緊閉著雙眼咬著牙點點頭,“嗯”了一聲,乖乖地躺在手術臺上,一動不都敢動……

        ……

        一個星期后,醫生宣布,林簡受孕成功。

        “這里是一千萬,剩下的一千萬,等孩子生下來后,自然會給你!但如果孩子有任何的差池,小心你全家的性命!”

        “放心!放心!用不了十個月,我們家林簡一定會給你們老板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的。”

        躺在醫院的檢查室里,透過那微微敞開的門縫,林簡看到的,是繼母肖玲玲那張樂開了花的側臉,還有她點頭哈腰的身影。

        “我老板不介意男女,只要孩子健康就行。”

        “行!行!行!一定健康,一定健康!”

        “老板您慢走,我就不送了,慢走!”

        看著肖玲玲盯著手里的支票,兩眼放光的樣子,林簡深深地吸了口氣,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剛才的話你聽到沒有,孩子一定不能有事,要100%的健康,要不然我們全家人就都跟著你完了。”在門外樂了好一會兒,肖玲玲才收好支票,進了檢查室,對林簡道。

        “媽。”

        林簡低頭整理著自己的衣服,眼看肖玲玲準備離開,林簡才抬起頭來,開口叫她。

        “什么事?”肖玲玲停下,回過頭來,語氣相當不耐煩,但轉念想到林簡現在可是全家的財神爺,又立刻笑了起來,走回去,扶住她,軟聲細語道,“小簡,有什么事,你盡管說。”

        “媽,你答應過我,只要我能順利懷孕,就讓我回學校念書。”

        “不行!”幾乎是想都不想,肖玲玲直接拒絕,“在沒有把孩子平安生下來之前,你想都別想,否則,別說你,我們全家都完蛋了。”

        “可是……”

        “林簡,你已經懷孕了,等過幾個月肚子大了,還是得休學在家,你不如安安心心的在家養胎,等孩子出生以后再回去念書。”肖玲玲放緩了語氣,哄道,“放心,媽跟A大都說好了,他們答應給你保留一年的學籍。”

        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肖玲玲,林簡紅唇翕動一下,只得暫時同意這個安排。

        ……

        林簡被迫在家養胎,哪里也不能去。

        “林簡!林簡!”

        躺在床上,林簡被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叫醒。

        意識到那是誰,林簡趕緊掀開被子滑下床,往窗邊沖。

        “亦宸。”

        看到樓下圍墻外快一個多月沒有見到的蘇亦宸,林簡幾乎是瞬間便紅了眼眶。

        “林簡,你怎么了?聽說你病了,我打你手機也一直關機,你沒事吧?”圍墻外,蘇亦宸扯長著脖子,望著窗口的林簡,緊鎖著眉頭無比關切地問道。

        林簡搖頭,這一個多月以來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與難受,瞬間就如決堤的洪水般,霎那洶涌而出。

        “亦宸哥。”這時,林惜不知道從發里冒了出來,撲過去一把抱住了蘇亦宸的胳膊,“亦宸哥,你怎么來啦?”

        “林惜,你姐姐她怎么了?”看到林惜,蘇亦宸立刻問她。

        “她呀!”林惜抬頭看一眼窗口的林簡,“她在養……”胎。

        “林惜,別說,求你!”看著窗戶下同父異母的妹妹,林簡的眼里,滿滿都是祈求。

        “呵……”看著林簡,林惜的臉上是狡黠又譏誚的笑。

        “林簡,你到底怎么了?告訴我。”望著林簡,蘇亦宸的眼里,帶著擔憂,如果不是林父林母不讓他進去見林簡,他也不會站在這里。

        “她還能怎么啦,沒事呀,就是懷孕了,在養胎……”而已。

        “你說什么?”林惜的話音還沒有落下,蘇亦宸便一把抓住她,無比震驚地問道。

        “我姐懷孕了,在養胎呢,也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亦宸哥,你是孩子的父親嗎?”林惜故意說道。

        蘇亦宸臉色慘白。他和林簡雖然是戀人,但是倆人從來沒有……他怎么可能是孩子的父親?

        “不,亦宸,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林簡急切的解釋著。

        “姐,難道你沒有懷孕嗎?”林惜把目光投向林簡。

        林簡頓時啞然,眼淚不斷的砸下,可是一個否定的字也說不出來。

        蘇亦宸咬牙看向林簡,懷著最后一絲期待:“林簡,你快說??!”

        “亦宸哥,我姐真的懷孕了,不然她怎么不解釋呀!”拉著蘇亦宸,林惜笑盈盈的,仿佛才成年的林簡懷孕,是件多大的喜事。

        “我……”林簡一張口,眼淚就洶涌的往下流。

        蘇亦宸看著流淚不語的她,眼神逐漸變得絕望,下一瞬,他轉身大步離開。

        “亦宸,亦宸,我沒有對不起你,你相信我……”

        “姐,我勸你還是別叫了,放心,我會替你好好照顧亦宸哥的。”望著已然泣不成聲的林簡,林惜卻是笑得嫣然,“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多虧你考了那么好的一個分數,不過,被A大錄取的人是我,以后,我就和亦宸哥一個學校了。”

        “你說什么?”林簡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林惜雖然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但其實比她小兩個月都不到,她們一直念同一所學校,同一個年級,但學習成績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憑林惜的成績,怎么可能被A大錄???

        “我是說,既然你要在家養胎生孩子,為了不浪費你的分數,我只好幫你去A大讀書,陪亦宸哥咯。”話落,林惜滿臉得意的一挑眉,轉身就走。


        “不,這不是真的,不……”靠在窗邊,林簡的身子,一點點滑到了地板上,絕望,如潮水,將她徹底淹沒,“不,你們不可以這樣對我,不可以……”

        幾個月前,她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肖玲玲卻告訴她,家里的生意出現問題,沒錢供她讀書了,除非她答應給給那個有錢人代孕一個孩子。為了能繼續念書,林簡只好答應了。

        可是沒想到,他們竟然讓林惜頂了她的成績!

        她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

        她不可以就這樣,讓所有的人都欺負到她的頭上來,毀了自己一輩子。

        想到這,林簡什么也顧不得,立刻便沖下樓,看到坐在樓下客廳里的林鎮宏還有肖玲玲,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直接就吼道,“爸,孩子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林鎮宏原本還和肖玲玲有說有笑的,聽到林簡的話,站起來直接揚手便朝林簡甩了下去。

        “啪!”

        力道十足的一巴掌落在林簡的臉上,清脆的巴掌聲,霎那響徹整個屋子。

        “林簡,我把你養到這么大,現在家里有困難了,讓你出一點力氣你都不肯,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瞪著林簡,林鎮宏咆哮道。

        肖玲玲坐在一旁,看著被打得身形踉蹌,嘴角流血的林簡,挑著眉角揚唇笑了笑,爾后又一臉慈愛地勸道,“小簡呀,現在你已經受孕成功了,這孩子你現在要是不生,恐怕就不是你爸的公司關門倒閉,我們一家人流落街頭那么簡單,而是我們一家人都完了。”

        說著,肖玲玲走過去,輕撫著林簡的后背,安撫她道,“放心,只要你平安生下孩子,你要怎么樣媽都滿足你,好不好?”

        林簡看看林鎮宏,又看一眼肖玲玲,回想那天醫院里聽到的話,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懼意來。

        她還年輕,她還不想死。

        “好,那給我100萬,我要100萬。”

        “100萬?”肖玲玲震驚,“你要100萬干嘛?”

        “你別管我要100萬干什么,他們給你2000萬,我拿100萬怎么啦?”林簡瘋了,真的被林家所有的人逼瘋了,第一次這么大膽地叫囂道,“如果不給我,我絕對不生這個孩子。”

        “你……”林鎮宏指著林簡,一巴掌又想要往她的臉上甩下去。

        肖玲玲看到,立刻攔住,笑著點頭道,“好,給,給,不就100萬嘛,媽給你,給你。”

        100萬和2000萬相比,是傻子才不同意呢?等孩子生下來,她再想辦法把錢弄回來就行了。

        “就你慣著她。”瞪著肖玲玲,林鎮宏相當不滿道。

        “沒事,女孩子嘛,就是要慣著的。”說著,肖玲玲一笑,摟住林簡道,“來,小簡,媽陪你回房間去休息,我們走。”

        林簡撇開頭,任由肖玲玲摟著往樓上走,可垂在身側的手,卻漸漸緊握成了拳……

        ……

        五年后,總統府邸。

        “叮鈴鈴……”

        “林簡,快點,總統回來了。”

        “??!什么?”看著一個個往外飛奔的架勢,林簡是暈的,今天可是她來總統府上班的第一天呀!

        “別愣著呀,總統先生回來了,大家都要去樓下大門口列隊迎接。”

        “哦,好!”

        來不及任何多的思考,林簡跟上她的組長兼學姐夏子安的腳步,匆匆往樓下大門口而去……

        林簡他們的翻譯室在三樓,當她們來到樓下大門口的時候,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家清一色的正裝,排成兩列,個個身姿挺拔地站立著等待著總統先生的到來。

        皇甫寒,他們的總統先生,L國有史以來最年輕有為的總統,27歲成為皇甫集團的總裁,32歲當選總統,如今33歲,已經是L國有史以來最受歡迎和支持率最高的總統,也是全球現任威望最高的總統之一。

        “總統先生呢?”

        “噓!”夏子安對著林簡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爾后扭頭往外面看去,輕聲道,“看,來了。”

        順著夏子安的視線,林簡側頭看去,一眼便看到從綠茵草坪的那頭緩緩駛過來的一長列透著無限低調奢華的黑色小車,還有兩隊敬著軍禮,身姿挺拔,向緩緩駛過的車行注目禮的總統衛隊。

        總統先生,以前只能在電視媒體報導上看到,那么的遙不可及,可今天,就要親眼近距離的看到他,說林簡不緊張,不激動,那是假的!要知道,皇甫寒不止是L國有史以來最受歡迎和支持率最高的總統,他同樣是L國的全民男神,只要是個正常的女人,沒有不夢想嫁給他的。

        隨著車隊的越駛越近,林簡的心肝“砰”“砰”“砰”,像是要從胸口里跳出來般,就算是一年前,外交部長段華鋒訪問P國,她做為在場的留學生代表,因為段柏林的翻譯官臨時出了點狀況,她自告奮勇充當段華鋒的臨時翻譯官的時候,也沒有這么緊張過。

        也因為那一次她的自告奮勇,外交部長破格提名她進入外交部,成為了一名翻譯官,而她也在拿下了碩士學位后,破格進入總統府,成為總統府翻譯室的一員。

        這一切對她來說,是必然,因為她從小的夢想,就是做一名翻譯官,但也跟夢一樣,忽然就實現了。

        “閣下,您回來了!”

        就在林簡思忖間,一列車已經在大門前停了下來,一字排開,其中有一輛車的車門被拉開,一只錚亮的男式皮鞋,率先映入大家的視野,緊接著的,是一條長腿邁了下來,熨燙服帖的藏青色西褲,中線分明。

        “那是總統先生的第一秘書,陸詩茵。”站在隊伍的最后,夏子安湊到林簡的耳邊,輕聲介紹。

        林簡感激地輕輕點頭,朝走到總統車前的夏子安看了過去。

        陸詩茵妝容精致,鵝蛋臉,大眼睛,皮膚白皙,一身得體的OL裝將她前凸后翹的身材包裹的剛剛好,是個絕對的大美人,但是,下一秒,林簡的視線便被從車上下來的男人所吸引了。

        雖然近一年來,她已經在電視媒體上見過不知道多少次,可是,親眼見到,卻是另外一種震撼。

        五年時間,在歐洲學習的時候,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利用假期遍訪歐洲各國,見過的美男子,真的數都數不清,她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但是,看到眼前的皇甫寒,她卻忽然有些挪不開眼。

        不說他那張長得人神共憤的皮囊有多好看,就說他的氣場,當他下車往那兒一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總統先生,早上好!”

        看到下車來的皇甫寒,大家齊聲開口向他問早,林簡回過神來,趕緊低下頭去。

        皇甫寒如鷹隼般的銳利眸光,淡淡逡巡一圈,爾后微微頷首。

        “哎呦,小寶貝兒,小心點!”

        這時,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跟在皇甫寒的后面,從車上滑了下來,陸詩茵看到,立刻就要去扶他。

        只不過,男孩卻有些嫌棄地看了她一眼,避開她的手徑直走到皇甫寒的身邊,瞥一眼陸詩茵道,“我不是你的小寶貝,我和你沒關系,以后別亂叫。”

        被人嫌棄,陸詩茵半點兒也不尷尬,反而笑盈盈地點頭道,“是,我以后一定記住,叫你小昕爺。”

        “哼!”小昕爺瞟陸詩茵一眼,輕哼一聲,手里拎著個書包,半拖在地上便蹦蹦跳跳地往大門里走。

        “皇甫昕淳,你給我好好走路!”不過,小昕爺蹦了沒幾下,身后,一道再威嚴沉穩不過的男聲便傳來。

        原本歡快的小昕爺撇了撇嘴,聽話地停下,然后,背好書包,雙手五指并攏,緊貼到身體兩側,開始邁開一雙小短腿像站崗的軍人一樣,走正步。

        林簡看著頂著個西瓜頭,走起正步來有模有樣的小昕爺,忍不住“噗嗤”一下,輕笑了出來。

        靜謐的空氣中,這一聲輕笑,立刻便引起了小昕爺的注意,看到站在隊伍最末尾的林簡,他拔腿便跑了過去。

        “喂,你新來的吧,怎么打扮的這么土,難看死了。”

        林簡看著停在自己面前,身高才到自己腰部的小正太,不禁微微愣住。

        當年,她生下那個孩子后,甚至沒來得及看一眼,孩子就被抱走了,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

        那個孩子,現在應該也有這么大了吧……

        不遠處,皇甫寒銳利的眸光,跟隨著兒子的身影,落在了林簡的身上,下一瞬,他狹長的眉峰微微一攏,深沉的黑眸,一抹暗芒閃過。

        “對呀,我新來的,今天第一天上班。”林簡終于回神,她推了推自己臉上大大的黑框眼鏡,笑著道,“我叫林簡,很高興見到你!”

        小昕爺仰著圓滾滾的大腦袋,閃著黑亮亮的大眼睛又打量了林簡一會兒,下了結論道,“你這副眼鏡真的很不適合你,太丑了,明天換了吧!”

        林簡,“……”

        “嘿嘿……”看著林簡無語的樣子,小昕爺忽然就咧開嘴,開心一笑,然后,又拔腿往里跑去。

        林簡看著他調皮可愛的背影,忍不住又一次出神。

        后面,皇甫寒大步跟上,經過林簡的時候,黑眸從她的身上淡淡的掃過。

        林簡不禁抖了一下,趕緊收回目光。

        ……


        “站在最后那個戴黑框眼鏡的女人是誰,誰允許她來這上班的?”

        來到辦公室,才脫了西裝外套坐下,皇甫寒便問自己的辦公室主任樸柏林。

        ——戴黑框眼鏡的女人?

        年近五旬的樸柏林想了一下,恭敬道,“哦,她叫林簡,剛剛碩士畢業,就是前段時間外交部長段華鋒向閣下推薦的P語翻譯,當時閣下同意了的,聽說她不止是精通P語,F語和H語也說的很好,是個不可多得的翻譯人才。”

        正拿了份文件低頭看著的皇甫寒聽著樸柏林的話,動作微微一頓,掀眸睞他一眼,“這么說,她精通四國語言?”

        “哇塞,這么厲害,正好我有幾個F語單詞不會讀,我去找她。”說著,小昕爺立刻便從沙發上滑了下來,拔腿要往外跑。

        “皇甫昕淳,站??!”

        結果,男人一聲令下,小昕爺立刻老實了,站在原地,不敢動。

        “帶他去隔壁休息室,在清單上的功課沒有完成之前,不許離開半步。”看都不看小昕爺一眼,皇甫寒只盯著手里的文件,淡淡給辦公室主任下了命令。

        “是,閣下。”樸柏林點頭,笑著對小昕爺恭敬地道,“小少爺,我們走吧!”

        小昕爺撇嘴,狠狠斜睨了某人一眼,爾后,拎過自己的書包,一邊甩著胳膊往外走一邊輕聲嘀咕道,“肯定不是親生的。”

        “你說什么?”

        “哼!”小昕爺扭頭過來,一臉倔犟地瞪著某個男人,氣憤道,“我說我肯定不是你親生的。”

        那么長的功課清單,別的小朋友一個星期都做不完,讓他一天做完。

        男人抬起頭來,一雙沉沉的黑眸覷著小昕爺,面無表情地道,“對,我是男人,當然不可能生你,但我是你爸爸。”

        小昕爺委屈地癟嘴,“如果媽媽可以醒過來說話,她一定不會像你這么討厭!”

        男人覷著小昕爺,菲薄的唇角勾了勾,直接命令道,“去寫功課。”

        “哼!”

        ……

        “師姐,剛才那個孩子是……”

        “噓!”文件室里,林簡的話才出口,夏子安立刻便制止了她,看著她輕聲道,“在辦公室里,禁止討論關于總統先生的一切,在這里所有看到的,聽到的,下班之后也絕對不可以跟任何外人提起,難道你來上班之前,沒有簽協議嗎?”

        林簡看著滿臉嚴肅的夏子安,有些慚愧地點了點頭,“不好意思,師姐。”

        “沒事,下次記住。”夏子安叮囑。

        林簡點頭,微微一笑,“嗯。”

        看著林簡,發現周圍沒人,夏子安又忽然湊過去,壓低聲音在她的耳邊道,“那是總統先生的兒子,叫皇甫昕淳,平常辦公室里的人都叫他小昕爺。”

        反正這件事,總統府的人都知道,不算秘密,今天林簡也接觸到了皇甫昕淳,夏子安想了想,覺得有必要告訴她。

        “總統先生的兒子?”林簡詫異,“總統先生他……”

        震驚的話還沒有問出口,意識到自己僭越了,林簡趕緊打住。

        “這件事情,千萬別透露出去,讓不然你就永遠也別想當一名翻譯官了。”又四下打量了一眼,見周圍沒有其他的人,夏子安才又叮囑道。

        林簡重重點頭,“謝謝師姐,我知道了。”

        “好了,趕緊把文件找到,然后我帶你去熟悉一下環境。”

        “好!”

        ……

        “閣下,這是新來的P語翻譯官,林簡。”

        夏子安帶著林簡去熟悉總統府的環境,當來到皇甫寒的辦公室外時,陸詩茵讓夏子安在外面等著,自己帶了林簡進去。

        正站在落地窗前端著咖啡杯凝視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聽到聲音,扭過頭來,淡淡掀眸瞟向林簡。

        “總統先生,上午好,我是林簡,今天第一天上班。”林簡低著頭,不敢看和皇甫寒直視。

        大大的黑框眼鏡,過肩的沒有經過任何修飾的長發,白襯衫黑色西裝,襯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那一顆,給人的感覺就兩個字——死板。

        如果不是外交部長段華鋒親自推薦,沒有人會想得到,這樣一個女人會精通四國語言。

        只是一眼,皇甫寒便收回了視線,清冷又醇厚的低沉嗓音不帶任何情緒地道,“知道了,下去吧。”

        “是,閣下。”陸詩茵笑盈盈地點頭,爾后對林簡道,“走吧!”

        林簡微微揚著唇角,點了點頭,跟著陸詩茵轉身。

        “財政部長到了嗎?到了的話,直接讓他進來。”忽地,皇甫寒看著窗外,輕啜口咖啡,又吩咐道。

        “是,閣下。”

        ……

        “caracteristique,caracteristique”

        “喂,黑眼鏡,黑眼鏡!”

        當林簡從總統辦公室出來,正要離開的時候,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道孩子清脆又稚嫩的聲音。

        林簡好奇,側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當一眼看到從不遠處的門縫里探出一顆圓滾滾大腦袋的小昕爺時,林簡忍不住便笑了起來。

        “黑眼鏡,過來!”發現林簡注意到了自己,小昕爺趕緊朝她招手。

        ——黑眼鏡!她?

        林簡不禁一笑,也沒有計較,徑直轉身朝孩子走去。

        “黑眼鏡,聽說你F語不錯,這個F語單詞好拗口,我一直讀不會,你教我吧!”看著走過來的林簡,小昕爺指著自己小本本上的F語單詞,滿臉苦惱地道。

        林簡看著他,不過五六歲的孩子,竟然已經開始學習F語,果然是總統家的兒子,就是和別人不同。

        看一眼小昕那胖嘟嘟的小手指著的地方,林簡一笑,蹲下身去,認真道,“caracteristique,發‘cte’這個音的時候,舌尖要微微卷曲起來,抵住上面的牙齒,你看,這樣發,caracteristique。”

        “caracteristique,caracteristique”小昕爺看著林簡,按照她的方法,微卷起舌尖,抵住上齒讀了兩遍,“是這樣嗎?”

        林簡看著眼前聰明的孩子,揚唇燦然一笑,“嗯,對了。”

        “那個這單詞呢?”

        “皇甫昕淳!”

        小昕爺興奮的聲音才落下,不遠處,一道威嚴低沉的男音便立刻傳來,林簡抬頭望去,當看到不遠處的男人時,不禁心里一個寒噤,立刻站了起來,姿態恭敬地低喚一聲,“總統先生。”

        看到自家老爹那張臭臉,小昕爺也立刻便耷拉了一張小臉,不情不愿地叫了一聲“爸爸”。

        “過來。”

        “哦。”小昕爺撇嘴,答應一聲,爾后,又不情不愿地朝皇甫寒走去,當走到皇甫寒面前的時候,想到身后的林簡,他又回頭,咧開嘴,沖著林簡揮揮手道,“黑眼鏡,拜拜,我下次再找你。”

        看著那樣天真爛漫的孩子,林簡揚莞爾,迫于對面皇甫寒的強大氣場,她不敢說話,只是輕輕揮了揮手,和小昕爺拜拜。

        小昕爺咧開嘴露出兩排整潔的小牙齒開心一笑,這才跟著皇甫寒一起,進了他的辦公室。

        看著那消失在自己視線里的小小身影,林簡不禁想,那個孩子,會不會跟小昕爺一樣活潑可愛。

        會不會,有一天她還會遇到他(她)?

        可是就算遇到了,她也認不出那個孩子。

        她自嘲又苦澀的一笑。

        林簡,別想了,那不是你的孩子,和你沒有關系。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