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報告顧少夫人她又在裝柔弱

        報告顧少夫人她又在裝柔弱

        慕九離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上一世,喬念念是尊貴的公主,但后來國破家亡,她被活活餓死。再睜眼,她竟然穿越到現代。突然換了身份,喬念念原本想做條咸魚,沒想到,周遭危險重重。不僅有惡毒母女要她命,還有冷漠無情的便宜老公時刻提防。于是,喬念念開始掐桃花,滅情敵,斗后媽,虐渣姐。她在外勇猛無敵,在丈夫面前柔弱不能自理。殊不知,她馬甲無數!

        主角:喬念念,顧言深   更新:2022-07-16 06:23: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喬念念,顧言深的武俠仙俠小說《報告顧少夫人她又在裝柔弱》,由網絡作家“慕九離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上一世,喬念念是尊貴的公主,但后來國破家亡,她被活活餓死。再睜眼,她竟然穿越到現代。突然換了身份,喬念念原本想做條咸魚,沒想到,周遭危險重重。不僅有惡毒母女要她命,還有冷漠無情的便宜老公時刻提防。于是,喬念念開始掐桃花,滅情敵,斗后媽,虐渣姐。她在外勇猛無敵,在丈夫面前柔弱不能自理。殊不知,她馬甲無數!

        《報告顧少夫人她又在裝柔弱》精彩片段

        “嘭!”

        江城醫院,病房門被女人一腳踹開,她踢了踢回彈的門,快步走到病床前,氣呼呼地將手里的限量版包包砸在喬念念身上。

        “嘶”半夢半醒的喬念念倒吸了一口涼氣,暗咬著牙,強裝鎮定。

        “呵!”陳楚楚嘴角上揚,卻仍不解氣,她扭頭看了眼身后的人質問:“媽,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為什么這個賤人還活著?”

        陳楚楚目光陰冷地盯著病床上憔悴蒼白的喬念念,視線落在那纖細的脖頸,腦海里一個可怕的念頭升起:“掐死她!掐死她!”

        都是這個賤人搶了顧少夫人的位置,如果不是喬念念,她早成了顧言深的女人,賤人怎么不去死!

        “噓,小聲點!”陳薇小心翼翼地關上門,用眼神示意病床的方向,“一會兒被她聽到怎么辦?”

        陳楚楚不以為然,她斜睨著病床虛弱的人兒,每每看到這張臉,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怒意。

        “連環車禍都弄不死你,真是命大啊。”嫉妒與羨慕早已淹沒陳楚楚的理智。

        她伸出手,指尖從喬念念的脖子滑到白嫩如脂的胳膊處,眼神逐漸狠厲,雙指靠攏,揪起最柔軟的一塊肉,用力一擰,留下一撮深色的紅痕。

        嘶.好痛。

        喬念念疼得直發抖,這女人多大的仇,是想弄死她嗎?

        她皺了皺眉,卻不敢出聲,怕被母女倆發現自己在裝睡。

        陳薇擔心女兒的舉動被人看到,急忙將她攔下。

        大雨噼里啪啦地拍打窗戶,夾雜著陳楚楚尖銳的嗓音:“怕什么,反正喬叔叔在國外,她剛和言深大吵一架,就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管。”

        “閉嘴,一會兒被顧家人知道,看你該怎么辦?”怕女兒做出更過激的舉動,陳薇只好拽著她先行離開病房。

        隨著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確定安全,喬念念才敢睜開雙眼。

        她坐在病床上,失神地摸了摸滾燙的胳膊。

        這就是原主的繼母和繼姐?

        不愧是母女倆,一個害原主車禍喪命,一個在她昏迷趁機折磨,都一樣的惡毒。

        喬念念對著如火燒的胳膊吹了吹,饒是經過半日,依舊不敢相信自己重生的事實。

        她原是亡國公主,昨晚陰差陽錯來到這具陌生的身體,還未來得及感受重生的喜悅,就聽見繼母繼姐正商量著如何弄死自己,嚇得她只能安靜裝睡。

        正想著,心口處一抽一抽地疼了起來,堵得喬念念心慌,她輕撫著胸口,自言自語:“是你在難過嗎?”

        被最親的人害死,卻連申冤的機會都沒有,換做是誰都會難過吧?

        “我幫你報仇好不好?”憋屈的窒息感從身上抽離,喬念念緩了口氣,露出笑臉,“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死的。”

        “吱呀~”

        就在這時,病房門猝不及防的從外推開,一個約五十歲左右,戴著副金絲眼鏡的男人,笑瞇瞇的走進病房。

        他雙手疊放兩側,恭敬地給喬念念鞠了一躬:“少夫人,大少讓我來接您回家。”

        喬念念細長的睫毛眨了眨,愣了片刻后,才在混沌的記憶中找到了一段零散的片段。

        面前的人叫福伯,顧家管家,他口中的大少,是這具身體的老公。

        據回憶,原主與這個老公關系一般,兩人因家族聯姻被迫捆在一起,沒什么感情,模糊的記憶里,全是爭吵的畫面,不過顧言深對原主倒是挺縱容的,應該是個好人,只可惜.

        喬念念搖搖頭。

        福伯見狀,心提到嗓門眼。

        他小心翼翼地觀察喬念念,不免擔心:少夫人該不會又想出什么幺蛾子吧?

        以前只要在少夫人面前提起大少,她就會作天作地搞的家里雞飛狗跳,希望這次車禍,她身體虛著沒有精力鬧騰。

        想到大少臨行前的吩咐,福伯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少夫人,大少說,只要您肯回去,不論您提任何要求,他都答應。”

        自二人結婚以來,短短一年時間,少夫人提出離婚的次數比兩人見面次數還多。

        這次更是為了離婚,連命都可以拿來開玩笑,可惜了大少這么好的男人,希望離婚后,少夫人不要再折騰才好。

        任何要求都能答應?

        喬念念的眼睛亮了亮,頓時來了精神。

        她抬起頭,期待地問:“我要一碗牛肉面可以嗎?”

        人是鐵飯是鋼,報仇之前還是得先填飽肚子。

        喬念念摸了摸干癟的肚子。

        她,已經上千年沒有吃過東西了。

        福伯錯愕的瞪大眼,雖有疑惑,卻還是點了點頭。

        “車子在樓下已經安排好了,請少夫人隨我來。”

        ……

        回家路上,喬念念雙手扒著車窗,杏眸睜得大大地望著車水馬龍的景象在眼前走過,有那么一瞬間的恍然。

        她捏了捏溫熱的小臉,看著車窗倒影中活生生的自己,內心是按捺不住的欣喜。

        這種不用飄來飄去的生活真好。

        兩個小時后,車子在顧家別墅停下,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福伯透過后視鏡瞧了眼睡得正香的少夫人,忍不住嘆氣。

        后座,喬念念闔著目,不知夢見什么,笑容快要咧到耳根后。

        這時,車窗緩緩搖下,一張鐵青的臉避光闖入。

        男人盯著喬念念,那雙如濃墨般的眉眼被一層層寒霜覆蓋,似在忍耐著什么,讓人不敢直視。

        “起來。”男人薄唇半抿,開口的瞬間,周圍冷了好幾度。

        “唔~”

        喬念念不悅地皺起眉頭,腦海兇巴巴的聲音,一直圍繞耳畔揮之不去。

        是誰打攪她吃肘子?

        好兇啊~

        喬念念慵懶地抬了抬眼皮,迷糊間忽感陣陣寒氣逼近,嚇得她頓時清醒。

        她嬌身軀一抖,睜開了眼。

        “啪!”同一時間,車門被人暴力打開。

        喬念念靠著窗的身子順著往下墜,眼看著就要摔下去.

        忽然,一只強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幫忙穩住重心。

        “下來!”話音剛落,喬念念倏然回神,她抬起頭看向前方,只見一個高挑的背影,一閃而過進了別墅大門。

        她摸了摸被男人抓過的一處,上面還殘留著一股淡淡的冷香,只是那人來去匆匆,仿若從未出現。

        見喬念念一動不動,福伯趕忙上前提醒:“少夫人,您還站著做什么,快跟大少進去啊。”

        喬念念微愣,這就是她的便宜老公顧言深?


        “少夫人,快來啊。”福伯熱情招手。

        喬念念悠悠回神,想到顧言深剛剛的態度,心里堵堵的往地上踢了兩腳:脾氣這么差,難怪被離婚,真是白瞎了這張好看的臉。

        她拘謹地跟著福伯進屋,走進客廳,好奇的張望四周,頭頂上,偌大的水晶燈閃閃的,將屋子照的灼灼生輝。

        屋內沒有太多華麗的裝飾,但每一件都很精致獨特,雖風格不一,卻奇妙地融為一體,像畫似的。

        品味倒是不錯,喬念念心里想著。

        “過來。”

        喬念念循聲望去,只見坐在真皮沙發上背對著自己的顧言深,無聲地抬了抬手,指著對面的方向。

        喬念念一頭霧水地看著福伯表示不解。

        這個顧言深是啞巴嗎?說句話又費不了多少口舌。

        福伯湊到喬念念耳邊:“少夫人,您先和大少聊著,我讓廚房給您準備牛肉面。”

        “哦,好,謝謝啊。”提到吃的,喬念念的心情瞬間陰雨轉晴。

        正準備轉身的福伯,驚得虎軀一震,從不對他們有好臉色的少夫人,居然會說“謝謝”?

        喬念念并未多想,走到沙發旁落座。

        她的對面,顧言深雙手交叉隨意地搭在修長的大腿上,他坐得板正,就像一尊雕塑,表情也嚴肅得嚇人。

        喬念念緊張地咽了口唾沫。

        這人,似乎和原主記憶中的不太一樣,那對緊鎖的眉頭就像一座大山壓在心口,讓人感到莫名的壓迫。

        他在想什么?

        “我們離婚吧!”顧言深面無表情地從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推到喬念念面前,“這是離婚協議書,你先看看。”

        一言一行,宛若機器,沒有絲毫起伏。

        喬念念支著下巴饒有興致地審視面前這張臉,看得愣神,完全沒注意到顧言深在和自己說話。

        劍眉星目,顴骨飽滿,屬大貴之相,只可惜婚姻難順,到此,她不免嘆氣。

        沒有得到回應的顧言深,抬頭朝喬念念看去,見她盯著自己發呆,心中不由得冷笑。

        這女人之前為了離婚,就差把三十六計用個遍,今天這么安靜,難道又想?;ㄕ??

        想到昨夜的車禍,顧言深的戾氣無法掩蓋的溢了出來。

        路過的傭人們見形勢不對,悄悄的退到暗處,生怕自己被波及。

        顧言深垂著眉,拳頭緊握,青筋凸起,漆黑的眸子看似平靜,實則早已怒火燎原。

        當初若不是為了償還喬家對顧家的恩情,兩人不會綁在一起,造成一對怨偶。

        這一年來,看在喬家的份上,不論喬念念如何鬧騰,他都可以不計較,可沒想到,喬念念厭惡他,以至于不惜以命作為代價只為離婚。

        一旦喬念念出事,只怕兩家結親不成反生怨。

        既然喬念念這么想離婚,倒不如成全了她,省得這個蠢貨被人利用,再做出自損的事情,于兩家都沒好處。

        這時,福伯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面走了過來,聰明如他,察覺到氣氛有異,放下牛肉面,便匆匆退下。

        客廳里,喬念念的視線從顧言深的臉轉到了面前的牛肉面。

        碗中,吸滿鹵香的牛肉,晶瑩解膩的蘿卜,鮮嫩脆爽的小青菜,還有那勁道Q彈的面條,一清二白三綠四紅五黃,整整齊齊的躺在濃郁的湯汁里。

        完美的配比,誘人的濃香,這正宗的味道,引得喬念念食指大動,她仿佛看到碗里的食材沖著自己招手。

        “咕嚕!”

        喬念念沒忍住咽了口唾沫,她摸了摸肚子,里面的小饞蟲已經被勾得快要控制不住。

        她舔了舔嘴角

        “啪!”

        正準備伸手端碗的喬念念,余光掃過落在桌上的巴掌,本能的往后一縮。

        她茫然的抬起頭,迎面撞上顧言深怒氣沖沖的眸子,眨了眨眼。

        “喬念念,我在跟你說話,你能不能認真點?”顧言深眉頭緊鎖,沒好臉色。

        這個女人,又無視他。

        喬念念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指著自己,怯怯的問:“你在說我嗎?”

        她抿著唇,忐忑的觀察顧言深的反應。

        狗男人,兇什么兇,以前對原主分明不是這個態度,難道她被發現了?

        正想著,顧言深的視線猝不及防的掃了過來,盯得喬念念頭皮發麻。

        她不安的攥著手,渾身毛孔都在發抖。

        “你不是想離婚嗎?我滿足你。”

        喬念念:“?”

        顧言深拿起離婚協議丟進喬念念懷里,“簽了它,從此以后,你我各不相關,我不會再干涉你的生活,也希望你能看在兩家祖輩的份上,好聚好散。”

        離婚?

        喬念念一怔,無數混亂的片段在腦海浮現。

        記憶中,原主誤以為顧言深想謀奪喬家家產,故經常被繼母陳薇母女攛掇著和顧言深離婚。

        奈何不論原主如何作妖,顧言深死活不同意,最后陳薇心生一計,讓原主制造假車禍誣陷顧言深,以此達到離婚的目的,可原主膽子小,哪敢用自己的命開玩笑。

        后來陳薇母女怕事情有變,便趁著喬父出國之際,偷偷在喬念念的車子動了手腳,所以才有了這次的車禍。

        她剛來到這具身體,還不熟悉這個世界,身邊連個信任的人都沒有,要是跟顧言深離婚了,豈不是得被陳薇母女生吞活剝?

        喬念念光是想想就覺得后背在發涼。

        她認真地在思索,分析利弊。

        顧言深雖然脾氣不好,但很有責任心,一旦允諾,便會做到。

        他曾答應喬父會照顧好原主,也正是因此,不論曾經的原主做什么,他都從未想過離婚。

        最重要的是,只要她在顧家一日,陳薇母女就會有所忌憚

        有了!

        喬念念悄悄在大腿上使了狠勁,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撲通!”她雙膝一軟,直接跪在顧言深的面前。

        顧言深瞳孔放大,警惕的盯著喬念念,往后退了兩步,“你要做什么?”

        傭人們更是被她這個舉動嚇得呼吸頓滯,不敢動彈。

        喬念念低頭一瞧那不爭氣的雙腿,自己都懵了。

        她,她只是想示個弱,激起顧言深的責任心而已,怎么就跪了?

        事已至此,她只好硬著頭皮接著演下去。

        “老公!”喬念念掐著嗓,趁其不備,整個人撲到顧言深腳下,緊緊抱住他的大腿,嚎啕大哭:“嗚嗚嗚,老公我錯了,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喬念念心想:自己手無寸鐵,與其回喬家被那母女倆算計,倒不如在顧家待著,在這兒有吃有喝,還不用擔心被害,劃算。

        顧言深哪知道喬念念的小算盤,他若有所思觀察哭得傷心欲絕的喬念念,嘴角劃過一抹冷笑。

        提離婚的是她,不想離的也是她,喬念念把他當什么了?

        顧言深抬了抬腿,想把喬念念弄開。

        豈料小姑娘就跟八爪魚似的掛在他腿上,還隨著動作一搖一晃的蕩了起來,跟坐秋千似的,表情享受

        他沒好氣的將腿一撂,停下動作。

        “你不想離婚?”顧言深摩挲下顎,試圖從她臉上找出破綻。

        喬念念果斷搖頭:“不想!”

        她靠著顧言深的腿,努力的擠出兩滴眼淚,嚶嚶嚶的哭道:“老公,我們不是合法夫妻嗎?難道你要拋棄我了嗎?”

        顧言深輕嗤,一旁路過的福伯聽到這句話直接一個踉蹌,差點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福伯不可思議的扭過頭,滿臉驚恐,少夫人不是最討厭大少的嗎?

        現在居然跟大少撒嬌求留下?

        完了,一定是車禍把腦子撞壞了。

        喬念念抹了把虛假的眼淚,小腦袋埋在顧言深的腿窩蹭了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活脫脫一個被渣男拋棄的小可憐。

        看著自己的西裝褲被喬念念弄得臟兮兮,顧言深額頭青筋凸起,臉都綠了,他咬牙警告:“喬念念,別把你的鼻涕眼淚弄我身上。”

        喬念念小聲抽噎著,手上的動作不僅沒松反而緊了幾分。

        她往顧言深的腿靠了靠,害怕的說:“老公,你不要對我這么兇好不好?我害怕.嗚嗚嗚,咳,咳!”

        喬念念一邊揉著沙啞的嗓子,一邊暗暗觀察顧言深。

        以前,只要原主一鬧,顧言深就沒辦法,可這次她眼睛都快腫成核桃了,顧言深怎么還不點頭,難道是她演的不夠真?

        “老公。”喬念念怯生生的扯了扯顧言深的袖子,聲音嗲嗲,“不要趕我走好不好?至少在爸爸回來之前,讓我住在家里,可以嗎?”

        記憶中,喬父很疼原主,只要有了靠山,她便能在這個世界立足。

        “難道你忍心看著我這么一個如花似玉,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流落街頭,受凍挨餓,被人欺負,嗚嗚嗚”

        顧言深滿臉嫌棄的用眼神抵了抵她的手,“松!”

        喬念念不甘心的張開手,“砰”的一聲,一屁股癱在地上。

        顧言深疾步上樓換了一套新衣服,臨走前吩咐福伯:“把那套臟衣服丟了,我不想再看到。”

        “是,大少。”

        顧言深瞥了眼坐在地上愣神的喬念念,煩躁的扯了扯衣領,轉身出了門。

        待喬念念回過神時,顧言深早已沒了蹤影。

        她望著門口方向,趕忙擦去眼淚,得虧顧言深及時離開,再裝下去,眼睛都要哭瞎了。

        “福伯!”喬念念擺擺手。

        福伯小跑上前,“少夫人?”

        喬念念小手搭在福伯胳膊上,緊緊握住。

        福伯胳膊一抖,心里忐忑萬分:這小祖宗又想做什么?

        “我腿麻了,站不起來。”喬念念委屈的指了指軟趴趴的雙腿,聲音軟的像摻了糖,很難讓人不答應。

        福伯觀察了她兩秒,確定沒有異常,才伸手將她扶了起來,“少夫人小心點。”

        “哎呦!”喬念念一瘸一拐的回到沙發。

        “少夫人,您還好嗎?要不要給您找個醫生?”福伯關心到道。

        喬念念從傭人手里接過熱毛巾,擦了擦手和臉,扭頭便瞄準了擱在桌上的牛肉面。

        她端起碗,用筷子攪了攪,因為放的時間久,碗里的面已經坨了。

        她氣呼呼的瞪了眼某人離開的方向。

        都怪顧言深,好好的面,都不勁道了,不過她不嫌棄。

        喬念念捧著牛肉面,“呲溜呲溜”的吃了起來,沒幾口便將牛肉面全部送進了肚子里,連湯汁都不剩一滴。

        看著空空的碗,福伯驚得目瞪口呆。

        “嗝~”喬念念擦了擦嘴,這面味道不錯,就是太少了些,她扭頭看向福伯,“還有嗎?”

        福伯:“……”

        大少都要離婚了,少夫人居然還有心情吃面?

        剛剛哭得這么傷心果然是裝的。

        喬念念見福伯沒有動作,還以為他不想給,當即委屈的拍了拍肚子,“我還沒吃飽。”

        “我讓廚房為您準備。”福伯應聲退下。

        ……

        酒足飯飽后,喬念念也沒閑著,想要留在顧家,必須先解決顧言深才行。

        她鳳眸一轉,視線落在不遠處行走的福伯身上,當即起身跟了上去。

        福伯抱著食盒,余光瞥見身后的喬念念,心頭一顫,沒由來的緊張,連帶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

        他將食盒藏在身后,扭頭看向喬念念,“少夫人有什么事嗎?”

        “我就是來問問,顧言深喜歡什么?”

        福伯遲疑的打量喬念念,越想越不明白,以前少夫人恨不能弄死大少,什么時候關心起來了。

        該不會又像上次,假借關心的名義,偷偷往大少的水里放巴豆粉吧?

        福伯官方的回道:“少夫人,大少向來喜怒無常,沒有人知道他喜歡什么。”

        “是嗎?”喬念念半信半疑的盯著他,腳步逼近,“可我覺得你在騙我,你看你,眼神無光,還四處閃躲,分明就是在忽悠人。”

        她在世間游蕩千年,見識不少,這么假的演技,還想騙她?

        福伯訕訕,心里納悶不已:以前的少夫人雖然跋扈,但只要說兩句好話便能搪塞,怎么出個車禍,腦子反倒變靈光了。

        “你怕我害顧言深?”喬念念傷心的揉了揉眼睛,“他是我老公,你怎么能懷疑我會害他呢。”

        福伯心里呵呵:少夫人以前下的毒手還少嗎?

        這一眼,喬念念便知自己猜對了。

        她拍了拍福伯的肩膀安慰:“你放心吧,我以后會好好和他相處的,不過你得幫我。”

        習慣了作天作地的少夫人,突然變得如此溫柔客氣,福伯有些不太適應。

        “少夫人想通了?”福伯暗暗試探。

        他是看著大少長大的人,說句不恭敬的話,就跟自己孩子似的,自然也希望夫妻倆和和睦睦,只要少夫人不像從前老捉弄大少,他還是愿意出手相助。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