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重生毒辣嫡女

        重生毒辣嫡女

        紙上淺墨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重生前,楚亦晗為了愛人拋棄紅妝披上戎裝,為他上陣殺敵,為他鏟除異己。在一切塵埃落定后,她成為了至高無上的皇后??墒沁@些全部都是假象,最后楚亦晗被打入了冷宮,整個楚家也跟著受牽連。重生后,她發誓要守護至親家人,而那個狠心的男人勢必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主角:楚亦晗,葉辰淵   更新:2022-07-16 03:1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楚亦晗,葉辰淵的女頻言情小說《重生毒辣嫡女》,由網絡作家“紙上淺墨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重生前,楚亦晗為了愛人拋棄紅妝披上戎裝,為他上陣殺敵,為他鏟除異己。在一切塵埃落定后,她成為了至高無上的皇后??墒沁@些全部都是假象,最后楚亦晗被打入了冷宮,整個楚家也跟著受牽連。重生后,她發誓要守護至親家人,而那個狠心的男人勢必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重生毒辣嫡女》精彩片段

        帝都,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大雪淤積三日不化,寒氣籠罩著整座帝都城。

        城門外,楚亦晗跪坐于地,手腕上的穿骨鉤已經滿是鐵銹,血紅色的結痂在楚亦晗手腕上留下深紅的印記。

        楚亦晗身上血跡斑斑。

        皇上有命,每日鞭打妒婦三十鞭。

        身上血跡絲絲,可楚亦晗好似渾然不覺,只呆呆的盯著城樓上的人。

        城門之下,幾位身著金絲線衣服的嬤嬤緩緩走來,小太監在一旁面色陰郁的站著:“這不是咱們當年至高無上的皇后么?怎的落到這般田地,人人喊打?”

        楚亦晗微微一笑,百轉千回之間突然斂了神情,“呸!”

        一口帶著血水的唾沫便吐在了喬嬤嬤的衣服上,眾人倒吸一口氣,卻聽見楚亦晗擲地有聲的聲音:“你是個什么東西!”

        喬嬤嬤臉色微變,抬手將那血水擦凈,長臂一伸,一巴掌將楚亦晗打到在地:“這一巴掌,是為圣上,當年圣上眼瞎娶了你這毒婦!”

        喬嬤嬤壓根兒不想放過楚亦晗,上前一步將人拉起對著另一半臉頰又是一個狠勁掌摑!

        “這一巴掌,是為皇后娘娘。”

        楚亦晗嘴角絲絲流血,喬嬤嬤手上的功夫卻不見消停。

        恍惚中,她仿佛聽到當年那人從三清山上求娶自己之時所說的話:

        “我知你委屈,知你如今在此乃是委曲求全,日后你有我,大可不必。”

        他又言:“你放心,我若為帝王,你便是我唯一的后。我絕不會讓旁人陷害于你。”

        可不是沒讓旁人陷害她。

        封后大典之日,卻是將她的妹妹楚亦華接進宮中,將她未滿周歲的兒子從高樓拋下,在她面前摔的粉身碎骨!

        她瘋了一般去尋他,只得一句:“孩子沒了,可以再有。”

        呵!如果不是這人授意,她的兒子怎會有這樣的結局???

        回憶戛然而止。

        楚亦晗低頭,胸口鈍痛傳來。

        一陣微風吹過,一股熟悉的香味鉆入楚亦晗鼻尖。

        楚亦晗抬頭,便看到自己的妹妹,楚亦華。

        根本就怪不得旁人。

        “姐姐,事到如今,可曾后悔?”

        后悔?為何要后悔?

        她為葉泫寧處心積慮,絞盡腦汁得了天下,可沒想到卻便宜了這等賤人。

        也不知道這對狗男女是從何時就在一起了。

        “你算個什么東西?你當真以為葉泫寧在這帝王寶座上會坐得心安理得嗎?他當年是借了我楚亦晗的運籌帷幄,借了楚家數百亡魂,如今鋪就仁帝寶座,便忘了本,將楚家子弟趕盡殺絕。

        你真以為他會寵愛與你一生一世嗎?你錯了,那樣的人根本就不會!他恨我楚亦晗,也恨楚家所有的人,你也是楚家的一份子!午夜夢回之際,你可害怕那些亡魂來找你索命???”

        楚亦晗越說情緒越發激動,不顧身后的鐵鏈,硬要往楚亦華面前去湊。

        可這話音剛落,楚亦華冷不丁地冷笑一聲,話語之中滿是不屑與嘲諷:“要不說姐姐單純呢。”

        縱然是得了天機子的寵愛如何?

        還不是一樣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間。

        就算得了父親寵愛又如何?

        到最后還不是落得如今這般下場。

        就是因為楚亦晗運籌帷幄,手段高明,又驍勇善戰,世人只知楚亦晗而不知葉泫寧,所以才讓葉泫寧起了殺心。

        楚亦華倨傲的看著楚亦晗:“姐姐以為姐姐握在手中的兵權為何會不聽姐姐自己調遣?當日姐姐自三清山歸來,名動天下,從那起皇上就盯上了姐姐,父親亦然。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皇上對姐姐起了殺心,姐姐,做女人最重要的就是乖巧懂事聽話,像姐姐這般厲害的,最終也就落得如此下場。”

        話音剛落,楚亦華轉身背對楚亦晗。

        “妹妹好不容易爬上皇后的寶座,自然不會讓自己香消玉隕。至于姐姐所言是不是楚家的人,妹妹告訴姐姐,皇上給妹妹和阿娘及弟弟一個新的身份,無關楚家,楚家滅門,自然與妹妹毫無干系!”

        楚亦晗身子止不住的顫抖。

        他竟然會這般狠心?!

        楚亦華微頓,再次開口之際,那話語卻如蛇蝎一般,直擊中人心臟。

        “妹妹還要再提醒姐姐一句,父親……啊不,楚大人也因你行事莽撞,如今已入天牢,擇日問斬,當日在府中,楚大人對姐姐百般寵愛,父慈子孝,皇上說了,即便是到了黃泉路下,也要你父女二人團圓相聚。”

        楚亦晗雙目赤紅,父親當年提醒過她,可她為了心中摯愛,兩耳不顧,如今也算是報應。

        楚亦華冷哼一聲,往前走了半步,冷冷的盯著楚亦晗,眸子里面毫無感情,與當日相依相偎的兩姐妹,大相徑庭。

        “皇上說了,此人為東陵做過不少貢獻,留個全尸扔到亂葬崗,至于此人后面如何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她明明是皇后,死后應該葬入皇陵。

        可如今竟然只是被扔到亂葬崗。

        終歸是她對不住楚家數百亡魂,對不住父親百般維護。

        “哈哈哈哈哈!”

        楚亦晗突然放聲狂笑,她戎馬一生,為了這帝國基業不知闖過多少次鬼門關,也不知得罪多少權貴。

        如今竟只得扔亂葬崗的下場。

        也罷也罷,只恨此生不能悉數討回,若有來世,她定不做這愚蠢之人!

        火光驟起之時,天色突然黑了。

        黑云壓城,原本被寒氣所籠罩的帝都更加陰冷。

        楚亦華親眼瞧著幾人上前補了幾刀,確定人死透之后,這才回了宮內。

        “轟??!”一聲驚雷而過,大雨傾盆而下。

        楚亦晗猛的睜眼,看著熟悉的床簾,大腦一片空白。

        她不是死了嗎?

        這里又是哪里?

        倒像是她還未去三清山之前的閨房。

        楚亦晗還未曾想明白,便聽到“嘎吱”的開門聲。

        她聞聲看去,見到一黃衫的丫鬟臉露欣喜之色,快步走到她面前,“小姐,您總算是醒了!”

        青黛?!

        楚亦晗不可置信地看著面前的人,她分明記得,為了護她,青黛死在了楚亦華手中,尸骨都未曾留下......

        青黛,又怎會出現在此?

        怕是走馬燈罷。

        唇角泛起苦澀,眼淚未覺便已落下。

        “小姐,您怎么哭了?”青黛見自家小姐落淚,當即慌了神,取了手帕為她拭淚,關切道:“可是身子還難受?奴婢叫大夫來給您再看看可好?”

        楚亦晗哭著搖頭,伸手去拉青黛的手,有些哽咽,“青黛,對不起......”

        聽她如此說,青黛心下不解,“小姐怎么忽然同奴婢說這樣的話?莫不是落了水,如今燒糊涂了?”

        “落水?”

        正哭著的楚亦晗神色一頓,這才發現,手里拉著的腕子是溫熱的。

        楚亦晗打了個激靈,直勾勾的從床上坐起來,又慌忙的跑下床,在銅鏡面前仔仔細細辨認了,有些不可置信的撫摸著自己的臉。

        她這是……重生了???


        “小姐,您這是怎的了?”見她這番動作,青黛更加擔憂,忙拿了鞋子走到楚亦晗面前蹲下,“您這剛退燒,可莫要再著了涼!”

        楚亦晗想起方才青黛說的落水,心下有了猜測,“青黛,如今可是大軒十五年?”

        記憶中,她只有在大軒十五年時落過水。

        那天是她十四歲的生辰,吃過飯后她便同楚亦華在府中的池塘邊玩耍,卻失足落水。

        等到下人趕到將她救起時,她已經陷入昏迷,而楚亦華就蹲坐在池塘邊,據說是嚇傻了,喊不出聲音來。

        可楚亦華那樣蛇蝎心腸的人怎會被這種事情嚇到發不出聲音?

        分明是故意如此,想讓她死!

        前世她尚且不覺,如今回想起來,當時她雖是在池塘邊上,那距離失足卻并不會跌進池塘里面。

        是有人,在身后推了她一把。

        而那時,她身后唯有楚亦華一人!

        “是啊。”青黛并不知道自家小姐轉瞬之間想了這么多,替她穿好了鞋,又取了披風披上,怕她再感染了風寒。

        “小姐,您到底怎么了?”青黛擔憂不減,“奴婢請大夫來再為您看看吧?”

        “不必。”楚亦晗搖了搖頭,輕聲道:“做了一場噩夢罷了......”

        今生一切還未開始,她還有機會挽回。

        青黛猶不放心,還要再勸,門外卻是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二人尋聲看去,與一雍容的婦人對上了眼。

        “娘!”楚亦晗眼眶一紅,撲進婦人的懷里,“我好想您!”

        來人正是楚亦晗的生母、楚府的正牌夫人、將軍府大小姐秦千橙。

        心疼地把自個兒女兒攬進懷里,秦千橙輕輕拍撫著女兒的背,柔聲安撫,“晗兒委屈了,楚亦華那死丫頭敢害你,娘定會好好罰她,如今已經將她關進了祠堂罰跪。”

        她以為楚亦晗是委屈自己落水,卻是不知,楚亦晗是內疚。

        前世她不聽母親的勸,非葉泫寧不可,為了葉泫寧能穩坐皇位,她為女將出征,母親不放心她,求了外祖父一家幫她。

        卻也因此,舅舅秦歸戰死沙場,母親為此自責憂心多年。

        后來她執意嫁入宮中,母親憂心更甚,早早便離她而去。

        今生,她定不會再讓上一世的事情重演!

        “夫人,老爺他——”一個丫鬟急急忙忙地進了屋,見著秦千橙,欲言又止。

        “那個憨貨又做了些什么?”秦千橙站起身,眉心微蹙。

        丫鬟低著頭,小聲道:“老爺聽了柳姨娘的話,說大小姐是自個兒失足落的水,二小姐年歲那般小心思單純,不會做惡毒事情。如今,已是將二小姐從祠堂接了出來!”

        “這憨貨!”秦千橙惱得很,明明在朝堂那般精明的一個人,到了這后宅,什么也看不清!

        “娘......”楚亦晗忽然伸出手拉了拉秦千橙的袖子,弱弱道:“女兒不是自己失足落水的,是有人在背后推了女兒一把......”

        話音未落,一群人都愣住了。

        若是以往,楚亦晗早站出來為楚亦華說話了。

        可如今,她不僅沒有幫楚亦華說話,還指證了她......

        “娘,是女兒沒有說清楚嗎?女兒當時并非是失足落水,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聞言,秦千橙恨得快咬碎一口銀牙。

        她就說!

        當時池塘邊上只有晗兒和楚亦華,不是楚亦華推的晗兒,還能有誰?!

        偏楚西玨是個蠢笨的,覺得楚亦華年歲小,心思純,不會害晗兒!

        輕輕嘆了口氣,秦千橙摸了摸楚亦晗的頭,欣慰道:“晗兒總算是長大了......”

        見母親如此,楚亦晗一陣心酸,她前世是有多不聽話,才會讓娘如此感慨難過?

        也是她前世瞎了眼,竟會覺得楚亦華一朵黑心白蓮花弱質芊芊需要她保護!

        “娘,往日是女兒不懂事,讓娘傷了心,今后女兒定不會讓娘憂心。”楚亦晗抱住秦千橙的腰,吸了吸鼻子。

        “乖。”秦千橙摸了摸女兒的頭,“你好好休息,娘這就去為你討個公道!”

        說罷,便要起身出去,卻是被楚亦晗拉住了手,“娘,我隨您一起去。”

        她娘向來不愛與人爭論口舌,若真與那柳姨娘對上,怕是會吃虧。

        秦千橙微愣,楚亦晗卻是已經打開了衣柜打算換衣。

        “我就沒有些素凈的衣裳?”楚亦晗看向青黛,微微蹙眉,衣柜里全是些大紅大紫的衣裙,她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穿成這樣,不是惹人笑話嗎?

        “小姐,您不喜歡了?”青黛問著的同時,手下也不慢,尋了件竹色的長裙出來。

        “不喜歡。”楚亦晗這才想起,前世因著楚亦華說著大紅大紫的衣裙穿著顯人貴氣,她信了這話,于是衣柜里便全是這些衣裳了。

        如今想來......

        “晗兒還是這般模樣好看。”秦千橙看著少女一襲竹色長裙,不施粉黛的俏麗模樣,滿意點點頭,“那些個大紅大紫哪里襯得出晗兒的容貌。”

        楚亦晗笑笑,吩咐婆子把這些衣服都給扔了。

        母女二人當即便往欣和院去,到時楚西玨正站在院子里同柳姨娘說話。

        見著母女二人過來,楚西玨忙迎上前,“夫人,晗兒。”他看著楚亦晗,微微蹙眉,“你身子還未好,哪能亂跑?”

        “哼!”秦千橙冷哼一聲,“晗兒親自來為自己討回公道怎么了?!”

        聞言,楚西玨有些無奈,“夫人,素日里晗兒與華兒兩姐妹關系甚好,華兒年歲又小也單純,哪里會做出謀害嫡姐的事來?”

        “單純?!”見楚西玨如此,秦千橙氣得不輕,“當日池塘邊只有晗兒和楚亦華,不是楚亦華推的晗兒,還能是誰?楚西玨,你就是個蠢的!”

        “夫人,妾身知曉您不喜華兒,可也不能如此冤枉華兒??!”柳姨娘也走了過來,眼角垂淚,“若是叫華兒背上一個謀害嫡姐的罪名,華兒今后還要不要嫁人了?”

        惺惺作態。

        她娘與她爹感情一向很好,然一人是將軍府大小姐,一人是丞相,皇上忌憚,便下了旨塞了這個柳姨娘進來。

        楚西玨本不想碰柳姨娘,卻是被生生灌醉......這才有了楚亦華。

        “本夫人冤枉?”秦千橙簡直要被氣笑了,“你是為何進的府你心中有數!你女兒心思歹毒,你這個做娘的也清楚!”

        聞言,柳姨娘更是怯怯落淚,幽幽道:“妾身確實是皇上賞賜給老爺的,想讓妾身做個奸細,可妾身在府中多年安分守己的活著,夫人為何還要如此猜忌妾身?還連累妾身的女兒......”

        “是我娘誣陷嗎?”楚亦晗忽然開口,“當時確是楚亦華推我入水!”她看著柳姨娘,一字一字道:“便就算不是她推我入水,可她水性極好,如何不能救我?不過是想看著我死罷了!”


        楚西玨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柳姨娘心下一慌,忙為自己女兒開脫,“華兒今年也不過十三,尚且是個孩子,遇到這般情況,哪里反應得了?怕是嚇傻了,忘了自己水性好。”

        頓了頓,又道:“大小姐放心,姨娘一定好好教訓華兒,讓你出出氣!”

        聞言,楚亦晗瞇了瞇眼,老狐貍。

        柳姨娘這幾句話,把楚亦華的責任推脫得一干二凈不說,還暗指她楚亦晗把氣故意灑在楚亦華的身上!

        楚亦晗心中冷笑,面上卻是不顯,反倒低垂了眉眼,委屈道:“柳姨娘這話是什么意思?認為晗兒冤枉妹妹?可姨娘您也知道,晗兒同妹妹感情甚好,豈會無故冤枉妹妹?如今,只是想討一個公道罷了。”

        話音未落,便聽一聲泣音,“爹爹,姐姐,都是華兒不好!”

        隨著這聲音,便見一粉色少女楚楚可憐地撲跪在地,“姐姐,是華兒不好,看著姐姐落水,華兒竟嚇得忘了呼救,害姐姐臥床多日......”

        “姐姐若是怪罪,隨便怎么罰華兒都行,只要姐姐心里好受,華兒什么都愿意!只是姐姐,莫要怪罪姨娘,姨娘也是不想華兒被冤枉......”

        楚亦晗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心里翻江倒海。

        前世,她便是這副無辜單純楚楚可憐的模樣,騙得她全心全意的信任,最后卻伙同葉泫寧,害了楚家滿門!

        “姐姐,是華兒的不是......”楚亦華并未察覺楚亦晗的不對,仍哭泣道:“若是能叫姐姐解氣,姐姐打罵我我也甘愿......”

        見她哭得可憐,楚西玨心有不忍,可思及方才楚亦晗的話,終究沒有動作。

        “是嗎?怎么打罵都可以?”楚亦晗忽然開口,眸色晦暗。

        楚亦華忙點頭,睜著一雙淚光盈盈的眼看著楚亦晗,“只要姐姐解氣,怎樣都行。”

        楚亦晗性子如何,她再了解不過,她拿她當親妹疼愛,又怎會舍得真的打自己?

        思及此,楚亦華唇角微勾,帶著一絲得意。

        并未錯過楚亦華表情細微變化的楚亦晗心中冷笑,下一秒,右手高高揚起。

        “啪——”

        一聲脆響,楚亦華捂著自己被打的左臉,滿眼的不可置信。

        楚亦晗,怎會真的打她?!

        然不等她反應過來,便又是兩耳光,楚亦晗笑盈盈地看著她,“既然妹妹如此想要姐姐打你解氣,姐姐自然是會滿足妹妹的。”

        此時,楚亦華已然反應過來,感受到臉頰火辣辣的疼,眼里不由浮起怨毒之色,從小到大,她都未曾受過這種委屈!

        楚亦晗!

        “妹妹,姐姐還未解氣,可怎么辦???”

        話未落音,楚亦晗一巴掌又扇了過去,這一次,卻是未能打在楚亦華的臉上,柳姨娘擋在楚亦華面前,淚眼迷蒙,哀哀哭道:“大小姐,你心里有怨氣,發到姨娘身上便是,何苦這樣作踐你妹妹?”

        她又看向楚西玨,“老爺,妾身知曉,華兒在您心里不如大小姐,可......可華兒也是您的女兒??!”

        “楚亦華也敢與我晗兒相比?”秦千橙也未曾想到楚亦晗會有這樣一番舉動,但心中更多是欣慰,晗兒總算是看清了這庶女的黑心思。

        “娘,不怪姐姐,姐姐正在氣頭上,把怒火發泄在華兒身上,也是應該的......都怪華兒,若是華兒當時呼救了,姐姐也不會昏迷這么久......”

        看著楚亦華裝模作樣的樣子,楚亦晗只覺得惡心,冷聲道:“若我不曾昏迷這么久,這巴掌,我早該給你了!”

        楚亦華心中暗恨,她都已經伏小做低了,這楚亦晗為何緊抓著不放!

        當真是給臉不要臉。

        越想,越是惱,偏又不能在此時給懟回去,楚亦華氣得快要吐血。

        她哪里知道,這還沒完。

        楚西玨雖是個直男,但到底也不是蠢的,看到這里,如何不明白這其中的深意?

        當即沉著一張臉道:“小小年紀心思哪能這么歪?領家法三十鞭,然后去祠堂跪著!”

        這話一出,楚亦華一張小臉煞白,三十鞭打下來,她還能有命在?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小廝的傳話,“老爺夫人,小姐,二皇子來府中看望大小姐,現下正在前廳候著呢!”

        聽到二皇子來,秦千橙忍不住皺眉,看向楚亦晗,卻發現楚亦晗神色冷淡,好似來的人不是二皇子一般。

        此時楚亦晗面上雖是平靜冷淡,袖中的手卻是緊緊攥在一起,便是指甲嵌進肉里滲出血來,也感覺不到。

        她現在不能見葉泫寧,她怕自己忍不住,直接殺了他!

        眉眼低垂,掩去眸中的嗜血之意,冷道:“不見!”

        此言一出,眾人都驚了。

        大小姐竟不見二皇子?!

        這可是頭一回!

        要知道,以往都是大小姐上趕著入宮見二皇子,怎的今兒卻是直接拒絕了二皇子?

        楚亦晗卻不管他們在想什么,對身側的人道:“青黛,你去告訴二皇子,說我剛醒,身子虛弱,不便見人,讓他回去。”

        她很想讓他滾,可到底顧忌這一屋子的人,沒說出口,不過這語氣,也并不好就是了。

        青黛應了一聲“是”,便轉身往前廳去。

        “娘,我累了,想回去休息。”楚亦晗走到秦千橙身邊,挽住她的胳膊,撒嬌。

        “好。”秦千橙寵溺地道,帶著楚亦晗走了。

        看著楚亦晗的背影,楚亦華眼里的怨毒之色都快要溢出來了。

        半晌,楚亦華看向楚西玨,柔弱道:“爹爹,姐姐就這樣回絕了二皇子,二皇子會不會記恨咱們丞相府???要不,還是勸姐姐見見二皇子吧?”

        “你姐姐身體未愈,二皇子定會體諒她。”楚西玨雖辨不清綠茶,但心里是向著自個兒閨女的。

        而見楚西玨如此維護楚亦晗,楚亦華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怨憤,嫉妒楚西玨待楚亦晗這般好,怨憤明明都是他的女兒,對自己卻不如楚亦晗。

        她卻是忘了,前不久還是楚西玨心疼她,將她從祠堂接出來。

        “行了,自個兒去祠堂受罰吧。”

        楚西玨丟下這句話,也離開了。

        “爹!”楚亦華并不想受那三十鞭,想開口討饒,可楚西玨連頭也沒回,她眼里恨意傾瀉而出。

        憑什么?都是他的女兒,憑什么如此區別對待?!

        她恨!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