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奪命神醫林楓

        奪命神醫林楓

        空手奪白刃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林楓是古武神醫家族的傳人,只因為老祖宗不愿意參與那些紛爭,所以在上世紀末,整個家族便隱居在深山老林中。他不光醫術了得,還能殺人于無形,是真正恐怖的存在。意外中,林楓救下了被追殺的兩姐妹,姐妹倆給了他一筆豐厚的酬勞?;氐郊抑?,他收拾好行囊,帶著錢,并且拿著父親寄來的信,踏上了去往都市的列車……

        主角:林楓,秦筱筱   更新:2022-07-16 12:5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楓,秦筱筱的武俠仙俠小說《奪命神醫林楓》,由網絡作家“空手奪白刃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林楓是古武神醫家族的傳人,只因為老祖宗不愿意參與那些紛爭,所以在上世紀末,整個家族便隱居在深山老林中。他不光醫術了得,還能殺人于無形,是真正恐怖的存在。意外中,林楓救下了被追殺的兩姐妹,姐妹倆給了他一筆豐厚的酬勞?;氐郊抑?,他收拾好行囊,帶著錢,并且拿著父親寄來的信,踏上了去往都市的列車……

        《奪命神醫林楓》精彩片段

        “快點,我等不及了!”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痛苦。

        林楓一臉的期待說道:“美女,這可是你自愿的,不是我逼你的!”

        林家灣是靠近邊境的小山村,在這里幾乎是沒什么人來的,而林楓是這里的一名醫生,他家族世代都是名醫,古時候還出過幾位御醫。

        傍晚的時候,他正在家里吃飯,突然一個身穿緊身包臀裙的美女忽然沖了進他的家,不由分說地把他拉了出去,說要他幫忙。

        這美女長得極為漂亮,身上沒有半點鄉土氣息,林楓高興壞了,近些年村里的年輕男女大多去城里打工了,留下的盡是些大媽大嬸。

        而且這美女衣著暴露,身上還被一些樹枝給劃開幾道口子,漏出了一片雪白。

        還一臉急促地邀請他,這任何一個男的都抵抗不了這樣的誘惑,更何況林楓還是個未打開新世界的男生。

        路上,美女臉色紅暈,也不知道是走得太急還是需求太急,連連催促道:“走快點,我姐真的等不及了!”

        “什么?姐妹一起來?美女,雖然我是這個村的唯一健壯男生,但這樣好嗎?”

        長這么大,頭一次有這樣的福氣,林楓連忙加快腳步。

        半山腰處,一座破舊的山神廟聳立在稀稀拉拉的樹林間,林楓小時候陪老爹來上過香,因此輕車熟路,很快就找到了山神廟。

        只是面前一片荒蕪,連塊草地都沒有,都是石頭,加上是山神石像就在面前,林楓微皺眉頭問道:“美女,要不要這么刺激,要當著山神面前做嗎?這可是褻瀆???”

        但是秦筱筱無視了林楓的話,而是跑到神龕后面,輕輕搖晃著躺在地上的女子,哭著呼喚道:“姐姐,姐姐你怎么樣了?我給你找來醫生了,你可千萬要挺住呀!嗚嗚……”

        這名女子約莫二十七八歲,相貌和秦筱筱有幾分相似,但蒼白的臉上卻沒什么血色,而且腹部和胸膛部各有一大灘血跡。

        竟然是槍傷,胸膛的一槍可能傷到了肺,這名女子艱難的咳嗽起來,每次咳嗽都會牽動傷口,神色極為痛苦。

        看著這一幕,林楓憋屈了,敢情這不是要他來打野的,而是救人!害他還一路想著解鎖各種技能。

        躺在地上的美女氣若游絲的吩咐道:“筱筱,你別管我,我不行了,趕緊離開,他們遲早會追上來的……”

        “我不管!我一定要帶你活著離開!”

        感情這兩姐妹被人追殺了?這么漂亮的姐妹,要殺掉,浪費??!

        “行了行了,有我在,誰都死不了。”林楓最見不得女人掉眼淚,拉開秦筱筱后,替她姐姐檢查了一下傷口,唰的一下,拉開傷口處的布條。

        看到此情此景,秦筱筱立刻驚叫起來:“你干什么!”

        “當然是給她治傷啊,要不你來?”林楓知道她在介懷什么,但性命攸關的時刻,哪來那么多顧忌,再說現在又不是古代,看一眼就得負責什么的。

        當然,如果地上這位美女姐姐不介意的話,他倒是很樂意負責。

        恨恨地咬緊牙關,秦筱筱像個母老虎似的威脅道:“不準亂看聽見沒!”

        “不看白不看,愛咋咋地。”

        林楓驚嘆道:“哇……我估計那子彈得費老大勁兒才能鉆進去,卡在肉里了也說不準。”

        她姐姐叫秦蘇蘇,為了讓她安全脫險挨了兩槍,其中一槍打在了右膛上惻,此外腹部也挨了一槍,由于失血過多,已經危在旦夕。

        用隨身帶來的針線包,小鑷子探入傷口夾出彈頭,林楓熟練的為秦蘇蘇縫合了傷口,但他發現對方肋骨斷了一根,而且刺入了肺中,導致一直咳血。

        這種情形下,要是不趕快把斷骨弄出來接好,保證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被自己的血嗆死。

        得知這個消息后,秦筱筱急切的催促道:“那你還愣著干嘛,快點??!”

        林楓笑瞇瞇的望著她:“咱事先說好,不管是處理她肺部的傷口,還是接骨都需要…嗯嗯,我就當你剛才同意了。”

        “???你這混蛋,不準!”

        秦筱筱實在接受不了這個混蛋屢次三番冒犯姐姐,倒是躺在地上的秦蘇蘇更看得開些,虛弱的勸道:“沒關系,他是醫生,我相信他。”

        “看看,還是姐姐深明大義。”得到秦蘇蘇的信任,林楓嘿嘿笑著說道:“要不是你妹妹誘惑我,我還懶得跑這么遠呢。”

        正當林楓準備用推拿法幫秦蘇蘇梳理那根斷裂肋骨的時候,忽然山神廟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有人扯著嗓子喊道:“去那破廟里看看!媽的,那倆小娘皮還真能跑……”

        聽到這聲叫喊,秦筱筱臉色瞬間煞白,跑到門邊向外張望了一眼,又回頭看了看躺在地上無法移動的姐姐,咬牙說道:“你快幫我姐姐接骨,我去引開他們!”

        從腳步聲判斷,林楓已經得知對方人數,總共是四個,看到秦筱筱明明受了傷,還要逞強替她姐姐爭取時間,搖頭道:“姐妹情深啊。”

        有了這層感慨,對眼前的風景,也減少了幾分邪念,林楓從醫藥箱取出工具,很快投入了接骨工作。

        嘩啦一聲木板斷裂聲響起,山神廟右側窗戶被人從里面踹破,秦筱筱縱身一躍便跳了出去,大聲喊道:“來呀來呀,我在這!”

        “嗯?那小娘皮在這邊,快去追!”

        這四人都穿著迷彩沖鋒衣,為首一人三十來歲,滿臉的絡腮胡子,他剛跑了幾步,忽然想起對方應該是倆人,還有一個可能躲在破廟里,于是馬上吩咐道:“石頭,你去那破廟里看看,還有一個挨了兩槍的臭娘們,要是躲在里面就把她殺了!”

        秦筱筱引著三個追兵跑了,剩下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賊溜溜的來到了山神廟門口向里面張望,忽然間一道白光閃過,瞬間扎在了他的眉心!

        還沒等看清里面的情況,這個外號叫石頭的人就倒在了門檻上。


        在邊境這些地方,不法之徒時常遇見,而官方管轄幾乎是管不了的,所以對于這些人,林楓絕不手軟。

        躺在地上的秦蘇蘇聲音微弱的問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剛才分明看到,林楓隨手撿起一個小石頭便甩了出去,而門口的那個石頭便倒在地上。

        彈指間殺人,這人真的是醫生嗎?秦蘇蘇心里沒來由有些恐懼……

        林楓嘿嘿怪笑著問她:“害怕了?。”

        林楓家族不僅僅是世代名醫,還是隱世的古武家族。

        上世紀末古武家族紛爭不斷,林家世代從醫,本心向善,不愿介入紛爭,所以來到這個邊境的小山村躲避紛爭。

        而所謂的彈石殺人,也是他家族的古武傳承,只是為了自保的手段。

        秦蘇蘇的疑惑,他自然不能道出原因,這是祖先遺訓。

        “好吧……”秦蘇蘇知道,自己就算知道真相也什么都做不了,于是沒再多問,并移開了話題:“一會兒給我接完骨,求你去幫一下我妹妹,她也受了傷,跑不了多遠……”

        “你倆準備怎么報答我,以身相許怎么樣?”

        秦蘇蘇的肋骨已經接好了,但是她暫時還不能動,算上剛才給她服下的一枚止血補骨丸,林楓這趟出診簡直虧大了。

        秦蘇蘇微笑著說道:“如果需要錢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很多。”

        “給錢也行,我正好缺錢。”林楓收拾好醫藥包,說道:“現在你欠我一百萬了,回頭記得結賬,我先找你妹去。”

        “你倒是真不客氣……”

        林楓咧嘴一笑便沖出了廟門,對于這里的環境他最熟悉不過了,秦筱筱肯定會挑最隱秘的路線逃跑的,很容易得知他們往哪個方向跑。

        樹林深處,秦筱筱已然被擒。

        “放開我,你們這些人渣敗類!”

        兩個男子死死抓住秦筱筱的雙臂,不讓她動彈,絡腮胡子用力捏著她的下巴問道:“你們兩個小娘皮的膽子可真大啊,連我們林老板都敢殺,快說,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是不是那姓梁的!”

        “呸!你自己猜去呀!”

        為了給姐姐拖延時間,秦筱筱想盡辦法拖延,她知道自己完了,但只要姐姐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她就心滿意足。

        絡腮胡子左右看了看秦筱筱漂亮的臉蛋,獰笑著說道:“不說是吧,行,一會兒你就知道后悔。”

        說著一把抓住了秦筱筱的衣領,正要進行下一步,忽然間,他惡心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笑容漸漸消失,兩個手下等了幾秒鐘,都沒見他有下一步動作,紛紛奇怪的問道:“馬哥你怎么了,馬哥?”

        等到其中一人去推那絡腮胡子,這個剛才還笑得十分囂張的他毫無征兆的向后倒去,噗通一聲躺在了地上。

        “馬哥!馬哥你怎么了這是?”兩人都嚇了一跳,開始四周張望起來。

        他們都是見過死人的,目光渙散,身體僵硬,馬哥分明已經死了,而且死的莫名其妙,死的不明不白,聽著周圍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兩人都以為見鬼了。

        就連秦筱筱也被嚇住了,她剛才已經做好了找機會跟那絡腮胡子同歸于盡的心理準備,哪成想這家伙笑著笑著,突然就死了?

        這是什么情況,難道有鬼在殺人?

        正當三人一臉恐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時候,又有一名身穿黑色沖鋒衣的男子忽然愣住不動了,過了兩秒鐘后咣當一下倒在了地上,同樣死的不明不白。

        僅剩的一人嚇得雙腿直抖,嘩啦嘩啦的尿液順著褲管就流了下來,雙手抱頭大聲叫喊著:“別殺我!我不想死!鬼?。。?!”

        一邊叫一邊跑,沒過幾秒鐘就不見影了。

        找了一圈,秦筱筱發現了躲在一顆大槐樹后林楓。

        這家伙這么厲害?竟然隔空殺人?

        “怎么很驚訝?”林楓走上前,看著那被拉開一半的領子,鼻子突然一熱。

        秦筱筱也發現了林楓的目光,不由臉色一紅,雙眼一怒!

        “死流氓!”

        兩人返回山神廟時,秦蘇蘇的氣色比剛才好了些,連忙感謝道:“感謝林先生的救命之恩,我們姐妹兩無以為報。”

        “沒事,我缺個媳婦。”林楓笑呵呵的瞥了秦筱筱一眼,尤其是她那豐腴的身段,雖然沒她的好,但卻很挺。

        有句廣告詞怎么說的來著,做女人,“挺”好。

        秦筱筱不甘示弱的反擊道:“你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秦蘇蘇臉色一沉:“筱筱!”

        “姐,這家伙嘲笑我!”秦筱筱嘟了嘟嘴吧,一臉的委屈。

        “行了,我們這多虧了林先生,要不然我們兩個都被那幫混蛋侮辱了!你現在還怪林先生?”秦蘇蘇說完秦筱筱后,微笑看著林楓抱歉地點了點頭。


        “沒事,有錢就行。”雖然說消耗了一枚丹藥,但這波不虧,有錢收不說,還有饅頭的觸感。

        說著,林楓還流連忘返地撇了一眼秦蘇蘇的胸膛,雖然已經包扎好了,但弧度卻讓人遐想連連。

        “多少錢,現在給你,然后趕緊滾!”秦筱筱挑了挑眉毛,鄙視了林楓一眼。

        林楓呵呵一笑:“不多,一百萬,如果你手臂的槍傷還需要我的話,外加五十萬。”

        “什么?一百萬?你怎么不去搶?”秦筱筱怒道。

        林楓也不爽地看了秦筱筱一眼:“一百萬還多?要不是因為那軟綿綿的觸感,我少說也要收兩百萬!”

        “你……”

        “筱筱。”秦蘇蘇臉色一紅,自然知道林楓所說的軟綿綿是什么意思。

        “林先生,錢沒有問題,筱筱的傷你也醫治一下。”秦蘇蘇拿出一張卡遞給林楓,“里面有兩百萬,剩下的五十萬是多謝林先生的救命之恩,密碼是6個0。”

        “姐,你怎么還多給他呀,這家伙是在漫天要價!”秦筱筱見自家姐姐還給這種人加錢,就更加不爽了。

        林楓倒是不客氣,接過卡笑嘻嘻:“沒問題,你加五十萬,我也不能白拿,就給她來個無痛人……治療。”

        林楓的治療手法奇特,只是幾根銀針刺在傷口旁邊,然后便開始開刀取彈。

        而秦筱筱開始一開始還咬牙忍痛,但是她發現在林楓的動作下,她沒有一絲的痛覺,只感覺到一點點酥麻。

        這手術時間也就幾分鐘,林楓將傷口包扎好,然后給了秦筱筱一枚藥丸讓她吃下去,轉身就離開了。

        秦筱筱兩姐妹也不敢多留,生怕還有敵人在找她們。

        不過秦蘇蘇倒是對林楓多了一絲好奇,她覺得這個男人非常神秘,不可能只是邊境小山村的醫生。

        林楓回到家之后,立刻收拾東西,準備出趟遠門。

        他等著一天等了很久了,自從五年前他爸那封信開始,他就一直在攢錢,為的就是去江東找他爸。更重要的是,他爸在信里說給他找了個媳婦!

        雖然說他很少出門,但是知道在大城市沒有錢想要活下去是很難的,畢竟過去之后還要養媳婦呢。

        這不,剛好秦筱筱兩姐妹給他送錢了,雖然損失兩枚藥丸,但也不虧。

        在門口貼上一張手寫的告示,林楓看了看著住了20年的房子,多少有點不舍,不過為了父親,他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

        這邊秦筱筱兩姐妹對這邊境不熟悉,加上身上有傷口,走走停停的。

        “姐,你說這個林楓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他的手法是我沒見過的。”秦筱筱坐在一塊石頭上,好奇地問道。

        秦蘇蘇搖搖頭說:“不清楚,不過這個人不簡單,他的功夫也非常了得,在神廟的時候我親眼看見他飛針殺人,果斷無比。要是能為我們所用就好了,單單醫術就超越了組織里的醫生,更別說手段了。”

        “我倒是不愿意,他這種人就是色胚一個!”

        ……

        “瓜子,礦泉水,泡面,有沒有需要的?”

        “給我來桶老壇酸菜。”林楓對乘務員招了招手,這長途跋涉了四小時才來到高鐵站,他早就有點餓了。

        而就在這時,突然身后一陣驚呼,引起了林楓的注意。

        “老先生,你怎么了?快,叫醫生!”乘務員還沒來得及拿桶面給林楓就跑了過去。

        林楓也站起來,看到一位白發老者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無比,雙手一直捂著胸口,正想上前的時候,醫生卻來了。

        他們先是就地臨時處理,將老人的紐扣解開,進行檢查。

        過了半分鐘,其中一人站起來著急對乘務員說道:“這老人家心臟驟停,應該是心臟供血不足導致缺氧,趕緊打電話給下一站的站長,讓他們通知好醫生設備,得盡快進行手術,要不然就危險了。”

        然而林楓看到老人的臉色逐漸由白轉清,手腳也開始有些痙攣起來,這要等到下一站,恐怕早就嗝屁了。

        見此,林楓忙上前說道:“不行,等不及了,這老人心臟供血不足,是一回事,他還引發了他的哮喘,這才是他的致命點。”

        說著,林楓快速蹲下身,正打算拿出他的針灸包時,另一名醫生阻止了他。

        “你是誰?這老人就是心臟供血不足,哪來的哮喘?你不要胡說!”林清泉他可是有高級醫師,在高鐵上可是遇到大大小小的病情,從來沒有出錯過。

        而他剛才檢查老人的身體,分明只是供血不足導致的昏厥,并沒有哮喘這一回事。

        如果有,那就是他誤診,這可是大事。

        林楓哪想到那么多,他說:“你沒看見他手腳已經開始抽了嗎?這是呼吸不上來的原因導致供氧不足。”

        “供血不足導致抽搐是常事,跟哮喘有什么關系,你少在這妖言惑眾。”

        林清泉仔細打量著老人,確實有些抽搐,但他方才的檢查下,絕對沒有哮喘的痕跡:“胡亂診治出了問題,你負擔的起嗎。”

        想到這,他臉色不善的看向林楓。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也敢質疑他這個高級醫師。

        “誒……庸醫害人啊。”

        林楓譏諷的搖頭嘆息道。

        原本他不過是提醒一下這人的診斷失誤,沒想到身為醫生竟然死不認錯,豈不害人。

        “小伙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林清泉冷下臉:“你說我是庸醫,可有證據。林某不才,但在醫學界也是有點名望的。”

        “病都看不明白,還不是庸醫?”林楓一聳肩膀,在老人身邊蹲下,手指探上老人的脈搏:“這種雖是急癥,但并不是麻煩病,我七八歲就知道怎么處理了。”

        七八歲?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林清泉神色已經沒有半點遮掩,皆是鄙棄:“那你豈不是從出生就開始學醫?”

        “是啊。”對于這點,林楓到沒覺得有什么,自然且得意的點點頭:“我打小就跟著我爺爺行醫,在我們林家灣,可是十里八村的名人,誰家頭疼腦熱,傷筋動骨……”

        “原來是鄉村的赤腳醫生,小伙子,你恐怕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吧。”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