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娶你這一天我等了6年

        娶你這一天我等了6年

        楚玥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現代中醫世家的傳人,閑暇時間打開了一本小說,本著打發時間的心思看完了,結果她就穿書了,變成了同名女配陸涼微。她是國公府嫡女,因為鐘情于太子殿下,做盡了荒唐事,得知太子婚訊后,竟然尋死覓活,鬧著要給太子作妾。原主成功作死了自己,這才導致她穿越而來,陸涼微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悔婚,她不要嫁給太子,而是要給皇上龍鞅治病,只要龍鞅健康的活下去,小說里面的悲劇情節就不會發生……

        主角:陸涼微,龍鞅   更新:2022-11-04 16:3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陸涼微,龍鞅的武俠仙俠小說《娶你這一天我等了6年》,由網絡作家“楚玥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現代中醫世家的傳人,閑暇時間打開了一本小說,本著打發時間的心思看完了,結果她就穿書了,變成了同名女配陸涼微。她是國公府嫡女,因為鐘情于太子殿下,做盡了荒唐事,得知太子婚訊后,竟然尋死覓活,鬧著要給太子作妾。原主成功作死了自己,這才導致她穿越而來,陸涼微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悔婚,她不要嫁給太子,而是要給皇上龍鞅治病,只要龍鞅健康的活下去,小說里面的悲劇情節就不會發生……

        《娶你這一天我等了6年》精彩片段

         “小姐,您這次可真是嚇死奴婢了,您做做樣子就得了,怎么當真就……幸好您沒事,否則國公和世子,豈不要傷心死了?”

        聽著小丫環驚魂甫定的聲音,躺在床上的陸涼微,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脖頸上的勒痕。

        眸中閃過一絲難以置信。

        她竟然穿到了前幾天看的一本書里,成了與她同名同姓的女配陸涼微。

        這本小說主要講的是白蓮花上位史,女主陸云霜雖然是庶女,卻人美心善,并且自強不息,輔佐男主龍遲登上帝位,最后母儀天下。

        反觀與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陸涼微,雖然是國公府正經的嫡女,卻性子一言難盡,同女主一樣,都喜歡男主,為了獲得男主的青睞,陸涼微可謂是做盡一切,甚至,在男主娶了女主后,還不肯死心,并自甘下賤到想給男主做妾。遭到家人反對后,在女主回門這日,上吊自殺了……

        她嘴角抽搐了下,老天也太會開玩笑了,她不就是罵了句女配太蠢,竟然就直接讓她穿成了這個女配。

        她是二十一世紀,華夏中醫世家,陸家的傳人,自小研習中醫學,不但醫術精湛,于制藥方面,也有著極大的天賦,她會配藥,也會制毒,是陸家幾十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前幾日,剛完成一項試驗,本打算放松一下,但一打開手機,便看到一條小說推送的消息,鬼使神差之下,便點進去看了。

        許是太過無聊,加上作者文筆功底好,她當真便將這本小說看完了。

        但代價是,她變成了女配陸涼微。

        這本書有毒,早知道,她就不該看的。

        正扼腕悔恨著,門外一道譏誚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

        “父親已正在跟太子商議,你嫁他為妾的事情,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陸涼微聽得這道冷嘲熱諷的聲音,忍不住轉頭看去,就見門邊,不知何時,已站了一個五官俊朗,身材挺拔的男子,只不過,他的眉間帶著冷意,樣子極是不善。

        “世子。”小丫環珠玉,立即朝男子行了一禮。

        陸廷琛眉眼間是無法遮掩的厭煩,“陸涼微,為了一個男人尋死覓活,可真有你的,簡直丟人現眼!”

        說完話,陸廷琛沒再多看陸涼微一眼,邁著大步離開了。

        陸涼微皺了皺眉,這陸廷琛該不會認為,她今日上吊這一出,是在做戲,為的就是讓父親松口,同意她嫁給男主為妾的把戲吧?

        她再次摸了摸脖頸上的勒痕,那么深的勒痕,而且原來的陸涼微已經死了。

        若是做戲,至于把命給搭上嗎?

        看到珠玉躲閃的目光,她便明白了,不止是陸廷琛那么以為,現在怕是整個國公府的人都認為她是在做戲吧?

        陸涼微滿臉黑線。

        不過,原來陸涼微還真是夠傻、夠渾的。

        為了那么一個渣男,竟然自盡!

        想到什么,她立即看向珠玉,“今日可是太子跟太子妃回門的日子?”

        “是的小姐,現在國公正在跟太子商議您的親事……”

        珠玉話沒說完,就見小姐已從床上跳下來,風風火火地跑出去了。

        ……


         陸涼微出現在前廳的時候,里面坐著的人,無不感到驚詫。

        但很快又反應過來,心里只剩鄙夷和唾棄。

        陸涼微為了嫁太子為妾,也真是夠拼的。

        前腳鬧上吊,后腳連片刻功夫都等不得,竟親自跑到前廳來了。

        還真是迫不及待??!

        連平日里最是寵愛陸涼微的陸赫天,此時面子上也有些掛不住了。

        尤其看到太子臉上遮掩不住的厭惡,他心里便是一陣惱火。

        他陸赫天的女兒,雖然比不上公主身份尊貴,但自小也是錦衣玉食,被他捧在掌心長大的,若正正經經找個好人家,何愁會找不到?

        偏偏這個女兒一根筋,非要嫁太子,哪怕是做妾。

        不過,今日女兒鬧的這出上吊,他是真的怕了,怕這個傻女兒,真的想不開,再尋短見。

        為了這個女兒,他也只能霍出老臉不要,親自跟太子開口了。

        “微微,你怎么不在屋里好好休息,跑這里來了?”鄭氏壓下心里的鄙夷不屑,起身去扶陸涼微。

        陸涼微看了她一眼,知她就是陸云霜的生母,鄭姨娘。

        “多謝鄭姨娘關心,不過,我身體沒什么大礙了。”

        鄭氏有些吃驚地看著她。

        這個小賤人,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懂禮貌了?

        若是在平時,早就一把推開她了。

        她會來扶她,不過是因為陸赫天坐在這里,故意在他面前刷好感的。

        “你這孩子,怎么還跟我客氣了?你沒事了就好。”鄭氏太過意外,以至于臉上的笑容很是不自然。

        陸涼微沒再理會她,而是看向陸赫天。

        “父親,您跟太子在聊什么?”

        陸赫天還沒說話,坐在一旁的陸云霜,這時起身走了過來,握著她的手,溫柔地說:“妹妹,父親知你對太子一片癡心,正在跟太子商議,將你納入東宮呢。”

        陸涼微打量了她一眼。

        身為女主,陸云霜果然姿色過人,并且氣質也很好,給人很圣潔的感覺。

        父親想讓太子納了自己,陸云霜果真一點都不在意嗎?

        她心里冷嗤一聲,目光轉向陸赫天,平靜地問:“是嗎,父親?”

        陸赫天暗暗嘆了口氣,點點頭,“嗯,為父正有此意……”

        “可是父親,我不同意。”陸涼微驀然打斷了他的話,“以前的事情,就當女兒不懂事,今日過后,您都忘了吧。”

        陸赫天以為自己聽錯了,竟失態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你說什么?”

        陸涼微勾了勾唇,“我說,我不想嫁太子為妾。”

        陸赫天跌坐回椅子,有些疲憊地說:“可太子已經娶了你姐姐為太子妃,你若想嫁給太子,只能為妾……”

        陸涼微聞言,就知道他這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不得不再次重申,“父親,您誤會我的意思了,便是太子未娶太子妃,我也不想嫁。”

        “為什么?”陸赫天脫口問道。

        這個女兒有多喜歡太子,他可是看在眼里的,否則,此前也不會做出那么多貽笑大方的傻事。

        “父親,強扭的瓜不甜。”陸涼微淡淡地說。

        廳中眾人,全都驚訝地看著她。

        之前是誰,明知太子不喜歡她,還要死要活地想嫁給太子的?

        甚至為了嫁太子為妾,今日還鬧著上吊自殺,這會兒,她竟說強扭的瓜不甜?

        眾人心里覺得可笑。

        陸云霜唇角好笑地勾起,但很快便壓了下來,拍了拍陸涼微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妹妹可想清楚了?”

        ……


         陸涼微轉頭看著她,“姐姐是哪里沒聽清楚嗎?”

        陸云霜一怔,眼前的少女,面色雖然蒼白了一點,可那雙眸子,卻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尤其目光看過來的時候,竟夾雜著一絲銳利的光。

        被這樣一雙眸子盯著,陸云霜莫名覺得不舒坦。

        以前的陸涼微,美則美矣,但缺少了某些東西,就好像一個沒有靈魂的瓷娃娃,第一眼的時候,能夠將人吸引,可看過之后,便覺得,也就那樣,沒有什么特別的。

        可此時的陸涼微,卻給人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臉還是那張臉,但整個人的精氣神,卻似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陸涼微本就生得極美,再被那樣清艷的氣質一襯托,當真是驚為天人。

        陸云霜擰了擰眉,壓下心頭的不舒服,嘴里卻說著極其漂亮的話,“雖然做妾,是委屈了妹妹一些,但我們姐妹倆若是可以一起待在太子身邊服侍,也是美事一樁呢。”

        姐妹倆共同服侍渣太子?

        陸涼微壓下惡心欲吐的感覺,擺了擺手,“姐姐還真是大度,竟然能夠忍受別的女人,跟你共同服侍太子。姐姐這份胸懷,簡直是所有女子的典范,妹妹佩服!”

        陸云霜漂亮的臉,微微扭曲了下。

        她自然不會聽不出,陸涼微話語間的諷刺。

        握著手帕的手,不由用力收緊。

        她當然不想別的女人同她一起分享太子,剛才那話,她不過是為了刺激陸涼微的。

        奈何她卻像變了個人似的,并沒有像往常那般生氣,并對她破口大罵。

        陸云霜悻悻的。

        陸涼微重新看向陸赫天,福了福身,“父親,女兒身體還有些不適,若沒別的事情,便先回去休息了。”

        陸赫天回過神來,見她面色確實還有些蒼白,連忙點頭應允,“好,那你趕緊回去歇著,晚點爹爹再去看你。”

        “好。”陸涼微心里一暖。

        不管她以前做了多少錯事,讓國公府蒙羞,陸赫天對她這個女兒,卻始終疼愛有加。

        說完話,她便轉身出去了,目光,自始至終,沒有看龍遲一眼。

        仿佛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一般。

        龍遲盯著她離開的背影,眉心微蹙。

        陸涼微又在搞什么花樣?

        難道是欲擒故縱?

        他眸中閃過厭惡。

        從前廳出來后,陸涼微便朝后院走去。

        只是沒走幾步,便遇到了陸廷琛。

        他倚在樹邊,卸下鎧甲的他,少了殺伐凌厲的氣勢,只著青色常服的他,令本就精致的五官,顯得更加溫潤如玉,整個人站在那里,如芝蘭玉樹般。

        陸涼微停下腳步,突然發現,這個哥哥長得還真是好看。

        她眼里帶著欣賞。

        陸廷琛眉頭一皺,“傻丫頭,你看什么呢?”

        陸涼微眨了眨眸,揶揄地說:“哥哥長得好看,還不許我多看幾眼?”

        陸廷琛白皙的俊臉,浮上薄紅,低斥,“懂不懂禮數,姑娘家能隨意看男人嗎?”

        “你又不是外人,你是我哥。”陸涼微理直氣壯地說。

        陸廷琛語塞。

        壓下心里的不自在,故意很兇地說:“你今日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嫁給龍遲做妾么,父親都同意了,你怎么又反悔了?還是說,你又想搞什么別的把戲?”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