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病嬌大佬的小公主

        病嬌大佬的小公主

        畫涼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從小到大,慕思奕一直是備受寵愛的小公主,是慕家人的掌上明珠,她被親人寵愛,不染世俗塵埃,也不懂人世險惡。這樣快樂幸福的日子,在二十四歲生日那天戛然而止,一場巨變,讓慕思奕跌入塵埃。與蘇厲敖的相遇,是她的幸運也是她的不幸,這個男人偏執病嬌,用霸道的手段護著她,不讓任何人傷害她,但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懲罰她,讓她無法逃出自己的掌心……

        主角:慕思奕,蘇厲敖   更新:2022-07-16 10:3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慕思奕,蘇厲敖的武俠仙俠小說《病嬌大佬的小公主》,由網絡作家“畫涼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從小到大,慕思奕一直是備受寵愛的小公主,是慕家人的掌上明珠,她被親人寵愛,不染世俗塵埃,也不懂人世險惡。這樣快樂幸福的日子,在二十四歲生日那天戛然而止,一場巨變,讓慕思奕跌入塵埃。與蘇厲敖的相遇,是她的幸運也是她的不幸,這個男人偏執病嬌,用霸道的手段護著她,不讓任何人傷害她,但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懲罰她,讓她無法逃出自己的掌心……

        《病嬌大佬的小公主》精彩片段

        濃郁的夜色撩人,像蟄伏的毒蛇吞吐著信子。

        惚恍的燈光流轉,慕思奕趴在床下,細密的汗珠已經在額間滲出。

        “該死,究竟是掉到哪里去了?”慕思奕輕動著薄唇,身體不斷地扭動,伸長了胳膊向著床下黑暗的角落來回摸索。

        今天是慕思奕來這酒店的第二十九天,就差一天她的試用期就到時間了,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出什么差錯,偏偏越是小心就越容易犯錯,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的項鏈給掉下去了,那可是母親最寶貝的東西。

        “哎呀,究竟在哪兒?”慕思奕也看不清楚床下的狀況只能是憑著感覺不斷地向前摸索著。

        ……

        狹長的走廊,精致的壁畫。

        蘇歷敖煩躁的撕扯著自己脖頸間的領帶,酒精似乎已經將他的神經麻痹,渾身只感覺到包裹不住的燥熱感。

        口干舌燥,蘇歷敖用修長的手指揉動著自己的太陽穴,好讓自己保持一絲的清醒,踉蹌著步伐,現在的他,只想趕快去房間里休息。

        摸索著找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手指放在識別器上,門慢慢的被打開。

        “好像在這!”在床邊趴著的慕思奕似乎摸到了項鏈的一根鏈條,不禁欣喜的叫了出來。

        嬌嫩柔弱的女聲瞬間吸引了蘇歷敖的注意,凌厲的目光順著聲音的方向掃去。

        半趴著的倩影,慢慢扭動的身體姿態,眼前的這個女人似乎在向他發射著曖昧的信號。

        這撩撥人的身影,酒精的刺激作用,蘇歷敖只覺得從內到外的燥熱感幾近是要爆破而出。

        手上的青筋暴起,直接大跨步的向著那個身影走過去,身體深處產生的欲望。

        直接將半趴著的慕思奕拽過來,強烈的力量將慕思奕甩在了床上。

        “??!”毫無防備的慕思奕抓著手里的鏈子一下子被甩在了床上。

        飛揚的鏈子就像是小小的皮鞭一般從蘇歷敖的臉上俶的一下劃過。

        “呲。”蘇歷敖倒吸一口涼氣,一個凌厲的目光直接甩在了床上的慕思奕的臉上。

        是她?

        精致的五官,小巧的臉龐,嗯,果然長成了美人胚子,蘇歷敖嘴角劃上邪魅的笑容。

        “女人,這是你的新玩法?嗯?”說著傾身而上,直接壓在了慕思奕的身上。

        突如其來的男人,被壓在床上的慕思奕驚慌的瞪圓了雙眼,驚恐的叫了出來:“你是誰!你放開我!”

        看著身下受驚的慕思奕,蘇歷敖眼角的笑意更加深重,這個女人的花樣倒是不少。

        根本就由不得慕思奕反抗,強勁有力的大手直接上前。

        “呲啦!”慕思奕的衣領直接被扯開,帶著酣暢淋漓的快感。

        “你干什么!你放開我!”慕思奕下意識的上手捶打身上霸道的男人。

        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慕思奕的手被強硬的按壓在她的頭頂上。

        埋頭向下,蘇歷敖直接向著慕思奕裸露的鎖骨咬了下去,強硬又狠厲的吮吸。

        “??!”慕思奕只覺得脖頸間就像是被吸血鬼吸食一般,不禁發出來聲音。

        “你……唔。”是猝不及防的唇齒的交合,慕思奕瞪大了眼睛,身上的男人直接是撬開了她的唇齒,瘋狂的小舌在她的唇齒間肆虐的張揚。

        隨著強勁掠奪的吻,蘇歷敖的手在繼續深入探進。

        被壓在身下的慕思奕聞著身上男人強烈的酒精的味道,不斷地扭動著身體掙扎想要逃離。

        雙腿的不斷踢踏,終于……一腳正中要害。

        蘇歷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敢!

        靈巧的一翻身,直接躲過身上的男人,向著門口的方向就跑了過去,此刻的慕思奕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是最好的保護方法。

        一擰動門把,糟糕!根本沒辦法打開!慕思奕皺緊了眉頭,幾乎要把自己的下唇咬出血來,電子門只接受一個人的指紋,現在的她根本就逃不出去。

        感受到從床上射向自己的道道兇光,慕思奕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衛生間的方向。

        對!直接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跑去。

        “你這個女人,今晚我要吃了你!”吃痛的蘇歷敖幾近是咬牙切齒向著慕思奕的方向沖去。

        一轉身,直接拿過掛在墻上的花灑,向著蘇歷敖的方向噴了出去。

        “你還是清醒清醒的好!”慕思奕緊緊咬著下唇。

        一個反手,蘇歷敖直接鉗住了慕思奕纖細的手腕。

        “嘩!”隨著水流聲,花灑下直接噴涌而出的水直接淋在了慕思奕的身上。

        本來就已經被撕扯的沒有多少遮蔽的衣物,巨大的水花將慕思奕淋得徹頭徹尾。

        嘀嗒的水滴,慕思奕的內衣已經完全的浸濕,肌膚帶著強烈的灼熱感赤條條的暴露在蘇歷敖的面前。

        火熱的誘惑,直接甩開花灑,將慕思奕頂在墻上,一抽腰帶。

        這一夜,黑暗與花灑一同落下。

        天終于亮了,慕思奕記憶有點斷片,她忍著疼痛撿起褶皺不堪的衣服穿上。

        她隱約記得,

        這時候蘇歷敖端著一杯牛奶過來,遞到慕思奕的眼前說:“給你。”

        “不用了。”慕思奕冷漠的臉和掙扎著要走,蘇歷敖放下杯子直接一把把慕思奕拽向自己。

        誰知就在蘇歷敖一發力,慕思奕本來就劣質的衣服竟然一下子就被撕開了!

         


        “你走開!”

        他不顧她的掙扎,直接把她壓倒在床上。

        蘇歷敖索性低頭一口咬在她的鎖骨上,聽到她的痛叫聲才松開牙齒,聲音低沉的說:“吃早飯,換一件衣服。”

        慕思奕冷冷的說:“我沒胃口。”

        蘇歷敖見此邪魅一笑說:“要不要我再喂你。”

        說完,他邤長的身體猛的壓向慕思奕,胸膛壓迫的緊貼著她,一手輕而易舉地抓住她亂動的雙手摁在她頭上側,一手掐住她的下頜吻住她的唇。

        慕思奕嚇呆了,只能求饒說:“你別這樣……我吃飯。”

        慕思奕只想趕緊離開這里!

        過了一會兒,蘇歷敖站起身來,看著慕思奕乖乖的吃飯,換好衣服,嘴角的笑太過迷人。

        慕思奕收拾好后又想起來昨晚發生的事,轉過身去距離蘇歷敖有很長的距離,聲音淡淡的說:“我需要避孕藥。”

        蘇歷敖看了看慕思奕冷冰冰的臉,臉色也變得陰沉,背過身去,不輕不重的說:“你不需要那個。”

        慕思奕見此,也不便多費口舌,就朝著門口走去。

        “我們很快還會再見面的。”

        蘇歷敖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話語中還隱藏著幾分笑意。

        慕思奕聽到此趕緊加快了腳步,這個人,這輩子也不要再見到為好!

        蘇歷敖看著床上慕思奕換下的撕破了的裙裝,嘴角上揚勾起一道弧線,笑了笑說:“我可是很期待下一次的再見面。”

        說著拿起了手機撥通了電話,對那一頭說:“去搜集一下所有有關于慕思奕這個女人的資料。”

        慕思奕以為趕緊離開就會是結局,卻沒想到的是,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慕思奕趕緊招手攔了一輛車,直到坐上了車,慕思奕的心還是惴惴不安。

        現在的慕思奕無處可去,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姑姑家。

        慕思奕的姑姑看到了慕思奕,沒帶好氣的嘟囔說:“慕思奕,你工資發了沒?都多久了,你媽媽今天的藥錢得給我!”

        慕思奕的腦海中盡是昨晚那一幕幕不堪的場面,想起自己的清白已經沒有了,鼻頭又開始酸澀,只想趕緊去洗澡,洗掉自己身上的骯臟。

        失神的慕思奕并沒有理會姑姑的催債,只是直直的走進了浴室。

        打開水龍頭,慕思奕看著水流發呆,直到水的熱氣騰起,糊住了慕思奕的眼眸,慕思奕眨眨眼,眼淚“嘀嗒”落下來。

        慕思奕把自己埋入水中,開始屏住呼吸……

        直到姑姑大力的敲窗戶罵罵咧咧說:“慕思奕,你個死丫頭,你媽又開始咳嗽了,過來喂藥??!你以為躲進浴室里就可以不管了??!”

        姑姑的話讓打算赴死的慕思奕猛然清醒過來,不行,自己還有母親和父親要供養,不能就這樣不負責任的死去!

        慕思奕從水里浮出來,大口大口的喘息,不知是眼淚還是水,一滴一滴滴在慕思奕的手上,卻像硫酸一般的蝕骨。

        慕思奕趕緊裹上衣服從浴室里出來,姑姑走到慕思奕面前,狠狠地推搡慕思奕說:“死丫頭,你要死在浴室里啊,燒水不要錢??!以后不要隨便用熱水,聽見了沒!“

        慕思奕想想以前的姑姑對自己也是揮毫如土,到如今卻是連熱水也不允許自己用,這前后的差別也是讓人心涼。

        慕思奕趕緊走到母親那里想給母親喂藥,拿過水杯才發現,姑姑平時給身體虛弱的母親喝的竟然都是涼水!

        慕思奕想想自己不用熱水也就算了,可病重的母親怎么喝的下那冰涼的還沒有殺菌的水!內心的憤怒一下子躍然而起,慕思奕放下杯子安撫好母親就大跨步的沖到了姑姑面前。

        慕思奕眼睛直直的盯著姑姑說:“姑姑,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棟房子也是當初我的父母買下給你的吧,雖說現在我們慕家敗落,您對我怎樣都好,可對于我的母親,她也是您的大嫂,喝冷水這未免太過不講情義!”

        姑姑卻是一臉不屑的看著慕思奕刻薄尖聲的說:“慕思奕,你當你還是公主呢!你最好現在認清楚現實,你們慕家現在還是欠著一屁股的債,我不顧危險好心收留你們就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你吃我的喝我的哪一樣不需要錢,涼水燒熱不需要錢??!你現在一分錢都沒有,還要我來伺候你們?門都沒有!”

        慕思奕看到如此涼薄的姑姑,冷眼笑了笑頗有些譏諷說:“姑姑,那我們慕家倒是要千恩萬謝了不是?”

        姑姑看著慕思奕的表情直接把手里東西向下一甩,好氣不打一出來的吼道:“慕思奕,你要住就付錢,不住就滾!”

         


        激烈的爭吵吵到了慕思奕的母親李茵,李茵咳嗽著著急著想要進行勸解,卻不料一張口吸氣吸的太猛,引發了舊疾復發,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慕思奕看到母親一下子倒了下去,嚇得臉色大變,趕緊跑過去扶住母親,給母親喝下了藥。慕思奕回頭看看床上的母親,想想現在的自己實在是沒有能力在外面給母親找到一個好住所,只能先委曲求全。

        慕思奕只好翻翻自己的錢包,拿出僅剩的工資,走到姑姑面前,低著頭小聲小氣的說:“姑姑,這是我這月省下的錢,您拿著,我母親身體不好,剛剛也是我太過激動,您別跟我計較。”

        姑姑一手奪過慕思奕手里的錢,沒帶好氣的嘟囔說:“那行吧,不是我說,你媽這花錢也太高了。”

        慕思奕轉過頭看了看倒在床上臉色慘白的母親,心里涌起一陣心疼……

        慕思奕眼眶發著紅,走到母親的床邊,掖了掖母親的被角,然后轉過身去了廚房。

        在收拾做飯的時候,慕思奕的電話響了。

        慕思奕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父親醫院的號碼,趕緊騰出手接起來電話。電話那頭的護士說:“請問是慕思奕慕小姐是嗎?”

        慕思奕擔心父親的病情有什么變化,提心吊膽的回應說:“嗯,是的。”

        電話那頭的護士說:“慕小姐,您的父親慕自強先生現在已經恢復意識清醒過來了,現在您方便的話來辦一下相關事宜。”

        聽到電話那頭說自己的父親終于恢復了意識清醒了過來,慕思奕的心猛的一顫,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想著,終于,終于父親清醒了!

        慕思奕趕緊打包好剛剛做好的飯,心里不斷想象著恢復意識的父親看到自己親手做的飯是多么欣慰,苦日子總算看到了一絲光明的曙光。

        到了醫院,慕思奕小跑著奔向了父親所在的病房,慕思奕高興的說著:“爸爸,您看……”

        可慕思奕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原本父親所在的床位上現在躺著一張陌生的面孔!慕思奕走出門口又一次確認了病房號和床位號,沒錯啊。

        慕思奕想著剛剛恢復意識的父親不可能下床亂走動,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驚慌失措的跑去前臺詢問護士。

        慕思奕慌張地拽住一個護士的護士努力保持平靜地說:“護士小姐,我是13號病房的1A床病患的家屬,為什么1A床的慕自強先生現在卻換了人?”

        護士看著慕思奕平靜的說:“嗯,1A床的病人就在剛剛被一群人接走了,態度還是蠻強硬的,說是病人的朋友。我們也不便說什么就讓他們接走了。”

        慕思奕聽完,腦袋轟然一炸,一群態度強硬的人?那該不會是來追債的債主吧?

        慕思奕想想就背脊發涼,愣在了原地,腦海中只有一個無助的聲音在一直回想,慕思奕怎么辦,慕思奕怎么辦,慕思奕怎么辦?

        慕思奕努力是自己的頭腦保持冷靜,蒼白著臉趕緊打開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

        在警局里,慕思奕無法壓抑自己內心的焦急與擔憂,忍不住一直對警察大喊大叫說:“警察先生,你們一定要想辦法找到我的父親!”

        警察們平平淡淡的回答說:“慕思奕小姐,請您保持冷靜,是這樣,您父親的消失時間不滿12小時,我們無法立案,而且您也不提供任何關于他去向的信息,您這樣只會妨礙到我們的正常工作,您先冷靜一下。”

        慕思奕還是無法保持平靜,不禁放大了音量說:“你們快去啊,你們快去找人??!你們這樣不作為是在消遣我們納稅人的錢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