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素手琵琶欲語遲

        素手琵琶欲語遲

        三妖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現代人風媱意外穿越,再睜眼,她成了馬上要洞房成親的準王妃。雖然王妃這個名號聽起來很氣派,但是,她嫁的夫君卻是個落魄小侯爺,家里沒有封號,更沒有什么權力。不僅如此,風媱發現,小侯爺陳祤澤家里竟然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不行,為了自己的臉面,風媱不顧自己夫君的乖張脾氣,她一鼓作氣開始尋求發家致富之道。既然自己這個王妃沒有實權,那她就要靠自己的努力,逆天改命!(原文主角名字:施落、衛琮曦)

        主角:風媱,陳祤澤   更新:2022-07-16 00:0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風媱,陳祤澤的女頻言情小說《素手琵琶欲語遲》,由網絡作家“三妖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現代人風媱意外穿越,再睜眼,她成了馬上要洞房成親的準王妃。雖然王妃這個名號聽起來很氣派,但是,她嫁的夫君卻是個落魄小侯爺,家里沒有封號,更沒有什么權力。不僅如此,風媱發現,小侯爺陳祤澤家里竟然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不行,為了自己的臉面,風媱不顧自己夫君的乖張脾氣,她一鼓作氣開始尋求發家致富之道。既然自己這個王妃沒有實權,那她就要靠自己的努力,逆天改命!(原文主角名字:施落、衛琮曦)

        《素手琵琶欲語遲》精彩片段

        風媱睜開眼睛,就看到破舊的房頂和布簾做的床幔。

        這是哪兒?

        “下次想死沒人會救你!”

        冰冷的聲音傳來,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一個極其英俊的男人坐在旁邊,劍眉星目,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緊抿著,正冷漠的看著她。

        風媱猛地坐起來,看了一眼四周。

        古樸的房子,古裝的男人。

        風媱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疼得想死,不是做夢,那么問題來了?

        “我是誰?我在哪兒?”

        風媱記得她是去種植基地考察的,回來的途中看到一座古怪的廟就想去看看,可是車出了問題,剎車失靈,一頭栽下了懸崖……

        風媱心一沉,幾乎不敢相信發生的事。

        她跳下床,跑到木桌前,拿起桌上的銅鏡一照就看到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十幾歲的小丫頭,皮膚倒是挺白,五官也很俊俏,長長的頭發披散著,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同。

        風媱愣了半晌,才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她在另一個人身上重生了。

        “哼!”

        一聲冷哼。

        風媱抬頭看著面前的俊美男人,正想說話,腦中忽然閃過一些畫面,她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陳祤澤!”

        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些斷斷續續的回憶片段。

        她現在所在的朝代叫大周,而原主和她同名同姓,也叫風媱,父親當朝宰相施天意,遺憾的是,風媱只是個庶女。

        面前這位冷臉帥哥居然是她的丈夫,陳祤澤。

        陳祤澤的父親衛蕭是大周的開國之臣,老皇帝親封的西北王,陳祤澤從前則是西北有名也是名滿京城的衛小王爺。

        后來,據說是西北王謀反,被皇帝一舉拿下,衛蕭一家都被處死,陳祤澤因為當時在西北打仗,立了功,斷了腿,才免了一死,盡管如此,老皇帝為了羞辱他,下令將他貶為庶人,還將在京城聲名狼藉的施家三小姐風媱許配給了陳祤澤。

        風媱是典型的沒腦子,在京城就是大家眼中的笑話,雖然是個庶女,卻也是個小姐。

        被許配給陳祤澤后,她受不了陳祤澤是個殘廢,又過不了苦日子,三天兩頭的和陳祤澤鬧,張口閉口都管陳祤澤叫死瘸子。

        一個月前,原主看上了鎮子里的一個秀才,為了和秀才在一起,便想著讓陳祤澤休了她,可是陳祤澤不肯,原主作死跳了河,沒救過來。

        風媱現在真的很失落,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陳祤澤坐在輪椅上,冷漠的看著她,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憤怒。

        風媱干笑了一聲,不知道該怎樣形容此刻的心情,不過她是個樂觀的人,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老天給了她一次重活的機會,她就該感到慶幸。

        而且,陳祤澤真的很帥,她也不算吃虧。

        風媱很快整理好心情,然后站起來,捋了捋頭發,她不會整理這么長的頭發,四處看了下,床上居然有根金簪子,她欣喜的跑過去,雙眼放光,然后小心的將簪子揣進了懷里,反正她也不會用,留著還能賣錢呢。

        簪子放好,風媱翻箱倒柜最后找出一個舊了的發帶,將頭發綁好,回頭,發現陳祤澤依舊那么冷冰冰的看著她。

        她暗暗嘆了口氣,忽然覺得輪椅上的陳祤澤有些可憐,家人慘死,一夜之間,高高在上的小王爺,被人踩到了泥里,還攤上了原主這么個極品……


        “休書我不會寫,你想死隨時都可以,生是陳家人,死也是陳家的鬼!”陳祤澤冷漠的說。

        風媱干笑了一聲,她現在還不能離開陳祤澤,雖然陳祤澤處境艱難,可是她一個被休了的女人出去怕只有死路一條,目前只有跟著陳祤澤才有生路。

        至于以后,等她有了能力,在離開也不遲。

        “我不會走了,留下來照顧你!”風媱開口。

        陳祤澤瞇著眼睛明顯不信,看她還能耍什么花樣。

        風媱知道原主之前性格惡劣,陳祤澤肯定不那么信她,而且她怕一下子反應的太多,惹陳祤澤懷疑,也不敢多說。

        “那就好,記住自己的身份!”陳祤澤說著推動了輪椅,想出去。

        他的動靜太大,風媱想不注意他都難。

        她皺了皺眉。

        陳祤澤的輪椅很簡單,幾根木頭做的,椅子的輪子也是木頭疙瘩,若是平地還好,偏偏現在的地上有原主之前摔過的東西,卡住了輪子,陳祤澤推了幾下,推不動,他煩躁的又用力去推,輪椅不穩,就朝一邊倒去。

        等到風媱回過神來,陳祤澤已經翻倒在地,人掉在地上,手被地上的破茶杯割出一道口子,鮮血直流……

        風媱嚇了一跳,也顧不得什么,跑過去,抓起他的手。

        陳祤澤的手指白皙修長,手掌卻有很厚的老繭,都是以前握兵器后來推輪椅留下的。

        此刻他的手掌被割出一道一寸長的口子,茶杯的碎片還在肉里,粉色的皮肉翻出來,看的風媱心一抽一抽的。

        “走開!”陳祤澤厭惡的抽回手,因為用力,疼得臉都白了,仿佛風媱是什么洪水猛獸。

        風媱也不管他,從柜子里拿出一塊破布,又倒了一碗清水,走到陳祤澤身邊,蹲下,從新抓起他的手,沉聲道:“別動!”

        不知道為什么,陳祤澤就真的沒動。

        風媱道:“可能有點疼,忍著點。”

        陳祤澤沒有回答,只是瞇著眼睛看著她。

        風媱沒空管他的眼神,她拔出碎片,用清水沖了傷口,又小心的給為陳祤澤包扎好傷口,擦了擦額前的汗,一抬頭就發現陳祤澤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盯著她。

        “我扶你起來!”風媱低頭,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陳祤澤沒有拒絕,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樣。

        陳祤澤快一米九了,身體結實,看著很瘦,但是份量不輕。

        風媱廢了好大的力氣把他放回輪椅,看了看,又皺眉。

        那把簡易的輪椅車輪那邊已經摔變形了,根本不能在用了。

        她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道:“輪椅壞了,你上床歇一會吧!”

        陳祤澤沒說話。

        風媱沒空管他,等把他轉移到床上,她已經氣喘吁吁。

        本來剛剛落水,現在又廢了這么大力,她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陳祤澤,有吃的嗎?”

        陳祤澤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觀察風媱,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從醒來后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行為,動作,還是眼神,都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若是換作以前,她張口閉口都是叫他死瘸子,這無疑是在陳祤澤的傷口撒鹽,不僅如此,她從來不許陳祤澤碰她,更別說處理傷口了,陳祤澤有一次燙傷了,她都能站在眼底笑著嘲諷他是個廢物什么都做不了,活該被燙傷!

        要不是擔心她死了老皇帝又換人來,比起這個沒腦子的風媱,萬一換個心眼多的發現什么,陳祤澤早就弄死她了。

        風媱沒注意陳祤澤想什么,她餓的前胸貼后背,腦子里想的都是吃的。

        “廚房有!”陳祤澤終于開口。

        風媱高興的站起來,出門,映入眼簾的雜亂破敗的院子,東西兩邊各有一間小屋,東邊的是廚房,西邊的則是雜物房,兩間正房一間風媱住,一間陳祤澤住。

        風媱到了東邊的廚房,欲哭無淚,屋子里十分簡陋,一口大鍋,幾個破碗,一口水缸,還有兩個破了的缸,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她揭開鍋蓋,里面只有野菜糙米粥。

        她的記憶里原主不是干活的主,好吃懶做,大部分活都是殘廢了的陳祤澤在做,燒火夠不著,他就趴在地上做,至于其他的活也全靠陳祤澤,以及隔壁的一對老夫妻幫忙。

        原主除了辱罵陳祤澤,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外面勾引人……

        風媱忽然有點心酸的看了看正房的方向。陳祤澤也不過二十歲,經歷了人生的巨大苦難,還要忍受原主的脾氣,實在是可憐。

        風媱老阿姨心泛濫,覺得自己既然占據了原主的身體,就該代替原主對陳祤澤好一點補償他。

        鍋里的粥只有兩碗,風媱端著進了正房,看到陳祤澤還坐在床上,安安靜靜的,臉上沒什么表情,可眼神卻透著無限的哀傷,應該是回憶起什么不好的事。

        聽到她進來,陳祤澤收斂了神色,冷漠的看著她。

        風媱暗暗嘆了口氣,把其中一碗粥端到他面前:“給!”

        陳祤澤沒接,而是冷聲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別以為毒死我,你就能和那個秀才在一起了!”

        風媱一怔,又好氣又好笑。

        他怕她下毒?

        不過按照原主的性格也真能辦出這樣的事情來。

        她端起粥自己喝了一口,才放在陳祤澤面前:“沒下毒,你也餓了,吃點吧!”

        說完自己走到桌邊吃自己那碗。

        粥一入口,風媱的那強烈的食欲強行被趕走了一半。

        她無法形容的難吃,野菜泡的時間長了成了黑綠色,而粥里面還有黑色的谷殼,米又糙又硬,無法形容的味道讓風媱忍不住皺眉。

        陳祤澤看著她,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能裝到什么時候,這么難吃的東西,她恐怕又要摔碗發脾氣了。

        想想也很可笑,這種東西放在以前,無論是身為小王爺的陳祤澤還是宰相千金的風媱都不會吃,可如今卻成了他們保命的口糧。

        風媱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就吃了,她實在是太餓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發現陳祤澤正盯著她,她看了下陳祤澤的手,以為他手疼不能吃。

        便走過去,端起碗,舀了一勺子,放在陳祤澤嘴邊:“吃吧!”

        陳祤澤一把打開,碗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粥也灑了一地。

        “你……”

        風媱有點生氣,但是很快她把怒氣壓了下來,她記得有一次原主就是將摻著老鼠屎的粥給陳祤澤吃,等陳祤澤吃完了,她才笑著把事實說了,陳祤澤后來吐的臉都白了,還生了場病,差點就一命嗚呼了。

        風媱扶了扶額頭,原主的人品真是太惡劣了。

        她把地收拾干凈,然后搬了把破椅子坐在床邊和陳祤澤大眼瞪小眼。

        最后還是風媱敗下陣來,因為她不開口,陳祤澤是不會主動開口的。

        風媱暗暗嘆了口氣才說:“陳祤澤,以前的事是我不對,對不起!”

        陳祤澤沒說話,顯然是以為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風媱知道讓她相信自己很難,只能以后慢慢來。

        “不管你信不信,我決定改變自己跟你好好過日子!現在我去做飯,你有什么事就叫我!”風媱站起來出門。

        陳祤澤看著她的背影,眼眸沉了下去。

        好好過日子?

        他還有日子可以過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