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報告國師夫人她又爬墻了

        報告國師夫人她又爬墻了

        生落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現代社會身手敏捷的國際刑警葉南歌,一著不慎,魂穿古代,穿成了葉府嫡女。原主雖然貴為嫡女,卻毫無修為根基,親爹不疼,后娘不愛,姐姐妹妹算計陷害,生活得苦不堪言。穿越過來的葉南歌,廢柴逆襲,打臉虐渣,把日子混得風生水起。本打算一個人專心搞事業的,某位國師大人卻甘愿做她的便宜夫君,與她攜手到老!

        主角:葉南歌,君臨墨   更新:2022-07-16 07:08: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葉南歌,君臨墨的武俠仙俠小說《報告國師夫人她又爬墻了》,由網絡作家“生落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現代社會身手敏捷的國際刑警葉南歌,一著不慎,魂穿古代,穿成了葉府嫡女。原主雖然貴為嫡女,卻毫無修為根基,親爹不疼,后娘不愛,姐姐妹妹算計陷害,生活得苦不堪言。穿越過來的葉南歌,廢柴逆襲,打臉虐渣,把日子混得風生水起。本打算一個人專心搞事業的,某位國師大人卻甘愿做她的便宜夫君,與她攜手到老!

        《報告國師夫人她又爬墻了》精彩片段

        腹部一陣刺痛,葉歌被K踹倒在地,難以起身。

        K用槍抵著葉歌的額頭:“鬼牙!葉歌!國際刑警大隊隊長!很好,你竟敢騙我。放心,我不會就讓你這么死了,我會慢慢折磨你。”

        “你覺得我會給你這個機會嗎?”葉歌一笑,果斷按下手中的微型按鈕。

        霎時間,整棟大樓,化為烏有。

        ……

        “二姐姐,大姐姐死了,我們該怎么辦?”

        “唉,”葉云謠嘆了口氣,一副柔弱模樣,似是有些怪罪她們,可眼中卻是滿滿的竊喜,“我不是早跟你們說過要懂分寸嗎?教訓教訓大姐姐也就罷了,你們怎么還將她打死了呢?”

        葉云謐得意一笑:“二姐姐,你不也出了一份力?不過只要我們不說,誰知道這賤人是我們殺的?就算貴妃娘娘怪罪下來,也不能拿我們怎樣。”

        葉歌再次醒來,只覺得全身上下都有痛楚,而且十分寒冷。

        葉云謠等人的話也傳入了她的耳朵。

        她輕皺著眉,忍著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活……活了……大姐姐活了!”葉辛梓指著葉歌,面露驚恐之色,接連向后退了幾步。

        葉云謐也是一驚,隨即釋放出靈力,向葉歌擊去。

        葉歌反應奇快,閃身躲開??删瓦@么一個簡單的動作便讓她感到體力不支。

        她不知眼前是何情勢,只知面前幾人對自己絕無善意,權衡之下,縱身跳下了懸崖。

        “二姐姐!”葉云謐滿臉擔憂。

        葉云謠看著深不見底的懸崖,臉色陰沉:“不必擔心。她毫無靈力,跳下這懸崖必死無疑。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府了。至于她的下落,我們什么都不知道。”

        葉歌重重摔落地面,陷入了昏迷之中,一個長相與她別無二致的女子出現在她的眼前。

        “我是葉南歌,是這身體原本的主人,也是葉府的嫡出大小姐。我本該消失了,見你進入了我的身體才未離開。我在葉府受盡屈辱,本以為委曲求全她們便會放我一馬,卻不曾想她們竟還想要我的命。我只求你,只求你代替我,幫我復仇,請你答應。”她的聲音十分微弱,眼中除了絕望便是仇恨。說完,她便消失了。

        而屬于她的記憶,也全都涌進了葉歌的腦海中。

        這時的葉歌應該已經不是葉歌,而是另一個葉南歌了。

        醒來時,葉南歌正躺在山洞里,身上蓋著一件男士外袍。外面還在下雪,但山洞內生著火,并不冷。

        葉南歌?

        葉南歌很快意識到自己穿越重生,成了另一個人,欣然接受,并不在意。

        忍住疼痛,她站起身來,走到山洞外四處觀察,并未發現有什么人,又轉身走回山洞。

        突然聽到聲響,葉南歌反射性地回頭,竟看到幾頭餓狼不知何時進入洞穴,正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

        葉南歌向挪動幾步,瞥見地上一把長劍,連忙撿起,謹慎地看著這幾頭狼,做出防御的姿態。

        她身上尚且重傷未愈,這具身體的體質、體能又都算不上好,她只能速戰速決。

        不再等待,葉南歌主動出擊,沖向最前面的那頭狼。

        縱身一躍,一刀便讓那狼斃命。

        其他兩頭狼見此,紛紛撲向葉南歌。

        葉南歌側身躲避,瞅準時機,只一刀,便殺死了一頭狼。而另一頭狼傷及右目,自知沒有勝算,轉身逃離。

        “你這葉家大小姐似乎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

        還沒放松下來,葉南歌便又被這突然出現的人聲挑起了敏感的神經。

        速度極快,從跑到君臨墨身旁到出招,葉南歌一秒都沒用到。

        可在君臨墨的眼中,她的速度并不快。

        輕輕松松的,君臨墨便躲過了葉南歌的攻擊,并且抓住了葉南歌的雙手,控制住了葉南歌。

        葉南歌手中的劍,也掉落在地上。

        作為經驗老道的國際刑警,她難得地感到震驚,她沒想到,在他手上,她居然沒有絲毫的反抗的能力。

        葉南歌皺了皺眉。

        這就是所謂的靈力嗎?

        君臨墨笑了笑:“你就是這么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嗎?”

        “救命恩人?是你救了我?”

        “不然呢?”君臨墨說著松開葉南歌,看向了那兩頭狼的尸體,“你不是葉南歌,你是誰?”

        他認識葉南歌?

        葉南歌瞇了瞇眼睛:“如果我不是葉南歌,那我是誰?”

        “這就要問你了。如果你是葉南歌,別說殺了這兩頭狼,就連它們的毛你都碰不到。”

        “你是誰?我不記得我認識你。”

        葉南歌在腦海的記憶中搜索,卻并沒有發現眼前這個人的蹤影。

        “從前的葉南歌從來不會散發出這樣的氣場,更不會這樣抬著頭看人。你現在倒是有幾分霸氣。”君臨墨并沒回答葉南歌的問題,笑看著葉南歌,一時間倒是對這女子產生些了興趣。

        葉南歌確實不認識他,但他卻見過葉南歌許多次。他很清楚,葉南歌從不是眼前這模樣,他仿佛已經料想到今后葉府的日子不會安寧。

        突然洞外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君臨墨立刻變得警覺了起來。

        見君臨墨如此反應,葉南歌笑了笑:“找你的?”

        “你就不怕是找你的?”

        “他們都以為我死了,怎么可能還會有人來找我呢?”葉南歌聳聳肩,走近了君臨墨,“看來你也挺忌憚他們的。需要我的幫助嗎?”

        “幫我?不能修煉的你?”

        “呵,”葉南歌輕笑一聲,對著君臨墨就是一陣上下打量,“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方法。反正你長得這么帥,我也不吃虧。”

        葉南歌扶上君臨墨的雙肩,踮起腳尖,吻上了君臨墨的雙唇。

        君臨墨微微一驚,眼中閃過幾絲寒意。

        葉南歌也還睜著眼睛,回了君臨墨一個挑釁的眼神。

        君臨墨眼眸暗了暗,聽見洞穴外聲響逐漸逼近,這才閉上眼睛,變被動為主動。

        葉南歌也不閑著,伸出手便是在君臨墨的身上一陣撫摸,毫不掩飾自己那顆赤裸裸的想要吃豆腐的心。

        那群人才剛剛踏進洞穴,見里面情況不對,便立即轉身離開。

        聽著聲音,見那一行人已經走遠,葉南歌立刻推開了君臨墨,還狠狠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是你自己吻上來的吧?摸的還滿意嗎?”君臨墨理了理自己被葉南歌弄亂的衣衫。

        “身材不錯,”葉南歌勾勾唇,“就是吻技差了些。”

        君臨墨也笑了笑:“比起從前,你確實讓人高看了不少。”

        “鳳凰涅槃當如此!”葉南歌收起了笑容,話語中狂傲帶著些許霸氣,不知不覺就帶上了從前做隊長發布命令時的氣勢。

         


        見葉南歌如此,君臨墨也收起了笑容,仿佛未曾笑過一般:“走吧,我送你回葉府。”

        “不必,我……”

        “你認得回去的路嗎?”

        葉南歌覺得自己眼角抽了抽,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原主極少出府,出府也不是自己步行,哪能記得從此處回府的道路。

        “走吧。”君臨墨說完便轉身離開。

        葉南歌只好跟上他走了出去,發現除了君臨墨竟還有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在外等候,似乎是君臨墨的人。

        “上來吧。”君臨墨先上了馬,向葉南歌伸出了一只手。

        葉南歌絲毫不給君臨墨面子,將他的手拍向一邊,自己拉著韁繩上了馬。

        君臨墨看著葉南歌,輕笑一聲,雙臂環過葉南歌,駕馬離開。

        無心和無欲兩人面面相覷,皆是滿臉驚恐:“這……是我們家主子?”

        “行了,快跟上。”無痕率先上了馬,提醒了他們一聲便先離開了。

        君臨墨并沒有將葉南歌帶到葉府門口,在離葉府有一段距離時停了下來:“你應該能看到,前面就是葉府了。”

        葉南歌點了點頭。

        她確實能看到,那大大的牌匾上寫著的是大大的兩個燙金的字,“葉府”。

        “需要我命人給你買件衣服來嗎?”

        衣服?葉南歌受到葉云謠等人的折辱打罵,早已衣衫襤褸??蛇@樣不是更好嗎?

        她記得,葉南歌似乎有個疼愛她的姨母和愛慕她的表弟啊。

        “多謝你送我回來。”說完葉南歌便下了馬,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根本沒搭理君臨墨的話。

        “記住,我叫君臨墨,以后,我們會經常見面的。”

        無痕駕馬上了前:“主子,她是葉府的大小姐?”

        “不是。”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小時,但君臨墨能夠確定,她不是葉南歌。

        雖然他并不清楚她為什么會有跟葉南歌一樣的臉,但單憑兩人截然相反的氣場與性格,就能夠斷定。

        “無心,你以后跟著葉南歌,告訴我她的一舉一動。這是個有趣的人,如果出了什么事,必要的時候可以出手保護她。”

        “明白。”無心當即下馬,從圍墻翻身進了葉府。

        守在葉府門口的兩個侍衛見葉南歌回來,一人連忙走上了前:“大小姐回來了?”

        葉南歌輕瞥了那侍衛一眼,“三皇子來了?”

        “正是。”

        “很好。”葉南歌勾了勾唇。

        走進正廳,不出葉南歌所料,齊天風坐在主位上,而葉府大到家主小到侍妾,通通站著,一副大氣不敢出的模樣。

        “三皇子?你怎么來了?”葉南歌一出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齊天風連忙跑向葉南歌,見她衣衫破敗,滿身傷痕,很是擔憂:“你怎么受傷了?”

        葉云謠和葉云謐兩人對視一眼,顯然有些驚慌。

        葉辛梓更是躲在了雪姨娘的身后,生怕葉南歌發現自己。

        葉正丘見葉南歌回來,總算是松了一口氣,連忙走過來對齊天風說道:“三皇子,既然南兒已經平安回來,那是不是……”

        “平安回來?爹爹對南兒可真是關心,竟也不問一問南兒這滿身的傷是如何受的。三皇子都比你要更關心南兒呢!”

        葉正丘一時間有些尷尬,只能干笑兩聲。

        葉云謠倒是站了出來,親切地握住葉南歌的手:“大姐姐,你這可就錯怪父親了。自你不見后,父親和娘親可是十分焦急,都非常擔心你的安危??!”

        “他們是怕我回不來,貴妃娘娘和三皇子會治他們的罪吧?”葉南歌笑著將葉云謠的手推開。

        葉云謠的臉色也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葉云謐想要替葉云謠出頭,奈何齊天風在場,不好發作,只能惡狠狠地盯著葉南歌。

        “南兒,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用害怕,我和母妃都會替你做主的。”在齊天風眼中,葉南歌還是那個柔柔弱弱,需要被人保護的葉南歌。

        “其實也沒什么,只是遇到了三條瘋狗而已。”

        “什么?”齊天風皺了皺眉。

        “沒什么,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葉南歌略有深意地看向了葉云謠等人,“那日我記得是二妹妹、三妹妹還有四妹妹約我出去的。”

        見齊天風滿臉懷疑地盯著自己,葉云謠連忙開口:“是,是我們三人約大姐姐出去的不錯??晌覀冎皇强创蠼憬阈那椴缓?,所以才約大姐姐出去散心的。我們是為了大姐姐著想??!”

        “那為什么你們回來了南兒卻沒回來?現在南兒身上還帶著傷?”

        “這……這我們也不知道??!”正想著托辭,葉云謐突然看見了葉辛梓,毫不猶豫地指向了她,“我想起來了。是她,一定是她!我和二姐姐在中途有離開一會兒,就將大姐姐交給四妹妹照顧了??墒窃谖覀兓厝サ臅r候,就只有四妹妹留在原地。我們問四妹妹大姐姐在哪,可四妹妹卻說大姐姐自己先回來了。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想要加害大姐姐!”

        “不……不是我!分明是你……”葉辛梓臉色大變,想要辯解。

        “別說了三妹妹,”葉云謠依舊是一副柔弱的模樣,“你快快向大姐姐和三皇子認錯,請他們賜罪。這樣一來,說不定大姐姐和三皇子還會原諒你,減輕對你的處罰呢!”

        雪姨娘連忙拉著葉辛梓跪了下來:“老爺,您要相信梓兒??!梓兒那么乖,怎么可能會做出傷害嫡長姐的事情來呢?請老爺明察,請三皇子明察??!”

        “爹爹……爹爹……梓兒真的沒有這么做,是二姐姐和三姐姐!是她們……”

        然而,葉辛梓的話還沒說完,葉正丘便一巴掌打了過去:“為父沒想到你竟如此惡毒,殺害長姐不成,現在還要陷害其他姐妹!三皇子,此女實在惡毒,臣無法管教,任憑三皇子處置。”

        “老爺!”

        齊天風冷哼一聲,目光在葉云謠、葉云謐兩人間來回移動:“真不知道是四小姐在陷害二小姐和三小姐還是二小姐和三小姐聯合起來陷害四小姐。”

        “三皇子何出此言?謠兒和謐兒的性子臣是向來清楚的。謠兒便不必多說了,這謐兒雖平日里任性了些,但心地還是善良的。兩人平日里對南兒都照顧不少,不信您可以問南兒。”葉正丘說著還朝葉南歌使了個眼色。

        葉南歌笑笑,倒是并未對這件事情揪著不放:“只希望爹爹說的都是真的。此次之事我暫不追究,但卻記下了。如若今后有什么你們讓我不開心的地方,我便會連上今日和從前的賬,一一和你們算清楚。”

        對于這樣的結果葉南歌并不意外,要知道為了護住葉云謠和葉云謐,就算是讓他獻上自己的半條命他都甘愿,更何況只是犧牲他的一個并不受寵又天賦一般的女兒呢?

        葉南歌看向葉辛梓,葉辛梓正頹然地跪坐在地上。

        雪姨娘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現在看來,她們母女兩人是已經意識到了葉正丘是個什么樣的人,對他徹底死心了吧?

         


        方嬤嬤走了過來:“小姐,老奴先陪您去換身衣服,洗漱一番。娘娘要您進宮住幾日呢!若是見您這般模樣,怕是要擔心了。”

        “勞煩方嬤嬤了。”葉南歌笑笑,點了點頭。

        方嬤嬤是莫翎挽的人,是這個世界上難得對原主客客氣氣的人,葉南歌自然會善意相待。

        洗漱完畢后,方嬤嬤親自為葉南歌換上了衣服。

        在葉南歌的記憶中,這方嬤嬤向來對她畢恭畢敬,可這一切都是看在莫翎挽的面子上,像今天這樣真正親切用心地對待葉南歌還是第一次。

        “小姐,您這次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您似乎不太一樣了。”

        葉南歌笑了笑:“嬤嬤放心,我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葉南歌了?,F在,我是一個新的葉南歌,一個會為自己爭取,不會讓別人欺負的葉南歌。”

        “那可真是太好了,”方嬤嬤笑得欣慰,點點頭,“娘娘知道后定會非常開心的。您知道嗎?娘娘一直在等待您變強,等待您能夠保護好自己。”

        “我知道,所以我現在變強了。”

        重新回到正廳,齊天風滿臉疼惜:“我們走吧。”

        葉南歌點了點頭,卻看向了葉辛梓:“四妹妹,你跟我走一趟吧。想必娘娘也希望能見你一面。”

        葉辛梓不愿進宮,直搖頭,跪在地上連連求饒。

        可葉正丘終歸狠心,竟命人將她壓出葉府,帶上了馬車。

        見葉辛梓上被帶了出去,葉南歌也緊跟著出了葉府。

        齊天風深深地看了眼葉云謠、葉云謐兩人:“葉大人,希望你能管好你的其他女兒。”

        進了皇宮,很快到了宮殿,葉南歌見到了莫翎挽。

        像平常一樣,葉南歌只是行了一個簡簡單單的小禮,齊天風也只是作了作揖。

        但葉辛梓不敢,跪下行了個大禮。

        莫翎挽讓葉南歌坐下,問道:“是她想對你不利?”

        她莫翎挽是什么身份,表面上無人提前回宮報告,但她卻已經對一切一清二楚。

        葉南歌輕瞥一眼葉辛梓:“她只是其中一個,還只是個從犯罷了。而另外兩個主犯現在還好好的待在葉府呢。”

        “真是豈有此理!風兒,你怎么沒把那兩個人也帶來?”

        “姨母不要怪罪風兒,我們沒有證據,葉正丘又明擺著要袒護葉云謠和葉云謐,誰都拿他們沒辦法。”葉南歌示意葉辛梓起來,“至于她,不過是被葉正丘拋出來的棄子。”

        莫翎挽看著葉南歌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南兒……你……”

        葉南歌露出一抹笑容:“姨母,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已經明白了,一味的忍受只會換來更過分的欺壓,我理應拿出我嫡長女的氣魄。姨母,你放心吧,從今以后我不會再讓別人欺負我了,也不會再讓你擔心我了。”

        方嬤嬤也開了口:“娘娘,小姐確實想明白了,您可以放心了。”

        “太好了,那可真是太好了。”莫翎挽欣慰地拍了拍葉南歌的手。

        突然間,葉南歌覺得有幾分疲憊,晃了晃身子,竟差點兒摔倒在地。

        齊天風立即站了起來:“母妃,南兒受了傷,現在一定累了,還是先讓她回房休息吧。”

        “受傷?”莫翎挽一陣上下審視,“需不需要找太醫來看看?”

        “不必了,”葉南歌搖了搖頭,“我只是有些累了。傷也都只是些皮外傷,上些藥便好。”

        她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態,真正的葉南歌已經為這一身傷付出代價,她所需要的不過是休息罷了。

        “既然如此,鏡音,你便服侍南兒去好好休息吧。”

        “是。小姐,請隨我來。”

        “梓兒,你也來吧,我有話跟你說。”葉南歌說完便離開了。

        在自己的房間中,葉南歌坐了下來,讓葉辛梓也坐下。

        “你不必害怕,我不會對你怎樣。”葉南歌說著喝了口茶,“事到如今,我只是想問你,你到現在還認為葉正丘配做你的父親嗎?”

        想著葉正丘今日對她所做的一切,葉辛梓握緊了雙拳,兩眼通紅:“我曾經認為我至少是他的女兒,他好歹我會在乎我的性命??涩F在看來,我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蛇@又能怎么辦呢?他就是我的父親,我沒有選擇。”

        “我們為什么不連起手來呢?”

        “聯手?”

        葉南歌點點頭:“就像他沒把你當做女兒一樣,他也沒把我當做女兒。今天你想要出賣葉云謠和葉云謐,哪怕今日你活著回去,今后你和你娘親在府中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你不覺得,這樣的現狀需要改變嗎?”

        “你……不怪我?”

        “怪你?”葉南歌輕笑一聲,“怪你什么?你并沒有真正欺負過我。你只不過是為了能在府中生活下去才跟在她們的身邊而已。要說葉府中還有哪個姨母沒有故意欺侮過我,也就只有雪姨娘了。其實我原本可以殺了你。用你來殺雞儆猴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但我不打算這么做,這就是原因。你放心,不管你是否答應我,我都會盡力保護你和雪姨娘的,算是報答曾經的恩情。”

        “大姐姐……”葉辛梓淚水直流,想著在府中被欺負的種種,半晌才重重點了點頭,“好,大姐姐,我幫你。既然他們對我和娘親無情無義,我也就不需要對他們有情有義。對吧?”

        葉南歌笑笑:“如果我們不對付他們,他們就會對付我們,我們也別無他法。有情有義這個詞,是對人的。從今以后,我會把你當成我的親妹妹來看待,只要你站在我這一邊。”

        “大姐姐,從今以后我也會把你當成我的親姐姐的。哪怕要我去死,也沒有關系。”

        “傻丫頭,我要你死干什么?我只希望他們能得到他們應得的懲罰,而我們能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記住,你一定要好好修煉,讓自己變強。”

        葉辛梓點了點頭:“梓兒會的??墒?hellip;…梓兒的天資一般,比不得葉云謠和葉云謐。”

        葉南歌忍不住笑出了聲:“她們?她們和你一樣,不過一般資質。她們能有現在的修為,全都是依仗靈丹。你以為用靈丹堆砌出來的修為能有多強?你只管盡心修煉便好。”

        “梓兒明白了。”

        葉南歌走到書案前坐下,寫下了短短的幾句話,交給了葉辛梓:“有些事情是只有你娘親才能辦到的。你將這封信給她,她自然就會明白。”

        “是,梓兒這就離宮回府。”

        “等等,”葉南歌拉住葉辛梓,“小心你院子中的眼線。據我所知,敏兒是可用的。如若有人問起,你便說貴妃娘娘心善,只罰你日日陪在我身旁,伺候我,以彌補過錯。去吧。”

        直到葉辛梓離開,鏡音才走進來:“小姐,您也乏了吧?先休息會兒吧。晚上貴妃還要您一同用膳呢。”

        “你似乎有什么話想說。”葉南歌在床上躺下,看了眼鏡音。

        鏡音搖搖頭:“奴婢只是覺得小姐確實不太一樣了。”

        “你都聽到了。”葉南歌本就沒想著遮掩,也不怪罪于她,“她是個單純的孩子,不應該成為別人的替罪羔羊。”

        “小姐說敏兒是可用的,那小姐身邊可有可用之人?小姐在葉府的情景怕是比葉四小姐更加艱難吧?”

        “奶娘已經年老了……鏡音,你我年齡相仿,但凡我進宮,都由你陪伴在側,不知你是否愿意陪在我身邊?”

        鏡音跪下,點點頭:“鏡音愿追隨小姐。”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