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醫毒雙絕冷面王爺下堂去

        醫毒雙絕冷面王爺下堂去

        南瓜球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元知秋本是現代人,因為一場意外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為了被人不齒的棄妃。原主為了得到王爺的愛,伏低做小,完全拋棄了尊嚴,可最后卻被夫君狠心丟棄。元知秋穿越過來不久,便發現原主已經懷了身孕,這幾年她獨自一人撫養自家包子,并且憑借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神醫。只是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中,竟然會與那位王爺再次相遇……

        主角:元知秋,簫景湛   更新:2022-07-16 06:16: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元知秋,簫景湛的武俠仙俠小說《醫毒雙絕冷面王爺下堂去》,由網絡作家“南瓜球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元知秋本是現代人,因為一場意外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為了被人不齒的棄妃。原主為了得到王爺的愛,伏低做小,完全拋棄了尊嚴,可最后卻被夫君狠心丟棄。元知秋穿越過來不久,便發現原主已經懷了身孕,這幾年她獨自一人撫養自家包子,并且憑借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神醫。只是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中,竟然會與那位王爺再次相遇……

        《醫毒雙絕冷面王爺下堂去》精彩片段

        “元知秋,你就這么下賤?居然敢給本王下藥!”

        蕭景湛漆黑森冷的狹眸里染著無邊的暴怒,修長的手指狠狠扼住女人脖頸,渾身散發著令人冰凍三尺的寒氣。

        “我,我沒有……咳咳……”

        元知秋喘息越發困難,生理性的淚水沾濕了細長眼角,原本盈滿愛意的心卻在此刻疼的支離破碎。

        淮王蕭景湛,她的夫君,她好不容易才能嫁給他。

        可他卻在娶妻第二日便娶妾,讓她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今日,是他同蘇微意成婚的日子,隔了一天,她的喜服都還沒褪去,蕭景湛就沖進來要人,她根本什么都沒做,沒有綁架蘇微意,更沒有在蕭景湛喝的茶水里下媚藥!

        邪火不斷往下腹涌去,男人臉色黑沉鐵青至極,手中的力氣漸漸加重,“說!你到底把微意藏哪兒了?”

        他周身殺意四溢,元知秋痛苦搖頭,幾乎快窒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好得很,元知秋,死到臨頭了還不肯承認,那就怪不得本王了!”

        蕭景湛俊美妖孽的面容徹底陰沉了下去,恐怖的戾氣在深沉眉宇間肆虐,透著一股令她心驚膽戰的狠意。

        云知秋的心臟恐懼地顫了一下。

        他要干什么!

        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男人一把狠狠甩到了床榻上,她頓時吃痛,泛著淚的杏眸中浮現一絲驚恐。

        “蕭景站,你要干什么!”

        話音剛落,她的雙手便被牢牢的禁錮住,根本沒有反抗掙扎的余地。

        “刺啦——”一聲,大紅嫁衣被毫不憐惜的撕扯開,大片肌膚裸露在外,冰涼的讓人心驚。

        “不,蕭景湛,你不能這么對我!”

        藥物催動下,身前的男人如同失了控的野獸,殘暴的掠奪和占有。

        元知秋痛的渾身發顫,根本就承受不住這么猛烈的攻勢,沒有尊嚴,更沒有一絲憐愛。

        蕭景湛狠狠掐住她的下顎,殘忍且厭惡,笑的冷冽如同惡魔,“這就受不住了啊,這不是你想要的嗎?像你這種骯臟又下賤的女人,和柳巷中的妓女無二區別?!?/p>

        耳畔肆意的譏諷嘲弄,云知秋瞳孔一僵,難以置信,渾身血液都變得冰涼,心臟如同被利劍刺穿,疼得在往下滴血。

        “這才剛開始,好好受著吧,云知秋?!?/p>

        男人俯身在她耳畔,冷冽嗓音殘忍的透骨寒涼,只剩凌虐似的肆意宣泄。

        不知過了多久,一場不堪的折磨終于結束,云知秋毫無生息地仰面躺在床上,如同風中殘敗的柳絮,眸子空洞,靈魂都像被抽離了一般。

        一滴淚水驟然從眼角滑落。

        蕭景湛在床邊已經理好寬袍,甚至都沒有多看她一眼,滿臉冷戾的推門離去。

        貼身侍衛云墨早已恭候在外,見自家主子出來,連忙單膝跪地,“主子,側妃,找到了?!?/p>

        “當真?人現下在何處?”

        “已經帶回來了,只是……屬下找到側妃之時,她渾身是血,怕是撐不過今日了!”

        話一出,周圍氣壓驟降至恐怖的冰點。

        蕭景湛周身寒氣失控般的凌虐,一雙寒眸掃幾乎沒了生氣的女人,“即刻起,元知秋禁閉與長寧苑中,至死不得出這座院子,本王與她,死生不復相見!”

        ……

        五年后。

        長街上熙熙攘攘,一輛馬車疾馳而過。

        可不料街巷中突然沖出一道幼小的身影,馬車險些就要撞上去!

        關鍵之時,素白纖細的手拉扯過那只小身板的后衣領,一把將他提了過去。

        “說多少次了,不要隨意亂跑,被人販子拐了看你怎么辦?!痹锊[了瞇冷眸。

        她帶著兜帽,一襲淡雅的素衣,身影纖瘦,風撩動輕紗,隱約可見里面冷白精致的下顎輪廓。

        小團子撇著小嘴肉,乎乎的小臉蛋上一雙眼睛靈動非凡,還未脫稚的童音絲絲繞繞,不服氣的低聲嘟囔,“娘親,我今年已經五歲了,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人販子那智商可抓不了你兒子……”

        元知秋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行了,少臭屁,買好東西就抓緊回去,外面不宜久留?!?/p>

        “嗯!”

        她本是21世紀的鬼醫圣手,卻意外穿越到這個世界,還多了個半大的兒子。

        夫君是當朝淮王蕭景湛,權勢滔天,可獨獨原主是個棄婦,被囚禁在了小小的院子中。

        當時小團子渾身半兩肉都沒有,瘦弱不堪,嗓子哭的硬是沒了殘聲,當時元知秋就在想,既然老天給了她重活一次的機會,不管如何,她都要帶著這個孩子一起活下去!

        為了不被發現,她偶爾翻墻出去,靠著一身的醫術賺點銀兩,而今日則是要買齊一個月所需的用度。

        一路上,元知秋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牽著小團子邊逛邊買。

        可剛付完錢接過東西,一轉頭,旁邊的小團子不見了。

        元知秋頭疼。

        又給這小家伙跑了!


        此時此刻,長街另一端。

        云墨恭敬的開口,“殿下,發現神醫的蹤跡了?!?/p>

        玄色錦袍的男人站在風口中,衣袍獵獵,眉宇冷沉,“帶路?!?/p>

        “是?!?/p>

        四年前,蕭景湛遭人暗算,身中異毒。

        這種異毒極其的危險,長期蟄伏在他體內,隨時都會爆發。

        整個京城的名醫,無人能解。

        但就在三年前,天下間一位極年輕的神醫突然橫空出世,一手精絕的醫術吊打大宗師,引得各大勢力爭搶討好。

        只是神醫極其神秘,不少人都在瘋狂找尋她的蹤跡和住所,卻一直沒有消息。

        就在準備離開之際,一個幼小身影急急燥燥跑來,徑直撞上了蕭景湛的大腿。

        “哎喲——”

        元小奕驚呼一聲,眼看就要栽倒在地。

        蕭景湛瞳孔微縮,下意識伸手要去扶,可一轉眼,那孩子竟就在原地憑空消失不見了。

        他隱隱間察覺到什么,一低頭,果然,腰間的玉佩和錢袋一起不見了,臉色頓時一黑,“追!”

        隨著他的命令,侍衛四散開追擊。

        蕭景湛入了另一條巷子,突然間,素色衣角從前面不遠處的墻角閃過,他眸光一凜,疾步追上前,但墻角后卻空蕩蕩,什么也沒有。

        他正準備轉身離開,后背被一顆石子彈了一下。

        只見那小孩兒翹著二郎腿坐在屋頂上,一只手撐著下巴,另一只手痞氣地甩著玉佩,沖著蕭景湛嘲弄勾唇,“大叔,你這玉佩,還真是好東西啊?!?/p>

        “你是故意支開他們的?”

        蕭景湛漆黑森冷的狹眸里染著戾氣,似乎讓這周圍的空間的溫度都驟然降低了許多。

        偏偏,頭頂上的小孩一臉的玩味,沒有絲毫的膽怯。

        元小奕甩著玉佩,靈動的大眼睛里滿含笑意,俏皮邪笑:“他們太蠢了,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p>

        蕭景湛鋒利的冷眸柔軟了些,“你可知道本王是誰?”

        元小奕撇了撇嘴。

        他當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淮王蕭景湛,是他的親爹。

        而今天,他是故意撞上他的。

        目前看來,這個爹還算是好的,除了……

        他利落的從屋檐上跳下,穩穩當當的站在地面上,不費吹灰之力。

        這墻,遠遠有四個他高。

        蕭景湛注視這小孩的一舉一動。

        “你中毒了,還不輕?!痹∞拳h轉一圈,重新站在蕭景湛的面前,隨后臉上劃過一絲愁容,“這毒得解,不然你會死?!?/p>

        蕭景湛眉角輕皺,深邃的眼底多了一絲疑慮。

        這小孩是如何得知自己中毒的。

        “小團子!”

        就在這時,高聲的呼喚不合時宜的響起,元小奕立馬爬上蕭景湛的身上,抱緊了他的胳膊,“快,替我打掩護!”

        ……

        元知秋還納悶了,這小破孩,一轉眼就不見了,到底溜到哪去了。

        剛走進巷子。

        只見男人一身玄色錦袍,狹長的眼中卻帶著刺骨寒涼的冰冷,而與他長相相似就像是縮小版的元小奕正抱著他的胳膊不放。

        蕭景湛!

        怎么會是他!

        不會就這么巧吧。

        難道是他抓了小團子!

        不行,得把孩子搶回來。

        反正今日她也戴了兜帽,這些年他關她的禁閉估計都忘記她長啥樣了,她上去搶了孩子就跑,自然也不會被發現。

        想到這里,元知秋斂了斂眸,心中一觸,袖中的手悄然行動,她疾步一點,一閃而去,兜帽上的白紗被風揚起,手上的的銀針趁其不備朝蕭景湛扎去。

        蕭景湛眉頭一皺,輕松躲過她的攻擊。

        元知秋來不及剎車,風卻在此時將兜帽掀了起來——一雙清冷的眸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一瞬間,記憶如潮水般涌至。

        蕭景湛眸色一沉,看向元知秋的目光閃過深色,一字一頓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元、知、秋?!?/p>

        他的呼喊,讓她身影一顫,只那么一下,元知秋伸手壓住兜帽,白紗也隨之落幕,冷冷道:“公子認錯人了?!?/p>

        不是吧不是吧,這都能認出來!

        趁他不注意,元知秋迅速從蕭景湛懷里將小團子搶過,扯了娃邁腿就往前跑。

        可蕭景湛循聲而來的暗衛,卻將她和孩子死死的堵在了巷口。

        元知秋一時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身后,蕭景湛長腿輕邁,步步緊逼,“不是關了你的禁閉嗎?誰允許你出來的?!?/p>

        白紗簾下,元知秋冷笑聲響起。

        她不提這事也就罷了,他居然還好意思提!

        好一句誰允許她出來的。

        元知秋松開了小團子的手,驟然轉身,“你關禁閉為什么不給吃食?你可知我這幾年怎么過的嗎?怎么,淮王府不讓人活命還不許人翻墻出來茍且偷生了?”


        元知秋氣的渾身都在顫抖。

        原主是因為沒有吃食活生生餓死的,只是為了讓孩子活命,她剛穿越過來時,一個半大的孩子,哭哭啼啼,瘦弱不堪。

        如果不是她還有一身醫術,吊著這孩子的命,恐怕現在孩子都沒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蘇微意無端的陷害,和面前這個男人的冷血!

        蕭景湛目光一沉,眉頭緊鎖。

        “當年的事我說了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我倒要問問王爺,我一個手無寸鐵,無權無勢的女子如何在你淮王的眼皮子底下藏人?”

        何況,還是他的心上人。

        說完,元知秋利索轉身,“我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繼續回去關禁閉了,希望王爺記得自己當初說過的話?!?/p>

        元知秋一步步朝前走。

        忽然,“嗖”得一聲——

        一枚箭直往元知秋的后背襲來,快如閃電,根本來不及躲閃,元知秋只覺得渾身一僵。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沒有如期而至,她墜入了一個強勁又溫暖的懷抱。

        是蕭景湛。

        鋒利的箭頭直直扎在蕭景湛的肩膀上,他只是悶哼了一聲,便松開了元知秋。

        元知秋腳步一頓。

        他怎么會救自己?

        還來不及思慮,一個黑衣人提劍直直的朝蕭景湛刺了過來,

        凌厲的劍柄閃過寒光,元知秋眉眼一轉,用力推開了蕭景湛,一腳將靠近蕭景湛的黑衣人踢飛。

        好在蕭景湛的暗衛得力,不過片刻,黑衣人紛紛倒地。

        云墨長劍抵在刺客的喉口,“說,你到底是誰派來的?”

        黑衣人嘴中一動。

        元知秋驚呼一聲,“不好,他要服毒?!?/p>

        可已經來不及了,黑衣人嘴角流下兩抹暗紅的血,隨后倒地暴斃了。

        唯一的線索就這樣斷了,巷子里一片寂靜。

        “娘親,我們可以回去了嗎?”忽然,元小奕的奶音響起。

        “好,我們回家?!?/p>

        元知秋牽起小團子的手正準備走。

        “王爺!”

        一聲驚呼,使得元知秋轉頭。

        此刻,蕭景湛雙眸禁閉,紅唇發紫,面容蒼白,再看他肩膀的傷口,黑血不斷往外滲出,是中毒之癥。

        沒有思慮,元知秋急忙上前,將人放平,她并攏雙指,在他身體的幾個穴位上游走一遍,手法快速,猶如魅影一般。隨后抿出銀針,直直的插進蕭景湛的脈搏。

        銀針轉眼成了黑色,她眉頭緊蹙,幸災樂禍不由升起。

        這怕是報應吧?

        蕭景湛體內居然毒上加毒!

        雖然她很不喜歡眼前的男人,可看在他這毒是因為替她擋才中的,忍了忍往日的舊恨,從腰間的百寶袋里掏出一顆黑色的藥丸,作勢就要塞送進蕭景湛的嘴里。

        “這是何物?”云墨警惕的看看著她手上的藥丸,用手擋在元知秋前面。

        她揚了揚手上的藥丸,無謂道:“剛剛那一箭有毒,這藥是解毒的,你攔我,是想毒素散入你家王爺的五臟六腑嗎?”

        云墨努了努嘴,將手收回。

        元知直接將藥丸丟進蕭景湛嘴里,隨后輕松站起,拍了拍手,“剛剛他給我擋的毒我已經給他解了,剩下他體內的毒你們自己看著辦?!?/p>

        元知秋牽起在一旁看戲的小團子,“就不用你們送我了,我們自行回府,你找幾個人,把你們家王爺拖回去吧?!?/p>

        她莞爾一笑,雖看不清面容,卻帶著幾分輕逸。

        云墨抽了抽嘴角。

        拖?王妃這是把他們家王爺當貨物了么……

        ……

        回到院子,元知秋將買回來的東西放了下來,并沒責怪今天小團子亂跑。

        可看著滿地殘葉到處修修補補的破落院子,元知秋有些出神。

        這些年她和孩子一直住在這里,雖然能吃上口飯,但過的還是有些拮據。

        小團子已經五歲了,到了該上學的年紀,如果跟著她一直這么混下去,像個四處流浪的孩子,以后大概也不會有什么好前程。

        她從小在孤兒院混著長大的,大了之后,幾乎是拼了命的學習才有了今天的地位,雖然結局不太好,但她絕不能讓小團子走她的后路!

        必須要和蕭景湛談談了!

        元知秋彎下身摸了摸元小奕毛茸茸的頭,“在院子里乖乖呆著,娘親馬上就回來?!?/p>

        說完,身子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估摸這個點蕭景湛也該醒了,按照記憶中的路線,元知秋利索的翻過高墻,朝回廊下走去。

        附近沒什么人,她剛從轉角走過,差點就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華裙女人。

        元知秋往后退了兩步站定,看著面前容顏清純的女人,眼底敵意浮現。

        還真是冤家路窄。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