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重生傻妻要逆襲

        重生傻妻要逆襲

        沐玖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蘇柒重生了,重生之前,她可是叱咤風云,人人懼怕的殺手女王。重生之后,她居然成了人盡可欺的小可憐,原主癡傻愚蠢,腦子不夠靈光。重活一世,極品親戚倒是不少,蘇柒必然要將戰力拉滿,狠狠的把臉打回去,替原主報仇雪恨。瀟瀟灑灑走上人生巔峰,順便跟自己的未婚夫完婚,可是,誰能告訴她,為什么她的未婚夫跟前世的死對頭長得一模一樣?

        主角:蘇柒,厲燁   更新:2022-07-16 01:35: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柒,厲燁的女頻言情小說《重生傻妻要逆襲》,由網絡作家“沐玖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蘇柒重生了,重生之前,她可是叱咤風云,人人懼怕的殺手女王。重生之后,她居然成了人盡可欺的小可憐,原主癡傻愚蠢,腦子不夠靈光。重活一世,極品親戚倒是不少,蘇柒必然要將戰力拉滿,狠狠的把臉打回去,替原主報仇雪恨。瀟瀟灑灑走上人生巔峰,順便跟自己的未婚夫完婚,可是,誰能告訴她,為什么她的未婚夫跟前世的死對頭長得一模一樣?

        《重生傻妻要逆襲》精彩片段

        蘇柒恢復意識的時候,摸到臉上一片溫熱。

        “呸!”

        緊接著是手背上。

        手指動了動。

        “醒了,傻子醒了!”

        ......

        傻子?

        耳邊的譏諷,讓她多了一絲不耐。

        哪個不要命的,竟然敢來驚擾她的睡眠?

        “該死,活的不耐煩了?”

        她的聲音不重,但是絕對足夠震懾所有人。

        直到......

        一片笑聲。

        “哈哈哈,傻子做夢呢?說活的不耐煩了!”

        蘇柒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剛剛不是她的聲音。

        作為21世紀頂級殺手組織的王,上一個這種語氣對她說話的人,已經被她炸的尸骨無存,渣渣都不剩了。

        眼眸猛然睜開,哪里還有半點兒癡傻,呆滯的模樣。

        凌厲的視線猶如臘月寒風,仿佛只要被她看一眼,都會被徹底冰封。

        這里竟然不是她的房間,而身下也不是她的軟床。

        四周圍突然鴉雀無聲,她醒過來他們不奇怪,但是奇怪的是她看人的眼神......

        似乎,有哪里不一樣了?

        就在這一剎那,蘇柒的腦子里瞬間就多了許多莫名其妙的記憶。

        1980年?

        高中生蘇柒?

        這是什么東西?

        傻,傻子......

        她的心沉了底......

        面前的人,并沒有給她太多的“消化”時間,最前面的男人直接又是一口吐沫,啐到了她的身上。

        “傻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竟然敢和峰哥哥告白?”

        緊接著是男人身邊的女孩子,不屑的咒罵。

        蘇柒想要從地上坐起來,才一動彈,便是一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她受傷了......

        而剛剛她臉上的,是這些雜碎的吐沫......

        低垂的眼簾下,是一雙充滿狠辣殺意的眼眸。

        “蘇柒,你喜不喜歡峰哥哥?”

        “喜歡,因為峰哥哥會對我笑。”

        “那喜歡是不是需要告白?”

        “告白?”

        “就是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告訴他,你喜歡他啊。這樣他也才會開心啊。”

        “開心,我想讓峰哥哥開心......”

        ......

        蘇柒的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慫恿她“告白”的女人,就是現在咒罵她的劉佳。

        “還真是個傻子,這么罵她,她竟然還在笑呢?”

        劉佳又是一聲揶揄,看著癱在地上的蘇柒,幸災樂禍的不行。

        其他看熱鬧的學生,也全都興致勃勃,開心的不得了。

        “佳佳姐,也不能這么說,她傻成這樣,還知道喜歡峰學長呢。”

        張峰已經被這句話惡心的不行了,“誰要讓傻子喜歡。”

        又是一陣大笑,沒有任何一個人留意到,蘇柒收緊的雙手。

        劉佳咯咯的笑聲,在她的頭頂傳來。

        剛剛揍了這個傻子,還以為她會昏迷好一會兒,沒想到她這么快就醒過來了,那就繼續跟她玩兒,玩兒。

        “蘇柒,你不是喜歡峰哥哥嗎?只要你現在從小胖的胯底下鉆過去,峰哥哥就會喜歡你的。”

        她用最溫柔的聲音,說出了最齷齪的話語。

        人群里馬上有一個至少超過200斤的男生走了出來,完全配合著她,神色無比興奮的打開了自己的腿......

        張峰似笑非笑,雖然身為學長,可是卻絲毫沒有阻止他們這個舉動的意思。

        他也已經看這個傻子礙眼很久了,如果不是礙于她的那個身份......

        “蘇柒,快點兒來啊,只要從王胖這里像狗一樣爬過去,峰哥哥就會繼續對你笑了。”

        劉佳扭曲著目光,一臉燦爛的笑容,完全已經迫不及待了。

        蘇柒真的從地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很疼。

        她已經都不記得上一次,這樣的疼痛是什么時候了?

        雖然她曾經為了執行任務大大小小傷痕無數,可是卻出奇的怕疼,所以后來成為殺手之王她就在也沒有讓自己受過傷。

        王胖子有一股說不出的刺激感,已經想好了,只要她鉆過來,他就直接“壓”下去......

        哦,太美妙了吧。

        “傻子,快來啊。”

        “蘇柒,快鉆啊,像狗那樣。”

        ......

        一步,兩步。

        蘇柒踉蹌著步子,終于來到了王胖子面前。

        整個人仿佛被一股陰影籠罩,陰森恐怖。

        王胖子卻已經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當中,喉結上下滾動,吞咽著自己的吐沫。

        下一秒,蘇柒在所有人的“期待”下動了。

        在王胖子劇烈收縮的瞳孔中,一臉烏青的蘇柒竟然勾起了唇角。

        她說,你完了。

        砰!


        他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某個最重要的部位,便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嗷的一聲慘叫,渾身上下的汗毛都在戰栗。

        “嘶。”

        四周圍瞬間一片男生們抽氣的聲音,有的甚至直接縮緊了雙腿。

        蘇柒的這一腳,簡直就是快!準!狠!

        完全不給王胖子留活路??!

        可是......

        她不是傻子嗎?

        每個人都驚悚了表情。

        距離王胖子最近的劉佳更是難以置信,“你這個......呃......”

        她憤怒的話語,才說了一半,脖子便被蘇柒伸過來的手狠狠勒住。

        怎,怎么會?!

        她的瞳孔中倒映著,蘇柒那張猶如“惡魔”般的臉龐。

        強烈的窒息感瞬間襲來,她根本來不及反抗,就已經深深體會到了死亡的來臨。

        漲的通紅的漂亮臉蛋兒,因為暴突的青筋,竟然變得無比丑陋。

        四周圍看熱鬧的人,已經全都嚇傻了,他們甚至連蘇柒到底是怎么出手的都沒看清楚。

        而這一刻的蘇柒,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強烈氣場,仿佛高高在上,無視一切的王!

        “救,救命......”

        劉佳耗盡胸腔里的最后一絲空氣,喊出這兩個字。

        她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人的手竟然能像鐵鉗一樣,要了人的命。

        張峰終于從震驚當中回神,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上前兩步一把拽住蘇柒的手腕。

        “你這個瘋子!松手!”

        一聲怒吼。

        蘇柒的眼底掠過一抹幽光,在張峰的憤怒注視下,手上的力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再次加重。

        劉佳的雙手,在這一瞬無力的垂下......

        “殺,殺人了!”

        王胖子捂住自己的褲襠,巨大的恐懼,甚至讓他短暫的忘記了疼痛,雙腿一軟,癱倒在地,雙腿一片溫熱緩緩“彌漫”......

        蘇柒陰沉著眼眸。

        想不明白,為什么好端端的在床上睡著,就會來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八零年......

        “蘇柒,我跟你說話呢?你現在是什么表情?”

        一聲質問,讓蘇柒挑了眉頭。

        她終于正眼看向了坐在自己面前,對自己說教的老男人。

        在這里他是她的老師,不,是這個身子原主的老師。

        “呱噪!”

        像蒼蠅一樣,嗡嗡嗡個不停。

        ......

        趙建新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被她這兩個字卡了回去。

        他可是她的班主任老師,她竟然對他說,呱噪?

        “蘇柒,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誤?現在劉佳和王胖都被送去了醫院,他們萬一要是有什么問題,你這是犯法知道嗎?”

        他氣急敗壞。

        他們兩個是被救護車拉走的,雖然劉佳已經恢復呼吸了,但是這個事情的性質,也實在是太惡劣了啊。

        這個傻子平常也還算是老實本分的,怎么突然就發作了?

        還有劉佳,王胖可是兩個正正常常的人,竟然會被這么一個傻丫頭給打了?

        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趙老師,消消氣,她腦子不靈光,就算真的鬧出人命,估計她都不用償命的。倒是校長,怎么偏偏會把這么一個傻子招進來呢。”

        旁邊一位女老師安撫著他的情緒,同時也對他同情了幾分。

        有這么一個傻學生,果然是天天膽戰心驚。

        趙建新呼哧,呼哧直喘,他也不明白啊,不過倒是可以趁著這次機會,直接把她趕出去。

        “叫家長,我給她家長打電話。”

        蘇柒眼底一抹陰霾,說了這么久,他們都對她的傷視而不見,反而還要興師動眾的找她的麻煩?

        這種人就該被扔進黃浦江直接喂魚。

        可是她也知道,這樣的年代,特別是她現在的身份,并不能讓她大庭廣眾之下為所欲為。

        不過只要她想,便有一萬種辦法,讓他在這個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喂,幫我找一下,蘇柒的母親馮秀,我是蘇柒的班主任老師。”

        他說馮秀,是......她現在記憶里的母親?!

        “你說什么?馮秀現在過不來?為什么?”

        ......

        “偷盜?好的,我知道了。”

        趙建新很快掛斷電話,看著蘇柒的眼神,更是充滿了鄙夷。

        “趙老師,怎么了?”

        女老師也聽出了不對勁,趕忙詢問著。

        趙建新一聲冷笑,“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剛剛電話里的人說了,她媽現在來不了了,正被大院里的街坊們盤問呢。

        她偷了別人家的東西。”

        蘇柒呼吸一頓,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下一秒轉身而去。

        “誰讓你走的?你給我回來!”

        趙建新有一種被完全忽視的挫敗感,朝著她的身影大喊大叫著。

        女老師拽拽他的胳膊,讓他冷靜一下。

        她對蘇柒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的,這個女生智力低下,永遠都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可是看著她現在離去的背影......

        脊梁分明繃的筆直,邁開的腳步也沒有絲毫的遲疑,甚至讓她感覺到了一股說不出的壓力。

        怎么會這樣呢?

        “馮秀,你這個小偷!我今天饒不了你!”

        李金花憤怒的咒罵聲,傳遍了整個胡同。

        不少看熱鬧的街坊,全都興奮了神色。

        馮秀被李金花這個架勢嚇到了,不停的顫抖著。

        “金花,你聽我解釋,真的不是......”

        “你還有臉跟我解釋?我剛才可是親眼看見了,你摸進了我家的雞窩。你手上的雞蛋,這就是妥妥的證據!”

        李金花吐沫星子橫飛,完全一副自己親眼所見的篤定,根本不給她說下去的機會。

        四周圍一片嘩然。

        大家都在一個大院里住著,就算是傻子母女的生活在困難,也不該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兒吧?

        還正好被人家給撞見了!

        簡直就是丟死人了!

        馮秀整張臉脹到通紅,因為憤怒,身子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她怎么能這么潑臟水呢?

        “你......血口噴人,雞蛋是我自己買的......”

        “你自己買的?你問問大家誰信?誰不知道你家都快窮的揭不開鍋了?”

        李金花扯著嗓子喊,生怕其他人聽不清楚,滿臉輕蔑。

        街坊們也全都是一張張質疑的面孔。

        馮秀渾身上下的血液,幾乎一下子全都躥到了頭頂,瞬間紅了眼眶。

        這幾天她一直在工地上幫工,買雞蛋是因為這幾天,閨女身子一直不大舒服,她好不容易結了錢,所以才買了四個,想給閨女補補身子的。

        回到大院,她看見李金花家壘在院外的雞柵欄門是開著的,她擔心里面的雞會跑出來,所以就好心的想幫她關上,可是沒想到她卻正好那個時候出來了......

        現在被李金花這樣咄咄逼人的污蔑,她憤怒,但是卻又手足無措,更加的痛心,難堪。

        李金花曾經跟她是一個工廠的同事,可是唯一不同的是,她是紡織廠的正式員工,而李金花卻只是后去的臨時工。

        李金花剛去的時候,完全不能適應,是她手把手把她帶出來的。

        然后她們兩個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可是這種情況,卻也僅僅只是維持了一段時間。

        因為她在一次工作中有了很嚴重的失誤,被工廠開除了,而頂替她成為正式員工的,就是李金花。

        之后的這些年里,李金花在工廠混得風生水起。

        不但在大院里分到了房子,而且還成了小組長,格外風光。

        按理說她們兩個人就算是身份拉開了差距,也不應該特別的生分。

        可是自從她成為正式員工的那一天起,就徹底改變了對她的態度。

        在大院里面不但經常明里暗里譏諷,就算是見面之后也是情分全無。

        特別是最近這些年,她們母女的日子越來越落魄,她對她們也就越發地趾高氣昂。

        現在甚至還這樣的冤枉她......

        “我覺得金花嬸子說的是真的,我剛才好像也看見了,馮嬸子進雞窩了。”

        人群里葉小蓮突然開口附和著,蘇家的熱鬧,她可是比任何人都還要“積極”。

        馮秀一張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

        她根本就沒有進去!


        “馮秀不是我說你,就算你再怎么困難,也犯不著這么做啊。你看看你現在搞的這烏煙瘴氣的,這件事情要怎么收場?”

        另外一邊的王大樹,也扯著嗓子開了口,說到最后“痛心疾首”,直接就給她“定了罪”!

        所有人看著馮秀眼神全都變了,就好像她是讓人嫌棄的垃圾一樣......

        馮秀再也忍不住這樣的羞辱,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你,你們到底想要怎么樣?”

        李金花一聲冷笑,似乎就在等著她現在的這句話,揮揮手示意讓大家安靜下來。

        “馮秀,這些年來,一直都讓你們娘倆留在大院,是大家心善,覺得你們孤兒寡母的太可憐。

        但是現在為了大院的名聲,還有所有人的財產安全著想,你們還是離開大院吧。”

        她的這番話,完全符合了王大樹和葉小蓮的心意。

        馮秀的眼淚頓時凝固,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她們母女,只剩下這個家了......

        如果這話從別人嘴里說出來也就罷了,可是卻是從李金花的嘴里。

        為什么要把她們母女趕盡殺絕?

        “不,我絕對不會走的!”

        咬緊牙關開口,語氣從來沒有過的堅決!

        這些年來,她在這個大院生存,已經沒有任何自尊可言了,但是這一次,就算是為了閨女,她也絕對不會在退讓!

        李金花陰惻惻的笑著,“你要是不走,我就去報警,你就是個小偷,讓警察來處理,這樣一來也算是給大院除害了。”

        人群里的葉小蓮完全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甚至差點兒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馮秀臉如死灰,只是幾個雞蛋而已,而且也不是她家的......

        “金花嬸子,就算您報警了,警察怎么會抓一個偷雞蛋的賊呢?”

        葉小蓮又開了口,說到賊那個字的時候,尾音拉的長長的。

        “要不我給您出個主意,您聽聽行不行?”

        繼續對李金花說著。

        李金花皺皺眉,“你說!”

        “讓馮嬸子,給您賠個不是就行了吧?”

        葉小蓮完全一副識大體,明事理的模樣。

        “那豈不是也太便宜她了?”

        李金花直接耷拉了臉,這個丫頭沒事攪局來了?

        但是現在事情鬧得這么大,驚動了這么多的街坊,不出氣她是真的不甘心。

        葉小蓮沉默了片刻,似乎是真的在認真思考著,她剛剛的問題。

        兩人一說一答,完全把馮秀當成了空氣一樣。

        “也對,為了防止以后這種事情在發生,同時也是給馮嬸子敲個警鐘,就讓馮嬸子給您跪下來磕一個響頭,您看這樣行嗎?”

        李金花的眼底一抹精光,轉瞬即逝。

        然后給了葉小蓮一個贊賞的眼神。

        這個丫頭還真是懂她的心思呢。

        “那就讓大家來評評理,這樣解決行不行?免得說我,欺負了她們這孤兒寡母。”

        “只是磕頭認錯而已,這都是便宜了她們了,有什么不行的!”

        人群里王大樹先領頭答應了。

        四周圍十幾個看熱鬧的街坊,也全都一片附和之聲。

        整個現場簡直就是興奮的不得了。

        每一個人都好像迫不及待地,在等著馮秀給李金花磕頭認錯。完全沒有覺得只是因為幾個雞蛋,就要這樣給人難堪,有什么不對!

        鮮血順著馮秀握緊的拳頭緩緩滴落,她的臉上已經從剛剛的漲紅,變成了一片慘白。

        這么多年來她們母女這個大院,不管日子過的多么艱難,不管被街坊怎樣指指點點,她都全部忍下。

        可是現在,李金花卻把她的所有自尊,狠狠踩在腳下......

        李金花下巴高高揚起,洋洋得意地看向她。

        那個曾經讓她嫉妒,覺得高不可攀的女人,現在竟然要卑躬屈膝的,跪倒在她的面前。

        當真是沒有比這,更讓人心情愉悅的事情了。

        上前一步,雙手抱在胸前。

        “馮秀,看在咱們也算是朋友一場,你跪下來給我嗑一個響頭,我就不追究了。”

        “磕吧!”

        又是一片興奮的催促聲。

        “你還是趕緊吧,就這么大點的事兒,難不成還要等到你家蘇柒回來,看見了?”

        “那傻丫頭看見了,又能怎么樣?搞不好,還會在一邊兒拍手,鼓掌呢!”

        四周圍的譏笑,狠狠戳在了馮秀的心里。

        她急促著呼吸,雙目赤紅,看著那一張張扭曲的面孔,拳頭緩緩松開,彎曲了雙腿......

        李金花已經猙獰了神情......

        就當馮秀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一股力量阻止了,繼續下跪的姿勢。

        她很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后扭頭看向了身邊。

        蘇柒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一切,目光復雜而陌生。

        “柒柒,你怎么回來了?”

        馮秀臉色頓時就變了,這樣的場面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看到的啊。

        “你們在做什么?”

        蘇柒冷冷的開口,略過在場的每一個人,最后停頓在李金花的身上。

        所有人:......

        這語氣,怎么沒有半點兒傻氣了?

        李金花顯然也沒想到,她會突然回來,不過回來就回來了。

        一個傻子而已。

        “蘇柒,你媽偷人家的雞蛋了。我們都等著,你媽給金花磕頭認罪呢!”

        李金花愣神的功夫,王大樹已經開口調侃。

        蘇柒淡淡打量他一眼,冷漠的表情中,帶著一抹隱隱升騰的殺意。

        下一秒,嘴角微微上揚......

        她在笑?

        明明她在笑,但卻讓所有人都覺得“詭異”至極......

        記憶中,這個男人就住在她家前面院里,之前原身父親還在的時候,他就像是狗一樣的巴結他們家。

        可是這兩年,卻是變著花樣的,想把她們攆出大院。

        當然這么做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他是看中了她家里的那三間宅子的地方。

        他唯一的寶貝兒子,今年已經十九了,已經到了娶媳婦兒的年紀,似乎有了對象。

        可是女方卻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必須有單獨的院子過日子。

        王大樹想要在外面置田地,家里的條件卻不允許,然后他就動了歪心思......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