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惡毒后娘她真香

        惡毒后娘她真香

        貓兒不偷腥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沐小暖意外穿書,成了貪婪惡毒,虐待繼子們的惡毒后娘。在村子里風評不好就算了,她還是反派們世界中的炮灰。沒錯,她的這些未長大的崽子將來都是要她命的反派??粗矍斑@些矮小瘦弱的小蘿卜頭,沐小暖決定努努力,教這些祖國花朵洗心革面,長大好好做人!

        主角:沐小暖   更新:2022-07-16 02:01: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沐小暖的女頻言情小說《惡毒后娘她真香》,由網絡作家“貓兒不偷腥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沐小暖意外穿書,成了貪婪惡毒,虐待繼子們的惡毒后娘。在村子里風評不好就算了,她還是反派們世界中的炮灰。沒錯,她的這些未長大的崽子將來都是要她命的反派??粗矍斑@些矮小瘦弱的小蘿卜頭,沐小暖決定努努力,教這些祖國花朵洗心革面,長大好好做人!

        《惡毒后娘她真香》精彩片段

        “沒爹沒娘的小野種!你娘沒了你爹沒了,以后還有后娘打你們,略略略~”

        “就是就是,不給你們飯吃,還打你們,后娘就是壞,我娘說了,周家七個孩子,兩對雙胞胎長得都好看,那后娘肯定會把他們賣了換錢養自己的弟弟。”

        一群孩子你一句我一句,天真無邪的臉說著最惡毒扎心的話。

        后娘惡毒!不給吃飯!賣了他們!

        一字一句的刻印在了周家大雙胞胎的腦子里。

        撲通一聲,竟有人趁亂將周家二郎推下了水!

        岸上的周四丫看著懵懂的小雙胞胎,遠遠的看到了自家后娘怒氣沖沖的往這邊趕來,忍不住害怕。

        卻發現木大丫沒著急訓斥她,反而想也沒想跳入了水里直奔周二郎而去。

        深水區的水有成年男子那么高,木大丫的個頭一般,她不會水,但是知道閉氣,想著伸手將孩子拉回來就好。

        沒想到周二郎因為受驚嚇,又加上討厭木大丫,根本不配合,手腳亂蹬,木大丫將周二郎朝岸邊推去,卻被周二郎一腳給蹬到眼睛吃痛松手。

        這邊周大郎過來將弟弟帶回岸上,木大丫卻沉到了水底。

        村子里有人聽到動靜,急忙趕來,將人拖上岸才發現人已經沒了氣兒,大家也怕事,紛紛站得老遠。

        被救起的周二郎呸了一聲。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死了就死了,少一個人吃飯我們還能多吃點。”

        周大郎小臉眉頭緊皺,卻也不打算上前。

        目睹了全過程的周四丫有點于心不忍看向自家大哥,“她好像是為了救二哥,大哥,她是不是……”

        沐小暖狠狠的吐了幾口水睜開了眼,腦子里的記憶一下涌了進來。

        木大丫,今年不過二十歲,父母早逝,為了給弟弟娶妻,原生就找了媒婆,只要出得起十兩銀子她就嫁。

        周老婆子看中了木大丫能干活,便借了銀子將人帶回來給兒子當續弦,誰知道老人摔了一跤,人沒熬住去了。

        周文生遵守親娘遺囑,草草讓木大丫入門,竟在結婚當天喝土酒給喝死了。

        平白的,木大丫攤上了一個克夫的名聲,剩下一屋子的小崽子們,沒忍心放著不管,咬咬牙認了后娘的名頭,養起了家。

        可惜好心沒好報,養了一窩白眼狼。

        這周家幾個崽子,是一本書中的反派,長大后不僅沒有孝敬木大丫,還覺得是后娘害死了他們爹娘奶奶。

        得勢后直接弄死了木大丫。

        現在,末世異能者沐小暖,成了書里反派們的后娘!

        那邊周二郎還在不知好歹地干嚎。

        “什么救我,我看她就是想要自殺還想帶著我一起,不會水還跳水里,要不是大哥出手,我才真的是死了。”

        一股火氣冒了出來,沐小暖突然坐起身。

        雙眼四下尋找合適趁手的東西,很快,一根細竹鞭出現在了她的視線里。

        木大丫,不對,已經換了芯子的沐小暖直奔那不知哪個小孩遺落的細竹鞭,然后又大步朝著周家大雙胞胎走去。

        一把將周二郎扯過來,朝著屁股抽了上去。

        小白眼狼,果然是從小就壞,自己非得替原身好好教訓這些小白眼狼一頓。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憑什么打我們!”

        周二郎叫囂起來,他沒想到沐小暖這個后娘真敢打他們。

        怒火中燒,周二郎就朝著沐小暖狠狠的撞了過去,想要將沐小暖重新推回河里。

        “呵,老娘就該讓你在河里淹死!費勁救你,你倒好,想著把我往河里踹,不是說后娘惡毒嗎,正好,我惡毒給你們看!”

        沐小暖差點沒站穩,手里的竹條揮得更狠,而周大郎過來抱住了自己弟弟,抗下了打。

        原本以為后娘會停下,誰知沐小暖一下比一下狠。

        “做什么呢,打孩子沒有這么打的,你做后娘也不能如此,孩子做得不對,好好教就是了怎么能動手。”

        趕來的村長連忙出聲勸阻,這幾個孩子到底姓周,雖然關系遠了,但是還是要叫他一聲伯伯的。

        “剛才這孩子可是想要我死,連個后娘都不喊,養不熟的白眼狼,誰稀罕誰家帶去養去,老娘不欠你們的,更不欠你們周家的,我還沒嫌晦氣呢!”

        沐小暖一把將人甩開,手里的竹鞭子也扔了,一幅懶得管的模樣。

        “文生家的,話不能這么說。”

        村長也頭疼。

        但是要是這幾個孩子真的沒了大人照顧,還真不好安排。

        周家這可是七個孩子,兩對雙胞胎,最大的也不過六歲,最小的也才月余,誰家都不容易。

        “別,我可沒有正式進門,叫我木娘子。”

        沐小暖立即打斷村長的話。

        “你是我奶奶花了十兩銀子買回來的!奶奶說了,你就是來我們家為奴為婢的!”

        周二郎大聲的叫囂著,仿佛這樣身上就不疼了。

        “呵,十兩銀子五兩都是借的,你以為你們家有什么錢,還要我為奴為婢?老娘心好,又是干活又是給他們辦身后事,沒占你家一點便宜!”

        說到這里沐小暖也是嘔得很。

        原身十兩禮金都被弟弟騙了去,兩場喪事辦完,才知道周家里有五兩銀子的欠債。

        原主一個人下地收割,就為了能趕上交賦稅,不然連地都要被收回去。

        多的口糧一粒米都沒不說,還有一群只會開口吃還不貼心的小白眼狼。

        “不跟你們廢話,別什么臟的臭的都往老娘頭上潑,你們娘是生孩子死的,不是老娘害的!我過來的時候,你們娘都下葬好幾天了!”

        沐小暖說著,視線放到最愛嚼舌根的人身上。

        “那些亂嚼舌根子的,也不怕腸穿肚爛,說我這個后娘歹毒,你們心腸好,那就把孩子接你們家去,別以為我不知道是誰,我現在都能把他們塞你們家里。”

        村長對上沐小暖的眼神,想規勸的話頓時改了口。

        “文生的死和木娘子有什么關系,你們再瞎說閑話,就去祠堂跪著。”

        村長順勢敲打了一下村里的長舌婦,然后看向周大郎兄弟。

        “大郎二郎,去給你們娘跪下認錯。”


        周大郎看著現在的形勢,最后還是拉著弟弟走了過想要給沐小暖跪下。

        “可別,我可受不起,我就是個后娘。

        這些孩子都不是我肚子里爬出來的,那恨不能殺了我的眼神,誰愛養誰養去,當老娘圖你們周家那破房三兩間?

        連口飯都吃不飽,還要給他們累死累活的干活,村長不如直接替他們周家給我放妻書得了,我自歸家去。”

        歸家是不可能歸家的,那個家里有了女主人,怎么容得她一個外人。

        但是,為了以后的舒心日子,沐小暖現在就要將一些流言直接從根部消除了。

        要知道就是這些流言,就是這一群未來反派讓原身凄慘悲涼死去的根源。

        她沐小暖書穿可不是為了重新走一遍凄慘路的。

        “大郎二郎,還不給你們娘道歉,難不成你們真的要成了無人管的孤兒?有娘才有家。”

        村長覺得自己也是操碎了心了,可是周二郎偏偏這個時候犯倔。

        “她不是我娘!”

        “行了,我這心也是被傷透了,村長您也看到了,不是我這個后娘想走,是他們容不下我。”

        沐小暖手一攤,一幅放棄了的模樣。

        周圍的村民看了,心中嘀咕。

        周家二郎這態度,要是換成自家孩子這樣,打一頓都是輕的。

        “這孩子也是一時沒了親人,所以鉆了牛角尖,木娘子先家去休息,我這個當伯伯的好好教訓教訓他們,你既然已經進了周家,那周家就是你的家,他們就是你的孩子,哪里能那么輕易放手。”

        村長想了想,先把人分開,免得跟斗雞眼似的。

        渾身濕噠噠的確實不舒服,沐小暖見狀空手回去了,至于幾個孩子,她看都沒看。

        村里人紛紛讓開了路。

        “行了行了,該干嘛的干嘛去,在這里看什么,你們兩個去把弟弟妹妹都帶過來,今天我跟你們好好說說,別總是這么犯倔。”

        村長揮手,村民們見沒熱鬧看了,也都紛紛離開了。

        “村長伯伯,我們錯了。”

        周大郎率先開口,他們想要在村子里好好活,那就不能得罪村長。

        “我看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錯在哪了,你們覺得人家害死了你們爹娘奶奶,那跟人家八竿子打不著干系。

        你們家那三間破房子再不修,住人都沒辦法住了。

        有兩畝地不錯,但是你們那么多的人,吃飯都不夠的,還要交稅,你們現在是能種地還是能賺錢?

        沒有了這個后娘,你們啥也不是,人家嘴毒了點,但是小七還活著,你們也沒餓死,除了今天這頓打,之前人家打過你們嗎?”

        周大郎再不想承認也不得不點頭,后娘早出晚歸的,總能帶點吃的回來,每天兩頓飯,雖然野菜比米多,但是多少能填飽肚子。

        “行了,你們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想通了就去給你們后娘認錯,有那功夫去仇視,還不如學著怎么種地填飽肚子能賺錢再說。”

        村長的話提醒了周大郎,他們現在確實不能將后娘趕走。

        “謝謝您,我們真的知道錯了,現在就回去跟后娘道歉。”

        村長一走,周大郎才拉著弟弟回家,周二郎對此還是很不服氣,尤其是他居然被那惡毒的女人打了,腿肚子跟后背疼得不得了,好在竹條細,只傷皮肉不傷筋骨。

        然而等周家兄弟回家的時候根本就沒看到沐小暖。

        沐小暖換了身衣裳直接去了山里,這個家里是真沒有糧食了,而且她還要去確認一些事情,與其在家等著一群小白眼狼回來,那還不如進山呢。

        進了山,確認了周邊不會出現人,沐小暖這才找了塊干凈地坐下。

        閉上眼睛,沐小暖嘗試打開異能空間,卻發現里面空無一物,之前自己收的那些物資全沒有了。

        灰蒙蒙的,她嘗試著往里放東西,發現原本廣闊的空間如今只剩下不到一個立方的空間。

        她的木系異能還在,但是太弱小,只能催生豆芽那么大點的綠植。

        她的本命植物食人花只長出了小葉芽,沒有一點殺傷力,連蒼蠅蚊子都吃不了。

        好在,這里的木之靈不像末世那樣充滿了暴戾,修煉一小會就感覺精神力長了不少。

        待恢復精神,沐小暖也認真的考慮起來,自己接下來的日子要怎么過。

        這里再怎么也比末世好,起碼食物還是原生態的。

        這座大山遍地都是寶,尤其現在九月,山里物產最豐富的時候,空間小是小了點,但是也能放些東西,只要自己規劃好了,能塞不少。

        末世的時候為什么看小說,就是因為那個時候一切都被破壞。

        如今眼前的一切不正和她心意,不過住的地方太差了,得修,沒有吃得可不行,得買,都得花錢,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賺錢。

        因為異能是木系的原因,沐小暖對植物非常的熟悉,閉上眼感知著周圍的草木,林子深處有一處濃郁的木系能量!

        一路走過去,沐小暖采了蘑菇、藥材、野果,還撿了野雞蛋。

        當然,收獲最大的還是那處能量。

        要不是惦記著將東西換成錢,沐小暖還準備多采集一些,不過現在趕去鎮上要緊。

        按照原身的記憶,沐小暖直奔藥鋪。

        “大夫,您這可收藥材?”

        沐小暖說著已經大大咧咧的將籮筐擺放在了桌上,她也不怕對方動歪心思。

        大夫都嚇了一跳,哪里來的村婦這么虎。

        不過目光觸及到籮筐里的藥材,大夫忍下了怒斥。

        “這是何首烏,今天剛挖的,您看看。”

        沐小暖指了指最上面的何首烏,已經是人形了,手臂粗,長的年限可不少了,提起來能有七八斤重。

        “這位娘子不如隨老夫去后院,免得人多眼雜。”

        大夫見沐小暖提起了一部分何首烏,立即壓了下去,沐小暖見狀點了點頭一把提起了背簍跟著大夫去了后院。

        當何首烏整個提起來的時候大夫都忍不住震驚了。

        人形何首烏他不是沒見過,但是長相如此大,并且如同娃娃一樣胖乎乎的卻是第一次見。


        尤其是沐小暖為了挖起來方便,將上面的藤蔓給扎了起來如同一個發髻,多余的全都砍斷了,越像一個孩童。

        “二十兩,這何首烏確實稀奇,但是若是無人脈,想要賣出,只怕這位娘子要人財兩空,當然,若是這位娘子有人脈,便當老夫沒說,娘子帶回去再尋人,老夫……”

        “賣了!”

        沐小暖爽快的聲音差點讓老大夫沒反應過來,他還想著怎么將其中的厲害關系跟面前這位農婦說清楚,畢竟這樣好的東西他確實也舍不得讓到別人手中。

        “賣?賣了?”

        大夫還是有些不可置信,沐小暖點了點頭,剛才就只吃了些野果子,走了一路肚子早就又餓了,趕緊賣了買吃的填飽肚子才行。

        “您再看看其他的,若是能收,我就都賣了,我還趕著去買糧食,家里還有孩子等著。”

        沐小暖的話一出,老大夫也不墨跡了,他怕墨跡下去剩下的藥材都讓著農婦給霍霍了,哪有人抬手就那么隨意的將這何首烏給提起來放地上的,還好是放,要是扔,老大夫覺得自己會受不了。

        藥材不多,但是品質不錯,年份也足夠,老大夫一起收了,因為是沒有炮制過的,又不像那何首烏那樣稀奇,不過加一塊也差不多一兩銀子了。

        “這樣,一起算你二十一兩,零頭給你補上。”

        老大夫索性給了個整。

        “行,二十兩您給我拿整的,剩下那一兩麻煩您幫忙全部拿成銅錢。”

        老大夫點了點頭,讓藥童過來將藥材拿去放好,然后給沐小暖拿錢。

        “這位娘子貴姓?下次若是再碰上這樣的藥材也可繼續送來賣。”

        “免貴姓木,木頭的木。”

        畢竟原身戶籍上就是木頭的木。

        “好,木娘子,這是二十兩,一個銀子十兩,你收好了。”

        十兩一個的銀錠子都是固定的,上面還印了是哪里造的,做不得假。

        沐小暖將錢放到了背簍里,實際上是收進了空間,就剩一些銅錢在里面。

        “店家,來十個胡餅,八個包起來,可有水?”

        一個胡餅半斤重,兩文錢一個,沐小暖兩個胡餅下肚,總算覺得有飽腹感了,喝了一壺水,水不要錢。

        將剩下的胡餅包起來帶走,準備去買糧食。

        到了糧食鋪子,店小二熱情的招呼過來。

        “這位大娘子想要買什么?我們店里的糧食最齊全了!”

        籮筐里放麻袋糧食種類確實挺齊全的,還有面,雖然面粉的顏色黃了一些,但是是面沒錯。

        沐小暖看了看,要了兩斗碎米,一斗豆子,又買了些鹽。

        畢竟少了鹽吃什么都沒有味,人也需要吃鹽才有力氣。

        背著東西,沐小暖就往家趕。

        此時周家幾個孩子正在看著周小七。

        被村長教訓了回來后,他們剛好看到一只野貓跑了進來想要將周小七給叼走,除了周大郎周二郎,其他的孩子都嚇哭了,那野貓的個頭可不小,還是被周大郎用木棍給嚇跑的。

        周小七已經被拖到了床邊,差點就掉到了地上。

        周家一群孩子圍在一起,給周小七喂了剩下的米湯,周四丫給換了尿芥子,周小七又睡了過去。

        他們在等,等木大丫這個后娘回來。

        沐小暖將東西全部放進了空間里,就用麻袋壓在背簍上,快到村口才將東西取出來,胡餅給幾個小崽子吃那是不可能的,這是她自己的勞動成果,她有權如何處理。

        回家看到用仇視的目光看自己的一群小崽子,沐小暖不屑的走了進去,給自己從水缸里舀了瓢水喝了起來。

        “你為什么丟小七自己在家,你知不知道小七差點被野貓吃了!”

        周二郎率先忍不住出聲,還想過來將沐小暖手里的水瓢打掉,可惜身高不夠。

        “呵,什么叫我丟下小七,別忘了,那是你們的妹妹,她,包括你們,都不是老娘肚子里爬出來的崽子,說得好聽我是個后娘,說得不好聽,老娘跟你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沐小暖朝前走,周二郎不知為什么讓開了位置,最后變成了沐小暖坐到了堂屋的桌子旁,而他們一群孩子站在沐小暖面前。

        身高不對等,站著有氣勢一些。

        “說吧,不是有一大堆的話要說嗎,老娘給你們機會,你們說完了老娘正好也好好跟你們說一說,免得日后全都跟白眼狼一樣,還以為老娘欠你們的。”

        做飯不急,反正她吃飽了。

        之前還想著忍氣吞聲認錯的周二郎,在經歷了小七差點被貓叼走的事情后再看到沐小暖的態度,頓時跟炸了毛的貓一樣,都等不及周大郎勸阻。

        “你是我奶奶給我爹花了十兩銀子買過來的女人,就該照顧小七,照顧我們,你克死了我們奶奶還有爹,你就是個掃把星。”

        周二郎將話說完,然后一直盯著沐小暖,沐小暖臉色沒有一點的變化。

        反倒是周大郎一把拉住了弟弟還在周二郎后背拍了一下,弟弟太沖了,會吃虧的,面前這個女人可不好對付,尤其現在他們還不能將人趕走。

        “二弟,給娘道歉,娘,二弟剛才確實沖了一些,但是都是因為看到小七危險所以才這樣的,之前是我們不懂事,聽信了他人的話,但是后娘這樣丟下小七出門是不是不太好,小七差點就沒命了。”

        周大郎這話看似道歉了,但是卻更像在指責,一切的錯又推到了沐小暖這個后娘身上。

        “說完了?”

        幾個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周大郎比較鎮定外,其余幾個還不知道怎么了。

        沐小暖看著周大郎,果然不愧是后來位極人臣的權謀家,小小年紀說話就如此陰陽怪氣會推卸責任了,一文一武倒是配合得好。

        “首先,別叫我娘,我就是個后娘,但是別不把后娘不當娘,一個孝字壓死你們。”

        當初木大丫為什么不早早嫁人而是養大了弟弟又要那么大一筆禮金才嫁?

        就是因為木大丫的娘當著眾人的面留下的遺言,讓木大丫必須養大弟弟,給弟弟成家之后才能成親。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