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都市絕品醫王

        都市絕品醫王

        老漁翁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五年前,寧澤軒有個幸福的家庭,但因為一塊傳家玉佩和一本修煉真經秘籍,他成了家破人亡的孤兒。父母的慘死時刻提醒他身上背著血海深仇,總有一天,他要卷頭重來,手刃仇人。一個小意外,他的血液與玉佩融合,寧澤軒瞬間獲得醫仙傳承,有了醫死人肉白骨的精妙醫術。同時,他還獲得紋身中的神秘力量,終于可以開始復仇!

        主角:寧澤軒   更新:2022-07-16 01:2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寧澤軒的女頻言情小說《都市絕品醫王》,由網絡作家“老漁翁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五年前,寧澤軒有個幸福的家庭,但因為一塊傳家玉佩和一本修煉真經秘籍,他成了家破人亡的孤兒。父母的慘死時刻提醒他身上背著血海深仇,總有一天,他要卷頭重來,手刃仇人。一個小意外,他的血液與玉佩融合,寧澤軒瞬間獲得醫仙傳承,有了醫死人肉白骨的精妙醫術。同時,他還獲得紋身中的神秘力量,終于可以開始復仇!

        《都市絕品醫王》精彩片段

        夜里十點。

        沈城醫院,休息室。

        一名年輕男子正趴在桌上熟睡,頭下枕著一本泛黃的書籍。

        “爸,媽,你們不要死!”

        寧澤軒猛然驚醒,頭上滿是冷汗。

        漫天火光、殷紅鮮血,仇人獰笑。

        一幕幕畫面在腦中閃過。

        五年來,無數個夜晚,都讓他從噩夢中驚醒。

        寧澤軒緊緊咬著牙,鮮血從嘴里滴落。

        他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可五年前那一夜,全部都毀了。

        “滴答……”

        鮮血滴落在身下的醫書上。

        寧澤軒看到,血跡慢慢滲透進去。

        他怔怔出神。

        那些仇人殺人行兇,一是為了傳家玉佩,二就是這本書。

        《上清千金方匱真經》

        傳家玉佩已經被仇家擄走。

        而醫書,被寧澤軒帶了出來。

        他已經翻了無數遍,只是一本普通的古醫書而已。

        為什么引來滅門之災。

        到底有什么秘密?

        雖然已經小心隱藏五年。

        可他知道,那伙來自京城的仇人,不會放棄尋找著自己。

        就算現在把醫書交出去,他們一樣會殺人滅口。

        “我好恨!”

        寧澤軒狠狠一拳砸在桌上。

        就在這時,醫書完全將血液吸收。

        突然綻放出耀眼金光!

        寧澤軒腦中嗡的一下。

        無數洪水般信息,涌入腦海。

        “我乃上清醫仙,有緣之人,得我傳承!”

        許久。

        寧澤軒終于恢復清明。

        眼眸,變得精光四濺!

        他發現,自己腦中多了無數的知識!

        有醫術、有古武、修煉法門、奇門八卦!

        “原來,這才是家中遭到滅門的原因!”

        寧澤軒終于弄清,父母被殺是因為這本蘊藏著神奇傳承的醫書!

        那么,被殺手搶走的傳家玉佩里,又有什么樣的秘密?

        “爸、媽、我要替你們報仇!”

        “屬于我家的玉佩,也要奪回來!”

        寧澤軒心中發誓。

        不過,這件事要從長計議。

        仇人在京城,勢力極其恐怖。

        還在各地有著數不清的爪牙。

        寧澤軒不能盲目行動。

        他決定,先從沈城穩扎穩打!

        “這么臭?”

        寧澤軒突然發現,自己皮膚上布滿黑色的黏液。

        這些,都是他身體改造后排除的雜質!

        他趕緊沖進衛生間沖洗。

        然后,意外在鏡子里,看到了近乎完美的身材!

        富有光澤的皮膚,線條分明的肌肉。

        配上劍眉星目的臉頰,男性魅力十足。

        出了衛生間,準備換衣服上班。

        五年前,他才上大一。

        現在,已經是沈城醫院的實習醫生。

        今天正好是夜班。

        經過一間雜物室的時候,他耳朵動了動,突然聽到一陣聲音。

        本來,隔著厚厚的門,聲音很微弱。

        可是他的聽覺現在十分靈敏,能夠聽得很清晰。

        本不想多管閑事。

        可是,女人的聲音很熟悉……

        “討厭……你輕點,別讓人聽見!”

        女聲嗔怪中帶著放浪。

        是羅敏!

        羅敏是急診科護士,最近對寧澤軒態度很曖昧。

        經常找單獨相處的機會,問寧澤軒一些醫學問題。

        還故意發生了一些親密的身體接觸。

        “哈哈,誰能聽見?寧澤軒那個廢物嗎?”

        男人肆無忌憚的笑道。

        “他論文的內容我都告訴了你,你可別騙我呀。”

        羅娟接近寧澤軒,其實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放心,等我轉正就讓你當護士長!”

        “還不是我爸一句話的事?”

        男人大包大攬。

        寧澤軒緊緊握住拳頭,腦門的血管砰砰直跳。

        他已經聽出了男人的聲音……張金龍!

        張金龍也是實習醫生。

        不過,他爸是急診科的主任!

        兩人都是急診科的實習醫生,但是這批轉正名額只有一個。

        一星期前,張金龍找到寧澤軒,想出一萬塊錢,讓寧澤軒主動退出競爭。

        張金龍他爸張如海,也利用科室主任的權力向寧澤軒施壓。

        他威脅寧澤軒,即使不退出,也不可能讓他轉正。

        可是,寧澤軒苦讀十幾年,唯一夢想就是成為沈城醫院的正式醫生。

        他怎么可能放棄呢?

        于是堅決拒絕。

        從那之后,張金龍父子就記恨上了他。

        “到時候,你就舉報他抄襲我的論文。”

        “不但讓他開除,還要名譽掃地,永遠抬不起頭!”

        “寧澤軒這不知好歹的東西,我非玩死他不可!”

        張金龍陰惻惻說道。

        聽到這里,寧澤軒再也忍耐不住。

        不但要奪走自己轉正名額,還要害自己身敗名裂。

        實在太狠毒了!

        他抬腿重重一腳。

        “嘭!”

        厚重的防盜門,直接踢開。

        “誰!”

        屋中,白花花的兩個人正糾纏一起。

        張金龍驚慌回頭。

        當發現是寧澤軒,又放松下了。

        臉上滿是不屑。

        “切,原來是你啊。”

        “寧澤軒,你不去值班,來這里干嘛?”

        “你這是曠工!信不信我去告你?”

        張金龍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勢威脅著。

        “怎么,沒看過人家打炮?”

        張金龍不緊不慢的穿著衣服,故意露出身后的羅娟。

        羅娟臉上,開始有些驚慌。

        然后是不在乎。

        就是沒有一絲羞愧!

        反而抱住了張金龍的胳膊,示威一樣看著寧澤軒。

        “張金龍,你要不要臉?”

        “做下這種丑事,居然還指責我?”

        寧澤軒怒火中燒。

        “還有你,羅娟,你太陰險了!”

        想起往日羅娟對自己的故作高冷,和剛才她的曲意逢迎。

        形成了鮮明對比。

        寧澤軒無比心寒。

        “靠,膽子肥了啊。”

        “你個廢物東西,居然敢頂嘴?”

        張金龍有些意外。

        寧澤軒給人的印象,一直是老實巴交,甚至有些懦弱。

        “滾出去!”

        他囂張的伸出一根手指,在寧澤軒的胸前重重點了一下。

        “啪!”

        寧澤軒冷冷打掉他的手。

        “呦呵?你還敢還手!”

        “我他么打死你!”

        張金龍怒了。

        在他想來,無論自己做什么,寧澤軒都應該默默承受!

        他大吼一聲,向寧澤軒撲了過來。

        張金龍體重足有一百七八十斤。

        這一下力氣非常大。

        要是撲中,非把寧澤軒撞飛不可。

        寧澤軒眼神一凝。

        他發現,張金龍的攻擊,在自己眼里變成了慢動作!

        輕巧的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

        反而是張金龍,身體巨大的慣性讓他停不下來。

        一頭撞到了墻壁上。

        “咣當!”

        一聲巨響,張金龍直接暈了過去。

        羅娟驚恐的看著寧澤軒。

        張嘴要喊。

        “閉嘴!”

        寧澤軒從牙縫里蹦出兩個字。

        整個人仿佛暴怒的獅子,隨時要擇人而噬。

        羅娟渾身一哆嗦。

        她發現,寧澤軒變了。

        身上有一種可怕的氣息。

        她猶豫一下,還是閉上嘴,不敢惹惱寧澤軒。

        寧澤軒冷哼一聲。

        上前幾步,拿起了一只黑色皮包。

        打開一看。

        果然有一份抄襲自己的論文。

        上面還署了張金龍的名字!

        寧澤軒冷冷瞪了羅娟一眼,轉身回到休息室。

        拿出打火機,將論文燒成灰。

        然后換上白大褂,去急診室值班。

        他是實習醫生,沒有行醫資格,只能在角落靜靜觀摩。

        剛剛坐下。

        紛亂腳步聲響起。

        一名二十七八歲,氣質非凡的少婦。

        抱著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沖了進來。

        “醫生,快救救我女兒!”

        少婦滿臉焦急。

        值班醫生走過去,立刻皺起眉頭。

        “噗……”

        小女孩被放在病床上,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恐怕病人已經不行,還是趕緊轉院吧。”

        值班醫生看著吐血的小女孩,立刻推脫。

        “不!”

        “請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兒。”

        少婦情緒激動。

        可醫生只是搖頭。

        小女孩病的太嚴重,弄不好會出現醫療事故,他可不想沾上麻煩。

        “趕緊轉院吧,我沒辦法。”

        值班醫生冷冷說道。

        少婦陷入絕望。

        女兒現在的狀況,哪里還能撐得???

        這時,一道身影突然走了過來。

        “病人還能救!”


        “寧澤軒,你在胡說什么!”

        值班醫生怒視過來。

        “我說,她還能救。”

        寧澤軒已經解開小女孩的衣服。

        他發現,女孩的病情,清晰的顯示在自己腦海中。

        是急性食物中毒加上過敏!

        只有三分鐘的搶救時間!

        “胡鬧!”

        “你只是個實習生,根本沒有行醫資格。”

        “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

        值班醫生聲色俱厲。

        他知道主任張如海不待見寧澤軒。

        所以他平時也是冷眼相待。

        這時找到機會,正好拿頂大帽子給寧澤軒壓上。

        這樣,就能討好張如海。

        寧澤軒冷冷看了他一眼。

        失望的搖搖頭。

        然后就轉身開始搶救。

        顯然,沒把值班醫生放在眼里。

        寧澤軒的舉動,讓值班醫生臉色一沉。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看你怎么收場!”

        值班醫生抱著胳膊站在后面。

        有護士想要上前幫忙,立刻被他呵斥。

        只有寧澤軒獨自搶救。

        不過,他的眼中卻始終透著自信的光芒,動作有條不紊。

        快速出手,連續在小女孩胸腹大穴敲擊。

        幾秒鐘之后,小女孩居然止住了吐血!

        然后,他又輕柔的在小女孩胃部揉按起來。

        “哇……”

        小女孩猛地張口,吐出一口青黑色的液體。

        惡臭撲鼻。

        “毒素已經排除,再吃些藥好好調養一下,定期復查就行了。”

        寧澤軒第一次出手,還是有些緊張。

        直到這時搶救成功。

        心中終于一塊石頭落地,還隱隱透著興奮。

        少婦見狀,撲到病床前,抱著女兒喜極而泣。

        病房門口。

        不知何時,站立一名休閑裝,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

        他仔細觀察著急診科室內的狀況,不時在本子上寫些什么。

        “小芳,幫病人打點葡萄糖,她很虛弱。”

        寧澤軒看向旁邊小護士。

        小護士趕緊點頭。

        可正要去拿藥,卻被值班醫生攔住。

        值班醫生叫王紅衛,今年已經四十多歲。

        一直想晉級職稱,卻巴結不上主任張如海。

        今天,他的機會來了!

        他冷笑看向寧澤軒。

        “沒有行醫執照,屬于非法行醫,你懂不懂?”

        “這件事我會如實上報,等著處理吧。”

        王紅衛拿起手機給張如海打了電話,語氣諂媚地匯報了這里的情況。

        寧澤軒沒有出言反駁。

        他確實沒有行醫資格證。

        可是人命關天。

        作為醫生,難道見死不救!

        “大不了,換一家醫院。”

        自己一身本領,還怕沒有容身之處嗎?

        寧澤軒現在根本不怕。

        “你告狀可以,不過病人現在急需輸液。”

        “勸你有點醫德。”

        寧澤軒有些生氣。

        “你個實習生,也配跟我談醫德?”

        王紅衛不屑的撇嘴。

        “趕緊給我女兒輸液!”

        少婦猛然站起,怒視王紅衛。

        王紅衛還想再說什么。

        卻看到了少婦那一雙通紅的眼睛。

        他突然愣住。

        從少婦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不容置疑的可怕眼神。

        “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王紅衛張了張嘴,終究沒敢再阻攔。

        護士小芳趕緊去拿藥。

        不一會就回來,給小女孩輸了液。

        “媽媽。”

        小女孩蘇醒過來,臉上也逐漸有了血色。

        少婦終于松了口氣。

        “這位醫生,真是太感謝你了!”

        少婦眼眶通紅。

        來到寧澤軒面前,動情說道。

        “別客氣,我是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寧澤軒語氣平淡,絲毫沒有居功自傲。

        “不!要不是你,我女兒的命就沒了!”

        少婦卻十分堅定。

        剛才王紅衛明顯已經放棄。

        是寧澤軒頂著壓力,才將自己女兒救活。

        “救命之恩,我一定會報答。”

        她鄭重說道。

        “咣當!”

        急診室的門,猛然被大力推開。

        一臉嚴肅的張如海走了進來。

        他五十歲左右,有著很深的抬頭紋。

        臉黑仿佛鍋底。

        看到寧澤軒,重重哼了一聲。

        “寧澤軒,王醫生說你非法行醫,你承不承認?”

        他指著寧澤軒的鼻子。

        “張主任,我雖然沒有行醫資格證,可畢竟是醫生,難道見死不救?”

        寧澤軒以前為了逃避仇家,刻意低調。

        所以成了別人眼里,人人可欺的軟柿子。

        如今,有了上清仙醫傳承,他不會再忍氣吞聲。

        寧澤軒說話時,抬頭直視張如海,眼神沒有絲毫退讓。

        “這個時候還敢狂!”

        “像你這樣沒有組織紀律性的人,不配在醫院工作!”

        “你被開除了,明天去人事辦手續。”

        張如海連珠炮似的說道。

        “開不開除,恐怕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

        寧澤軒握緊拳頭。

        張如海雖然對科室內的人事任命有很大的建議權。

        但也不是一手遮天。

        他的檔案,歸人事科管。

        “行啊,那咱們明天走著瞧?”

        張如海臉上露出一絲戲謔。

        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也敢和自己這個主任叫板?

        本來寧澤軒的口碑不錯。

        想讓自己兒子擠掉他,還需要非一番波折。

        現在寧澤軒卻將把柄主動送上。

        張如海有絕對的信心。

        能夠開除寧澤軒!

        張如海冷笑一聲,揚長而去。

        周圍看熱鬧的醫生和護士,看向寧澤軒的眼神,充滿同情。

        他們都不滿張如海。

        可是,他畢竟是主任啊。

        明天,可能寧澤軒真的就要被開除了。

        站在門口那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人,完整的看到了這一幕。

        他在本子上迅速寫下什么,然后轉身離開。

        本子的名頭上寫著……沈城市衛生局。

        這是一次暗訪。

        顯然,已經有了結果。

        只是,醫院中的人,還不知道。

        “凡哥,要不你給他道個歉吧,真要被開除可怎么辦???”

        那個叫小芳的護士,悄悄拉了下寧澤軒的衣角。

        沈城醫院,是市內最好的公立醫院,編制難得。

        她真心為了寧澤軒好。

        可是,寧澤軒卻輕輕搖頭。

        邪不勝正!

        他倒是要看看,張如海拿自己怎么辦!

        “寧醫生,真不好意思,給你添了這么大麻煩。”

        少婦看到了寧澤軒胸前的名牌。

        “其實這跟你沒關系,該來的總會來。”

        寧澤軒搖搖頭,他看的很透徹。

        即使沒有這件事,張如海父子也不會放過自己。

        還不如早點把矛盾暴露出來。

        見寧澤軒如此淡然。

        少婦美眸中不禁有些驚訝,綻放出異樣的光彩。

        “本來我不想表明身份,但是你的人品讓我欽佩。”

        “我是蘇氏集團的總經理蘇冰瓊。”

        “如果你有任何困難,請來找我。”

        蘇冰瓊說著,遞過一張名片。


        寧澤軒收下名片有些驚訝。

        蘇氏集團的大名,在沈城可謂如雷貫耳!

        沒想到蘇冰瓊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居然是總經理!

        蘇冰瓊帶著女兒轉去普通病房。

        寧澤軒也到了下班時間。

        此時已經是凌晨,他干脆在休息室瞇了一會兒。

        第二天早晨,寧澤軒剛剛洗漱完畢。

        護士小芳就急匆匆跑了過來。

        “寧大哥,張如海在辦公室整理你的黑材料呢,估計馬上就會找你。”

        她焦急說道。

        看得出來十分擔心。

        “呵呵,預料到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怎樣。”

        寧澤軒冷哼一聲。

        “還是小心些吧,張如海這人小肚雞腸,不會放過你的。”

        小芳知道張如海的卑鄙。

        “謝謝你,小芳妹妹。”

        寧澤軒對于這個長著可愛小虎牙的女孩,倒是有幾分好感。

        正說著,手機響起。

        “馬上到辦公室來。”

        張如海冷冷說了一聲,還沒等寧澤軒答應,就啪地掛斷電話。

        急診科主任辦公室。

        “啪!”

        一張辭退書,拍在寧澤軒面前。

        “寧澤軒,你被辭退了。”

        張如海坐在寬大辦公桌后,嘴角掛著冷笑。

        寧澤軒皺眉拿起辭退書。

        只見辭退原因寫著:‘非法行醫!’

        “哼,早乖乖聽我的話,還能得到一萬塊錢。”

        “現在嘛,趕緊簽字,然后給我滾蛋!”

        張如海一拍桌子。

        “張如海,這辭退書不符合程序,沒有院長蓋章。”

        寧澤軒指著最下面的位置。

        “還想讓院長蓋章?”

        “你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也配!”

        張如海不屑。

        寧澤軒絲毫不讓,正要再爭論。

        電話突然響起。

        “澤軒,快來幫幫我,有個急救病人,我治不了!”

        焦急的聲音傳來。

        是值班醫生黃城。

        “好。”

        黃城平時跟寧澤軒關系不錯。

        寧澤軒肯定要幫。

        他也不理張如海,轉身就走。

        “寧澤軒!”

        張如海臉皮跳動,氣的站了起來。

        “小子,我不但要開除你,還要讓你在沈城永遠找不到工作!”

        急救室。

        一名男子躺在病床,滿身鮮血,臉色鐵青。

        腹部不斷有鮮血流出。

        “他媽的,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

        “趕緊救我大哥!”

        一個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光頭壯漢惡狠狠吼道。

        還有四五個刺龍畫虎,一看就不好惹的男子,圍在病床四周。

        醫護人員們嚇得瑟瑟發抖。

        身為值班醫生的黃城,更是首當其沖,被人抓住衣領。

        黃城滿臉苦澀。

        病人傷太重,他根本處理不了。

        心里祈禱寧澤軒趕緊過來。

        昨天他看到寧澤軒展露了醫術,心里莫名的信賴。

        這種緊急情況,如果報告張如海,他肯定會推卸責任。

        現在,所有希望都在寧澤軒身上了。

        “這位大哥,您別著急,馬上就有其他醫生過來。”

        黃城小心翼翼說道。

        “放屁!”

        “我大哥氣都喘不上來,能不急嗎!”

        光頭壯漢十分暴躁。

        這時,寧澤軒匆匆走了進來。

        “澤軒,病人在一場械斗中被砍傷氣道,現在無法呼吸……”

        黃城趕緊介紹情況。

        “你他么就找他過來!”

        “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能救我大哥?”

        光頭大漢看到寧澤軒這么年輕,頓時怒了。

        “你再繼續吵下去,病人必死無疑。”

        寧澤軒冷聲說道。

        “你敢詛咒我大哥!”

        “病人氣管受損,馬上要窒息。”

        “要想搶救,你就給我閉嘴!”

        寧澤軒指著病床。

        病人的臉色已經逐漸發紫。

        光頭臉色一陣變幻,終于冷哼一聲,退到一旁。

        寧澤軒一來就鎮住了場面。

        黃城松了口氣。

        可是心又緊緊提了起來。

        光頭吃癟只是暫時的。

        要是寧澤軒治不好他們老大,到時恐怕會遭到更加強烈的報復!

        他簡直不敢想象下去,腿也陣陣發軟。

        寧澤軒卻沒想那么多,穩穩走到病床前。

        病人身上有多處刀傷。

        最嚴重的在脖子,氣管已經被割開。

        導致無法呼吸。

        他眼神一凝,抄起手術針。

        腦海中,浮現一門運針法門……《鬼谷神針》

        “唰!唰!唰!”

        寧澤軒的手迅速縫合。

        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十分穩定。

        氣管纖細,不能有一絲差錯!

        周圍的醫護人員,都瞪大了眼睛。

        這簡直神乎其技!

        幾秒鐘之后,氣管就被縫合完畢。

        緊接著,寧澤軒手下不停,很快將他身上傷口全部縫合。

        可是,病人依舊無法呼吸。

        臉色已經發黑。

        “有銀針嗎?”

        寧澤軒問道。

        “有!”

        急救室里備用銀針,立刻有護士拿來。

        寧澤軒迅速出手。

        銀針又穩又準,插入病人胸腹十三個穴道。

        他輕輕捻動。

        銀針尾部,發出輕微顫抖,形成了一種獨特韻律。

        “??!”

        病人猛的喘出了一大口氣。

        “好了。”

        寧澤軒收回銀針。

        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好了?”

        黃城瞪大了眼睛。

        心里無比震驚。

        剛才他全神貫注的觀看,連大氣都不敢喘。

        能在沈城醫院當醫生,他的醫術在省內也算一流。

        可是他一籌莫展的病人,被寧澤軒三下五除二就治好。

        這是什么神仙醫術?

        “嗯,后續常規治療就行。”

        寧澤軒平靜地點點頭。

        光頭見狀,立刻跑到床前。

        “這位神醫,剛才我宋虎冒犯了你,給你賠罪了!”

        宋虎深深鞠了一躬。

        “算了。”

        “以后記住,不要在醫院大聲喧嘩。”

        寧澤軒淡淡說道。

        “是!”

        “寧神醫,您救了我大哥,就是我的恩人。”

        “我宋虎這人,就是講義氣,為了兄弟兩肋插刀!”

        “以后有什么事用得上的,盡管開口!”

        宋虎拍著胸口。

        濃烈的江湖氣,搞得一眾醫護面面相覷。

        宋虎帶著他大哥轉去其他病房。

        急救室安靜下來。

        “寧醫生,你的醫術真神了!”

        “對啊,比主任強多了!”

        幾個醫護人員都對寧澤軒的醫術心服口服。

        這時,張如海黑著一張臉,沖了進來。

        “好你個寧澤軒。”

        “剛剛開除你,又來非法行醫!”

        “這次,非把你關進去坐牢不可!”

        張如海當著眾人的面,抖落著手里的辭退書。

        “保安,給我抓住寧澤軒,別讓他跑了!”

        張如海大吼一聲。

        這么晚下來,就是想等寧澤軒治療結束,坐實了非法行醫的罪名。

        他已經安排好,這下寧澤軒非坐牢不可!

        張如海掃視了眾人一眼,臉上得意。

        他要讓其他醫護人員看到。

        得罪了自己,是什么下場!

        兩名早就等在外面的保安,立刻沖進來。

        向寧澤軒撲去!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