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武俠仙俠 > 時間交易系統

        時間交易系統

        古城作者 著

        武俠仙俠連載

        蘇牧呆呆的站在馬路中央,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身體會發生如此神奇的變化!突然間,他獲得了一種非常奇特的能力,竟然可看見他人的壽命!雖然有些懵,但是這種情緒很快便被興奮代替。作為間的掌控者,蘇牧可以購買與售出壽命,他成為了一個行走在人世間的時間商人……

        主角:蘇牧,柳青   更新:2022-07-16 05:39: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牧,柳青的武俠仙俠小說《時間交易系統》,由網絡作家“古城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蘇牧呆呆的站在馬路中央,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身體會發生如此神奇的變化!突然間,他獲得了一種非常奇特的能力,竟然可看見他人的壽命!雖然有些懵,但是這種情緒很快便被興奮代替。作為間的掌控者,蘇牧可以購買與售出壽命,他成為了一個行走在人世間的時間商人……

        《時間交易系統》精彩片段

        蘇牧像是雕像一樣,一動不動,整個人僵立在紅綠燈下。

        就在幾秒鐘前,他眼中的世界突然變了,所有人頭頂都出現幾排字。

        比如左側拎菜籃的大媽,她的頭頂顯示著。

        【姓名:屠嬌嬌】

        【年齡53歲】

        【剩余壽命:23年189天34分51秒】

        壽命后面的數字一跳一跳的倒計時。

        蘇牧懵愣,這是什么情況?

        他脖子僵硬著扭頭望去,右邊是個漂亮的女孩。

        【姓名:王昕】

        【年齡:26歲】

        【剩余壽命:7年53天21分16秒】

        再遠一點的地方,一個頭戴耳機,腳踩平衡車的年輕人正滑行過來。

        【姓名:袁振】

        【年齡:24歲】

        【剩余壽命:17秒】

        17秒?

        16秒

        15秒

        倒計時像是一只大手,緊緊抓住蘇牧的心臟,令他不能呼吸,目光死死盯在那年輕人身上。

        14秒

        那年輕人在紅綠燈下稍稍減速,左右略微探看一下,發現沒有車輛,頭頂的紅燈馬上結束,便驅使平衡車駛入斑馬線。

        13秒

        12秒

        11秒

        平衡車越過安全島,紅燈變綠燈。

        10秒

        行人紛紛走上斑馬線,向馬路對面走去。

        9秒

        8秒

        遠遠傳來排氣筒的轟鳴聲,像是一架轟炸機,帶著一串爆鳴聲飛速靠近。

        7秒

        6秒

        平衡車越過道路中線,進入行車道中間。

        5秒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一輛火紅的跑車閃電般沖進視野。

        4秒

        咚!

        一聲響亮的碰撞聲,年輕人騰空飛起。

        跑車帶著急剎車的尖叫聲,一頭撞向防護欄。

        3秒

        2秒

        咚!

        年輕人飛過二十多米的距離,狠狠砸落在柏油路面上。

        1秒

        幾聲尖叫響起,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蘇牧同樣被驚呆了,他震驚的看向周圍人頭頂的信息,眼神徹底變了。

        只是與之前相比,此時他眼中的懵愣褪去,逐漸被興奮和野心所替代。

        蘇牧已經不記得他是怎么回到家中的,當他坐在書桌前,清晰的思路已經出現在他腦海中。

        首先這似乎是某種神秘規則呈現在他身上,以他的身體為錨點,來映射和影響現實世界。

        由此導致了,他不僅能看到他人的壽命,甚至能交易這些壽命。

        在神秘規則的影響下,壽命似乎變成了某種可以剝奪或者給予的物品,可以明確計量,可以拿來交易。

        這個特性的外顯,很像是某種異能,某種可以掌控并交易壽命的異能。

        他可以購買、出售壽命,就像商人一樣,把壽命當成一種商品,與他人交易。

        他同樣可以掌控時間,壽命可以作為時間被控制,他可以將其施加在自己身上,兩個小時疊加在一起,就會讓自己獲得時間加速;同樣的,還可以讓自己相對于外面世界時間變慢。

        壽命既然可以作為商品來買賣,其中蘊藏著難以想象的價值。

        如果當年徐福擁有這個能力,他將時間賣給秦始皇,會賣出什么價格?

        那必將是個充滿想象力的答案。

        如果他賣給鐵木真呢?

        或者亞歷山大?

        或者柴榮?

        或者楊堅?

        這注定是一項充滿想象力的生意!

        蘇牧的思維在腦海里反復激蕩,眼神越來越亮。

        ......

        蘇牧靜靜感悟著冥冥中的規則,梳理其中蘊含的信息......

        稍頃

        蘇牧開始在書桌上奮筆疾書,一行行文字落入紙面。

        “關于收購和販賣時間,這似乎是一種天地規則參與的交易,規則在其中如何起作用,指令如何被辨認和識別,指令如何被正確執行,這都將需要仔細研究——此處是關鍵。”

        “在整個交易行為中,我是商人,也是交易的一方,似乎并不被特殊對待,會被同等約束,同等懲罰——需要規避!注意!”

        “但......規則通過我生效,通過我發揮作用,我既是執行者,也是決策者,這里會有很多操作空間可以挖掘,有待逐步研究確定——此處是關鍵。”

        “......時間交易在規則的背書下,可以保證被執行,無條件執行,只要雙方確認,交易關系達成,交易雙方都將退居從屬地位,一切都交由規則來強制執行......”

        “......在交易過程中,只要與交易相關的人、事、物、信息等,都將處在規則的籠罩之下,一切都將獲得規則的強勢監督,違背者必將受到規則的嚴酷懲罰——絕對執行力,需要小心!”

        “......”

        “......時間交易之外,規則賦予我對時間的掌控和管理能力,這會帶來某些額外的特殊效果......”

        “......目前看來,可以擁有時間疊加能力,這很像是時間加速的異能。”

        “以自身為原點,形成某種特殊的領域或者場,這個領域是可控的,在領域內,時間流速可調。”

        “當啟動此異能的時候,領域內就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小世界,獨特的維度世界,與周圍世界隔離開,運行自己獨特的時間規則。”

        “同樣道理,這個時間領域不僅可以進行時間加速,還可以時間減速。”

        “時間加速的用處很多,時間減速的用法暫時有待研究......”

        一行行文字躍然紙上,蘇牧不斷總結和分析,同時也在梳理自己的思路,隨著他的書寫,隨著一張張紙落滿字跡,一個關于時間交易的規則輪廓逐漸成型。

        蘇牧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他仿佛看到了某個精美的玩具,或者好玩的游戲,只不過這次玩具是世界規則,游戲變成了某種名為‘時間交易’的有趣之事。

        時間啊......

        曾經這是世界上最公平的東西,對富人不增一絲,對窮人不減一毫,對高貴者不益一分,對卑賤者不損一厘。

        所有人,無論高貴富有,還是貧窮卑賤,在時間面前都是平等的,任何人也無法讓它加快,任何人也無法挽留它的腳步。

        但是......

        從此與眾不同了。

        從此以后,時間將不再平等,不再對眾生一視同仁,它開始有了自己的意志,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選擇。

        蘇牧露出一個深沉而意味深長的笑容。

        從此以后……

        我就是時間的代行者!


        第二天早晨起來,蘇牧決定測試一下時間異能。

        要說時間異能的最佳測試地點,莫過于醫院。醫院的重癥區,充滿了生老病死。

        要是想測試時間異能的交易,那是最好的地點。

        蘇牧走進醫院大門放眼望去,只見一個個人頭上都頂著各自的信息。

        “姓名:周新生”

        “年齡:35歲”

        “壽命:12年247天19小時53分鐘42秒”

        “姓名:司遠”

        “年齡:52歲”

        “壽命:2年26天08小時33分鐘02秒”

        “姓名:陳娟”

        “年齡:41歲”

        “壽命:32年316天17小時45分鐘15秒”

        ......

        蘇牧緩步踱進醫院大樓的重病房區,到處能看到一個個病人頭上頂著一天十天甚至只有幾分鐘的倒計時。

        此時的蘇牧心中非常冷漠,他此時就像上帝在巡視人間一樣,漠然注視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

        在醫院里蘇牧見證了非常多的生命死亡別離,在這里,眾生第一次有了平等,所有人在時間面前都是平等的,沒有人能夠特殊。

        蘇牧眼前看過一幕幕人間悲劇,他走過一個個房間,就像走過一個個人不同的人生,這里是所有人生共同的終點站。

        在這里,貧賤與富貴,頭一次有了共同的歸宿,死亡是所有人不可避免的歸途。

        蘇牧的眼神游離地從一個人一個人的頭上飄過,尋找著合適的目標。

        眾生皆苦,即使時間交易,也注定了只會針對極少數的人。

        在一個病房前,一個年輕人哭的悲痛欲絕。

        蘇牧走過去,發現病房里一個瘦脫了形的病人正躺在病床上,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病人頭上顯示這幾行字。

        “姓名:孫騰”

        “年齡:43歲”

        “壽命:7天4小時21分15秒”

        年輕人頭上顯示著。

        “姓名:孫云”

        “年齡:24歲”

        “壽命:61年。231天16小時32分26秒”

        蘇牧心中一動,走上前去,突然發動時間加速異能。

        時間領域展開,將孫云囊括其內。

        加速100倍!

        因為時間突然加速100倍,周圍環境的聲音相對變慢100倍,立刻變成次聲波,消失在人耳接受范圍外。

        周圍突然變得極端安靜,孫云驚訝的抬起頭來。

        他發現身邊出現一個英俊的年輕人,正對他露出善意的微笑。

        這時孫云突然發現,就在走廊不遠處,一個漫步走來的護士好像突然變成了雕塑。抬起的腳步懸停在空中,整個人似乎凝固了,凝固在那一刻。

        孫云被這種超乎尋常的一幕驚呆了,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聚焦在現場唯一正常的蘇牧身上。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時間商人。”

        “時間商人?”

        孫云的眼神中充滿了迷惑。

        蘇牧一指周圍的人。

        “就像你親眼所見,我是時間的掌控者,同時也是時間的代行者。我可以剝奪他人的時間,同樣可以將時間賦予他們。”

        “例如你的父親。”

        蘇牧一指病房中的病人。

        “你父親的壽命還剩7天。4小時15分36秒。”

        孫云看著周圍被停滯的世界,以及面前這個神秘的年輕人。

        他懵愣一會兒,突然好像覺悟了什么。

        他猛撲上來,抓住蘇牧的胳膊,就像抓住唯一救命的稻草。

        “您!您是時間太行者?您可以交易時間是嗎?你是不是有辦法救我的父親?”

        “求求你,無論有什么辦法,無論付出什么代價,我都要救我的父親,您一定有辦法是吧?”

        蘇牧微笑著點點頭。

        “我可以給你父親賦予壽命。但是你愿意支付什么代價?”

        孫云被問住了,他喃喃自語。

        “代價......我能付出什么代價......”

        苦思片刻,孫云苦笑一聲。

        “代行者先生,我是個窮人,我很窮,我連給父親治病的錢都快付不起了,我不知道我能付出什么代價,或者說您覺得我身上有什么東西是可以支付給您的?”

        蘇牧見狀點點頭。

        “你愿意為救你的父親付出任何代價嗎?”

        孫云忙不迭的答應著。

        “我愿意,我愿意!”

        “好,那么現在有一個交易。你現在剩余61年壽命,你父親剩余7天壽命,你愿意付出10年的壽命來交換你父親增加一年壽命嗎?”

        孫云聽了沉思片刻。跺一跺腳,咬一咬牙,說道。

        “我愿意,我愿意用自己10年的壽命來交換父親一年的壽命。”

        孫云說完又問道。

        “我能給父親交易更多的壽命嗎?”

        蘇牧搖了搖頭。

        這種交易并不是不行。

        但蘇牧覺得,他必須給時間交易做限,做一些限制。

        當一種商品泛濫開來,就顯得不珍貴了。

        如非必要,蘇牧覺得應該加上某些限制,比如某個人只能交易一次。

        這樣才能顯得時間交易的珍貴。

        畢竟時間本身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商品,沒有之一!

        見孫云答應交易。

        蘇牧手指揮動,從虛空中引出一種神秘的力量。

        這種力量將蘇牧和順云連接在一起,冥冥中似乎公證著什么。

        蘇牧突然嚴肅起來,非常莊重的問道。

        “孫云,你愿為你的父親付出10年的壽命,以此為代價來交換你父親增加一年的壽命嗎?”

        受蘇牧的感染,孫云也不由得嚴肅起來,非常重重的答道。

        “我愿意!”

        孫云話音剛落,鏈接雙方的那種神秘的力量突然消失。

        緊接著蘇牧發現,突然有規則的力量降臨在孫騰的頭上。

        孫騰頭上的壽命數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增長起來很快他的生命變成一年07天。

        病人就好像正在時間逆行。

        他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潤飽滿起來,整個人呼吸平穩,脈搏有力。本來消瘦佝僂的身軀,重新變得健壯。

        與此相對應的,似乎有什么東西從孫云的身體里被抽出。

        瞬息間,孫云的臉上突然出現了皺紋,滿頭烏黑的頭發迅速變得花白,本來明亮的眼睛瞬間變得渾濁。

        孫云體會著自己身體瞬間發生的變化,對時間太行者充滿了敬畏。

        他轉頭望向病房里,發現父親的狀況突然好轉,就好像回到了一年前身體健康時的樣子。


        孫云喜極而泣,連忙沖進病房。

        抓住父親的胳膊,忍不住直掉眼淚。

        “老爸老爸,你終于能活下去了,你終于活過來了。”

        孫騰迷迷糊糊的醒來,看著面前的兒子忍不住苦笑。

        “傻孩子,老爸知道自己的身體。”

        “我......”

        “我怎么......”

        “我怎么......”

        孫騰的話說不下去了.

        他突然察覺到自己身體上發生的巨大變化。

        孫騰目瞪口呆的舉起自己變得充實飽滿的胳膊,張開的手掌上面充滿了力量。

        “到底發生了什么?”

        孫騰不由自主的問道。

        孫云一指方病房外。

        “是......”

        “是......”

        “是......”

        每當孫云想講出事實的時候,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阻止了他,無論如何也講不出來。

        孫云心頭駭然,對于時間代行者越發敬畏。

        這是人類無法理解的超自然力量!

        就在孫云孫騰父子喜極而泣的時候,蘇牧已經走向Icu病房。

        這里注定都是馬上要面臨死亡,走向人生最終結局的人。

        也許在他們身上能夠找到最佳的交易對象。

        蘇牧回想一下剛才的交易,一進一出,只是簡單的左手倒右手,直接賺了9年時間。

        這種生意賺的簡直不要太爽!

        蘇牧也很同情孫騰的遭遇,但他并不覺得自己從孫云身上賺走的9年時間是黑心商人。

        地球上有近百億人口,這就注定了,只有極少數人才有機會能夠獲得時間交易,而目前能夠主持時間交易的只有他。

        并且時間交易本身是一種,涉及到世界規則的行為。

        這些都注定了,這必然是一種昂貴而稀有的交易。

        10倍的利潤,對于這種稀有而壟斷的交易來說,并不顯得高昂。

        相信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滿世界會有大把的人哭著喊著要進行這種交易。

        一邊想著蘇牧,一邊走到Icu病房前。

        就見病房里一個渾身插滿管子的病人正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的審判。

        而病床旁邊,則是一個壯碩的中年人以及一個艷麗的少婦。

        蘇牧的主意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過去,因為此時那個探望病人的中年人和那個年輕女人的表情有點不太對勁。

        他們的臉上不是帶著悲傷,而是帶著某種快意,帶著某種長久壓抑之后的釋放。

        蘇牧心中一動,一縷神秘的力量被調動出來。

        病房里的談話聲立刻清晰可聞。

        “大哥有一句話我憋了很久,我在10年前就想對你說。今天我終于找到機會了,我想告訴你的是,阿杰其實是我兒子。”

        “大哥,你沒想到吧?你心心念念的,到處求神拜佛求來的中年得子,其實是,其實是我的種。”

        “哈哈哈哈!”

        中年人暢快的大笑起來,而病床上的病人則一臉震驚和難以置信。

        “大哥聽到這個消息你高興嗎?”

        “你是不是已經高興的說不出來話了?”

        “你知道嗎?其實小娟嫁給你的時候,身上已經懷著身孕,那是我的孩子,阿姐他是我的兒子!”

        病人聽了這些話,腦袋上青筋蹦起。

        但是他現在什么也做不了,極度虛弱的身體,讓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

        他的喉嚨里只能徒勞的發出赫赫的響聲。

        “大哥!您這些年千辛萬苦起早摸黑奮斗出來好大一個家業。兄弟不才,只好幫您守護著,完整的交給您的兒子,哦,不!應該是交給我的兒子!”

        “從此以后。譚氏集團就要改成宋氏集團了。”

        這時就聽那中年人對女人說道。

        “小娟還不跟大哥道個別,讓大哥好好放心的走吧,他留下的一切我們都會交給阿杰的。”

        那艷麗女人嬌笑兩聲說道。

        “勝哥,您可別怨我呀!這當初都是強哥的主意。當初我一個小女子怎么敢自己做主呢?還不是強哥說什么就是什么?”

        “你下去之后如果有什么怨氣,可千萬別來找我啊,要找就去找強哥吧!”

        “至于阿杰,甭管是你的種還是強哥的種,都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肉,那都是我兒子,我一定會對他好好的。”

        “勝哥,你不知道啊,這十多年我過得多痛苦。”

        “每天晚上,一洗完澡,就開始犯惡心,有時候惡心的想吐。”

        “因為一想到你要爬上來,那挺著肥肥的肚皮爬到我身上來,我就忍不住的惡心。”

        “每當這時候,我就對自己說,就當被鬼壓了,就當被鬼壓了。”

        “可是沒用啊,我還是感覺很惡心。后來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央求強哥。”

        “強哥就想了招,讓我每天給你燉一碗燕窩。”

        “嘻嘻!你恐怕不知道吧,其實那燕窩是加了料了,否則您怎么能這么快就準備徹底休息呢......”

        兩個人似乎壓抑的太久了,一旦抓到釋放的機會,立刻喋喋不休的說起來沒完。

        通過他們的敘述,蘇牧終于聽明白一件事,貌似病床上的勝哥就是被背叛的那位。

        勝哥被背叛的相當徹底,他的好兄弟還有枕邊人,最終證明在10年前就已經處心積慮的在算計他。

        而勝哥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兢兢業業的在為自己想象中的兒子打拼,想要給兒子打拼出來一個大大的事業。

        結果最終一切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所有的好愿望,所有的憧憬,在臨死前這一刻全部化為烏有。

        蘇牧完全能夠想象到,此時勝哥的心中一定充滿悲憤,充滿哀傷,充滿痛苦,充滿憤怒,充滿絕望......

        人在臨死前這一刻獲得所有這些真相,曾經以為的一切,曾經生活中所有的美好,在臨死前全部被顛覆掉,這是怎樣的一種殘忍?

        這不僅僅是背叛,這簡直是對曾經人生的徹底否定。

        曾經人生的意義,生活的目標,奮斗的目標,曾經人生中的堅持,人生中分量最重的那些真善美,在這一刻轟然倒塌,粉碎得無影無蹤。

        這是對整個人生,對人生觀的否定,對人生價值的否定。

        殺人誅心!

        臨死前揭穿一切,沒有比這更惡毒的了。

        想到這里,蘇牧不曉得眼前一亮。

        如果給這個勝哥一個機會,讓勝哥重新活過來,最終會發生什么呢?

        蘇牧對此充滿期待。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