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下堂棄婦只想搞錢養崽

        下堂棄婦只想搞錢養崽

        陳想想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崔蘭夢在末世摸爬滾打了多年,最終還是沒能挺過去。好在蒼天有眼,她并沒有真正的死去,而是穿越到了異世,開局就遭遇原主被休!可笑的是,休妻的并不是原主那位素未謀面的夫君,而是原主的公婆!離開那個腌臜的家之后,崔蘭夢發現自己竟然懷了身孕,至于孩子的生父是誰,是個謎團……

        主角:崔蘭夢   更新:2022-07-16 11:49: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崔蘭夢的武俠仙俠小說《下堂棄婦只想搞錢養崽》,由網絡作家“陳想想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崔蘭夢在末世摸爬滾打了多年,最終還是沒能挺過去。好在蒼天有眼,她并沒有真正的死去,而是穿越到了異世,開局就遭遇原主被休!可笑的是,休妻的并不是原主那位素未謀面的夫君,而是原主的公婆!離開那個腌臜的家之后,崔蘭夢發現自己竟然懷了身孕,至于孩子的生父是誰,是個謎團……

        《下堂棄婦只想搞錢養崽》精彩片段

        誰能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么?

        崔蘭夢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對眼前的狀況有些接受不能。

        要不是身上隱隱傳來的痛感不斷提醒她不是夢境,崔蘭夢都要以為她誤闖故宮片場了。

        “事到如今,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婦人冷哼一聲一掌重重拍在桌上,聲音響亮的讓整個屋子里的人渾身一抖。

        崔蘭夢不是無話可說,而是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這種狀況下,什么也不說細心觀察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婦人以為崔蘭夢是認罪了,眼中滿是厭惡之色的道:“今日,我就代我兒休了你這個惡婦,自此往后再跟侯府沒有任何關系。”

        站在婦人身后,打扮的衣著靚麗的女子嘴角微彎,眼中滿是得意之色,至此以后,整個侯府就在她的手掌之中了。

        等到婦人和花枝招展的女人離開后,崔蘭夢總算可以放松坐在地上喘息,她可是一睜眼就被抓到這里來,僅僅確認到自己還活著這一點。

        為了確認異能有沒有跟著一起過來,重茗閉上眼,聚精會神的感應。

        再次睜開眼睛之時,眼中閃過一絲綠光,崔蘭夢直到這一刻才徹底松了口氣,幸好異能還在,這就代表她尚且還有自保的能力。

        “少夫人,你還好嗎?怎么渾身都是濕透的,要是著涼了如何是好?”

        “沒事,扶我起來。”崔蘭夢在丫鬟的攙扶下艱難起身。

        眼前墻體滑落,歪倒的門,還有布滿大的小的破洞的就是崔蘭夢之前所住的地方。

        冷眼瞥過每一個嘲諷的視線,崔蘭夢心知這兒她是留不得了。

        松開丫鬟的手,推門而入收拾為數不多的行李,不過一個包袱就能夠囊括其中。

        仔細回憶原身的記憶,她被人算計昏迷不醒,再次睜開衣衫不整的跟一個不知名的男子躺在一起。

        孫老夫人對她不滿全府皆知,正好崔蘭夢也不想被束縛,一拍即合。

        背對著外頭找出藏在床縫里的小匣子,里頭的東西是她未來生活的依仗。

        “少夫人,你……你要走的話,就帶奴婢一起走吧!”

        小丫鬟看著崔蘭夢的一舉一動,起初有些猶豫,可聯想到在這個家中所遭受到的一切,眼神堅定跪在地上幾乎是祈求的說著。

        崔蘭夢本不應該帶上這樣的累贅,這小丫鬟也是可憐人,是原身日復一日遭受非人待遇時唯一對她散發好意的人。

        要說的話,兩人更像是相互扶持,相互支撐走到現在。

        “奴婢……奴婢有錢,不會讓少夫人麻煩的,請少夫人走的時候帶上奴婢吧!”小丫鬟腦袋磕地的聲響一直進到了崔蘭夢的心里。

        “起來,跟我去拿你的賣身契。”

        崔蘭夢深呼吸一口氣,感覺身上的力氣恢復了些,將包袱遞給小丫鬟拿著,昂首挺胸走出了至此以后不會再回來的地方。

        ……

        主院中,方才沖著崔蘭夢慪氣指使的婦人,也就是孫府少夫人,享受著侄女兒孫巧兒的貼心按摩,比起呆愣的崔蘭夢,不知要好過多少倍!

        “巧兒,往后咱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了,等祥林回來,姑母就做主給你們舉辦婚事!”

        孫巧兒神情喜悅,又帶著羞澀。

        “多謝姑母成全,表哥一定也很開心!”

        正說著話,外院看門的婆子腳步匆匆而來。

        “老婦人,少夫人在外頭求見。”婆子臉色有些怪異。

        “她來做什么,隨意給點錢打發了將人趕出去,往后她再來,趕出去就是,這般不知廉恥的女人不配踏進咱們孫府的門檻!”

        孫老夫人冷哼一聲,不耐的揮了揮手隨意打發婆子出去。

        婆子還想說什么,外頭傳來一聲慘叫,孫老夫人坐直了身子,孫巧兒也站起身皺眉看向外頭。

        還是早上那一身衣服,傲然挺立在一眾被打倒的人正中,還是那張臉,卻沒了往常的懦弱,令人有些恍惚。

        孫老夫人愣了一瞬,甩開了孫巧兒的攙扶沖到崔蘭夢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可如今的崔蘭夢,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

        將將在掌風襲來那一瞬抬手攥住孫老夫人的手腕,冷眼的看著她,突然媚然一笑。

        “孫老夫人,你怕是忘記了,我已經不是孫府的媳婦兒了,你這般行為,就不怕我去衙門告你一個毆打之罪嗎?”

        “哼,有膽子你去就是,看看是你被抓進牢里,還是我?”孫老夫人冷嗤一聲,試圖甩開崔蘭夢的桎梏。

        一下不成,孫老夫人的臉已然冷了下來,“還不給我放手,也不看看你到底是以著怎么樣羞辱的姿態被休,現在跟我橫已經晚了!”

        “孫老夫人怕是誤會了,我可不是跟你橫,而是來跟您講個條件。”崔蘭夢松開手,孫老夫人沒想到她這么快松手,踉蹌兩下,被身后而來的孫巧兒扶著才不至于摔倒。

        “您也該知曉,祥林對我的在意可是誰也比不得的,如若他知曉,是他一直敬重的親娘將他的媳婦兒趕出家門去,還使計策讓我同別的男人睡在同一張榻上,該是怎樣的痛心?”

        崔蘭夢這話一出,幾乎所有人像是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話,抬眼看向眼神躲閃的孫老夫人。

        “嫂子,莫要空口污蔑人,姑母怎么可能做這樣的事,明明是你通奸在先!”孫巧兒擺足了女主人的姿態呵斥。

        崔蘭夢盯著她的眼神越發的嘲諷,“你們可知曉,當時的我還醒著,進來了些誰我一個都不會忘記。”

        不過是詐她們一詐,孫老夫人,連帶著身邊的兩人臉色都是一變。

        “說吧,你想要什么?”

        篤定了孫老夫人會妥協,崔蘭夢也絲毫不客氣。

        “一千兩銀子,加上這丫頭的賣身契,往后我不會再見孫祥林一面,孫老夫人擔心的事不會出現,只要孫老夫人往后就當沒我這個人就行。”

        崔蘭夢所說的,正是孫老夫人所希望的。

        一千兩銀子,孫府也不是拿不出,就是有些心疼。

        “姑母,不然就從了她吧,這可是她自個兒說的,就是祥林表哥怪責姑母也不成的。”孫巧兒別提多著急了,生怕孫老夫人還猶豫。

        ……

        拿上孫老夫人不依不舍給的一千兩,再加上順帶的丫鬟,崔蘭夢剛踏出孫府,后腳孫府大門毫不留情關上,老大一聲響,讓過路人紛紛看了過來。

        “少夫人,往后咱們……”

        “別叫我少夫人了,離了孫府往后日子就是咱們的,就叫我姐吧。”崔蘭夢看著夢境一般的地方,就是正烈的日頭都能讓她感到懷念。

        從今往后,應該是能真的過上她想要的生活了吧?

         


        就在崔蘭夢以為她能夠重新開始生活的第二日,上天跟她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大夫,你是不是診錯了?”

        畢竟這個時代的醫療高度落后,誤診也是正常。

        “少夫人如若不肯信的話,再換個醫館便是。”大夫最厭惡有人質疑他的能力,當即變臉趕人。

        “我家少夫人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高興壞了,這是賞錢,以后還得多麻煩大夫呢!”

        小丫鬟名叫春蓮,眼力見兒可好,一聽不對勁立馬自掏腰包給了賞錢。

        大夫的臉色好看許多,沒白拿錢,囑咐了些該注意的事兒,什么不能吃什么對身體好都說了才放兩人走。

        春蓮一臉認真的記著,等到了兩人暫住的客棧忙不迭跑到廚房去了。

        而崔蘭夢一直在想一件事,這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

        孫家的那個酸腐書生自從她進門就沒碰過她,美名其曰:“發乎情,止乎禮。”誰知道是不是不行。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

        “你這小偷,偷了東西還不承認,這下被我給抓著了吧?我說這兩天廚房怎么老是少東西!”

        中氣十足的怒罵聲打斷崔蘭夢的回憶。

        “我沒有偷東西,方才我明明的給了錢的!”

        崔蘭夢皺眉,是春蓮的聲音。

        “我呸,什么錢,老娘可什么都沒看到,光看到你偷我們廚房的東西了!”

        推開門,春蓮被帶著鄙夷神情的胖婦人揪著不放,另一手高高端著盛放碗筷的托盤,瞥見崔蘭夢出現冷哼一聲。

        “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下人,手腳不干凈,怪不得會被孫府休棄!”

        所有人都在看好戲,打賭崔蘭夢該羞憤跑開,亦或者是掩面訴苦。

        崔蘭夢一個都不選,提起還不怎么習慣的裙擺走到胖婦人腳跟前,就見她伸手在胖婦人胳膊上一點。

        咔嚓!

        碗里煮的奶白的魚湯頃刻間撒了一地,真是可惜了。

        “我記著荷包里還有五兩銀子,這碗魚湯值多少錢?”崔蘭夢看向春蓮,等待她回話。

        春蓮用力將手抽回來,跑到她身后可惜的看著地上的魚湯,“這婆子要了我一兩銀子,說是從一早就吊上的湯頭,金貴著呢,可惜現在都灑了……”

        崔蘭夢伸出手,春蓮一個激靈才反應過來是在討要荷包,可是……

        “我這兒就只有四兩,早晨剛數過的銀子,這會兒沒了的一兩是被人給吃了嗎?”

        崔蘭夢淘遍了整個荷包,甚至將荷包倒過來往地上倒,最后也只有她手掌心的那些。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見,不多不少正正好四兩,看著婆子的眼神都充滿了怪異的神色,可不就是吃了嗎?

        “我到客棧住,吃食一概都是付了錢的,可眼下你就這么欺負一個被無辜休棄的弱女子,同樣身為女人你都不覺得羞愧嗎?”

        崔蘭夢的眼睛像是會說話似的,眼底含著悲切,說完后狠狠一閉眼,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一直滴落在地。

        在場同樣身為女子的都心口一緊,說不上來的難受。

        “羞愧?總比你不清不楚被孫府休了的強,我一不偷二不搶,我說的是這碗魚湯嗎?”女人見風向不對也有些心虛,聲音越發洪亮。

        崔蘭夢從袖中掏出一塊帕子凄凄慘慘的擦去臉頰未干的淚水,柔弱的依附在春蓮身上,“縱觀看去,你渾身上下可有什么東西能值得一兩銀子的?那可是一般人家一個月的花銷了!”

        迅速接受原身記憶后的崔蘭夢對這個世界的貨幣價值也有大概的了解,迅速接上。

        “一兩銀子可不是小事,可別欺負人家孤苦伶仃的兩個姑娘了,也不看看自己這么大歲數了!”

        平日里跟胖婦人合不來的女人幫著崔蘭夢說話,也想到她當時嫁給人家做媳婦被刁難的時候的苦,對崔蘭夢奴仆倆多了些憐惜。

        “是啊,看著姑娘臉色差得很,這一碗魚湯沒了也就沒了,反正誰虧心誰自個兒心里知道,姑娘快進屋去歇息。”

        其余人都應和著,實在是崔蘭夢瞧著糟糕的很,下一秒就要暈過去似的。

        春蓮趕緊扶著崔蘭夢回屋。

        隔絕了外頭視線后,崔蘭夢松開春蓮,好端端的坐在桌邊。

        “鎮上恐怕這消息已經傳開了,我打算先回到村子里去,至少還有個不花錢的住處。”

        崔蘭夢記著她在被嫁之前在村子里還有這具身子早死的爹娘留下來的屋子,還有個不足五歲的弟弟,也不知現在怎么樣了?

        “奴婢也覺著快些離開的好,這兒的人看著都不懷好意似的,還白白沒了一兩銀子沒法兒說,叫少夫人餓著肚子。”

        春蓮心疼銀子心疼魚湯,可更心疼的還是一早上未進食的崔蘭夢。

        崔蘭夢倒覺得沒什么胃口,正要安慰春蓮安心,房門被人敲響,是剛剛幫他們說話的廚娘。

        “姑娘,我給你臥了個雞蛋來,快開門,一會兒涼了可不好吃了!”

        春蓮打開房門,廚娘沒什么顧慮直接進門端著碗放在崔蘭夢跟前,“姑娘趕緊吃了熱熱身子,看你這臉色白的都跟墻一個色兒了,我家中兒媳剛懷了那會兒就是這樣,我放了紅棗桂圓,都是頂補氣血的!”

        崔蘭夢扯了一抹笑,“謝謝你了,剛剛幫我說話,現在還給我煮了雞蛋吃,春蓮。”

        人情世故不過就是你來我往,春蓮摸出一兩銀子來,廚娘只收了她順帶著摸出來的十個銅板。

        “一個雞蛋就值這個價,其余的都是客人們點菜用的材料剩下的不值幾個錢,姑娘要是有事要幫忙盡管來找我就是,一個女人家在外也不容易。”

        廚娘嘆了一聲說完就要走,崔蘭夢叫住了她。

        “現在就有個忙須得你相幫,可有識的靠譜的車夫,我想著今日就趕路回去,總在客棧帶著也不是個辦法,我跟春蓮也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這好說,姑娘等著!”

        廚娘的動作利索,一刻鐘后就喊著崔蘭夢趕緊收拾準備下。

        退了屋子,崔蘭夢總算是坐上了現在唯一可以說是家的地方的馬車,手不自覺的撫摸著小腹中的意外之喜,嘆息聲隨著馬車逐漸走遠……


        等到地方已經臨近傍晚,路上壓根兒就沒人走動,每家每戶都緊閉門關,這對崔蘭夢反而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初來駕到,她需要更多的時間整理,包括她自己。

        給了馬夫酬勞,循著記憶走向位于村子最角落,也是最不起眼的屋子。

        似乎在她走后屋子沒人收拾更簡陋了,連大門都是半耷拉著的狀態,崔蘭夢剛要上手推門,身后一聲奶氣十足的歷喝響起。

        “不許動我家!”

        崔蘭夢若有所覺的回頭,對上渾身上下臟兮兮的小男孩,心口一揪,一股酸澀的情緒自心口彌漫開。

        “姐姐,你可算是回來了,我……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崔蘭莊看著親姐姐就站在面前,簡直覺得是一場夢,嚎哭著緊緊拉著崔蘭夢的裙角不放,生怕她又走了。

        崔蘭夢蹲下身將視線與他齊平,伸手想要擦去他的眼淚,可他兩頰深陷,分明是餓的狠了的樣子。

        “蘭莊別哭,先跟姐姐說說,你怎的一個人在這里,這時候不應該在舅舅家嗎?”

        她繼承了原主所有的記憶,其中最多的就是跟她相依為命的弟弟。

        才短短兩月,走時白胖的小子卻變成了這樣,不難想象他被怎么苛責的?

        “我不喜歡舅舅舅媽,他們把姐姐給趕走了,還想要把咱們家和地都給賣了,這都是我偷聽到的,然后我就連夜跑回家了!幸好,我等到姐姐回來了,姐姐沒有拋棄蘭莊的對不對?”

        對上崔蘭莊后怕的雙眸,崔蘭夢覺得原主是真傻,抬手絲毫不懼他身上臟亂將小臉擦干凈露出端正的面容來。

        “姐姐回來了,以后也不會走了,蘭莊往后都跟著姐姐一起生活可好?”

        崔蘭莊眉眼彎彎,臉上還留存著未干的淚痕用力點頭。

        “拉鉤上吊一百年,姐姐不許騙人,誰騙人誰就是小狗!”

        崔蘭夢同樣孩子氣的伸出手跟崔蘭莊勾了手指,“姐姐從不會騙蘭莊,不過在回家之前,咱們還得去拿回本該屬于我們的東西。”

        她這輩子還不知道什么叫做吃虧,本該屬于他們的東西,就該親手拿回來!

        三人站在同村子里沒什么不一樣的木門前頭站定,敲門這件事用不上崔蘭夢親自來,春蓮大力扣門三聲,屋內傳來不耐的婦人聲音。

        “誰???”

        “是我,蘭夢,蘭莊來看舅舅,舅媽了。”

        崔蘭夢的話一出空氣一片寂靜,現在想裝人不在已經吃了。

        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大門被打開,一張被灶間熱氣熏染的滿面油光的熟悉面孔就這樣出現。

        “真是蘭夢啊,你相公怎么舍得讓你一個人出遠門?既然回來了就多待兩天,你看天色也晚了,有什么不如明天說吧?”

        崔嬸立馬要關門,明擺著沒讓崔蘭夢幾人進門的打算,可比她更快的是崔蘭夢的手。

        “都是一家人侄女也就明說了,從此以后我會帶著蘭莊獨自生活,是以有筆賬需要跟舅媽好好算算,村長一會兒就來,舅媽再閉門不見就有些過了。”

        崔蘭夢人看著瘦削,力氣卻是真大,崔嬸額間青筋都暴起還是關不上門。

        “哈哈,許久不見蘭夢的力氣變大了不少,有什么話兩家人坐下好好說就是,怎么還叫上了村長來了?”

        一村之長的威嚴崔嬸自然是要顧忌的,一邊說著一邊向她身后看去,空蕩蕩的不像是要來人的樣子,心里不由得泛著嘀咕。

        “當初舅舅舅媽既是在村長面前發誓要好好照顧蘭莊的,現如今蘭莊既然是要跟著我生活,我們姐弟倆需要銀子和田地還需要舅舅舅媽還回來。”

        崔蘭夢面上看著輕飄飄的,實則暗自使力將門推開,崔嬸連連后退,原本正圍坐在小桌前吃著飯的一眾人也都扭頭過來。

        見到崔蘭夢出現都是驚了一下,尤其是崔強。

        “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聲就回來了?你婆家什么也沒說嗎?”

        崔強眉頭緊皺,上下打量著崔蘭夢還算是衣裝靚麗,覺得她只是回來看看的就放心了。

        “我要去哪兒何需要看旁人的臉色?舅舅還是想想,一會兒該怎么跟村長解釋。”

        崔蘭夢剛說完,她口中一直說的村長就到了,只不過他是一個人來的。

        “有什么趕緊說,天色已經不早了,我還得要趕著回去!”

        村長一邊看向距離村落不遠的林子,眼底含著恐懼,催促著崔蘭夢趕緊的。

        “這,村長還真的來了呀,我這就去給你們端茶來!”

        崔嬸只能干笑著去端茶。

        “茶水倒不用了,趕緊把事情了結了吧,既然蘭夢回來了,蘭莊這小子愿意跟她一塊兒住,你們趕緊的把收據也拿出來吧!”

        村長這句話一出,崔強急了。

        “這不合理,村長,當初不是說好了嗎?”

        今年秋天他才剛大豐收,家中少說剛松快些,沃好肥的地就這樣拱手讓人肯定是不愿的,哪怕是崔蘭夢回來了也是一樣。

        “嫁出去的閨女不能總是呆在村子里,那孫家村長你也是知道的!”

        崔強看也不看崔蘭夢一眼,爺們兒說話一個婦人摻和像什么樣子!

        “是說好了,可舅舅也沒見得做到了,蘭莊站出來讓村長好好看看,還有你是在什么時候聽得舅舅說的那些話的?”

        崔蘭夢安撫的一笑,崔蘭莊走了出來指認。

        “舅舅說了,之前有人給了他一筆錢叫他說什么都得要將咱們的屋子賣給他,還是個外鄉人!”

        崔蘭莊這話一出,村長臉色都變了。

        “崔強,我可否有告誡過,不可隨意跟外鄉人有往來,為了錢你難道不顧老祖宗的教誨嗎?”

        村長厲聲呵斥,甚至叫了比他年長的崔強的大名,可見是氣的慌。

        崔強無話可說,最后將視線鎖定在不知什么時候把這話聽過去的崔蘭莊身上。

        “你這孩子打小就學會了這些偷雞摸狗的事,現在甚至還敢騙村長,我看你皮癢卻教養了,我是你舅舅就該有資格好好管教你!”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