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百狐送子

        百狐送子

        耗子喂汁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十歲的時候,葉凡為了救下一只白狐,掉進水庫淹死了。后來他的二叔和爸爸為救他,將他裝進了棺材葬在了后山……十天過去了,一場大雪封住了后山,奇異的事情發生了,一群白狐將棺材挖了出來,并將葉凡送回了家。

        主角:葉凡,白狐   更新:2022-08-22 11:2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葉凡,白狐的女頻言情小說《百狐送子》,由網絡作家“耗子喂汁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十歲的時候,葉凡為了救下一只白狐,掉進水庫淹死了。后來他的二叔和爸爸為救他,將他裝進了棺材葬在了后山……十天過去了,一場大雪封住了后山,奇異的事情發生了,一群白狐將棺材挖了出來,并將葉凡送回了家。

        《百狐送子》精彩片段

        我二叔姓葉,單名一個白字。

        他早年間跟著一個茅山道士闖蕩江湖,回村后,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風水先生。

        二叔卜卦奇準,起卦后從未落卦。

        曾經有個乞丐得到二叔一卦,轉而成為商業巨賈,家財萬貫。有個落魄書生,靠著二叔給的一卦,當年便金榜題名,名震四海。

        但二叔每年只起三卦,且只贈予有緣人。

        這是歸鄉前,那個茅山道士給二叔立下的規矩。

        三卦過后,當即封卦,無論別人許諾何等條件,給出多高的價碼,二叔當年都不會再起卦。

        算命者泄露天機,余生注定五弊三缺,孤獨一生。

        二叔接受這個命運,他嚴守規矩,多行善舉,也只是想因果報應能來的遲一點。

        我十歲那年,村子里降下一場百年不遇的大雪。

        白雪皚皚,萬物冰封。

        所有農作物全部凍壞,方圓十里生畜近乎死絕。

        大雪導致了饑荒,附近村莊幾乎每天都有人凍死、餓死。最嚴重的時候,甚至發生了易子而食的慘劇。

        后來,村長帶著大半個村子的人,跪在二叔門前,求他起卦。

        這一卦,能救下無數人命。

        二叔當年已經封卦,封掛再起卦,不僅壞規矩,更是要折損陽壽。

        但二叔天性善良,不忍看見這些人凍死在自家門前。

        他咬了咬牙,最終拿出了龜殼和銅錢。

        一卦算完,二叔精疲力盡的走出房門,整個人似乎蒼老了許多。

        二叔告訴村長,大雪半個月后就會停止,屆時萬物復蘇,村子的光景能一點點恢復。后山的水庫雖然凍結,但冰層之下卻有著無數魚蝦,能暫時充饑。

        村民們大喜過望,紛紛跑去后山捕魚;二叔看著離去的村民,默默回到房間里,為自己寫好了遺書。

        二叔知道自己壞了規矩,要遭受因果反噬。但他毫無怨言,也坦然接受。

        風水術士,為國為民,拯救蒼生,無愧于心。

        可,善意,未必能收獲善果。

        之后發生的一切,是二叔始料未及的。

        一個月后,爺爺在后山砍柴時腿傷復發,掉下懸崖,一命嗚呼。接著是給爺爺出殯時,奶奶和二爺爺被狂風刮倒的槐樹砸中,當場死亡

        之后不到三天的時間里,葉家宗族死了九個人,全都死于非命。

        二叔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無能為力。

        這還沒完,作為二叔那輩唯一的后代,因果很快降臨在我身上。

        當天,我和同村小孩在水庫邊玩耍,突然看見一只白狐貍從山澗里跑過。

        我們從沒見過這么好看的白狐,幾個同村小孩叫嚷著將白狐堵在水庫邊,很快用漁網將它捉住。

        我看著那只瑟瑟發抖的白狐,于心不忍,便上前讓他們把白狐放了。

        口角逐漸演變成手腳沖突,混亂中,不知誰推了我一把,我失足掉進水庫里。

        水庫中心深不見底,冰冷的水流迅速將我淹沒。

        我拼命掙扎,并且朝著岸上大聲呼救。

        當時,水庫邊上站著十多個村民,但卻沒有一個人下水救我。

        孩子因為無知,手足無措。

        大人則是害怕,他們害怕和葉家沾上關系,也遭遇惡報。

        冰冷的池水不斷倒灌進我的鼻腔里,漸漸的,我體力不支,一點一點沉了下去。

        等我爸媽和二叔趕到水庫邊的時候,我已經沒氣了。

        我媽抱著我的尸體嚎啕大哭,我爸則是掄起柴刀,質問在場每一個同村,為什么不下水救我?

        “你們這群狼心狗肺的東西,就這么看著我的娃死,我要你們的娃也跟著償命!”

        我爸是村里有名的滾刀肉,他真的能做出這種事。

        就在我爸即將失控時,二叔突然沖上前,一把奪下我爸手里的柴刀。

        我爸正在氣頭上,轉身給了二叔一拳,喊道:“你要干嘛?”

        二叔咬著牙說道:“救小凡!”

        “救個屁,人都沒氣了。都怨你,喪門星,沒有你,葉家能變成現在這樣?”

        二叔看著我爸,紅著眼說道:“我說能救,就能救!”

        二叔讓我爸抱著我的尸體去了山神廟,這座山神廟是二叔帶頭修起來的,每年也都由二叔帶頭祭祀。

        二叔想讓山神看在往日情誼上,救我一命。

        在山神廟前,二叔又起了一卦。

        然而,卦象還沒出,起卦的銅錢就被一陣狂風吹得不見蹤影。

        見此情景,就連一向冷靜的二叔,也徹底失去控制。

        “狗蒼天,你這是要我葉家斷子絕孫??!”

        “我能怎么辦,難道我就該眼睜睜看著那些人凍死,餓死嗎?”

        “有報應沖我葉白來,這孩子做錯了什么,我爸我媽又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我葉家其他人跟著陪葬?”

        “天無情,人無義,你們這是逼我??!告訴你們,不管用什么辦法,葉凡的命,我救定了!”

        當天,二叔拿著柴刀把山神廟砸的粉碎,隨后默不作聲的背著我下了山。

        我爸從未見二叔如此瘋狂,心里難免發憷,等到家后,才小聲詢問二叔之后該怎么辦。

        “我聽說,小凡當時在水庫邊遇到了一只白狐。”

        我爸摸了摸頭,回答道:“好像有這么一回事,不會是那騷狐貍害了我的娃吧?”

        “求神不能,只能求鬼了。”二叔指著我手腕上一處狐貍爪印,開口說道:“大哥,你想救小凡嗎?”

        “想!咋救?”

        “聽我的,把小凡裝進棺材里埋了。”

         


        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爸。而狐群中間放著的,正是用來裝我的大紅棺材。

        狐貍竟然把棺材從地里挖出來,又冒著大雪送到我家門口。

        二叔跪在地上,拉著我爸媽一起朝狐群恭敬的拜了三下,并大喊道。

        “多謝狐仙幫忙,大恩大德,葉家赴湯蹈火,無以為報。”

        話說完,大雪驟停,屋外的狐貍頓時作鳥獸散去。

        二叔看了眼院子里紋絲未動的貢品,面色凝重。我爸卻不管那么許多,拿著家伙式就上前撬開棺材。

        我躺在棺材里,面色紅潤,呼吸均勻,像是剛剛睡醒。

        一張厚實的白狐皮,正蓋在身上。

        只看了一眼,我爸便哭的泣不成聲,然而身后的二叔卻是面色凝重,他的目光死死鎖著我身上那張白狐皮。

        良久,二叔長嘆一口氣,說了句,都是命??!

        我爸媽不解,問二叔為什么這么說,小凡活過來,這是好事。

        然而二叔卻抹了把眼淚,滿臉無奈。

        狐黃白柳灰,為五大地仙,民間也有人稱其為保家仙,只要好生供奉,便能求其保佑一方平安。

        當初,二叔見我手腕上有一道狐貍爪印,便猜測我與狐仙有緣,因此設法求狐仙救我一命。

        請狐仙幫忙,相當于求神祭祀,是要給出貢品作為交換。

        院子里擺的雞鴨魚肉紋絲未動,就說明狐仙沒接受這份貢品。

        “小凡雖然活過來,可只是暫時的。”

         


        說完,二叔掀開了那張白狐皮。

        我赤身躺在棺材里,**的胸口處赫然有著一排牙印,排列整齊,像是某種咒印。

        “從上往下一共九個牙印,這是狐仙留下的印記,每個牙印代表了一年的生命。狐仙只答應給小凡續上九年的命,九年后,它要帶走小凡。”

        我媽一聽,又急又哭,說弄了半天,葉家還是要絕后。

        我爸則是暴跳如雷,厲聲質問二叔那只狐貍為什么非要帶走我不可。

        二叔猶豫片刻,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我剛出生的時候,二叔曾經給我算過一卦。

        我的命格比較特殊,舉世罕見。

        狐仙或許是看上了這點,想把我帶走,而我身上蓋的那張白狐皮就是契約,相當于我已經是它的人了。

        聽完,我爸拿起那張白狐皮,轉身就要丟進火爐里。二叔則是拼死攔住我爸,讓他千萬別這么做。

        “小凡的命是靠狐仙續上的,這張白狐皮相當于他們之間的聯系,狐皮若是毀了,小凡肯定活不了。”

        我爸急著直拍腦袋,問二叔那該咋辦。

        二叔沒有說話,拿出腰間的銅錢又算了一卦。

        三枚銅錢,拋擲六次,依次記錄六爻。待最后一次銅錢落地后,二叔緊鎖的眉頭卻也終于松開。

        “自古福禍相依,否極則泰來,這件事或許還有轉機。”

        二叔告訴我爸,這世界上唯一能救我性命的人只有他師傅。

        但那個茅山道士脾氣古怪,而且云游四海,行蹤漂泊不定。

        根據卦象顯示,我唯一的活路就是跟著二叔一起離開村子。

        若是能找到他的師傅,也就有了救命的法門。

        我爸媽雖然萬分不舍,可為了我能活下去,只能含淚答應二叔的要求。

        離開村子后,二叔在城里開了家喪葬鋪,一邊打聽他師傅的消息,一邊幫人解決風水上的問題,以此糊口。

        二叔見我一個人無依無靠,怕日后受人欺負。索性在閑暇之際,教了我一些算命卜卦與風水術數上的本事。

        從十歲開始,我每天早上修煉打坐、吐息,下午研習《柳莊相法》、《奇門遁甲》、《麻衣神相》。

        二叔說我在風水術數上有著過人的天賦,若潛行修煉,不出二十年,即可超過他的成就。

        可我心里清楚,二叔這番話更多只是為了安慰我,況且,我也活不了那么久。

        春去秋來,一年又一年,我逐漸長大成人,二叔也變得愈發蒼老。

        每過一年,我胸口處的一枚齒印就蛻變成烏黑色印記,深深的嵌進骨血里,就像是烙印一樣。

        十八歲那年,我胸口處的牙印僅剩下最后一處,只是關于二叔的師傅,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臘月初十,那天雪下的奇大。

        早上六點,店門被人砸的“當當”作響。

        我掙扎著起床打開店門,門外,站著一個穿著打扮時髦的小姑娘,露著雙大長腿,被凍得滿臉通紅。

        一見面,那姑娘就沖上前來抓我的手,一臉激動。

        “小凡哥哥,你怎么在這里?”

        “你是?”

        我長這么大還沒碰過女孩的手,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你不記得了,我是趙雪??!”

        聽她這么一說,我才想起來。

        我和趙雪是一個村子里長大的,小時候,這丫頭天天跟在我**后頭跑。

        當初村里所有人都嫌棄我家是喪門星,只有趙雪還愿意和我玩。

        自從離開村子后,我一直沒見過趙雪。

        都說女大十八變,現在的趙雪,已經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

        小時候,二叔給趙雪看過相,說這丫頭天庭飽滿,眉目修長,是平安喜樂的長壽相。

        但今天一早,趙雪的面相卻不太對勁。

        她的臉上,隱約浮現出一股死氣。

        “小雪,你怎么來這兒了?”

        趙雪看著我,面露難色:“小凡,我找你二叔,求他救命!”

        “你遇到什么難事了?”

        “不是我,是我表姐一家……”

        我倒上茶水,招呼著趙雪進屋,和她寒暄了幾句。

        得知情況后,我正想上樓叫二叔起床。沒想到二叔已經穿戴整齊,緩步走下樓梯。

        “大早上,吵什么吵?”

        二叔一向待人和善,因為膝下無子嗣,尤其喜歡小孩。他今天這怒氣,擺明是沖著趙雪來的。

        我不明白,趙雪哪里惹到二叔了?

        “小雪,之前在電話里和你說過了。你趙家的事我是真管不了,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二叔這句話,算是下了逐客令了。

        但趙雪似乎不打算就這么放棄,小姑娘賭氣地站起身,徑直跑到二叔面前。

        “白叔,我只認識你,你要是不肯幫忙,我表姐他們一家就沒救了。”

        “我這有個東西,白叔你幫忙看一眼。”

        說完,趙雪從懷里拿出一個紫檀木盒,放到二叔面前。

        那木盒中等大小,上面的花紋十分精致,沒有上好的手藝是做不出這樣的物件。

        二叔打開木盒,只看了一眼,眸中的驚駭無法掩飾。

        接著,二叔一把揪住趙雪的衣領,臉上竟涌現出幾分殺意。

        “這東西,是誰給你的?”

        趙雪被突然起來的狀況嚇懵了,過了好久,才哆嗦開口道:“我……我表姑父。”

        “我問你,這東西是誰給趙瘸子的?”

        “我……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表姑父只讓我把東西帶到,說你看過之后,就會幫忙……”

        “你知道這盒子里放著什么嗎?”

        “不……不知道。表姑父特意叮囑過,盒子在交給白叔前,不讓我偷看。”

        趙雪這句話近乎帶著哭腔,小姑娘顯然被嚇壞了。

        二叔長嘆一口氣,放開趙雪。

        我見狀,趕緊上前扶住趙雪,不停地安慰她。

        我長這么大,從未見二叔發過這么大的脾氣,更別說是對著趙雪這么一個小姑娘。

        那木盒里,究竟放著什么東西?

        “趙瘸子那**真不是個東西,居然利用自己的后輩!他不敢自己帶過來,就讓你跑腿!”

        “罷了,罷了,命中注定,該是如此,我就幫趙家一次吧。”

        趙家早年間為江海市四大家族之一,后來在一次爭斗中,趙富貴慘敗,被人打斷一條腿趕出了江海市。

        因此得名趙瘸子。

        早年間,二叔和趙瘸子打過交道。

        趙瘸子一直想讓二叔出山,助他重回江海市,并許諾事成后,贈予二叔江海市半壁江山。

        但二叔始終身體有恙為由,拒絕了趙瘸子。

        那次之后,趙瘸子就再沒有找過二叔。

        二人斷交了六、七年,直到今日趙雪登門拜訪。

        二叔深吸一口氣,對著趙雪開口說道:“你先在這里等我,我帶著葉凡上樓收拾東西,今天就出發。”

        得到二叔許諾后,趙雪才勉強恢復過來,哽咽著向二叔道謝。

        二叔把我帶上二樓,可并沒有收拾東西。

        他招招手,將我喚到面前。

        二叔的表情十分凝重,他攥緊那個木盒,低聲道:

        “小凡,你十歲那年因為意外,在后山水庫中溺斃身亡。我和你爸靠著狐仙幫忙,逆天改命,這才為你續上了九年的生命?,F今九年之期將至,狐仙即將收走你的命,我且問你,你想繼續活下去嗎?”

        “當然想!”我幾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嗯!”二叔點點頭,看了眼手中的木盒,表情復雜:“機緣到了,這里面帶來的因果,能幫你活下來。”

        “二叔,盒子里裝著什么?”

        二叔并沒有回答我,而是當著我的面,緩緩打開了木盒。

        待看清木盒里的東西后,我只覺得腹中一陣翻滾,差點當場吐出來。

        紫檀木盒里,居然裝著一只斷手。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