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她才不是他掌中之物

        她才不是他掌中之物

        貍棗夫人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白胭一直跟在溫謹言身邊,就像一個沒有自由,沒有人權的小金絲雀。他對她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無論如何親密,他都不會對她動真感情。白胭知道兩人關系不會長久,自然沒在他身上傾注太多感情,守好自己的心。于是在這纏綿不清的親密關系中,溫謹言把白胭當成了自己的掌中之物??伤恢?,當她選擇離開他時,他竟然十分舍不得,死死攥著她的手不放!

        主角:白胭,溫謹言   更新:2022-08-22 11:38: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白胭,溫謹言的女頻言情小說《她才不是他掌中之物》,由網絡作家“貍棗夫人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白胭一直跟在溫謹言身邊,就像一個沒有自由,沒有人權的小金絲雀。他對她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無論如何親密,他都不會對她動真感情。白胭知道兩人關系不會長久,自然沒在他身上傾注太多感情,守好自己的心。于是在這纏綿不清的親密關系中,溫謹言把白胭當成了自己的掌中之物??伤恢?,當她選擇離開他時,他竟然十分舍不得,死死攥著她的手不放!

        《她才不是他掌中之物》精彩片段

        白胭錄完采訪便將攝影機交給同事,往衛生間去了。

        她剛走進去,正想摘下口罩透透氣,下一秒忽然被人摁到墻壁上,動作十分粗暴,她疼得出聲,帽子也被人摘了下來,露出一張清冷美艷的面魘,如瀑布般的長發緩緩傾落。

        溫謹言似笑非笑地盯著她,眼底隱隱含著慍色,他皓白的手輕輕撫上她冷白優美的天鵝頸,忽而用力,手背青筋暴起。

        “看來是我平時太縱著你了。”他陰沉著嗓音道。

        白胭被掐的喘不過氣,稚白小臉迅速憋紅了,她抬起水盈盈的眸子滿眼無辜地望著他,一雙柔荑緊緊握住他的手。

        冰冷細膩的觸感令溫謹言眸底多了一絲清明,手上卸了幾分力道,他滿臉冷色道:“我說過不準你在外拋頭露面,再有下次,你就永遠別想見到你弟弟了。”

        白胭仍覺得窒息,聲音細碎帶著顫意:“我錯了……”

        她沒想過即使她全副服裝,也還是能在人群里被他認出來……

        白胭感受到涼意,小臉瞬間發白,“會有人進來的……”

        溫謹言自后輕輕吻著,氣息溫熱的低語:“不會。”

        從始至終,溫謹言都是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眼底一絲柔情都無,他面無表情的洗完手,開門離開。

        白胭衣衫不整的蜷縮在角落,細白精致的臉上滿是淚痕,美肩上清晰可見的傷口血液已經凝固,她眼神空洞的看著地面,宛如一個漂亮破碎的布娃娃。

        直到有腳步聲傳來,白胭才回過神來,她連忙整理了下衣服,可她的衣服都被撕碎了,怎么也整理不好,她只能慌亂的背過身。眼睛看著墻面。

        進來的兩個女人似乎被她嚇了一跳,加上衛生間里一片旖旎,她們很快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小聲議論起來。

        白胭雙手死死攥緊了衣服,她深吸口氣,很快便若無其事地撿起地上的口罩與帽子戴好,匆匆離開衛生間。

        白胭這副樣子自然沒辦法去找同事,她只得發信息給同事找了個借口先走了。

        結果第二天白胭就接到人事部打來的電話,她被辭退了。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溫謹言動的手腳。

        這可是她通過層層選拔,好不容易得來的暑假實習機會!

        她立即給問溫謹言打電話,但沒人接,她又給溫謹言的助理打去電話,一樣沒人接。

        白胭失魂落魄的坐在大理石地板上,良久后,她打開手機看著昨天溫謹言的訪談。

        同事的聲音緩緩從手機里傳出來。

        “溫總,聽說您即將要和環恒集團的千金訂婚了,請問這是真的嗎?”

        鏡頭切換到溫謹言那張溫潤矜貴的面容上時,白胭譏諷的笑了笑,誰能想到這張溫文爾雅的面具下藏著一只邪惡歹毒的惡魔?

        她關掉手機,很快收拾好行李離開了瀚林景苑。

        *

        一周后。

        出差回來的溫謹言面露倦色地捏了捏眉心。

        助理顧寒小心翼翼道:“溫總,老宅那邊打來電話讓您回去吃晚飯……”

        溫謹言眼簾都沒抬一下,“去瀚林景苑。”

        顧寒應了是,他就知道溫總出差這么久回來肯定要去找白胭小姐泄火。

        溫謹言微微側目看了眼旁邊座位上放著的精美禮盒,漆黑如墨般的眼眸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柔色。

        當他回到瀚林景苑發現里面空無一人時,溫謹言原本溫潤如玉的面色驀地冷下去,眼神猶如玄冰般冰寒刺骨,他看了眼手里提著的禮盒,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陰冷瘆人。


        “這么熱的天,非往老家跑做什么?”秦雪一臉不滿地坐在沙發上抱怨,不忘拿出粉餅在補妝。

        白安則站在旁邊手速極快轉動著魔方,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面無表情,一分鐘不到六階魔方便被他擰好了,他又很快打亂重新擰。

        白胭沉默的打掃著衛生,白皙額頭上沁出細密汗珠。

        秦雪最不耐煩她這副死樣子,甩手一個粉餅砸過去,怒氣沖沖道:“我跟你說話你耳聾是不是?”

        白胭額頭被砸出一個包來,又紅又腫,她攥緊了手里的抹布,抿了抿唇瓣,目光涼薄的望向秦雪。

        “后天是我爸的忌日,您不記得了。”

        她爸才死了不到一年,秦雪卻像個沒事人似的,經常跟不同的男人廝混,更是連她爸的忌日都不記得了。

        秦雪聞言愣了一下,旋即無所謂道:“那又怎么樣?人都死了還過什么忌日。”

        她滿臉不耐道:“你快點重新找房子,我要回京都去。都怪你一年了還沒有還清債務,才讓那些人找上門來。我不是讓你去傍大款嗎?實在不行你就多傍兩個,早點把債務還清了不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看看,這就是她親媽,竟然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出去賣。

        白胭嘴角勾起諷刺的笑來。

        秦雪循循善誘道:“我把你生的這么漂亮,你就應該好好利用資源拼命往上爬。想想你弟弟他才八歲,還得了自閉癥,以后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白胭看向正玩魔方的弟弟,目光才變得柔和起來,她平靜道:“媽,我們不回京都了。”

        “什么?”秦雪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就在前幾天那些債主們找上門時,白胭已經偷偷將錢都還清了,溫謹言還算大方,睡她一次給五萬,這大半年她攢了不少錢,再加上她當家教掙的錢已經足夠還清父親欠下的債務。

        她是故意將秦雪騙回老家的。

        “您忘了那些人說的了?再不還錢就把您的臉刮花,還要砍掉我弟弟的一只手。只要我們留在京都,他們總有辦法找到我們,難道您想毀容?”白胭故意問道。

        秦雪捂著臉害怕道:“我可不想被毀容!”

        她看了看這破舊的兩室一廳,惱怒道:“可我也不想住在這個破地方!你看看這房子多老,屋頂還漏水,要我住在這里還不如死了算了!”

        白胭沒再理會她,繼續用力拖著地。

        一周前,她給溫謹言發了一條結束關系的短信便換了新手機號。

        以溫謹言矜傲的性子,肯定不會允許她先提出結束關系的要求。

        但他馬上就要訂婚了,想必也不會在自己身上多浪費時間,只要她不在京都,不出現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也拿自己沒辦法。

        白胭已經受夠了被他控制的生活,她寧愿回到小縣城和安安過簡簡單單的日子。

        秦雪仍不死心道:“胭胭啊,你不回京都上學,怎么拿到畢業證書?那可是你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學,一畢業就能去大公司上班,你在這小縣城里待著能有什么出息?”

        白胭擦了擦汗,“我已經提交了休學申請,等過兩年我們有錢還債了再回去,不會影響畢業。”

        那個時候溫謹言應該已經結婚了,自然不會記得她這個無足輕重的人。

        她看了眼時間快到飯點了,拿起桌上的錢包道:“我先下去買點吃的。”

        秦雪見她打定主意要留在這個小縣城,忍不住大發脾氣,將客廳砸的亂七八糟,又故意將拖地的臟水打翻了。

        “我不要住在這個鬼地方,我要回京都!”她發瘋似的大喊大叫。

        白安被嚇得嚎啕大哭。

        白胭連忙將他摟在懷里安撫,她冷眼看著秦雪將她好不容易打掃干凈的臥室弄得一片狼藉。

        秦雪又朝她撲過去,死死掐住她雙臂,齜牙咧嘴道:“錢呢?快把錢都給我!”

        白胭吃痛的蹙了下眉,面色漠然道:“我沒錢。”

        “賤人,沒用的賠錢貨,要不是你沒本事我怎么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你就是一個掃把星!”秦雪氣不過,對她一頓拳打腳踢,白胭也不還手,只是緊緊在白安護在懷里,神色麻木。

        從小到大這樣的話她聽的太多了,早就不在意了。

        只是從前還有爸爸疼她,如今連爸爸也不在了……

        等秦雪打夠了,白胭才帶著白安一起出門買吃的。

        秦雪煩躁的拿起打火機想點根煙,恰好這時白胭落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響了,她瞥了一眼,是陌生來電。

        她不耐煩地接了電話,“喂,誰啊……”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說了什么,秦雪臉上表情立馬亮了亮。


        白胭回來時給秦雪打包了飯菜,她以為秦雪還得鬧上一場,沒想到秦雪竟然安分下來了,最后還主動幫忙倒了垃圾。

        第二天,白胭從噩夢中驚醒,她夢到她被溫謹言抓回去關在小黑屋里,他還用鐵鏈銬住她的雙手雙腳以及脖子。

        她大口喘著粗氣,暗自慶幸還好只是一場夢……

        白胭在廚房做早飯時,忽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嚇得她打碎了一個碗。

        她面色驚懼地看向門口,猶豫片刻后,到底還是走了過去。

        “誰???”她問。

        片刻后,無人應答。

        白胭蹙了下眉,轉身欲離開時,敲門聲又響了。

        她心底隱隱生出不好的預感,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您好,抄燃氣。”屋外傳來陌生男人的聲音。

        白胭松了口氣,看來是她太緊張敏感了,她打開門讓人進來。

        對方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高高瘦瘦的,在看見白胭時,他有些害羞的臉紅了,他從未見過這么漂亮的女人,跟大明星似的。

        小伙抄完水表后,白胭親自將人送到門口。

        等他走后,白胭才將門帶上,然而就在門即將要關上的那一秒,門突然被人從外用力拉開。

        白胭滿臉愕然地轉過頭來,當她看清來人時,渾身血液好似瞬間凝固一般,變得四肢僵硬無法動彈。

        溫謹言嘴角噙著溫潤儒雅的笑,一雙深沉如墨的眸子靜靜凝視著她,他似乎很欣賞她這副受驚的表情,而后笑容逐漸變得陰冷瘆人。

        他主動牽起她的手,善解人意地替她將門帶上,摟著她一同進屋。

        溫謹言明顯感覺到懷里小可愛身子在不斷顫栗,他在沙發上坐下,瞥了眼大長腿,對她道:“坐下。”

        白胭下意識看了眼臥室的方向,用哀求的語氣小聲道:“求求你……不要在我家,我們出去好不好……”

        溫謹言不耐煩地掀了掀眼皮,“我不喜歡重復第二遍。”

        白胭咬了咬唇,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到底還是屈辱的坐在他大腿上,楚楚可憐地望著他道:“我媽和弟弟都在家……我們去酒店好不好?你要怎么樣都可以……”

        溫謹言輕蔑地譏笑,修長好看的手指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蛋,嗓音低沉暗啞道:“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白胭害怕的落下淚來,她今天穿的是襯衫配長裙,更加方便了溫謹言。

        他輕輕一扯,白胭的襯衫扣子便一顆顆掉在地上,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膚。

        男人眸色暗了一瞬。

        白胭連忙伸手捂住胸口,“溫總,我知道錯了,我家又臟又亂,你不是一向有潔癖嗎?我們去酒店吧,現在就去!”

        “怎么辦?我就想在這里。”溫謹言邪魅笑了笑,而后冷聲道:“把手拿開。”

        這個瘋子!

        白胭咬緊了牙關,看向他的眼神里飛快掠過一抹恨意,最后還是不得不拿開了手……

        現在才七點多,安安一般都會睡到八點多才起來,被她媽媽撞到沒什么,她只怕被安安撞見。

        白胭全程都處于高度緊張狀態中。

        溫謹言用力道:“專心點。”

        白胭腦海里只有兩個字:禽獸。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