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首輔家的小妖精會疼人

        首輔家的小妖精會疼人

        一水遮夏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棠葉是現世醫學界的天才,一次試藥她因過敏而穿越到古代,成為了家人不待見的假千金。無良父母想要拿她抵債,哥哥妹妹對她百般無視,還有真千金頻頻上門找麻煩。穿越開局,棠葉怒懟一家極品,然而跟著她的便宜夫君宿墨回了家,從此她擼起袖子努力賺錢,在致富發家的路上她意外發現自家的小哥哥傻傻呼呼可可愛愛……

        主角:棠葉,宿墨   更新:2022-07-16 02:31: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棠葉,宿墨的女頻言情小說《首輔家的小妖精會疼人》,由網絡作家“一水遮夏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棠葉是現世醫學界的天才,一次試藥她因過敏而穿越到古代,成為了家人不待見的假千金。無良父母想要拿她抵債,哥哥妹妹對她百般無視,還有真千金頻頻上門找麻煩。穿越開局,棠葉怒懟一家極品,然而跟著她的便宜夫君宿墨回了家,從此她擼起袖子努力賺錢,在致富發家的路上她意外發現自家的小哥哥傻傻呼呼可可愛愛……

        《首輔家的小妖精會疼人》精彩片段

        “你們想要反悔?”宿墨看著躺在擔架上,被四個人合力才抬到他家院子里的棠葉,臉色鐵青。

        劉秀芳趕緊上前,隨意塞了幾個銅板給力士們,將人打發走了,這才走到宿墨跟前:“什么反不反悔的?這丫頭可是大戶人家教養出來的,還不值一百兩銀子嗎?”

        “你每日挑燈夜讀,不得有個體己人伺候呀?”

        劉秀芳嚷嚷著大嗓門,臉上笑意更甚。

        什么一百兩?棠葉迷迷糊糊聽見有人說話。

        “私自買賣人口是犯法的!你們眼里,就沒有律例嗎?”宿墨面色一寒,毫無律法,輕賤女子,簡直可惡!

        棠葉滿腦子就只剩下四個字:買賣人口。

        她該不會遇上人販子了吧?不應該呀,她不是試藥的時候因為過敏死了嗎?

        棠葉試著抬了下手,身體有些沉重,但還是能抬起手來的。

        右手在左手的手臂上捏了兩下,軟的,還有溫度,她還活著,沒死?

        不對!

        她恍然一驚,這具身體不是她的!

        這圓乎乎的小胖手,和她纖細修長的手天差地別。

        “律例?你私自買賣功名,難道就不違背律例嗎?”棠寒看著宿墨,眉間滿是得意,若不是他那好妹妹的計謀,他這功名還不知道從哪兒得呢。

        買賣功名,亦是大罪。

        棠葉身上一顫,一段不屬于她的記憶蜂擁而至,良久,她才撐著身體爬起來。

        “買賣功名這種罪名若是說出去,宿墨固然要受到懲罰,但棠寒你,不僅要丟了已經到手的功名,還要受到懲罰,你們一家子,都不得好死,你敢嗎?”

        宿墨清澈的雙眼忽得放置在了棠葉身上,這又是棠家的什么把戲?他目光深邃,眼中夾著寒芒。

        棠家幾人沒想到棠葉竟然這個時候醒了,劉秀芳上前推了一年一下,“你這死丫頭,說什么胡話呢?那是你哥!”

        我哥?

        棠葉心頭冷笑,那是原主她哥,但原主已經被他們折磨死了!

        現在來和說她將骨肉親情,未免太可笑了些。

        “是哦,所以我才奉勸你們,不要背信棄義,不然宿墨死不過是死他一個,你們家要死,可就全家都得上斷頭臺了。”

        “哦,不對,還有你那心心念念讓你抱上大腿的養女棠惜霜,也要跟著一起死!”連這種頂替功名的歪心思都能想出來,簡直可惡。

        棠田見到棠葉不僅敢頂撞她娘,竟然還想要害死他一家,怒火上涌,一個健步就沖上來,“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看我不打死你!”

        “老子辛辛苦苦養你這么久,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現在還要害死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個狗東西,你個喪門星!”

        棠葉這具身體瞞虛弱,不敢硬抗,轉身避過去,抬高了聲音,“你要是再敢動手,我就將這件事情嚷嚷得所有人都知道,大不了大家一起下地獄!”

        買賣功名可是死罪,棠葉若當真嚷嚷出去,他們都別想活了。

        棠葉下地獄也就下地獄了,其他人誰會想要跟她一起死???

        劉秀芳趕緊攔住棠田,“他爹,別沖動,別沖動,有話好好說!”棠田冷哼一聲,一把甩開劉秀芳的手,“看看你生的好女兒。”

        劉秀芳心里也委屈,她們好好的惜霜,竟然變成了這么個又胖又丑的鬼東西。

        再說,這棠葉雖然是她生的,可不是她養的呀。

        那禹州府棠家可是大戶人家,云老爺可是知府大人,誰知道大戶人家教養出來的女兒,竟然是這般德行,比他家微微差了十萬八千里去。

        宿墨看著眼前的場面陷入僵局,提議了一句,“進屋說?”話里話外,這被抬到他家門口的女子,也是個可憐人。

        但功名,絕不能讓!

        宿墨沉靜的眼眸,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棠葉。

        棠葉轉身看了故此一眼,這小伙兒,長得賊精神,一雙眼睛燦若星芒。就是一臉菜色,看上去身體不太好的樣子。

        想必就是被棠惜霜設計了的倒霉蛋。


        憑借著宿墨能在這時候出聲,棠葉邁步,心想棠家人雖然沒辦什么人事,但給她找的這個未婚夫,她還是很滿意的。

        “那就,進屋說吧。”棠葉伸手,拉住宿墨就往屋里走。

        宿墨怔然間,看了眼握著自己手腕的胖手,手背上還有一個個的肉窩,看上去還挺可愛的,神不知鬼不覺抬腳就跟著棠葉進了自己家。

        才一開門,屋里撲面而來的濃重的中藥味差點熏得棠葉一個跟頭。

        她上輩子活了二十多歲,都在和藥打交道,但她研究的是西藥,對中藥也只了解些皮毛,并不精通。

        這會兒聞到如此濃郁的中藥味,一瞬間她還有些不適應。

        屋里的床上躺著一個少年,看上去比宿墨年紀大一點,身體就更瘦弱了,躺在床上佝僂著身子,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是不是發出兩聲微弱的咳嗽聲。

        棠葉就坐在宿墨旁邊,屋里只有兩張凳子,兩人坐下之后,棠家那一家三口就只能站著了。

        棠葉也不理會,只問:“你們想要拿我抵賬?”

        “什,什么抵賬?那是把你嫁給宿墨,我們收一百兩的聘禮,你出去打聽打聽,這年頭誰家嫁閨女不收聘禮?”劉秀芳狡辯,“再說,你可是大戶人家教養出來的,一百兩老娘還嫌要少了呢!”

        “我呸!”棠葉忍到她說完才發難,“我看你是屎殼郎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就她現在這德行,倒貼給人家錢,人家都未必愿意要,更別說獅子大開口要一百兩銀子的聘禮了。

        誰家窮到過年吃不起豬肉都不會把她買回去養著等過年殺。

        劉秀芳沒想到原來唯唯諾諾的棠葉,竟然忽然就伶牙俐齒起來,“你,我不和你說!”

        “宿墨,你可想好了,銀子肯定是沒有,這丫頭你若是要,我就把她留給你,你要是不要,我就賣給別人去。”

        “不過我可先說好了,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價錢了。”劉秀芳咬著牙齒,恨不得親自替宿墨拍板。

        棠葉心里莫名浮現一絲悲涼,不是她的情緒,是原主殘留在這具身體里的意識在作祟。

        “還說不是賣女兒?”棠葉嘲諷,“買賣人口可是犯法的,我現在就去官府狀告你們!”

        “站??!”棠寒一把拉住棠葉,“你哪兒都別想去!否則我打死你個臭丫頭!”

        “你打死我呀,你打死我,我就哪兒都去不了,到時候讓宿墨到官府替我伸冤,鬧的你這個新科秀才郎臭名昭著,還是得給我陪葬!”

        棠葉這話無疑是說到了棠寒的痛處上。

        看著棠葉那得意的樣子,棠寒就恨不能一棍子將她打死,但他投鼠忌器。

        好不容易才將在惜霜的幫助下將宿墨的功名買下來,他以后就要平步青云了,給棠葉那蠢東西陪葬,不值當!

        劉秀芳見狀,上來和稀泥,“不是賣,不是賣,娘氣糊涂了,是嫁,把你嫁給宿墨,娘收些聘禮也是應該的不是。”

        宿墨正想看棠葉的反應呢,他忽然覺得棠葉和棠家其他人不一樣時,就見棠葉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你說的對。”


        宿墨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嘲諷,一承血脈,又能是什么好東西?他冷笑了一聲,臉色鐵青,要不是兄長打獵之時受傷難愈,身體每況愈下,他決計不會鋌而走險賣了功名。

        “既然棠葉都同意了,宿墨你還有意見嗎?現在你那功名的銀子算是用聘禮抵消了。”劉秀芳對棠葉的反應很是滿意,轉頭看向宿墨。

        宿墨緊握雙拳,腦海中思慮計策,他一介秀才寒窗苦讀得了功名。

        然而就是為了得到這一百兩銀子給兄長治病,為此他還簽訂了契書,絕對不會將此事鬧開。

        誰知道事情塵埃落定之后,棠家竟然反悔,將棠葉賣給自己抵賬,“功名與人,豈能相提并論?”

        棠葉是可憐,若是尋常時候,他救也便罷了,可如今他兄長正等著救命錢買藥呢!

        正在他思慮間,棠葉先一步買鍋宿墨,自己對上劉秀芳,似是還有遲疑:“是嫁女兒,不是賣女兒?”

        劉秀芳看見棠葉那張胖的像饅頭,看不見眼睛的臉就厭煩,忍著心中的嫌棄,糊弄她:“當然是嫁女兒,我和你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你哥馬上就是舉人老爺了,咱們家哪能干出來賣女兒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那我以后就是宿墨的妻子了,這件事情我替他答應下來了。”

        劉秀芳一聽這話,可算是樂壞了,還以為她長能耐了,沒想到是看上了宿墨那病秧子。

        也對,宿墨雖然沉默寡言人,但學問很好,那張臉長得也好看,要不是他自己落水染病,宿從文也跟著傷重,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把閨女嫁給宿墨呢。

        更何況,相處下來,棠葉覺得他人不錯。

        “這就對了嘛,咱們是一家人,不能說兩家話,這聘禮錢,我們也不要了,你們好好過日子,比什么都強。”

        “這功名,你們休想就這樣拿走!即便是被他賣了,但他也不怕鬧大!身為男兒,豈會怕這些小事。”宿墨正要上前理論,眼看著劉秀芳就要走了,棠葉起身,“還有一筆錢沒談好呢,急什么?”

        “還有什么錢?”棠田一聽提錢,整個人都跟著往前攢了兩步,還當是棠葉要給他錢呢。

        棠葉道:“既然是嫁女兒,咱們就得按照規矩走,宿墨該給的一百兩聘禮就免了,但娘家應該給我準備的一百兩嫁妝,可不能少。”

        “什么?”棠田大驚一聲,“你還想要嫁妝?”

        “我為什么不能要嫁妝?”棠葉轉身關了房門,還從里邊上了栓,就站在門口也不離開,“咱們家現在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了,我哥用不了多長時間,自然回事朝廷大員,這樣的家世門第,若是被人知道嫁女兒連嫁妝都沒有,豈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宿墨好奇的看了一眼棠葉,不明白她這是什么意思?

        棠葉的身份,他是知曉一星半點的,男人眉宇間帶著一絲探究。

        而站起身,棠葉知道當初棠惜霜被禹州府棠知府接走的時候,給他們留下了不少銀子,但這銀錢是給他們花銷的,實際上卻是棠老太給棠葉的嫁妝銀子。

        “你們該不會是不想給吧?”棠葉的手,已經不動聲色的攥上了掃把。

        到自己手里的錢,棠田怎么可能就這樣拱手送給棠葉,當即指著棠葉罵:“你還要不要臉,哪有出嫁的姑娘張羅討要嫁妝錢的?”

        “人家當然不用張口討要,人家的爹娘都會主動給!”說話間,棠葉已經拎著掃把走過來,“我再問一便,你們給是不給?”

        “想要錢,做夢去吧!”棠田斜著眼睛不看棠葉,結果被棠葉兜頭就是一掃把,“你給不給?”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