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

        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

        羚羊羊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宋喜和霍南厭協議結婚,各取所需,婚后,她乖巧懂事,溫柔體貼,對方卻在外邊養別的女人,養他們的孩子,這實在太不公平。于是,宋喜提出了離婚,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后,她怒了,說好協議到期,兩個人就回歸陌路呢!從此以后,兩個人婚后相敬如賓的畫風變得不一樣了,她忙著賺錢離婚,某人卻忙著追妻……

        主角:宋喜,霍南厭   更新:2022-07-16 02:2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宋喜,霍南厭的女頻言情小說《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由網絡作家“羚羊羊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宋喜和霍南厭協議結婚,各取所需,婚后,她乖巧懂事,溫柔體貼,對方卻在外邊養別的女人,養他們的孩子,這實在太不公平。于是,宋喜提出了離婚,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后,她怒了,說好協議到期,兩個人就回歸陌路呢!從此以后,兩個人婚后相敬如賓的畫風變得不一樣了,她忙著賺錢離婚,某人卻忙著追妻……

        《第九十九次提出離婚被拒》精彩片段

        “老板好!”

        帝豪會所,清一色俊美男公關列隊而站。

        奢華鎏金沙發處,宋喜上挑的桃花眼半瞇,搖曳的紅酒印襯烈焰紅唇。

        仰頭,抿酒,纖細的脖頸滾動性感的弧度。

        一眾男公關包括領班,無一不為她的美艷動容。

        男人們交換眼神,竊喜與渴望暗藏。

        誰能榜上這位富婆,錢色雙得!

        叮——

        她放下酒杯,修長的手指轉著耳垂的墜。

        “就這?”質量太一般了。

        領班一頓,頗為為難道:“宋小姐,這是帝豪最上乘的男人了……”

        宋喜唇瓣抿直,拎起香奶奶限量新款。

        “無趣。”

        不及那個男人萬分之一,新歡必須比舊愛好啊,不然太掉面兒!

        踏踏的高跟鞋聲,領班還想攔。

        “宋小姐——”

        宋喜背對著抬起胳膊,“留步。”

        兩個字,已然定局。

        開門順著長廊前行,走了不過三五步,前方電梯突然打開,涌出一眾身穿制服的司法人員。

        “1068號房,快查!”

        宋喜半側身體,任由一陣步風刮過。

        周遭空下來,身后傳來領班和男公關們的尖叫聲。

        她臉色漸冷,眉眼間渡上一層寒漠。

        本月第三次了,她前腳進會所點人,后腳必定遭遇定點排查。

        是誰?搞她心態?

        乘坐電梯下樓,直奔側翼停得銀色瑪莎,剛走了兩步。

        吱嘎一聲——

        加長版勞斯萊斯停在她面前,車窗緩慢下移。

        率先入目是男人干練的黑發,緊接著是漆點般的墨眸,削薄的唇抿著一絲涼。

        宋喜瞳孔一縮,心臟跳動的頻率快了一拍。

        三個月沒見,他出現了……

        不怪她先前挑剔,看他看了兩年,會所那些小東西實在入不得眼。

        她垂首俏笑,心緒轉變只在一瞬間。

        “好巧呢,霍先生。”

        霍南厭斜睨的眸光很淡,嗓音一如既往沒什么起伏。

        “上車。”

        “不了。”宋喜隨手一撩長發,略昂的下巴帶著一絲故作的悠閑。

        “我約了‘好’朋友,拜拜。”

        話落,她想瀟灑轉身。

        霍南厭的動作不是一般的快,開了車門,捏住她的胳膊。

        輕輕一扯,她順勢跌入他的懷抱。

        熟悉的冷香,夾雜著淡淡的煙草氣。

        她愣了兩秒,兩掌立刻推他胸膛。

        “霍先生,自重!”

        霍南厭攬住她的腿,一個旋身,將她抱入后車座內側。

        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助理沈風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平穩前行。

        宋喜嘖嘴,黛眉狠蹙,開車門無果后,轉而冷冷瞪他。

        “你要帶我去哪?”

        “帶你回家。”

        回家?

        霍公館?

        那里已經不是她的家了!

        “放我下車!”宋喜臉色更加難看。

        霍南厭并沒看她,她的要求像是一根針落入大海,連浪花都沒激起來。

        宋喜心頭燥煩更勝,又是這樣,霍南厭總是這幅雷打不動的模樣。

        她所有的情緒好似都發泄在一團棉花上,這感覺讓她總想炸毛!

        她后槽牙一緊,借著二兩酒勁,一把扯住他的領帶。

        二人距離猛然縮短,呼吸交纏在一起。

        “霍南厭,我們已經離婚了。”

        是了,三個月前,她發現那件事后,一紙離婚協議留在霍公館,自認為瀟灑的離去。

        預想的追尋和挽留并沒發生,霍南厭甚至連句解釋的話都沒有。

        可眼下,過了九十多天又來找她,搞笑!


        霍南厭凝著她,那雙眸,似夜平靜。

        “協議我沒簽。”

        哦,所以,他要告訴她,他們的離婚不生效。

        呵呵。

        宋喜肩膀一直,“我要跟你離婚。”

        渣男。

        “我不同意。”

        霍南厭寡言少語回應,宋喜張了張唇瓣,一陣叮鈴鈴的鈴聲響起。

        眼見他接通電話,她剛要繼續開口,他長臂一伸,掌心溫熱的觸感抵在她的唇上。

        “說。”霍南厭話是對手機講的。

        宋喜牙根癢癢,張開嘴就是一口。

        用力比較大,小虎牙刺破他的皮肉,血腥味蔓延開來。

        霍南厭又給了她一個淡漠的眼神,咬的好像不是他的肉,他又道。

        “嗯,可以,明早到公司等我。”

        長達兩分鐘的通話,她咬了兩分鐘。

        終于掛了電話,他松開她。

        “我記得你屬兔,不屬狗。”

        “……”

        他拿出夾層內的小藥箱,消毒,包扎,一氣呵成,面不改色。

        宋喜眼皮跳了兩下,這該死的人形機器開關在哪?她要摁滅他!

        糾葛這片刻,已經到了霍公館。

        “讓你撒氣了,別再鬧。”

        這話,怎么聽都像他在施舍包容。

        宋喜緊緊盯著他,寬肩窄臀的背影已然是一道迷人的風景線。

        但……她頭頂都青青草原了??!

        “你站??!”她一聲低咬。

        幾步追過去,攔住他的路。

        “顧晚晚的事你不跟我解釋解釋?”

        霍南厭居高臨下俯瞰著他,解開領帶,順手松了一個襯衫扣子舒緩。

        “她不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不用糾結不相關的人。”他知道她是因為那則報道,但他和顧晚晚確實什么都沒發生。而且很多細節現在還不能告訴她,等那件事處理完,一切就結束了。

        宋喜表情沉寂下來,想起三個月前的那篇報道。

        顧晚晚與霍南厭在同一間酒店客房里出來,緋聞鬧得沸沸揚揚。

        這是跟她不相關?

        “霍先生好胸懷,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是么?”她譏諷出聲,唇角溢出的冷笑極其不屑。

        霍南厭劍眉輕沉,嗓音有些涼。

        “你乖一些,忙過這陣下個月帶你去布里島度假。”

        他還是老樣子,喜歡用物質和享受來搪塞她。

        宋喜冷呵,“不想談是么?那就不必談了。”

        她直奔樓上,腳步聲很重,但速度很慢。

        足足走了一分半,轉彎口,她望了一眼樓下。

        霍南厭依舊站在原地,琉璃燈很明亮,但落在他的臉上已經有些模糊。

        他的表情,是她看不懂的深邃。

        宋喜一顆心深深扎了一下。

        兩年夫妻,她一度以為她覓得良人,相敬如賓,相濡以沫。

        可這一刻,她看懂了。

        霍南厭不過是不愛她,才能如此坦然,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她決絕前行,一聲低喃:“沒勁透了……”

        身影匿在長廊盡頭的尾燈后,低落在地毯上的一滴水漬——格外刺目。

        這一夜,她睡得并不踏實。

        第二天一早離開時,霍南厭已經去公司了。

        好在他還為她考慮了一些,把她的瑪莎開到了別墅門口。

        驅車前往瑞利集團,她是這個制藥研究所的公關部部長。

        抵達辦公樓層,立刻感覺到周遭人異樣的眼神。

        宋喜心生疑惑,助理曉曉飛快趕來。

        “宋部長,有個女人要見你……”曉曉欲言又止,眼底還帶著擔憂。

        “誰?”宋喜接過曉曉懷里的文件,利落批閱。

        “顧,晚晚……”

        宋喜步伐瞬間停下,那次新聞鬧得很大,連帶扒出了宋喜和霍南厭的隱婚。

        近期,狗仔還查到霍南厭與顧晚晚相識十幾年,據說是青梅竹馬。

        而她,順利成了大眾口中插足良緣的心機女。

        她的微博半個月前就被罵癱瘓了。

        她也曾調查過顧晚晚,江城顧家的養女,早先確實與霍家有交集。

        幾年前,顧晚晚突然失蹤,家族紐帶斷裂。宋喜懷疑,這些年是被霍南厭藏起來了。

        不過……因為什么要藏呀?

        “在會客室么?”宋喜望向右前方。

        曉曉點頭。

        宋喜眼眸一凌,這個顧晚晚,她沒去找她,她倒登門拜訪了?

        炫耀?逼宮?還是想干什么?


        宋喜推開會客室的門,打眼看到遠處的女人。

        一襲淺藍色長裙,標準的黑長直。

        恬靜的側顏搭配上不施粉黛的眉眼,溫婉中透著純凈。

        原來,霍南厭喜歡這種清湯掛面?

        宋喜唇角一抑,款步走過去。

        剛坐下,顧晚晚突然給她來了個九十度的彎腰鞠躬。

        “宋小姐,對不起!”

        宋喜笑著,冷艷動人。

        “哪里的話,是我這個正妻怠慢你了。”

        她轉著咖啡杯里的銀勺,叮叮作響。

        “你陪我老公九十二天,按照標準薪資計費,這張卡里有十萬。”

        啪啦,宋喜甩出一張銀行卡。

        “其余算是給你的精神損失費,可還滿意?”

        她放下銀勺,白皙的手骨托著下巴,饒有興致的笑眸極為魅惑。

        顧晚晚手掌一縮,臉色頓時白了幾分。

        太侮辱人了,當她出來賣的么?

        不過……必須忍,她此番有目的而來。

        顧晚晚深吸一口氣,從包包里拿出一份協議。

        “我知道你對我有敵意,這是我簽的保證書,我會徹底離開阿厭,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傷害他。”

        這一舉動多少有些超出宋喜的預料,她翻看兩頁,內容沒什么問題。

        只不過顧晚晚那句“傷害他”,怎么著?看到霍南厭手上的傷口了?他今早走那么早就是去見顧晚晚吧。

        她墨眸瞇了瞇,將協議放在一旁。

        “那敢情好,你要是反悔可以隨時來找我。按照古代納妾的風俗,我不介意一頂小轎將你抬入霍家后門。”

        宋喜的毒舌不是一般的強,屬實抱歉,她對這個霸占霍南厭三個月的女人一點情面留不出。

        顧晚晚臉更白了,剛要開口說話,余光不經意瞄到窗口,她愣了一下,立刻調整情緒。

        再抬眸時,淚花閃閃。

        “宋小姐,為了阿厭我可以做任何事,如果你還是不滿意,我可以給你下跪!”

        說著,作勢要給宋喜跪下。

        這個女人先前雖然楚楚可憐但優雅得體,可現在……

        宋喜有些不好的預感,不過也不會伸手去扶,戲都演了,她決定先看完。

        然而顧晚晚剛彎腰,房門突然打開。

        響動引起所有人注意,宋喜看過去,門口的人再熟悉不過。

        霍南厭一襲筆挺西裝,完美身形比例清冷落拓。

        那雙眸,只在她臉上掃了一下,緊接著停在顧晚晚的肢體動作上。

        “阿厭……”顧晚晚喃喃出聲,委屈巴巴地撲了過去。

        宋喜心一頓,眼睜睜看著她撞入他的懷抱。

        這一刻,全身的血液冷到凝結。

        何其諷刺,她老公當她的面抱住破壞她家庭的小三。

        她死命捏著指尖,手臂都在顫抖。

        霍南厭大掌拍了拍顧晚晚的后背,很快拉開距離。

        “你先回去。”他寡淡的嗓音低磁傳出。

        顧晚晚很聽話,頷首哭著離開了。

        房間只剩二人,霍南厭大步走向她。

        目光注意到桌上那份協議,劍眉明顯擰了一下。

        “宋喜,你不該越距。”

        這一刻,宋喜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心啊,涼到胸腔都在疼。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