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重生之絕世梟龍

        重生之絕世梟龍

        雙面老仙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睜開雙眼,映入林青平眼簾的是一個正在哭泣的女人和被砸得破敗不堪的房間。女人是他的妻子,這里是他生活了數十年的家。消化了很長時間,林青平終于接受了自己重生的這個事實!前世,他軟弱無能,任由小舅子欺凌,因此失去了妻子。如今一切重新洗牌,林青平發誓要改變悲催的命運!

        主角:林青平,韓婉晴   更新:2022-07-16 02:38: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青平,韓婉晴的女頻言情小說《重生之絕世梟龍》,由網絡作家“雙面老仙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睜開雙眼,映入林青平眼簾的是一個正在哭泣的女人和被砸得破敗不堪的房間。女人是他的妻子,這里是他生活了數十年的家。消化了很長時間,林青平終于接受了自己重生的這個事實!前世,他軟弱無能,任由小舅子欺凌,因此失去了妻子。如今一切重新洗牌,林青平發誓要改變悲催的命運!

        《重生之絕世梟龍》精彩片段

        “不要砸了!我求你,不要砸了!”

        一間裝修很簡陋的房間里,傳來了一個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聲。

        一個老式的大方塊電視里還在播放著還珠格格,不過接下來,一聲啪的響聲,電視機被一個飛來的椅子砸成了粉碎!

        林青平從昏昏沉沉中蘇醒了過來,他感覺頭疼欲裂,眼前也有些重影。

        “我不是死了嗎?這里是哪里?”

        眼前陌生的場景,讓林青平瞳孔不斷的放大。

        眼前一個醉醺醺的男人,正在面前瘋狂的砸著為數不多的家具。

        還有一個年輕的哭泣的女人,那女人試圖在阻止那個醉酒的男人砸著屋里面的東西。

        林青平從地上慢慢的站起來,他的耳朵里瞬間出現了一陣“滴”得蜂鳴聲。

        眼前又是一黑,林青平差點摔倒在地。

        接著一段熟悉的記憶,一下子涌入了他的大腦之中。

        我重生了???

        重生的年代是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林青平結婚三年,那個哭泣的女人,叫韓婉晴,是林青平的妻子。

        十二年前的林青平沒什么本事,并且性格懦弱。

        那個正在砸他們家的人,是林青平的小舅子韓俊杰。

        這個人是個賭徒,每次輸光了錢,就會來找他姐韓婉晴來要錢。

        林青平膽小怕事,面對混子一樣的小舅子韓俊杰,每次只要韓俊杰惡狠狠的瞪林青平一眼,就讓林青平不敢說半句話。

        就在剛才,林青平只是沒忍住抱怨了一句,就被韓俊杰推搡了一把,林青平沒站穩,栽倒在地。

        此刻林青平站起了身子,地上有一面被摔的粉碎的鏡子,林青平低頭望著碎裂鏡子里的自己。

        鏡子里的這個男人,除了長得帥之外,身體瘦弱,身上的衣物廉價,一看就是社會底層。

        在上一世。

        林青平在十五歲前,那個時候養父還沒失蹤,家里有錢,林青平是自信英俊。

        直到十五歲之后,養父失蹤,他們一家人的租屋被人搶占,林青平被人多次侮辱。

        林青平從此性格變得懦弱無能,所有的好的品質都從他身上消失。

        后來他和韓婉晴結婚,也是因為林青平懦弱無能,無法給妻子提供一個好的生活條件,韓婉晴得了胰腺癌,去世了。

        林青平再遭到打擊,后來他孤身一個人去了港島,他在那里無意中得到了一個老者的傳承。

        在十年內,他成為了港島的最有名望的風水、中醫大師。

        他被無數港島名流大亨追捧,奉為尊貴的座上賓。

        金都被稱為百年最佳風水布局的盤古大廈、杭島被稱為三星拱月的皇后雙子塔,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他的醫術更是卓越超群,他是港島被上流社會奉為醫道天下第一的杏林國手。

        然而當他再次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卻后半生再沒有結婚。

        后來在異國拍賣會上斥資所有身家,買回了國之重寶——黃龍角。

        不過國寶還未拿回國,他就在異國遇難。

        此刻林青平搖了搖頭,他的過往記憶融合到了現在的身體里。

        我居然真的重生了!

        也就在林青平還沉浸這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時,又是一聲巨響,玻璃茶幾被小舅子韓俊杰砸成了粉碎!

        “錢!給我錢!”韓俊杰像是發瘋了一眼,他雙目發紅,嘴中噴著熏人的酒氣,他這副發狂的模樣,讓哭泣的韓婉晴害怕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別砸了!我給你!我給你還不行嗎!”

        韓婉晴從寬大的羽絨服口袋里拿出一個錢包,錢包里一共只有五百塊錢。

        韓婉晴手里的錢,一下子被韓俊杰搶走。

        不過韓俊杰數了一下后,他吼道:“五百?不夠!”

        韓俊杰的手臂,死死抓住了韓婉晴的手臂,他嘶吼道:“給我錢!我知道你有錢,你們廠里昨天才發了獎金,給我!都給我!”

        韓俊杰猙獰恐怖的表情,真的嚇壞了韓婉晴,讓韓婉晴嘴唇顫抖,半天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韓俊杰喝了酒,就像是一個精神病患者。

        他忽然松開了韓婉晴的手臂,臉上又漏出痛苦的神色,他一下子跪在了韓婉晴的腳下。

        “姐,你要救我,我和他們打牌欠了三千,我今天要是不還錢,他們就要砍掉我的手!”

        “姐,我求你,我只有你這么一個姐,只有你能救我!”

        韓婉晴說道:“家里的錢,那是給你姐夫看病的!我不能給你!”

        “他死不了,什么時候看病都行!姐,你要是不給我錢,我可能會沒命的!”

        韓俊杰忽然神情更加瘋癲,他又狠狠的抓住了韓婉晴的頭發。

        “姐,你是想讓我死嗎?你是想讓我死嗎!”

        韓婉晴被嚇得退到了墻角,她不斷搖著頭,發出“啊啊”的恐懼的尖叫。

        韓婉晴多么希望有個人可以保護他,至于家里另外那個男人,韓婉晴已經不寄托希望。

        不過此刻,韓婉晴忽然聽到林青平的聲音。

        “松手!我叫你松手!”

        韓俊杰扭頭輕蔑的瞥了一眼林青平:“我韓俊杰的事情輪得到你管!滾開!”

        此刻,林青平一巴掌抽在了韓俊杰的臉上!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欺辱姐姐,目無尊長!”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酒后無德,砸了我家!”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總之,你該打!”

        前世自己軟弱無能,讓韓婉晴一生都活在痛苦里。

        此刻既然老天給林青平一次重活的機會,林青平一定不會再讓韓婉晴受到委屈。

        韓俊杰被林青平三巴掌下去給打懵圈了!

        這個以前慫包一樣的姐夫,今天這是被武松附體了?

        韓俊杰捂著臉,干愣著看了林青平足足一分鐘。

        韓婉晴也是意外的看著林青平,韓俊杰酒后來家里砸,來家里鬧,甚至還打過她,沒有一次林青平敢站出來阻止。

        今天林青平居然為了自己動手打了韓俊杰,這太讓韓婉晴意外了。

        此刻林青平一把撕扯住韓俊杰的衣領,林青平手臂上雖然沒什么力氣,但是他的臉上那股氣勢,讓韓俊杰不由得身體不住的后退。


        “滾!”

        韓俊杰被林青平撕扯著衣領,拽出了屋門,伴隨著屋門關閉的聲音,韓俊杰被林青平趕出了家門!

        韓俊杰被趕出家門后,韓婉晴坐在墻角哭泣,林青平想要過去安慰一下韓婉晴,但是當他想靠近韓婉晴時,韓婉晴抱緊了雙膝,身子不斷的往墻角里靠。

        這是韓婉晴受到驚嚇的表現,再加上原來的林青平不能給韓婉晴半點安全感,哪怕現在的林青平想要去保護韓婉晴,也讓韓婉晴一時半會不能適應。

        林青平給韓婉晴倒杯熱水,他輕輕的把熱水放在了韓婉晴的面前后,林青平收拾著家里被砸翻的家具。

        當林青平撿起地上的日歷時,他看到日歷停留在11月1日時,林青平臉上的神態微微變了變。

        再有三個月,韓婉晴就會因為胰腺癌永遠的離開。

        林青平的記憶里,韓婉晴也是在去世前兩三個月前,才去醫院檢查出晚期的。

        以前林青平眼睜睜的看著韓婉晴離開,他無能為力。

        現在的林青平,他得到了那位神秘老者的傳承,他的醫術登峰造極,前世他多次治好過各種晚期患者的絕癥。

        此時林青平的目光慢慢看向了韓婉晴。

        他下定決心,絕對不會讓韓婉晴痛苦、遺憾的離開。

        絕對不會!

        韓婉晴此時也看著林青平,今天的林青平有些反常。

        趕走韓俊杰,給自己倒水,打掃衛生,這還是那個自己認識的林青平嗎?

        晚上睡覺的時候,平時床上兩個隔著很遠的枕頭,今天兩人有意無意的居然居中了一些。

        等到韓婉晴睡著后,林青平的手指輕輕搭在了韓婉晴的脈搏上。

        果然,韓婉晴的病,很嚴重!

        留給林青平的時間,不多了。

        第二天,清晨。

        林青平起來的時候,韓婉晴出門已經去上班了。

        并且桌子上已經擺放好了早餐,一個煎蛋、一塊面包、一碗粥。

        林青平吃著那塊顏色并不是很好看的煎蛋,他一邊吃,眼淚一邊流了出來。

        前世他后來功成名就,他吃過各種名廚做的煎蛋,但是再也找不到他懷念的那種味道。

        林青平心中再一次的發誓,他絕對不允許韓婉晴再一次離開自己。

        既然要給韓婉晴治病,就要買藥,但是治絕癥的藥,都不是尋常藥,很花錢!

        現在林青平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錢。

        林青平忽然想到一件事。

        有人欠他們家錢!

        林青平的岳父韓建國,前幾個月在工地上,因為腳手架倒塌,被砸斷了雙腿。

        工地的老板到現在為止,一分錢沒賠償。

        林青平之前跟著岳父學手藝,也一起在工地干活,那個工地的工頭很粗暴,林青平一直就怕那個工頭。

        岳父出事后,懦弱的林青平也不敢去找工頭和老板要錢,后來還是韓婉晴一個女人過去了好幾趟,還被工頭臭罵一頓,給趕出了工地。

        既然現在自己重生了,那屬于我們家的錢,誰也不能欠著!

        林青平打定主意后,他先去了一趟江城最大的別墅區,一品閣。

        林青平要去一品閣見一個人,洪峰建筑集團董事長,洪峰!

        林青平的岳父之前砸斷腿的工地,就是洪峰建筑集團的地產項目。

        按理說林青平的身份,他是根本沒資格見洪峰的。

        但是林青平只是給門口的帶話的保安說了一句話,不過三分鐘,別墅里就有一輛擺渡車開出來專門接林青平進去。

        就在林青平要進一品閣時,一輛寶馬停在了一品閣門口,從里面下來了一個穿著阿瑪尼西服青年走下車。

        這個阿瑪尼青年居然認識林青平,他叫張浩,是洪峰集團下面承包工程的一個老板。

        之前林青平的岳父就是在張浩的工程隊里摔斷腿的。

        張浩的身份地位還住不到這一品閣,他到一品閣是來拜訪也住在里面的一位銀行老總的。

        此刻張浩指著林青平,眼神警惕的問道:“你不是韓建國的女婿嗎?你跑這兒來干什么???”

        林青平只是淡淡的說道:“我要去哪,管你什么事?”

        “你是不是來找洪總的?!老子都給你們這些王八蛋說了幾百遍了,腳手架倒塌,是你們自己不注意弄翻的!以為找了洪總,就能壓我讓我給你們賠錢嗎?”

        林青平只是冷冷的看著張浩,這個張浩是個吸血鬼,以前在工地就特別擅長苛刻別人的血汗錢。

        腳手架倒塌,摔傷、砸傷了十幾個工人。

        張浩仗著有些勢力,誰敢要錢,就收拾誰,目前為止沒給一個人賠償。

        林青平依舊冷冷的說道:“賠錢的事情,我現在還不想談。下午吧,我會找你談的。”

        “老子要和你談了?你少自作多情了!”張浩忽然反應過來,他冷笑道:“就你一個卑賤跟狗一樣的人,你也配見洪總?洪總也不會見去的,我剛才真多慮了。”

        林青平不再理會張浩,他直接坐到了擺渡車里,跟著保安進了別墅區。

        張浩見林青平居然真的進去了,他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

        畢竟砸傷了十幾個工人,雖然沒死人,但是好幾個人都是重傷,一輩子站不起的那種。

        這件事要是真的捅到了洪總耳朵里,洪總雖然也不會在乎這些平民的死活,但是多少會對自己有想法的。

        與此同時,林青平被擺渡車帶到了洪峰的家里。

        林青平見到了洪峰。

        洪峰因為林青平的一句話,迫不及待的見了林青平。

        兩人見面時間不長,林青平不愿意多說,但是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洪峰如坐針氈,同時更是拿出紙筆,將林青平說的每一句話都記錄在筆記本上。

        最后林青平給洪峰提了一件事,他想請洪峰幫他辦了。

        此時洪峰,已經完全被林青平的吊住了胃口,林青平說的不過是一件小事,他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

        林青平從一品閣出來,他便回了家。他沒打算深交洪峰,這個洪峰,命不好,人的見識也短,他的未來哪怕有自己指點,也走不遠。

        在上一世,林青平和洪峰是認識的,不過卻是洪峰走投無路時,洪峰拿出最后得勁積蓄,請林青平幫他改運。

        洪峰的底子,林青平前世就很清楚,所以剛才林青平不過幾句話,就能夠把洪峰套住。

        張浩從那位銀行老總家出來,他便給洪峰打了一個電話。

        “洪總,我是小張啊。我問一下,剛才是不是有個毫無身份的平民求見了您?”

        洪峰想了一下,剛才他見的林青平,可是頂級風水大師,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言,可不是什么平民。

        洪峰就說道:“我沒見什么平民,我剛才在家里見了一位大師。小張,你有什么事情嗎?”

        張浩心中暗道,原來韓建國那個女婿,根本沒來見人家洪總,真是讓自己白白擔心了半天。

        估計那個害自己擔心的王八蛋,就是進來應聘保安之類工作的。


        當天下午,洪峰地產項目的工地上。

        林青平出現工地上,他之前就是在工地做水泥工的,工地的工頭見到林青平,他指著林青平訓斥道:“林青平,上午你跑哪去了,也不請假,工資扣三百!”

        工頭訓斥完,然后扔給了林青平一把鏟子:“去,把那沙子給我裝車了!”

        林青平什么也沒說,他心里有計劃,他接過鏟子,就過去鏟沙。

        這時有一個帶著臟兮兮工地頭盔的人湊到了林青平面前,這個人也是家里人因為上次事故砸傷,至今沒要到一分錢的賠償。

        他壓低聲音說道:“小林,下午張浩要來工地一趟,我們已經商量好了,一起去見張浩,他要是不答應給錢,我們就跟他拼了。你也一起來吧。”

        林青平還沒接話,就有個人盯著林青平,陰陽怪氣說道:“就他,懦弱怕事,他在工頭面前屁都不敢放一個,在張浩面前,還不得嚇得尿褲子。叫他,還不如叫條狗呢!”

        工地所有人都看不起林青平,都覺得林青平懦弱無能,老丈人砸斷腿,他這個做女婿的吭都不敢吭一聲。

        那個帶頭盔的人聽到周圍人的話,他沒有等林青平說話,也是搖了搖頭,走開了。似乎根本沒指望林青平能幫到什么忙。

        這時工地門口張浩的車開了過來,不過張浩直接把車開到大門里面了,根本沒給工人攔住他的機會。

        眾人沒見能見到張浩,神色都有些失望。

        此刻一個穿著工地迷彩服的五十多歲人跑到了工頭面前,他可憐兮兮說道:“隊長,我想見見張浩張總。我兒子被砸斷了脊椎,等著錢做手術,你就讓我見見他吧。”

        “你還想著要賠償呢?不是都給你們說了嗎,腳手架倒塌,那是你們自己的責任,你兒子摔成殘廢,怪天怪地也怪不到張總頭上啊,滾滾滾!”

        “都滾回去干活,誰要是帶頭鬧事,老子這個月一分錢的工資都不給發!”

        這邊工頭剛驅趕走討要說法的工人,大門口緊接著又開過來一輛車。

        從車里下來了兩個衣著華麗的年輕女人。

        這兩個女人是做裝修行業的,其中那個皮膚很白皙的女人叫沈碧霞,是這家裝修公司的老總,她們來這里是來見張浩談合作的。

        沈碧霞帶著助理李瀟瀟下了車,沈碧霞和門口沙堆胖的林青平正好目光對視。

        兩人有過交集,初中那段時間,林青平家境殷實,林青平和沈碧霞還談過一段戀愛,這也算兩個人的初戀。

        林青平記得前世韓婉晴絕癥去世后,沈碧霞還過來悼念過,并且給了一萬塊錢。

        李瀟瀟從這些工人身旁走過嫌棄的捂住鼻子,她催促沈碧霞道:“沈總,我們走快點,這些工人又臟又臭,少和他們接觸。”

        沈碧霞念舊情,她對林青平說道:“你岳父的事情,我聽說了,賠償款要到了嗎?”

        沈碧霞是和張浩要談合作的,所以張浩近期的工程上的大小事情,沈碧霞也都打聽清楚了。

        要不是張浩手里掌握的工程項目油水很大,再加上沈碧霞的公司虧損極缺項目,她是不會找張浩的公司談合作的。

        林青平說道:“沒要回來。”

        沈碧霞想了下,她說道:“我和張浩吃過飯,打過幾次交道,他應該會給我些面子。我幫你盡可能的提一提這件事吧。不過錢要是要回來了,你不要聲張。”

        這時沈碧霞的那個助理李瀟瀟說道:“沈總,他就是個民工,他的破事我建議還是少管。”

        李瀟瀟拉著沈碧霞,就要往工地里面的辦公室里走。

        林青平忽然叫住了沈碧霞:“沈總,我勸還是不要和張浩談任何合作,張浩的公司,快完了。”

        李瀟瀟立即就嘲諷道:“看看他說的是人話嗎?他一個在工地鏟沙子的賤民,居然敢說張總的公司要完蛋了?腦子進水還是吃屎吃傻了?”

        沈碧霞也是皺了皺眉,然后沒再多說什么,但是林青平的話,卻又像是在她的腦海里埋藏了一個種子。

        沈碧霞和李瀟瀟進去后,沒半個小時,沈碧霞和李瀟瀟就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兩人出來的時候還在爭論著什么。

        “沈總,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張總開的條件雖然苛刻了點,但是回報點很高啊。你居然拒絕了?你不會信了那個民工的鬼話了吧?”

        沈碧霞和李瀟瀟既是上下屬,也是閨蜜,所以李瀟瀟私底下和沈碧霞說話幾乎是不太講究。

        沈碧霞只是說道:“張總的合同,我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李瀟瀟慶幸的說道:“不過還好剛才話沒說死,等晚上我再把張總約出來,咱們再談談,張總的這幾個項目,都是很少見的高回報項目??!”

        李瀟瀟出門的時候,路過林青平的時候,死死的瞪了林青平幾眼。

        林青平沒理會李瀟瀟,他問沈碧霞道:“你和張浩簽合同了嗎?”

        沈碧霞搖搖頭,他對林青平說道:“沒簽,不過你的事情,我給張總提了,他應該會給你一些補償的。”

        “嗯,沒簽就對了,你記住了,哪怕過幾個小時后張浩再放低條件,你也不要簽。”

        李瀟瀟直接怒了,她指著林青平怒道:“你知道就因為你一句話,讓我們剛才合同都沒簽成,你個該死的低賤民工!”

        林青平冷冷說道:“民工怎么了?是上了你,還是上了你媽了?你對民工這么大的怨氣?”

        “你個死···!”李瀟瀟剛要發作,就被沈碧霞給攔住了。

        “好了,李瀟瀟,我們走吧。”

        盡管林青平現在說話很‘國粹’,但是沈碧霞卻覺得林青平和以前變得不一樣了。

        這邊沈碧霞剛走,張浩就帶著一群人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之前要找張浩討說法的人,一下子全部涌了上去,不過此刻張浩身邊帶著七八個長相兇悍的手下,這些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混子,手里還拿著鋼管。

        張浩指著面前的工人,陰沉臉說道:“我聽說,你們打算找我要錢???哪個帶的頭,給老子滾出來?”

        討說法的人剛才還群起激憤,現在一看到這些混子,一個個都熄火了。

        林青平盯著剛才嘲諷他的那個人說道:“你們剛才不是說要過去拼命嗎?不是說帶我還不如帶條狗嗎?現在怎么不過去找張浩拼命了?”

        “林青平,你說的好像你多牛逼似的!你要是牛逼,你去把錢要回來???”

        林青平說道:“我要是要回來了呢?”

        “我給你跪下磕三個響頭,再叫你一聲爸爸!”

        林青平淡淡一笑:“好了,等會等著認爸爸吧。”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