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玄門少女是大佬

        玄門少女是大佬

        半糖月色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溫歡年是豪門溫家的團寵千金,可誰知她的無良父親圖謀溫家財產,聯合繼母想要將她置于死地。再次醒來之時,溫歡年早已不是曾經那個柔弱不堪的名門千金,而是玄門大佬,當她手握玄門之術強勢歸來之時,她發誓定要為昔日死去的原主討回公道,且看她如何憑借算卦畫符虐繼母,踩渣爹,一路逆襲奪回本該屬于她的一切……

        主角:溫歡年,葉遠琛   更新:2022-07-16 02:48: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溫歡年,葉遠琛的女頻言情小說《玄門少女是大佬》,由網絡作家“半糖月色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溫歡年是豪門溫家的團寵千金,可誰知她的無良父親圖謀溫家財產,聯合繼母想要將她置于死地。再次醒來之時,溫歡年早已不是曾經那個柔弱不堪的名門千金,而是玄門大佬,當她手握玄門之術強勢歸來之時,她發誓定要為昔日死去的原主討回公道,且看她如何憑借算卦畫符虐繼母,踩渣爹,一路逆襲奪回本該屬于她的一切……

        《玄門少女是大佬》精彩片段

        溫歡年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后腦勺一直在流血,痛得她差點又暈過去。

        身邊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透著焦急:“大小姐,您怎么樣?”

        溫歡年看過去,就見旁邊站著個雙鬢發白的老大爺,她認出來這是溫家的老管家陳爺爺。

        “我沒事。”她摸了摸后腦勺的傷口,摸到一手血。

        陳爺爺嚇得臉色發白,立即站起來:“我去拿藥,馬上給您止血!”

        溫歡年沒有阻攔他,聽著他的腳步聲走遠,她陷入沉思。

        她并不是原來的溫歡年。

        半小時前,原來的溫歡年被后媽張小敏用花瓶砸在后腦勺上,當場死亡。

        張小敏把原主扔到別墅后院,準備三更半夜把原主埋了。

        管家陳爺爺偷偷救了原主,把原主背到自己的住處。

        而她重生到了原主身上。

        她的名字也叫溫歡年,或許是這個原因,她才能和原主的身體融合。

        溫歡年翻了翻原主的記憶。

        發現原主這一生就是個悲劇。

        后媽張小敏連同原主的親生父親米建設,害死了原主全家,還奪走了原主家的所有財產。

        當年米建設苦苦追求原主的母親,作為上門女婿進入溫家。

        誰也沒想到,米建設狼子野心,進入溫家只為了奪取溫家的家產。

        他先后害死了原主的外公、母親和雙胞胎哥哥,圖謀到家產后,又害死原主!

        翻看完原主的回憶,溫歡年不禁同情原主一家。

        “放心吧,我會替你報仇的!”她在心里默念。

        既然她現在占用了原主的身體,就不會讓原主的家人白白枉死。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意識還殘留在身體里,在溫歡年默念完這句話后,她心頭躁動的情緒漸漸散去,就好像原主真的聽到了她的承諾一般。

        陳爺爺很快返回來,手上提著一袋子藥和紗布,說:“大小姐,我給您止血。”

        溫歡年目光落在他臉上。

        他面相和善,額寬,地閣方圓,眼神清正,一看就是個好人。

        在原主的記憶里,陳爺爺是溫家的老管家,打小跟在溫外公身邊做事。

        他很疼愛原主,原主也特別信任他。

        不過在溫外公去世后,陳爺爺就離開了溫家,他是看出了米建設的狼子野心,也隱約猜到了原主外公、母親和哥哥的死因,一直在暗地里保護原主。

        溫歡年收回視線,笑著說:“不用那么麻煩。”

        她掐了個手訣,止住后腦勺的血,再用清潔術將身上的血跡清洗干凈。

        陳爺爺驚訝地望著她。

        她笑著起身:“看,我已經沒事了。”

        陳爺爺愣在那里,整個人陷入震驚中,半天都沒出聲。

        溫歡年說:“這半年家里出了很多事,我承受不住打擊,每天都想自殺。有天我跑去山上想悄悄結束自己的命,結果遇到一個老道士,他說我天資聰慧,是修道的好苗子。之后我拜他為師,他教我入道的功法,我學了一些術法,還會算命。”

        這當然是她胡謅的,她的確有師父,卻并不在這個世界。

        陳爺爺過了很久才反應過來:“這……這是真的嗎?”頓了頓,他又慌張地說,“你可千萬別再自殺……”

        “不會的,我早就想通了。”溫歡年掃過他的臉,微微蹙眉,說,“您前天是不是去醫院做了檢查,肝臟方面有些問題?”

        陳爺爺一愣。

        他前天確實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是肝癌晚期,已經無藥可治。

        這件事除了他自己,誰都不知道……

        溫歡年的視線轉落到他手腕上,他手上有一串檀木念珠,是當年溫外公專門去道觀求來送給他保平安的。

        念珠黯淡無光,透著一股死氣沉沉,說明陳爺爺命數將近。

        “您把念珠給我。”溫歡年說。


        陳爺爺不明所以,但出于對她的尊重,還是照做。

        溫歡年接過念珠后,對著念珠念了一段口訣,念珠肉眼可見地變得光澤,仿佛被什么神奇的藥水徹底洗滌。

        陳爺爺再次震住。

        溫歡年笑著將念珠遞回給他,說:“您隨時戴著,這東西能溫養身體,您的病會慢慢好起來。”

        可惜她手里沒有朱砂毛筆,要不然再刻上銘文陣法,效果會更佳。

        陳爺爺將信將疑地接在手中。

        醫生說他是肝癌晚期,就算做手術也沒有太大效果,讓他好吃好喝度過最后的時間。

        他已經快七十歲,倒是并不怎么在意生死,可他一直擔心原主的安危,自然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點。

        陳爺爺低頭看向手里的念珠。

        他出生鄉下,小時候聽過很多道士的故事,他還是很信這種事的。

        可溫歡年是在他眼皮底下長大的,她從前最講究科學,還說要當物理學家……她真的拜了老道士為師,學了道法,還會算命嗎?

        雖然剛剛溫歡年用術法止了血,又讓念珠變得光澤,可他還是有些懷疑。

        他將念珠戴到手上,念珠接觸到手腕皮膚的一剎那,他感覺有一股溫熱的氣流從手腕蔓延到肝臟。

        因為肝臟損壞非常嚴重,這段時間他的肝部總是隱隱作痛,戴上念珠后,肝臟的那股揪痛竟然很快消散不見,他感覺渾身暖洋洋的,特別舒服。

        ……居然真的有效果?!

        陳爺爺不敢置信地望著溫歡年,滿眼震撼。

        溫歡年笑了笑:“您先戴著,回頭我找一塊好玉,刻上陣法符文,會更有效果,您的病會好得更快。”

        癌癥這種東西主要是破壞身體的淋巴和免疫系統,她用術法治療陳爺爺的病癥,雖然無法根治,卻能讓陳爺爺活得更久。

        陳爺爺切實地感受到身體的舒適,一時又激動又感慨。

        沒想到他家大小姐真的懂道法,而且還這么厲害!

        那他就不用擔心大小姐被米建設和張小敏那兩個小人暗算。

        這次原主之所以會死,就是張小敏刻意算計。

        在原主家人相繼去世后,米建設和張小敏還留著原主,就是為了以她溫氏血脈的身份來控制公司。

        經過半年的內斗,就在昨天,米建設徹底得到了溫氏的股權,穩坐溫氏董事長位置,不用再留著原主。

        張小敏故意透露原主的母親和哥哥被她害死的事實,原主年輕氣盛,直接上門找她算賬。

        這正合張小敏的意,她揮退傭人,趁原主不注意,用花瓶砸在原主后腦勺上。

        原主當場沒命,臨死前最大的愿望是讓張小敏和米建設得到報應。

        陳爺爺離開溫家后,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原主,這次知道事情不妙,趕緊跟了過來。

        幸好他在溫家待了幾十年,知道進入溫家的小路,因此他把原主帶出別墅時,并沒有驚動張小敏。

        他雖然只是個下人,溫外公溫外婆卻對他很好,給了他很多養老錢,他手中有不少房產和現金。他非常感恩溫外公溫外婆,在原主的母親和哥哥離世后,他怕原主遭受米建設和張小敏的毒手,準備把所有錢都給原主,再送原主去國外定居。

        原主可是溫家唯一的血脈,他必須保住原主的命。

        如今溫歡年拜了厲害的老道士為師,又有了一身本事,他這下子徹底放下心來。

        溫歡年知道他忠心耿耿,笑著說:“米建設和張小敏那邊,您不用管,我肯定會找他們報仇。”

        陳爺爺點點頭:“你也要小心。”

        米建設和張小敏心狠手辣,他到底還是有些擔憂。

        溫歡年微微一笑:“您放心吧,我不做沒把握的事。”

        陳爺爺長長地舒了口氣。

        溫歡年掃過他的臉,又開口:“您把您兒子叫回來吧。”

        陳爺爺又是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兒子去了哪里……”


        之前陳爺爺懷疑米建設和張小敏害死了原主的母親和哥哥,讓兒子潛入溫氏內部調查。

        這件事只有他和兒子知道,溫歡年卻能直接點出來,可見她的確有幾分真本事!

        陳爺爺心頭更加震動。

        “我說啦,我會算命。”溫歡年笑了下,說,“我師父很厲害的,我又有天賦,把師父的本事學了九成九。”

        陳爺爺:“……”

        以前的大小姐性子軟綿,一門心思撲在學習上,他特別害怕米建設和張小敏會對大小姐下手。

        如今大小姐變得這么自信,他忽然間覺得欣慰極了。

        溫歡年斂了笑,神色變得肅穆:“米建設和張小敏手段陰毒,您兒子留在公司很危險,讓他回家吧。”

        陳爺爺的表情也變得嚴肅,點頭說:“我會和他聯系,讓他盡快回來。”

        溫歡年嗯一聲,還想說什么,她手機突然來了一條微信消息,輔導員讓她立即回學校。

        原主是學霸,成績很好,考取了國內最好的學校Q大。她喜歡物理,考入Q大工程物理系。這個系特別牛掰,是第一代領導人牽頭成立的,直接隸屬國家,主攻核技術。

        現在剛好開學,據說今天晚上有新生入學晚會,原主大二,被輔導員叫去接待新生。

        溫歡年看了眼手機,對陳爺爺說:“我得馬上去學校,您先回家,咱們回頭再聯系,我還有很多事要找您幫忙呢。”

        陳爺爺笑盈盈點頭:“好好好,你快去。”

        只要想到大小姐如今一身本事,再也不用害怕被米建設和張小敏那兩個心狠手辣的賤人迫害,他就特別高興,做夢都能笑醒。

        溫歡年臨走前,扯下自己的一根頭發,又撕下衣擺一小塊布條,將頭發包在布條里,折成三角符的形狀,遞給陳爺爺:“您把這張符給您兒子,隨身帶著,關鍵時刻能救他的命。”

        陳爺爺臉色一變:“他有危險?”

        “您子女宮發黑,說明您兒子最近有一劫,不過問題不大,肯定能夠逢兇化吉。”溫歡年解釋。

        陳爺爺放下心來,感嘆地說:“小年糕長大了。”

        原主的名字是溫外公取的,意禹年年歡喜歲歲安康。她有個小名叫小年糕,家里人最喜歡這樣叫她。自從原主母親和哥哥遇害后,就再也沒有人這樣叫過她。

        或許是原主的情緒還殘留在身體里,溫歡年聽見這個小名,鼻子竟然有些發酸。

        告別陳爺爺后,溫歡年馬不停蹄趕去學校。

        至于米建設和張小敏,她倒是不急著去找他們的麻煩。

        原主一家被米建設和張小敏害死,三條人命,她怎么能這么輕易就讓他們死了呢,當然得讓他們嘗盡人世間所有的痛苦,讓他們生不如死,最后才讓他們魂飛魄散。

        她不知道的是,張小敏也在談論她。

        “你女兒已經死透了,晚上咱們把她埋了。”張小敏倒了杯紅酒,準備和米建設慶祝。

        她最討厭溫家人,米建設為了溫家的財產做上門女婿,而她做了米建設二十多年的地下情人,早就想把溫家人弄死。

        如今得償所愿,她幾乎想放鞭炮慶祝。

        米建設也很高興,一點也不覺得張小敏弄死自己的女兒有什么不對。實際上,這個主意還是他和張小敏一起商量的。

        他接過紅酒,點頭說:“要是有人問起她的行蹤,咱們就說她去國外留學了,到時候找個人用她的身份證辦出入境證明,保證萬無一失。”

        張小敏嗯一聲,湊過去抱住他的腰:“咱們終于能揚眉吐氣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