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澤晚

        澤晚

        網絡作者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虞晚喜歡陸寧晏喜歡了三年,從始至終轟轟烈烈。她活得非常明白,他不喜歡她沒關系,他心里有白月光也沒關系。本來以為兩人沒什么可能,陸寧晏卻答應了她的追求??僧斔俅巫驳剿桶自鹿庥H親我我,這不能忍,她利落分手。一賭氣直接和另一個高質量男性遲靳澤領了證,夫妻關系很重要,她要天天和他培養!

        主角:虞晚,遲靳澤   更新:2022-07-16 02:35: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虞晚,遲靳澤的女頻言情小說《澤晚》,由網絡作家“網絡作者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虞晚喜歡陸寧晏喜歡了三年,從始至終轟轟烈烈。她活得非常明白,他不喜歡她沒關系,他心里有白月光也沒關系。本來以為兩人沒什么可能,陸寧晏卻答應了她的追求??僧斔俅巫驳剿桶自鹿庥H親我我,這不能忍,她利落分手。一賭氣直接和另一個高質量男性遲靳澤領了證,夫妻關系很重要,她要天天和他培養!

        《澤晚》精彩片段

        虞晚喜歡陸寧晏喜歡了三年。

        從二十三歲到二十六歲,明目張膽,轟轟烈烈。

        虞晚是個很有原則的人,陸寧晏不喜歡她沒關系,和別的女孩搞曖昧也沒關系,可誰知陸寧晏在某一天答應了她的追求。

        虞晚穿著小長裙坐在沙發上,旁邊站著大哥的小娃娃,小娃娃長得精雕玉琢,十分精致,小嘴跟抹了蜜一樣,跟在她身邊,「姑姑,姑姑」地喊。

        虞晚看著都快被萌化了,當即就想發紅包。

        手摸了半天才發現現在都用手機支付了。

        虞母坐在一旁,嘴巴開開合合說著不停,無非就是讓虞晚找個男朋友之類的話。

        「媽,我不都跟你說了嘛,我有男朋友了,陸寧晏?!?/p>

        虞晚眼皮抬都不抬,摸著小娃娃的腦袋。

        「那人不成,我覺得不成?!褂菽钙财沧?,剛想說些什么,虞晚的電話就響了。

        虞晚看向屏幕,是閨蜜打來的電話,心里暗自給閨蜜點贊,不愧是中國好閨蜜。然后站起身走向門外。

        閨蜜章穎的聲音格外急促,「我發給你的微信你怎么沒看?」

        虞晚皺了皺眉,「手機沒在身邊?!?/p>

        章穎聽到此,欲言又止了好幾次。虞晚干脆掛斷電話,自己去看微信。

        一張張照片被手指劃過,里面男人的側臉正臉都被拍個正著,不難認出那就是虞晚男朋友,陸寧晏。

        章穎:今天我回酒店的時候碰到的,我思來想去還是先跟你說了。

        虞晚知道章穎的性子,這事兒她憋不住。

        章穎在鄰市出差,而她沒記錯的話,陸寧晏給她打電話說不能來參加的理由是老板臨時有事。

        虞晚反反復復地看那幾張照片,男人看向旁邊女人笑得燦爛,不笑的時候又溫柔無比,眼里是藏不住的愛意。

        「你站那干嘛呢?要開飯了?」

        虞大哥站在門口向虞晚喊了一句。

        虞晚勉強的朝虞大哥笑了笑,「哥,我臨時有事需要先走一趟,你們先吃?!?/p>

        說著就拿著手機朝電梯間走去,一邊走一邊朝章穎發消息,要地址。買了最近一班飛往z市的票,上了飛機才想起來自己的包忘在了宴會上。

        母親應該會記得拿,虞晚看向窗外的藍天白云。

        下了飛機,虞晚便往酒店趕去。

        本以為還需要再做一番計策謀劃才能順利捉奸,沒想到剛進酒店大門,就碰上了陸寧晏和他的白月光。

        還真是免了一番謀劃,虞晚暗自想笑,點開陸寧晏的聊天界面詢問:你在哪呢

        陸寧晏手機滴滴了兩聲,他拿起看了看,沒回并按黑了屏幕。

        虞晚不打算與他牽扯,直接打字:我們分手吧

        這次陸寧晏停住了腳,輕皺起了眉頭,旁邊的白月光也跟著停住了腳。

        他們一轉身,就會看到自己。

        虞晚想躲,但她沒躲,就直愣愣地站在他們不遠處。

        她就想看看陸寧晏是什么反應。

        她等了會,陸寧晏似乎是想回復,但旁邊的白月光他說了些什么,陸寧晏便揚起笑,順手就把手機揣進了兜里。


        虞晚扯起了笑,這樣的男朋友不分留著過年嗎?

        「陸寧晏!」

        她快走了兩步,走到兩人身前,她向來不是能忍的主!

        「好巧啊,在這也能碰到?」

        陸寧晏又皺緊了眉,虞晚沒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看向旁邊的姑娘。

        這人她不認識,但她一直知道,這是陸寧晏上大學的時候的初戀,白月光前女友。

        虞晚眉眼彎了起來對著女人說道,「陸寧晏,你不介紹下?這是你女朋友還是哪位?」

        女人臉瞬時有些紅,虞晚的語氣仿佛真的碰巧遇到陸寧晏的異性朋友,還是釋放友好的那種,女人就對她放松了警惕性。

        虞晚走到女人身旁,接著道,「悄悄提醒你,陸寧晏現在單身哦,這種男人可遇不可求,好好把握機會!」

        說完就走,一點喘息的機會都不給陸寧晏留,但言語之外,虞晚相信陸寧晏看出了她什么意思。

        老娘知道你的破事了,現在要跟你分手,咱倆好聚好散,你跟你的白月光好好過去吧。

        佯裝瀟瀟灑灑的走出酒店門口,再走入門口不遠處的酒吧,十分淡定的喊來服務員。

        起碼在外人看來是的,誰也不知道現在的虞晚內心波濤洶涌,強忍幾次才忍住落淚的欲望,詢問了下度數最高的酒,然后一下子就點了五瓶。

        也一下子就看呆了旁邊的人,只能說,人不可貌相,這看著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這么猛。

        虞晚打電話給章穎,讓她過來。

        章穎這會正忙不開腳,只好說半小時后到。

        可虞晚等了半個又半個小時,章穎還沒來。酒太烈了,一瓶還沒喝完,虞晚就喝不下去了,眼淚刷刷的往下掉。

        她忍不住看向吧臺的酒保,「你們這的酒太烈了」

        虞晚手機要沒電了,外面天都快黑了,章穎還沒趕來,她想了想,現在在z市的還有遲靳澤,一個電話撥過去,報了地址名,什么也沒說,只說了讓他盡快來接她。

        虞晚酒品好,在沒熟人的地方,她也不敢多喝。點都點了,只能付錢。

        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酒??此蓱z,還很人性化地遞上了一包衛生紙。

        遲靳澤是冒著雨趕過來的,雨傘收了走進酒吧的那一刻,他就看見了坐在吧臺上的虞晚。

        小小一團,眼淚一直掉,擦著眼淚喝著酒,看得遲靳澤心緊了又緊,疼了又疼。

        嗓子發干。

        他走到虞晚旁邊,虞晚見他來了,立刻跳下椅子,腿軟了下,差點就摔了,只得緊緊拉住旁邊的男人,遲靳澤一彎腰便把虞晚公主抱了起來。

        走之前還貼心地問了酒保,酒有沒有付錢。

        外面下了雨,虞晚拿不住傘,傘被風吹得東倒西歪,為了護住虞晚,只能把人緊緊摟懷里。

        虞晚被冷風一吹,冷雨一拍,瞬間清醒不少,抬頭看了看男人的臉,又埋在男人的懷里抽了起來,說話還帶著哭腔,「遲靳澤,你十七歲不是說過二十七歲咱都沒結婚就娶了我嗎?我現在還沒結婚,你娶了我吧!」


        小姑娘的熱淚滾燙,遲靳澤覺得那熱淚直接流到了他的心臟里。

        風雨很大,遲靳澤低聲沉沉,「好?!?/p>

        他知道這是小姑娘醉話,或許明天一早睡醒了可能就起床翻臉不認人了。

        但這個時刻,他還是想答應。

        虞晚醒來的時候,天黑沉沉的,手機早已沒電,酒店也看不出來現在幾點了。

        腦袋昏沉沉的,虞晚站起身,這是個套房,窗外還在淅淅瀝瀝地下著雨。

        虞晚很喜歡這樣的天氣,窗外下著雨待在屋子里會讓人很有安全感,虞晚扯起一抹笑。身后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

        遲靳澤從外面進來,發現床上沒人,心中慌亂,再看向窗前,心又定了下來。

        「我給你買了飯,過來吃?!?/p>

        「哦?!褂萃睃c點頭,走了過去,「現在幾點了?」

        「十點二十?!惯t靳澤抬起手表看了眼。

        「那我睡了多久?」虞晚接過遲靳澤拿給她的筷子。

        遲靳澤沉思了兩秒,「大概兩個小時左右?!?/p>

        虞晚舒了口氣,「那還睡得不是很久,你手機能借我下嗎?我給章穎打個電話?!?/p>

        章穎那家伙不知道去酒吧找沒找她,還是給她打個電話說下。

        遲靳澤把手機遞給虞晚,「我手機不設密碼?!?/p>

        「好?!褂萃碜叩揭慌?,給章穎通報了聲。章穎這才放下心來,剛才去找過一次,沒發現,問了酒保才知道被一個男人抱走了,嚇得章穎差點報警。

        虞晚又聽章穎絮叨了會,這才掛斷電話。不過也沒忘了滿足章穎的好奇心,告訴她自己分手了。

        「你——」不小心聽到點兒的遲靳澤。

        虞晚知道他要說什么,自顧自的點點頭,「對,分手了,男方心里不干凈?!?/p>

        說實話,虞晚其實沒有特別傷心,好像早就料到了這個事實。

        有些人只適合做那些在云端里的人,比如陸寧晏。一旦被拉下神壇,那么在虞晚眼中,顯得也不過如此。

        遲靳澤緘默,不知道如何安慰虞晚。

        他沒經歷過失戀,他只有暗戀,從年少到現在,心里滿滿當當只裝了一個人。

        虞晚沒忘記昨晚說的話,喝酒不斷片說的就是她。

        她吃了幾口飯,趁遲靳澤低頭的時候,看向他。

        遲靳澤長得很有戾氣,如果說陸寧晏像神仙,那么遲靳澤就像墮神。平時看著絲毫不近人情,不少人都敬而遠之。

        虞晚垂下了眉眼,這和他幼年生活有關吧。

        「你有喜歡的人嗎?」

        虞晚低頭吃著飯。

        遲靳澤感受到臉上的視線挪走,剛松一口氣,便又心頭一滯。

        見遲靳澤久久不回,虞晚也不去糾結,「單身嗎?」

        遲靳澤終于有了反應,點點頭。

        「真巧,我也單身?!褂萃砉雌鹦θ?,「那我們結婚吧!」

        「咳,咳咳咳!」遲靳澤被嗆個正著,不敢置信的看向虞晚。

        虞晚還是笑,「不是吧,這可是你說的,你十七歲說的十年后我沒結婚就娶我?!?/p>

        「你是說真的?」遲靳澤嗓子咳啞了,目光沉沉地看向虞晚。

        虞晚點點頭,「我虞晚從不說謊!」

        遲靳澤眼神發了點光,暗自腹誹,還不說謊,你就是個小騙子。

        「你同不同意???」虞晚身體往前傾了傾,「不會你還有喜歡的姑娘吧——」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