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賀先生你是地獄的撒旦

        賀先生你是地獄的撒旦

        風吹落葉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一場陰謀,賀寒川最愛的女人腿部受傷,向晚成了替罪羔羊,被判定為故意傷害罪,在監獄生活兩年,經受一次次的折磨,她再也不是那個滿身驕傲的千金小姐,只想做一個普通人,過著平凡的生活,卻成了奢望。出獄后賀寒川苦苦折磨她,在她的心里,那個男人就是地獄的撒旦,她永遠逃脫不了那雙魔爪。

        主角:向晚,賀寒川   更新:2022-07-16 03:11: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向晚,賀寒川的女頻言情小說《賀先生你是地獄的撒旦》,由網絡作家“風吹落葉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一場陰謀,賀寒川最愛的女人腿部受傷,向晚成了替罪羔羊,被判定為故意傷害罪,在監獄生活兩年,經受一次次的折磨,她再也不是那個滿身驕傲的千金小姐,只想做一個普通人,過著平凡的生活,卻成了奢望。出獄后賀寒川苦苦折磨她,在她的心里,那個男人就是地獄的撒旦,她永遠逃脫不了那雙魔爪。

        《賀先生你是地獄的撒旦》精彩片段

        “寒川……我不是故意的,寒川,你要相信我。”

        別墅內,向晚跪在地上,臉色比桌上純白的瓷瓶還要白上幾分。

        燈沒有開,她看不清沙發上男人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指縫間夾著的香煙閃著微弱的光,最后一點點消失殆盡。

        這種感覺,就像是等待著死亡的宣判,讓她更加不安。

        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發愣,那上面還沾著江清然的血,時間過久,已經干透了,可此時卻是她犯罪的證據。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于站起身,高大修長的身影漸漸朝她走近。

        “向晚,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清然的腿保住了,可卻再也不能跳舞了,而你……又憑什么還能活蹦亂跳的呢?”

        語氣陰森森地,激得她心驚肉跳。

        借著洋洋灑進來的月光,她隱隱看到男人用手掂量了一下高爾夫球桿。

        “我說過,只要你乖乖的,我可以娶你,可是為什么要找不痛快去招惹清然?嗯?”

        男人話音剛落,球桿順勢落下,直直砸在脛骨上。

        “??!”

        他用了十成力道,她受了百倍的疼。

        “寒川……我沒有……”

        左腿刺骨的疼,她害怕,只能往后一點點挪,可惜受傷的腿只能僵硬地垂著,了無生氣。

        男人丟開已經彎曲的球桿,冷眼瞧著她茍延殘喘的模樣,“向晚,這條腿是你賠給清然的,我留著你的命,但你記住,這筆賬,沒完。”

        她緊緊抱著自己,抖如篩糠。

        眼前的一切漸漸交疊成黑暗,閉眼前她隱約看到他拿起電話撥了出去,“告訴向家的人,向晚故意殺人未遂,保她還是保向氏,讓他們自己看著辦。”

        向晚輕輕笑了笑,好累啊,她想,就這樣死了是不是所有人都滿意了?

        兩年后——

        三九寒冬,B市終于下了今冬的第一場雪。

        東城郊區的看守所大門,一早就打開了。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從里面走了出來,或許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白雪洋洋灑灑的下著,女人抬起頭,忽視上面或深或淺的傷痕,可以看的出來那是一張年輕清秀的臉。

        這樣的天氣,公交站原本就不多的班次,從一小時一班的公交褪減到了兩三小時才來一輛。

        她的運氣不好,出看守所大門的前五分鐘,一輛大巴剛剛離開。

        所以現在她要在路邊等上兩三個小時。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紡襯衫,她皺了皺眉,連帶著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傷痕也皺了皺,

        當年進看守所的時候還是個春天,再出來也沒想到過會是冬天。

        她站在公交站牌下,目光茫然的看著對面圈禁了她兩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墻上寫著八個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這樣的字,這兩年來她每天都要看無數次,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還有重新做人的機會嗎?

        寒冷中,她胡思亂想著,直到巴士從風雪中開來,打斷了她的思緒,她才揉了揉疼的難受的腿,上了車。

        她只有一部過時的舊手機,還有看守所的獄警好心塞給她的十幾塊零錢,投了幣,她規規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這班車是唯一一班從市中心開往監獄的車,所以整輛車上只有向晚一位乘客。一路上,她死死扒著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夠似的。

        原來,兩年時間,這個城市就變化那么大了。

        砰。

        額頭硬生生撞在了窗戶玻璃上,有些疼。向晚一邊輕輕揉著,一邊抬起頭想要看看發生了什么。


        司機罵罵咧咧地,但到底還是下了車。

        一看見被撞的是賓利,臉都綠了。

        “真是晦氣,我就說每天接送從監獄里出來的社會渣滓交不了好運,果然就沒好事……”

        向晚正在下車,被脾氣暴躁的司機推了一把,重重地摔進了雪地里。

        周圍的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目光大多鄙夷,她臉色一白,垂著頭,有羞愧也有疼痛。

        直到,一雙锃亮的皮鞋出現在她視線中。

        她愣了愣,順著那筆挺的手工西裝褲往上瞧去,結果就看到了那張無數次出現在她夢里的臉……

        向晚出生那年,向夫人找人給她算了一卦,那人說她前二十年過的順風順水,但后半生卻是坎坷異常。

        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一語成讖。

        賀寒川看上去,似乎比兩年前更加硬挺俊朗,只是那看著她的厭惡眼神,也和兩年前毫無分別。

        她呆呆的瞧著他,半響,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有多難看,不由低下了頭,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來,結果剛動了動,卻被他手里的黑傘壓住了肩膀。

        “兩年沒見,啞巴了?連招呼都不會打了?”

        她的腿疼的厲害,被他這樣壓著,膝蓋處就像是被針扎一樣,這樣冷的天氣,硬生生疼出了一腦門的汗,咬了咬牙,她顫聲開口:“賀……賀先生,好久不見。”

        賀寒川居高臨下地打量她,剛剛他在車里看的并不清楚,下了車才發現真的是她,他竟然忘記了今天是她出獄的日子。

        不得不說向晚的變化實在有些大。

        那頭細心呵護的長發已經變成了看守所里統一的齊耳短發,干枯如稻草。一張臉蠟黃,尤其上面還有幾處新舊交疊的傷口。

        怎么看,都和當年意氣風發的向家小公主完全不搭邊。

        不過他并不意外,畢竟從那里面出來,又能過得多好,看著她這副狼狽樣,賀寒川的眼底卻驟然變冷,比這漫天的風雪似乎更甚幾分。

        “果然是變了。”

        她一愣,抬起頭,就見他伸手掏出一支煙來點燃,濃白的煙霧縈繞。映襯著那張顛倒眾生的臉,越發的妖冶。

        然后他極輕的笑了一聲,“既然這位司機先生認定了自己今天倒霉,那就別讓他覺得自己的判斷有差錯了,李秘書,記下他的工號,回頭把賠償合同寄給他。”

        司機一下子,恍若雷劈。

        向晚整個人木木的,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她不敢動,眼前的賀寒川還是如同兩年前一樣,殺伐果決,不留一絲的余地。

        她招惹不起。

        “賀先生,如果您沒有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放我離開了?”

        “離開?”他捕捉住這個字眼,抬手用傘尖挑起她的下巴,聲音泛著涼意:“向晚,你應該知道,兩年的時間去贖罪,真的太短了。”

        向晚打了個冷顫,并不是因為這天氣,而是因為害怕。

        牢獄里那非人的折磨歷歷在目,她連想想都會渾身發抖,當初她被送進監獄的時候,向家就自動的將她劃為了棄子,兩年來,更是沒有一個人去探過監。

        她知道,那是賀寒川的意思,她于他而言就是砧板上魚肉,任其宰割沒有反抗的余力。

        可如今……


        凍得僵硬的手指微微收緊,她鼓足了勇氣仰頭,“當年是我的錯,可我也得到我應有的懲罰了,賀先生今天就當沒看到過我,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可以嗎?”

        他挑了挑眉,薄涼的唇角銜起一個弧度,像是聽了一個笑話,“怎么?你以為坐了兩年牢,我們的賬就一筆購銷了?清然的腿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好了,向晚,你自己覺得你這點懲罰夠嗎?”

        她僵住,裙子下的腿疼的厲害,歸根究底還是為了江清然。

        可他只知道江清然的腿殘廢了,卻不知道她的腿當年也被他那揮落的球桿砸得落下了病根,若真的論起來,她欠的債也早就還清了。

        但她不敢說,賀寒川這樣的男人……她不敢再招惹了。

        “那你想怎么樣?賀先生?我也得到我應有的懲罰了。”

        風雪越發的大了,他沒說話,只是抬了抬手上的雨傘,在一旁站了許久的小李走了過來。

        “先生?”

        賀寒川打量著向晚,一雙漆黑的眼睛里透出一絲寒意來,或許是想到了這兩年來江清然做復健時的痛苦,他挑起眉,如同地獄撒旦:“向晚,那是法律對你的懲罰,而我的還沒有。”

        他偏頭看向小李,“李秘書,把她弄干凈,送去夢會所。”

        話音一落,向晚頓時變得臉色煞白,夢會所是什么地方,那是京圈富二代的銷金窟。

        賀寒川把她送到那里,無非就是要磨掉她最后的尊嚴,讓現實提醒她兩年前她是那里的座上賓,可兩年后……她就是眾人唾棄的殺人未遂的罪犯。

        寒意從骨子里漫出來,她咬著牙,低聲恨問,“賀寒川,你一定要做的這么絕嗎?”

        許是沒想到她還會質問自己,賀寒川諷刺般的笑了一聲:“向晚,兩年了,你還真是沒有一點長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你還不懂嗎?”

        向晚低著頭,死死咬著唇不吭聲。

        懂,她太懂了。

        她的所有盛氣凌人所有驕傲肆意,全都在監獄里被磨得干干凈凈。

        或許是這副逆來順受的樣子更讓人覺得煩躁,賀寒川皺了皺眉,轉身往車上走,“告訴夢蘭,這位向小姐讓她親自‘照料’,別讓我失望。”

        很快,黑色的賓利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風雪中,小李猶豫了片刻,還是走過去將向晚扶了起來。

        兩年前這位向家大小姐趾高氣昂的模樣還歷歷在目,如今,看起來卻可憐極了。

        向晚忽然想到了什么,哆嗦著問了一句:“江清然現在過的還好嗎?”

        小李愣了愣,回答得隱晦,“一個舞者失去了登上舞臺的機會,能好到哪里去?”

        向晚凄慘一笑。

        果然啊,但凡江清然過的不好,賀寒川就不會放過她。

        ……

        向晚被小李送到夢會所半個多月,賀寒川再沒有出現過,有時候她甚至覺得那天的偶遇不過是一場夢。

        可偏偏,她又確確實實站在了夢會所的大堂里。

        “您好,歡迎光臨夢會所。”

        向晚已經記不清這是今天鞠的第幾百個躬了,眼前的客人進了大門后,她終于忍不住伸手錘了錘自己已經疼得失去知覺的左腿。

        站在一旁的同事周淼瞄了她一眼,神色同情,“經理也真奇怪了,所有人都能換班休息就你不能,要我說,我看她就是故意的,看你長的漂亮難為你呢。”

        向晚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我不能辭職。”

        “為什么?”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