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將門棄女王妃她自請下堂

        將門棄女王妃她自請下堂

        過敏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陸憬歡是陸將軍家的女兒,不過這么多年來她一直跟隨父親征戰沙場,將士們只當她是男兒身。一道圣旨將她從邊關召回,皇帝為她安排了一樁婚事,對方是名滿京都的紈绔七王爺?;拭y違,陸憬歡不得不換下戎裝嫁為人婦。在婚后,她被一個身份不明的小團子給纏上,同時還有一大幫鶯鶯燕燕吵鬧,每天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主角:陸憬歡,孟沛琛   更新:2022-07-16 00:2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陸憬歡,孟沛琛的女頻言情小說《將門棄女王妃她自請下堂》,由網絡作家“過敏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陸憬歡是陸將軍家的女兒,不過這么多年來她一直跟隨父親征戰沙場,將士們只當她是男兒身。一道圣旨將她從邊關召回,皇帝為她安排了一樁婚事,對方是名滿京都的紈绔七王爺?;拭y違,陸憬歡不得不換下戎裝嫁為人婦。在婚后,她被一個身份不明的小團子給纏上,同時還有一大幫鶯鶯燕燕吵鬧,每天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將門棄女王妃她自請下堂》精彩片段

        盛戊五年,初春。

        盡管已經是三月份了,但是邊境的天氣卻依舊惡劣。

        呼呼的大風像是不要命一般的刮著,揚起的沙土籠罩著整個邊境,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陸校尉!陸校尉!”

        陸憬歡尋聲回頭看去,她的親信姚煦正頂著能把人吹散架的風艱難的向她跑來。

        姚煦似是要說些什么,但剛一張口,才喚了她兩句,便被灌了滿口的黃沙。

        無奈,他只得閉了嘴迎著風拼命的跑來。

        陸憬歡站在一堆光禿禿的石頭上,惡劣的天氣讓這里很難再長得出綠植。

        所有的石頭就那么赤裸著佇立在貧瘠的土地上,成為了這一片兒唯一能阻擋風沙的東西。

        風迎著陸憬歡的面直直的吹過來,將她的大氅戰袍吹的獵獵作響,猩紅色的戰袍向后飛揚著,趁的她本就白皙的面龐更加的惹人憐惜。

        “什么事?”待姚煦跑到跟前兒了,陸憬歡才背著手緩緩的問道。

        姚煦站定后行了個規整的軍禮,說道:“陸府來信了,說是家中有急事讓您速歸。”

        “陸府?是大將軍的意思嗎?”陸憬歡皺了皺眉,從那石堆上縱身一躍跳了下來。

        “不知道,來傳信兒的人只說是陸府的意思,別的便沒再多說了。”姚煦有些擔憂的看著陸憬歡,他知道這對于她來說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駐守邊疆期間無詔不得擅自回京,這規矩大將軍不可能不知道啊......”陸憬歡一邊擰著眉自言自語,一邊往駐地的方向走去,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覺涌上了她的心頭。

        陸憬歡,臨淵王朝鎮疆護國大將軍陸盛啟的第四女。

        也是那個陸府從不為外人道的四姑娘。

        她本名陸憬歡,可在這里,在臨淵王朝的最西面,臨淵王朝最強的護國軍隊里,她是陸涯,是駐軍的第四梯隊的一個區區校尉——陸涯。

        陸憬歡還在襁褓之中的時候就被陸大將軍帶來了邊疆。

        在這里她的阿爹將她當男孩兒一樣的養活、操練,與邊關的萬千將士一般看待,從未因為她的身份而改變什么。

        這十六年來陸憬歡過得是跟著邊境將士們一般的風吹日曬的苦日子,直到當上了校尉,軍隊里的人都還只當她是陸大將軍的遠房侄子。

        雖身為陸家女,她卻沒享受過一天陸家女該過的舒坦日子。

        這么多年來,陸憬歡從未去過京城,也從不知道那傳說中風頭極盛的陸府到底長什么樣子,她見過的只有吹不盡的黃沙和埋不完的死人。

        從她懂事起就知道要想在這男人堆兒里活下去,那她就得比這些個男人更強更豁得出去。

        就這樣更豁得出去的陸憬歡得了個鐵血冷面的稱號,臨淵王朝邊境的陸小將僅12歲就已經在沙場上威名赫赫震懾四方了。

        現在突然讓她這個陸家的編外人員回家,用腳后跟兒想都知道沒什么好事兒!

        “陸校尉,要不......您想個法子不回去了?”姚煦跟在陸涯后面撓著撓頭。

        這突然傳來的消息,別說陸憬歡了,就連他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

        姚煦不僅是陸憬歡的親信,更是這片土地上除了陸盛啟之外,唯一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

        陸憬歡沉默了半晌后輕輕搖了搖頭。

        “這是臨淵王朝,陸家軍遍布這里的每一寸土地,他們若是真有心找我,那我定是無處可逃。”

        姚煦看著陸憬歡,她的面龐還是如往常一樣的平靜。

        半月后,臨淵王朝的軍隊里死了個叫陸涯的校尉,陸家多了個從未露面的陸憬歡。

        陸憬歡站在這個為她專門準備的閨房里,環顧著這里雕梁畫棟的裝飾,摸著身上如水般絲滑的衣服,看著鏡子里那女兒家裝扮的自己,只覺得渾身都難受極了。

        這極是修身的衣裙,這穿在身上輕飄飄的綾羅綢緞,還有那精美的宛若天工的刺繡,每一樣都讓她覺得別扭極了。

        “這簡直就是個穿著女兒家衣服的偽娘子。”陸憬歡忍不住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吐槽道。

        “四姑娘,老爺和夫人在前廳喚您過去呢。”

        這個毫不客氣推門進來的丫鬟叫趙兒,是夫人貼身大丫鬟的女兒,有著夫人在背后撐腰,趙兒自然也就不把她這個莫名其妙的四小姐放在眼里了。

        那趙兒連個揖都懶得作,直鼻孔朝天的,一看平日里就是慣會拜高踩低的主兒。

        陸憬歡沒說話,只乖乖的跟著去了前廳,她心里對這些子事兒是極厭煩的,也懶得理會旁人是如何看待她的。

        “將軍!夫人!”

        陸憬歡的聲音不大卻十分的有力,她下意識的行了個軍禮。

        “噗......”

        “哈哈......”

        就在她單膝下跪,雙手抱拳的同時,耳邊也傳來了夫人丫鬟們清晰的笑聲。

        所有人都看著廳中央這個身著絹衣羅裙,行事做派卻活脫脫一副糙漢子模樣,沒有半分大家閨秀的四姑娘。

        每個人都抬手掩面,那聊勝于無的遮掩后面藏著的是掛在臉上明顯的譏笑,放肆而又張狂。

        “咳!”座上的陸盛啟臉色尷尬的開了口,“憬歡啊,這是京城是陸府,你是陸家的四姑娘!快起來吧!這是成何樣子??!”

        陸憬歡的臉上有些微微發紅,但她依舊平靜的道了聲:“是。”

        隨后她才不緩不慢的起身,垂首站在了一邊。

        座首的陸夫人沖著旁邊的嬤嬤使了個眼色,那嬤嬤便心領神會的從一旁那出來了個錦霞盒子,那盒子上面的雕花攀龍附鳳的看起來好生漂亮。

        嬤嬤將那匣子打開,陸憬歡縱使是用余光,也看到了那金燦燦的明黃色卷軸。

        全天下能用這種形制,這種顏色卷軸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當今圣上,臨淵王朝的真龍天子。

        陸憬歡雖一直都長在邊疆蠻夷之地,但也是見過圣旨的,她認識這東西并不足為奇。

        只是眼下她心里卻像是熱鍋上的活魚一般,翻騰個不停。

        咱們座上的這位將軍夫人可不是個善茬,突然將她這個眼中釘叫回京中,現下又突然拿了份圣旨出來,很明顯這一切的舉動都是沖著她來的。

        這圣旨里面到底寫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陸憬歡雖不清楚內容,但心里也明鏡兒一般的曉得,等著自己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兒。


        將軍夫人抖了抖衣袖,將那圣旨遞給了身邊的嬤嬤,揚了揚下巴,示意嬤嬤將其遞給陸憬歡。

        陸憬歡心頭有些無奈的想到,既然是這樣不待見,又何必死氣白咧的非要將人叫回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來。

        在回京都之前,姚煦已經同她千叮嚀萬囑咐過了。

        從姚煦的口中,陸憬歡知道這京都是個比戰場上更殘酷的地方,這里的人隨時隨地都在想著法子能夠不見血的取人性命。

        她不喜歡這樣的謀算,相比之下,兩軍對壘,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生死由天的倒是更和陸憬歡的脾氣。

        只可惜這里是京都,不是她的第四梯隊,并不能如她所愿了。

        一想到這兒,她便不由分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來面對那份充滿了未知的圣旨。

        她剛起身要跪,又被陸盛啟給阻止了。

        只見陸盛啟沖她揮了揮手道:“不必跪了,已經宣召過了,你自己打開看便是了。”

        臨淵王朝這位威震四方的陸老將軍終于對著自己的女兒說出了回京之后的第一句話。

        那語氣卻也不似在軍中一般了,往日里本就不多的和藹在將軍夫人的面前更是消失匿跡,有的只是無盡的冷漠和疏離。

        好在陸憬歡對這些并不怎么在意。

        既得了話,她也懶得再站起來做規矩,只坐著接過了圣旨一言不發的瞧了起來。

        那圣旨上的話羅里吧嗦的說了一大堆,陸憬歡沒耐心去看那些虛詞,只順著往下挑了重點出來。

        原來是當今圣上要將陸家的女兒指給韶安王,也就是皇七子——孟沛琛。

        陸憬歡看見韶安王這三個字的時候,沒忍住的挑了挑眉,心里總算是猜出了堂上高坐著的這二位是為何不情不愿的將她叫回來了。

        縱使她從前在邊疆的軍營里討生活,遠離京都,但對這位韶安王也算是略有耳聞了。

        韶安王孟沛琛,京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浪、蕩王爺。

        今上的這些兒子里,有詩書出眾的,有騎射出眾的,單單這位韶安王,偏以浪蕩聞名天下。

        雖生的極為俊俏,一雙桃花眼更是含情脈脈讓無數姑娘著迷瘋魔。

        只可惜這位韶安王成日里不是宿在這個姑娘那兒,就是醉倒在那個姑娘那兒,尋花問柳的本事更是眾皇子里最出眾的了。

        這般的放浪形骸,就算是在一般的大戶人家那也是行為極是不端的,關于這位韶安王的非議簡直多如牛毛一般。

        但怎奈何,圣上對于韶安王的生母——瑭吟夫人專寵至今,便連帶著對這個不著調的兒子也格外的寬容。

        只可惜,京都的大戶人家,但凡自家的姑娘到了待嫁的年齡,家里的長輩各個都是提心吊膽的,生怕被這位韶安王給看上了。

        這不,這等“好事”就這么精準的砸到了陸家的頭上。

        精明如陸夫人,她是斷斷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嫁給這樣一位“才俊”的。

        這好事兒便又“精準”的落到了她陸憬歡的頭上。

        縱使心里萬般的不愿意,但公然抗旨陸夫人還是不敢的,這不才死馬當活馬醫的將陸憬歡給叫了回來。

        好在,那圣旨上只說是要陸家的女兒,也并未指明說是要陸家的哪個女兒。

        按道理來說,陸憬歡一個外妾所生的女兒給韶安王做妾都算是積了大德了,更別說能嫁進王府做個正頭嫡妻。

        “圣上的旨意你可看明白了?”陸將軍開口問道。

        “憬歡明白。”陸憬歡聞言收了手里的圣旨又遞還給候在一旁的嬤嬤,規規矩矩的應道。

        “明白就好,以你這樣的身份能嫁給皇子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天大的橫運。”陸夫人的白眼恨不得要翻到天上去了。

        陸憬歡的出現就像是一根無形的刺,不停地刺痛著陸夫人的自尊心,不停地提醒著她陸將軍的背叛。

        “憬歡啊,夫人已將你計入了她的名下,往后在名份上你也算是陸家的嫡女了,對于自己的身份你自己還是要做到心中有數的。”

        眼瞧著陸夫人的心氣兒又不順了,陸盛啟便忙不迭的趕緊轉移話題。

        只可惜他偏是哪壺不開提了哪壺。

        今上給韶安王指婚,指的是韶安王妃,七皇子的正妻。

        韶安王就算再怎么胡鬧、陸家就算是再有軍功傍身,他們也萬萬不敢隨意的講個庶女送過去搪塞。

        萬般無奈之下,陸夫人這才將陸憬歡記在了自己的名下,為著這事兒更是同陸將軍鬧了好久,就差要把陸家祠堂給砸了。

        “憬歡謝過夫人,謝過將軍。”陸憬歡起身伏在地上扣頭。

        一個姑娘家的,卻扣頭扣得著實實在,硬是在冰冷的青磚上扣出了聲響來,沒有半分大家閨秀的樣子。

        陸夫人瞧著她這幅沒見過世面的粗俗模樣,十分輕蔑的用手中的絹帕掩住面龐,露了一絲輕蔑的笑意出來。

        “夫人,這事兒既然交代清楚了,你看......”陸盛啟見自家夫人終于露出了笑容,心里的石頭便也落了下來。

        “將軍,昭韞那孩子一直念叨著要阿爹給他指點武功呢,將軍您這會兒要不要過去看看?”

        陸夫人口中的昭韞是陸家最小的兒子陸昭韞,也是陸盛啟最疼愛的兒子,沒有之一。

        “昭韞這孩子從小就是用功??!”聽到陸昭韞的名字,陸盛啟一臉欣慰的模樣,他眼里的疼愛之情都快要化成水從眼眶里溢出來了。

        “走!夫人和我一同去瞧瞧昭韞,我們一家人也好久沒坐下來一同吃頓便飯了!”

        說罷陸盛啟就牽著陸夫人的手走了出去,身邊的仆人們也跟著魚貫而出。

        沒有任何一個人去扶一把還跪在地上的陸憬歡,甚至沒有人肯瞧她一眼。

        仿佛這廳里根本沒有這樣一個人,有的只是一粒惹人生厭的灰塵一般。

        跪在地上的陸憬歡一直沒有抬頭,還保持著扣頭的姿勢,直到所有的人都從前廳中走了出去。

        裝飾的貴氣逼人的前廳,此時空嘮嘮的,剛才那滿滿一屋子的人仿佛是夢境一般。

        陸憬歡扶著膝蓋從冰冷堅硬的地板上站了起來,她這才光明正大的抬起了頭來,有些好奇的瞧著這個陌生的“家”。

        前廳的上方掛著的牌匾是今上親賜的,上面寫著的“鎮疆護國大將軍”七個字亦是今上親書的。

        說來,這塊兒象征著陸家榮耀的牌匾同她陸憬歡還是有著很大的聯系的。

        這塊兒匾,是她陸憬歡舍了命豁出去才換來的,這匾不僅給陸家帶來了無上的榮耀,更讓陸盛啟的眼里對這個女兒有了三分的關注,更是因為這塊兒匾,她才能成為邊疆受將士們敬重的陸淵,陸校尉。

        只可惜這些現在都沒什么用了。

        今上的一道圣旨斷了陸憬歡的軍營夢,給她原本就不受自己掌控的人生又規劃了一條全新的道路。

        “鎮疆護國大將軍。”

        “呵。”

        陸憬歡的嘴里發出了一聲冷笑,她瞥了這塊兒匾一眼后,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前廳。

        背影決絕又灑脫,仿佛是在跟陸涯真正的告別。


        陸府對于陸憬歡來說是個極其陌生的地方。

        陸夫人因厭惡,索性將她如牲畜一般的圈養在了最西邊的院子里。

        成日里不許其外出,也免了她的晨昏定省。

        只每日里按時按點兒的派人去給她送去吃穿用品。

        陸憬歡已將陸家的態度看的十分明白了。

        陸家哪里是需要她陸憬歡,他們需要的不過是個活著的新娘罷了,一枚乖乖聽話的棋子而已。

        她瞧著鏡子里的自己,綾羅綢緞的箍著那纖纖細腰,頭上沉甸甸的朱釵更是墜的陸憬歡頭疼的緊。

        “要這樣的體面有什么用?不過像個物件兒似的被人隨意擺弄罷了,遠不如在邊境自在。”

        陸憬歡有些蒼涼的看著鏡子自說自話。

        “四姑娘可別說什么胡話,您從小體弱多病一直在家小心養著,何時去過邊境那種苦寒的地方呢?”

        門口突然出聲的嬤嬤嚇了陸憬歡一跳。

        這西園地方偏僻,還有些陰冷。

        平日里出了飯點兒根本沒人來,她剛才沉浸在自己的紛亂的心緒中,全然沒有注意這位嬤嬤是何時出現的。

        陸憬歡的面上有些尷尬,隨即又做出一副乖順的樣子,低著眉眼道:“嬤嬤教訓的是,是憬歡胡說了。”

        “四姑娘知錯就好,如今您可是記在夫人的名下,往后出了陸府的門那也是代表著將軍和夫人的臉面,可萬不能再像在家中一樣了。”

        這位嬤嬤是陸夫人身邊的人,當日拿圣旨的那位就是她。

        嬤嬤夫家姓趙,便是那位名叫趙兒的丫鬟的母親。

        她們一家都是陸夫人從娘家帶來的家奴,簽了死契的,最是忠心不二。

        陸憬歡認出了這位嬤嬤,她無意與陸家的任何人起沖突,便又做出了那副乖巧的模樣。

        “請問嬤嬤前來,是有什么事囑咐憬歡嗎?”

        這幅眉眼低垂的模樣倒是剛好和趙嬤嬤盛氣凌人的架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要是讓外人瞧見了,還真是要分不清誰是主誰是仆了。

        “四姑娘還不知道婚期吧?”那趙嬤嬤見她乖順,便也沒再難為她,自行坐到了桌前,擺出了一副長者的款兒來。

        “憬歡不知。”

        陸憬歡搖了搖頭,陸家和韶安王聯姻的事兒可謂是整個京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唯獨她這個當事人一問三不知。

        “婚期就定在六月十六,老奴我這次來呢,就是來教姑娘些禮法,畢竟姑娘您往后可是要代表著陸家。”

        趙嬤嬤皺著眉上下打量著她,陸憬歡雖身穿的綢緞華服,但身姿做派卻仍是一副不拘小節的樣子。

        “六月十六?”陸憬歡小聲的驚呼,“怎的這樣快?那豈不就兩個月余的時間了。”

        “怎么?四姑娘嫌快?這可是瑭吟夫人親自像圣上求來的。”趙嬤嬤沒好氣的道。

        這位瑭吟夫人,陸憬歡也是略微知曉一二的。

        邊境的軍隊里都是男人,男人和男人之間的話題,那必定是繞不開女人。

        除了自家的媳婦之外,他們討論最多的就是那些長相傾國傾城的女人,瑭吟夫人便是那些傾國傾城的女人中最是貌美的那一個。

        陸憬歡對這些是不怎么興趣的,但聽得多了,便也知道了這位瑭吟夫人是當今圣上最寵愛的妃子,沒有之一。

        瑭吟夫人憑借自己的美貌和討人喜歡的性子,愣是寵冠二十余年不衰,如今雖已不再年輕卻依然是圣上心尖尖上的女人。

        陸憬歡要嫁的這位韶安王孟沛琛就是瑭吟夫人的兒子。

        這樣好的榮寵,無論是母憑子貴還是子憑母貴,都本應飛黃騰達的,怎奈何這七皇子孟沛琛實在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瑭吟夫人大概是怕自己的兒子吃虧受欺負,這才忙不迭的為孟沛琛找來了陸家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

        只可惜,她也沒想到,陸家這棵大樹的后面竟還藏著陸憬歡這棵歪脖子樹苗。

        從那日起,趙嬤嬤每日下午都按時按點的來到陸憬歡的西院,一臉嫌棄卻又不得不交給她一些大家閨秀該學的禮數。

        陸憬歡也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重復著這枯燥的日子。

        直到這天的深夜,陸憬歡在睡夢中隱約感應到院子里有人進來。

        多年來行軍的經驗讓她瞬間清醒起來,警惕的聽著門外的一舉一動。

        那人不慌不忙的從院子里走進來,腳步聲很是沉穩,聽起來倒不像是來干什么殺人越貨的買賣的。

        正當陸憬歡疑惑的時候,她的房門被那人推開了。

        “誰!”陸憬歡一個利落的起身從床上翻了起來,順勢抄起放在一旁的發簪緊緊地攥在手里當做武器。

        “是我!”

        一個孔武而有力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將軍深夜到訪,是有什么事嗎?”

        陸憬歡手中的簪子松了松,利落的點燃了桌子上的油燈。

        陸盛啟看著這個披頭散發在慌亂中赤腳站在地上,背脊挺得筆直的女兒心下有種說不清的滋味兒。

        這里是京都陸將軍府,城里數得上名的富貴人家。

        可在這里,在這西院兒里,卻只有陸憬歡孤零零的一個人。

        朦朧的月光混著昏暗的燈光像一個無形的罩子將陸憬歡籠罩其中,她的面龐就隱在這幽幽的光線之下。

        身上穿的雖也是綾羅綢緞織成的上等衣物,但連陸盛啟都看得出來,這已然是很久之前的款式花樣了,就連府上稍有些頭臉的丫鬟也比她這個四姑娘穿的更嬌俏時興些。

        縱是這樣粗略的打扮,又長于飽經風霜的苦寒之地,可卻依舊掩不住陸憬歡那出水芙蓉一般超仙脫俗的樣貌。

        只可惜,礙于陸夫人的面子,陸盛啟也只能深夜偷偷潛進來,來同這個陪伴他最久也同他最不像父女的女兒聊上兩句。

        “你這些時日規矩學的如何了?”陸盛啟背著手,緩緩的說到。

        “趙嬤嬤教的很好,很是盡心,我也在努力學習當中。”陸憬歡低著頭,一副敬畏的模樣。

        陸盛啟問什么,她便答什么,規矩的像是又回到了軍中一般,并無半點女兒對父親的姿態。

        “嗯,你好好學規矩便是了,至于嫁妝你不必擔心,夫人都會按規矩幫你置辦好,你往后去了韶安王府也要時時刻刻的記得你姓陸,記得你是陸府的人。”

        陸盛啟對著陸憬歡這個女兒也是有幾分尷尬的,她不像陸盛啟其他的兒女那樣會使小性子撒嬌生氣的,反而到像是個沒有親情血脈關系的同僚。

        客氣而又疏遠。

        “憬歡明白。”陸憬歡順從的應道。

        在她得知來人是陸盛啟的那一刻,心里也不是沒有感動的,只可惜,她的這位父親也不過是來叮囑她要老實本分的做好陸家的棋子罷了。

        其實棋子不棋子的,陸憬歡真的沒那么在意,她所求的也不過就是順從本心,安安穩穩的度過這一生罷了。

        看來陸家是不能如她所愿了。

        只盼著那位韶安王能真正的將她當個人來看待罷......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