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長家農姐

        長家農姐

        三棗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睜眼發現身處古代,顧云初還沒搞清楚狀況,便要被迫嫁入逃荒的陣營中。如今他們這一家子,剛剛被祖父母從逃荒隊伍中趕出來,而平常稱兄道妹的家人們竟都在冷眼旁觀,顧云初心里卻覺得輕松許多,雖然他們家失蹤的失蹤,癡傻的癡傻,可好在是人少,她就不相信憑借著自己的頭腦,還會賺不來錢。

        主角:顧云初,顧云書   更新:2023-08-25 09:48: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顧云初,顧云書的女頻言情小說《長家農姐》,由網絡作家“三棗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睜眼發現身處古代,顧云初還沒搞清楚狀況,便要被迫嫁入逃荒的陣營中。如今他們這一家子,剛剛被祖父母從逃荒隊伍中趕出來,而平常稱兄道妹的家人們竟都在冷眼旁觀,顧云初心里卻覺得輕松許多,雖然他們家失蹤的失蹤,癡傻的癡傻,可好在是人少,她就不相信憑借著自己的頭腦,還會賺不來錢。

        《長家農姐》精彩片段

        “拿上這些東西,趕緊滾。”

        一個小布袋砸在了顧云初面前的地上,袋子口敞開,露出里面有些干癟的十來個小土豆。

        顧云初靠在身后的大石頭上,臉色蠟黃渾身無力。她抬起頭,對上的就是一個婦人有些刻薄的臉。

        她也終于理清楚了自己目前的處境——她穿越了,從喪尸橫行的末世來到了大晉國,穿到同名同姓的一個十三歲的小農女身上。有父有母,還有一雙弟妹。

        弘慶十七年,永寧府因干旱導致田地顆粒無收,百姓民不聊生,大批大批的流民開始往附近的州府遷移尋求生機。而他們一大家子,如今就在逃荒的路上,也已經離開永寧府大半個月了。

        面前這個帶著一臉施舍表情扔給她土豆的人,是原主的后奶奶趙氏。旁邊還站著二叔三叔兩家十多口人,全都冷漠的看著他們一家四口被趕出逃荒的隊伍。

        顧云初身上沒有一點力氣,這是餓久了的緣故,腦袋也還處于暈眩的狀態,連稍微挺直身體都做不到。她挪開視線,沒理會趙氏,眸子一一掃過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二叔三叔一家,最后落在坐在石頭上的顧老頭身上。

        奶是后奶奶,爺,卻是親爺。

        顧老頭被她清凌凌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輕咳了一聲,半晌后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云冬啊,你也別怪我們,實在是大家都困難,我們的糧食也不多了。你們這房也沒個壯勞力,你娘又是個傻的,除了吃睡什么都幫不上。這世道太混亂了,大家連自家都顧不過來,實在沒余力照顧你們了,你們,你們就自求多福吧。這袋子土豆也足夠你們娘幾個支撐兩天了,后面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吧,能不能活下去,也是老天的意思。”

        顧云初暗自冷笑了一聲,她在末世生存了兩年,早就見識過了人性的險惡。顧老頭這種明明做了惡事還要找借口推給老天的行為,也不怕天打雷劈了??上F在沒力氣,不然哪里會讓他在這里長篇大論說些廢話?

        她不屑??缮磉叺囊粋€小小的身影卻倔強的抹了一把眼睛,微微哽著聲說,“我們有壯勞力,我爹是為了引開流寇才會不見的,他會回來的,你們,你們……”

        顧云初知道,他是原主的弟弟顧云書,今年才五歲,看個頭卻不過三四歲的樣子。

        原主的爹叫顧大江,兩天前他們遇到一伙流寇,顧大江和二叔顧大河充當誘餌引開流寇的注意力給他們爭取逃命的機會。后來,顧大河回來了,顧大江卻不知所蹤。在大伙的眼里,顧大江多半是兇多吉少被那伙流寇給害死了。

        小小的顧云書卻不肯相信,他覺得他爹還活著,一定會回來的。

        顧老頭卻不想多說,只是擺了擺手說道,“行了,就這樣吧,你們自己好好保重。”說著頓了頓,到底舍不得自己的孫子,問顧云書,“倒是還能帶上你,要不你還是跟我們走吧。”

        一旁的趙氏不樂意了,“帶什么帶?我們自己的糧食都不夠了,他的那份沒有了,要跟著就自己找吃的,去吃土……”

        她話還沒說完呢,顧云書已經拉住了顧云初的手,嘴角崩得死緊,“我跟我大姐在一起。”

        顧云初下意識的就要抽回手,她并不習慣和人有肢體接觸。尤其在末世,防備人靠近幾乎成了本能??伤缃駴]什么力氣,這小破孩生怕自己會被分開似的,握著她的手指緊緊的。

        也因此,顧云初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那小小的瘦瘦的又有些顫抖的小手,她抿了抿唇,最終沒說什么。

        顧老頭被顧云書那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刺激到了,有些氣惱的站了起來,“隨你。”

        說完,帶著趙氏等人便直接走了。

        一直站在一旁的母親楊氏眼底閃過迷茫,她身上還背著一個背簍,里面放著一個三歲的小女孩,昏昏沉沉的在睡覺,這么大的動靜都沒能吵醒她。

        眼看著顧老頭一伙人走了,楊氏無措的也跟著走了幾步,回頭看到顧云初和顧云書還在原地,又急匆匆的走回來,蹲在她身邊不解的問,“冬冬??走,走……”

        楊氏腦子不太好,但也認得人,她現在還沒搞清楚自己母女四人被顧家一家子拋下了,只是奇怪為什么顧家不等等她們。

        顧云初還在恢復力氣,她現在連說話都費力,更沒耐性去解釋。倒是顧云書小聲的安撫楊氏,“娘,大姐累了,咱們等一會兒再走。”大姐之前暈過去了,就是因為這樣,爺奶也終于有了借口丟下他們一家子。

        顧云書憂心忡忡的,爹不在,大姐又病了,娘懵懂,小妹更是瘦弱的沒點力氣。他現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了,雖然只有五歲,但也要擔起照顧家人的責任。

        顧云書努力的挺了挺自己的小身板,又看向閉上眼睛休息的顧云初。

        而此時的顧云初卻是高興的,她在末世生存了一年,幾乎是能活一天就是一天的心態。這里雖然同樣處于混亂的世道,但至少這里沒有喪尸,沒有變異的動植物,等度過了災荒,她的生活會慢慢的變好,這里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至于原主的家人……到底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只要她們不給她找麻煩,顧云初就當報答,還不至于丟下她們,。

        才想著,耳邊忽然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她微微的抬起頭,就見到了去而復返的二叔顧大河。


        顧云初對這個二叔可一點好感都沒有,當初他和顧大江一起引開流寇卻只有他回來了,這不得不讓她多想,將顧大江的失蹤跟他聯系在一起。

        顧大河跑到顧云初的身邊,二話不說蹲下身就去扯她的衣袖。

        “你干什么??”顧云初稍稍有了點力氣,將手往回抽。

        “反正你馬上就要死了,你爹留給你的錢也別浪費了,二叔幫你拿去孝敬你爺奶。”顧大河卻操起旁邊的石頭一把砸向她腦袋,顧云初只來得及‘臥槽’了一聲就暈了過去。

        “大姐??!”顧云書尖叫一聲,撲過去瘋狂的拍打顧大河。

        楊氏也反應過來,放下背簍就上來抓撓他。

        顧大河被兩人纏得還真的退后了兩步,終于不耐煩的一把抓住顧云書,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對著要撲上來咬自己的楊氏喝道,“站住,再過來我就掐死你兒子。”

        楊氏猛地頓住了,猶猶豫豫的不敢上前,看看兒子又看看昏迷的女兒,突然朝著顧大河跪了下去,“他二叔,求求,求求你,把阿書放下,他疼,他疼的。”

        顧云書被掐得整張臉都發紫了,眼睛更是紅的厲害,眼淚在眼眶里打轉硬是不肯落下來,他不管不顧的瘋狂掙脫,“娘你起來,不要跪。他不是人,他是畜生,他打我姐,要逼死我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顧大河根本就不管他罵了什么,沒有楊氏礙事,他重新走到顧云初的身邊,一把扯下她的袖子。他知道大哥偷偷給了這個侄女防身銀子,他還不小心看到了顧云初將銀子縫在了衣服袖子里,所以他才會去而復返回來拿的。

        反正在這世道,她們一家子肯定活不了幾天的,與其讓這銀子給她們陪葬,還不如讓他拿了去呢。

        顧大河心安理得的很,翻開袖子,果然看到了一兩碎銀。他這大哥還有心眼呢,居然偷偷藏了這么多錢。

        拿到銀子,顧大河一把將顧云書丟開,楊氏忙上前將人接住,避免他腦袋磕到石頭上,“阿書,娘在,不疼啊。”

        顧云書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得了自由后才終于大口大口的開始喘氣。

        顧大河站起來瞥了她們一眼,笑得一臉得意,“你們可別怪我,是你們爺奶決定把你們趕走的,我是小輩,只能聽他們的。”

        說完哼笑了一聲,大步的朝著顧老頭他們的方向追去。

        顧老頭是看到二兒子離開的,此刻見他重新回來,微微的皺了皺眉,問道,“你干什么去了?”

        顧大河也不瞞他,“那丫頭身上還藏著銀子呢,我拿過來給爹娘使使。”

        顧老頭腳步頓住,“他們就那么點糧食,你還去……”

        “怎么就不能去了。”他話還沒說完呢,趙氏就忍不住罵道,“我就說老大不老實,有銀子不孝敬我們兩老,還偷偷摸摸的給媳婦女兒的。這沒良心的玩意兒,我們辛辛苦苦的把他養這么大,就養出這么個白眼狼,早就該打死他了。老二拿了銀子怎么了?反正給了她們也用不上,別最后落到別人手上,還不如給了我們。”

        顧老頭張了張嘴,許久才嘆氣道,“也是她們命不好。”算是默認了趙氏的話。

        顧大河就心安理得的收好銀子,“娘,這銀子我給你收著,我年輕力壯的,不容易丟。”

        趙氏瞥了他一眼,沒說什么。這世道她也不樂意為了幾十文錢的事情惹得兒子不高興,萬一惹惱了兒子丟下她這個老人,她也活不下去。她以為錢不多,也就由著他了。


        顧云初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是在楊氏的背上,耳邊傳來她呼哧呼哧走路的喘息聲。

        楊氏很瘦弱,顧云初很明顯的感覺到她有些咯人的肩膀一震一震的,仿佛一不小心就會被壓斷似的。

        “冬冬,冬冬,你醒了?”大概是感覺到動靜,楊氏微微的側過頭,滿臉欣喜的開口。

        顧云初這才發現楊氏的身前還掛著一個背簍,背簍里的小女孩依舊睡的無知無覺的,都現在還沒醒過來。

        顧云書也聽到聲響,急忙抬起頭來,“大姐你醒了?你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到了。”

        “我們去哪?”顧云初沙啞著問。

        他們走的這條道有些窄小,路上也沒什么人,這會兒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得找個地方過夜才行。

        “我們往回走了,去昨晚我們去的那個村子里住一宿,那地兒離得近一點。”顧云書抬起頭,抹了抹臉,努力的揚起笑。這個決定是他下的,心里其實很忐忑,也不知道對不對。

        畢竟比起前面未知的方向,他只能回到認得的地方,大姐需要休息,他心里也很怕。

        顧云初這才發現他脖子上有道勒痕,配上他那有些碩大的腦袋,格外的觸目驚心。

        她臉色微微的一沉,“顧大河呢?”

        “他搶了大姐的銀子,就跑了。”顧云書終于還是沒能忍住,笑容維持不住,低下頭抹了一把淚,“云書沒用,沒保護好大姐,也沒守住銀子,對不起。”

        顧云初想叫他不許哭,她在末世一年,早就明白眼淚是最沒用的東西。銀子沒了就沒了,哭有什么用,回頭有機會再讓他十倍百倍的還回來,多大點事兒?

        但她很快反應過來,這里不是末世,顧云書也不是陌生人,是她的弟弟。

        可她也不會安慰人,好在耳邊很快就傳來了楊氏的聲音,“阿書不哭,是你二叔壞,我們以后都不理他,不理,娘疼你。”

        顧云書就被安慰到了,他用力的抽了抽鼻子,“我不哭,我是咱們這里唯一的男子漢了,不哭。”說著,摟了摟懷里的土豆布袋,挺了挺小胸脯。

        顧云初,“……”

        好在他們落腳的村子很快就到了,這村子靜悄悄的,已經差不多沒什么人了,大家死的死,逃的逃,都在尋找能生存的地方。

        顧云書原本想去他們昨天去的那間屋子的,被顧云初阻止了。最后他們選了個距離村子中心有點距離的一戶人家,地方不大,勝在偏僻安靜,旁邊也只有兩戶人家。

        到了屋里,楊氏便小心翼翼的將顧云初放了下來。

        顧云初的力氣已經慢慢的恢復,只是之前腦袋被砸,還有些暈眩。

        顧云書小心的將土豆放在她面前,抬起頭說道,“大姐,你先休息,我去找點柴火。”

        他懂事的很,對著顧云初說話的時候還努力的揚起笑,不讓她擔心。

        說完就轉身去找柴房了,顧云初看著他頭大身子小的背影,都擔心他那腦袋隨時都會折了似的。

        他沒一會兒就抱著兩捆細細的柴火進來了,又叫楊氏,“娘,幫我把窗子關上。”

        “好呀。”楊氏正拿著竹罐給顧云可喂水,小姑娘無意識的吞咽著,終于有些反應了。

        等到窗門緊閉,顧云書這才開始動手烤土豆。

        顧云初眼睜睜的看著他從布袋里面翻出……兩個小土豆,十分珍惜的串起來放在柴火堆上面轉動,等到差不多了,便遞給了她一個。

        另外一個,他小心的剝掉皮,送到了顧云可的嘴里。

        然后,就把火給熄滅了。

        顧云初看著手里的小土豆,又看了看明顯不打算吃的顧云書和楊氏,“你們的呢?”

        “大姐,你吃,我不餓。”話是這么說,眼睛卻控制不住的往土豆上飄,隨即又馬上低下頭去。

        楊氏的表現就直接多了,她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我餓。”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