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總裁追妻蓄謀已久

        總裁追妻蓄謀已久

        熊孩子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陸承安是陸氏集團總裁,在員工們眼里,他不茍言笑,是高不可攀的存在。霸總心里有個小秘密,他喜歡的女孩竟然成為了公司員工!為了追妻,陸承安想盡了辦法,在師母的安排下,他直接約對方相親,第二天便將女孩帶到了民政局!都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大佬追妻計劃圓滿成功!

        主角:凌菲菲,陸承安   更新:2022-07-16 00:0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凌菲菲,陸承安的女頻言情小說《總裁追妻蓄謀已久》,由網絡作家“熊孩子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陸承安是陸氏集團總裁,在員工們眼里,他不茍言笑,是高不可攀的存在。霸總心里有個小秘密,他喜歡的女孩竟然成為了公司員工!為了追妻,陸承安想盡了辦法,在師母的安排下,他直接約對方相親,第二天便將女孩帶到了民政局!都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大佬追妻計劃圓滿成功!

        《總裁追妻蓄謀已久》精彩片段

        偌大的咖啡館里,難得一片寂靜。

        凌菲菲低著頭,緊張的攪拌著面前的咖啡。

        氣氛一度陷入了尷尬凝固的狀態。

        “第一次相親?”

        男人在落座后的半分鐘,聲音淡淡問道。

        他的氣場過于強大,僅是一句簡單的疑問句,便讓凌菲菲更加緊張了。

        今天是凌菲菲平生第一次相親,在老媽威逼利誘下,她不情不愿的來到了與人事先約好的咖啡館,找到了指定的座位。

        原本想著今天就是走個過場,誰知落座的男人,竟然是陸氏集團的執行總裁陸承安。

        一個跺跺腳,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

        最要命的,凌菲菲就在陸氏集團工作,她是行政部的一個小文員。

        像陸承安這樣的大人物,自然是不會認識她的,但凌菲菲想假裝不認識就太難了。

        于是她緊張到說話結結巴巴,“是,第,第一次……”

        陸承安清冷的目光,在凌菲菲身上來回看了遍,繼續問道,“大學畢業了嗎?”

        “畢業了。”凌菲菲不自覺咽了下口水補充說道,“畢業兩年了。”

        聽到回答,陸承安沉默了下,好看的皮囊上不見任何情緒,風輕云淡。

        可凌菲菲的內心卻是動蕩不安,她一邊想著老媽是拜了什么神仙,弄到了這么個頂級相親對象,另一邊,她在想陸承安是不是坐錯位置了?

        還是說自己坐錯了?

        眼角余光瞟了瞟桌上的號碼牌,確實是18號。

        “那個……您是不是找錯位置了?”凌菲菲斗膽說道。

        “戶口本帶了嗎?”陸承安說。

        兩人同時開了口,也同時戛然而止。

        凌菲菲聽了陸承安的話,震驚的抬起了頭。

        陸承安那近乎完美的臉蛋,近在咫尺,頓時讓凌菲菲臉頰緋紅,腦子里一片空白。

        陸承安生的一副風光霽月的好皮囊,比當下爆紅的男星都要好看三分,但由于是個商人,身上的霸道氣質往往讓人退避三舍。

        凌菲菲大學實習就進了陸氏集團,實習通過后就留下來了,這一留就是兩年。

        在這兩年里,她很少見到陸承安,即使見到,都是遠遠觀一下背影,如今面對面的看到了,比做夢都還玄幻。

        “你還有什么問題嗎?”陸承安看了眼凌菲菲緋紅的臉蛋,眼底的冷意少了幾分。

        凌菲菲搖搖頭,她對自己的老板,能有什么問題!

        期間,陸承安的手機響了,只見他接起,短暫沉默后他干凈利落的回復道,“知道了。”

        然后,掛斷手機,抬眼看向凌菲菲,“走吧。”

        他起身的樣子如同他說話做事般,干凈利落。

        凌菲菲像著了魔般,聽話的站起來,跟著陸承安的后面出了咖啡館。

        陸承安身高有一米九,跟在他身后的凌菲菲有一米七的身高,此時也顯得嬌小可人。

        凌菲菲跟著陸承安上了車,是他常用的一款黑色的商務型的邁巴赫。

        坐在如此奢華的車內,凌菲菲卻如坐針氈,她不安的攪動著兩只手指,心里時不時問自己,現在是不是在做夢?

        然而她的一切反應盡被陸承安看在了眼底。

        “家里人逼著我相親,我不太想把時間浪費在這方面,你長得干凈,看著舒服,結婚沒有問題。”

        安靜的車廂內,陸承安突然開口說道。

        他那磁性的聲音在凌菲菲耳邊暈開。

        凌菲菲詫異的看著陸承安,雖然她是來和他相親了,但好像也沒有到結婚這一步吧。

        “您,是不是要在考慮一下,我們好像還,還不太……”了解。

        “不需要。”陸承安打斷了凌菲菲的話,周身散發出冷意,威壓十足的說道,“成為我陸承安的妻子,我會給你一切想要的。”

        凌菲菲不知道,其實在來之前,陸承安便對她了如指掌了。


        伴隨著陸承安的話音的結尾,車也停了下來。

        此時,一直坐在前排默不作聲的杜越杜特助,下了車,并為凌菲菲拉開了車門,做了請的姿勢。

        “民政局?”

        看到目的地,凌菲菲不敢相信的用力掐了自己的手臂,頓時疼的齜牙咧嘴。

        這……這是不是太快了?

        她好像還沒準備好,而且是不是有點強買強賣的意思?

        凌菲菲有點想打退堂鼓,一旁的杜越卻走了過來,笑著喚道,“凌小姐。”

        “我,我沒有帶戶口本。”凌菲菲慌張的為自己找個理由。

        畢竟,也沒有聽誰說,剛相親就要領證的事??!

        杜越笑笑,領著凌菲菲往里走,“沒關系。”

        杜越的做法,讓凌菲菲感覺到一絲騎虎難下,她回頭看了眼還在車里的陸承安。

        想到他剛才的神情,如果她現在跑了,陸承安是不是會殺了她?

        于是,凌菲菲只好硬著頭皮,跟著杜越進了民政局。

        不到十分鐘,凌菲菲從民政局出來了,手里多了一個紅本本。

        在陽光下格外的刺眼。

        凌菲菲拍了拍臉,覺得還是跟做夢一樣。

        她竟然跟陸承安領證了,不用戶口本,也不用和男主角一起出現,就這樣把自己變成已婚婦女了?

        她還是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

        直到陸承安從車上走了下來,凌菲菲才回過神。

        陸承安從杜越的手里接過結婚證,放進了自己西裝內襯的口袋里。

        然后,他抬眼看向凌菲菲說道,“我待會有個緊急會議,我讓杜越先送你回去,晚點,我再去拜訪岳父岳母。”

        凌菲菲認命的點了點頭。

        見此,陸承安不再多說什么,只見他轉身離開,走到路口處,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便離開了。

        望著陸承安離開的身影,凌菲菲失了神,雖然這個事件有些離奇,但她何德何能,居然和陸承安,全江州城的男神領證了!

        “夫人,請。”目送陸承安離開后,杜越為凌菲菲拉開了車門說道。

        夫人?

        凌菲菲被這個新稱呼給拉回了神來,她窘迫又尬尷的看了眼杜越,點了點頭,然后上車。

        “夫人,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號碼,日后你有什么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杜越回過身,將自己的名片雙手給凌菲菲遞上。

        杜越是陸承安貼身的高級特別助理,在職位上也很高,算是凌菲菲領導上面的領導了。

        被他親自遞名片,凌菲菲有些緊張,雙手接過,并下意識的說道,“謝謝,總,”管……

        可話還沒說完,凌菲菲意識到不對,便立馬閉上了嘴。

        杜總管這個稱呼,是在公司內部,她們給杜越起的外號,陸承安如果是皇帝,那么杜特助便是總管了。

        “夫人,您別跟我客氣。”杜越恭敬客氣的說道。

        見杜越笑的如此官方親民,凌菲菲咽了咽口水,什么話也沒有說。

        她只覺得這一天太夢幻了,尤其是相親三個小時,她便把自己給嫁出去了。

        現在想想,剛才的行為太沖動了,不能因為對方是自己的老板就無條件的順從了,也不知道待會回家,怎么和老媽交代。


        “夫人,總裁六點會準時過來。”

        在凌菲菲下車后,杜越補充說道。

        凌菲菲住在一處老的教職工小區,她從一輛豪車上下來,瞬間吸引了無數人的眼光。

        凌菲菲來不及多想,杜越為什么會知道她住在這里,只見她沖杜越點了點頭,然后飛快的逃離了現場。

        凌菲菲一口氣上了六樓,到了家門口,人已經累的氣喘吁吁。

        她正準備敲門,老媽劉女士提著菜籃,站在她的身后。

        “菲菲啊,你怎么搞成這個樣子,一點都不淑女。”劉女士一邊開門,一邊嫌棄的說道。

        凌菲菲吐了吐舌頭,在開門的時候,搶先進了門,鞋子一脫,就沖進客廳端起早上剩下的水喝了起來。

        劉女士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直搖頭,“凌菲菲你這個行為做派,真對不起你媽我給你取的這個名字,你就該叫張飛!”

        劉女士邊說,邊將菜籃放進了廚房,然后又出來,嘀咕的說了句,“我回來的時候,聽小區的劉姨說,剛才有個小姑娘從豪車上下來呀!也不知道是誰家,這么好命。”

        凌菲菲心虛的弱聲說道,“那是我。”

        “呵,你?有錢人會看上/你?”劉女士不屑的笑了下,“雞配雞,鳳配龍,凌菲菲你照照鏡子就知道自己配什么了。”

        劉女士的不相信和無情的打壓,讓凌菲菲啞口無言。

        劉女士和凌教授都是大學老師,凌菲菲也算是出生在書香世家。

        關于給凌菲菲找對象一事,凌家秉持著門當戶對就行,那些野雞飛上枝頭當鳳凰的事情,他們從未想過。

        也更不想發生在凌菲菲的身上,畢竟豪門夫人可不是那么好當的。

        凌菲菲也知道父母的想法,如果她告訴劉女士自己真的嫁入豪門,而且是豪門中的豪門,不知道劉女士會不會嚇暈。

        “對了,今天相親的對象怎么樣?”劉女士走了過來,在沙發上坐下,一副要審判凌菲菲的樣子。

        如今,劉女士退休在家,除了平日里跳跳廣場舞,就是去醫院當幫扶義工。

        劉女士這次讓凌菲菲相親的對象,就是她在醫院認識的李奶奶的孫子。

        “媽,這人你是從哪兒認識的?”凌菲菲放下,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是李奶奶的孫子,聽說三十歲了,還沒有處過對象,一直忙工作,我看過照片,看著挺穩重的。”劉女士說道陸承安,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顯然很滿意。

        凌菲菲咬著唇,注意著老母親的表情,顯然她根本就不知道陸承安真正的身份。

        “問你話呢,人怎么樣?”見凌菲菲開小差,劉女士一個白眼遞了過去。

        凌菲菲咬著唇點了點頭,表面應付的說道,“人,人還不錯。”

        心里在醞釀著要不要一不小心領證的事情說出來。

        “那就行,可以先試著處一下,畢竟日久見人心。”劉女士站了起來,往廚房走,準備把剛買回來的菜洗洗。

        眼見劉女士快要走進了廚房,凌菲菲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拉著劉女士的衣角問道,“媽,爸呢?今晚回來吃飯嗎?”

        “嗯,回來,有什么事嗎?”劉女士問道。

        凌菲菲搖搖頭,然后又點點頭,最終小聲說道,“那個,他晚上要來我們家吃飯。”

        想著還是先將陸承安要來的事情說一下,至于結婚證的事情,還是等凌教授回來,這樣她才能有庇護傘。

        “他?”劉女士一開始沒有明白,但一見女兒羞紅的臉蛋,瞬間明白這個他指的是誰了。

        “好??!”劉女士瞥了眼菜籃里的蔬菜,立馬走到玄關處,邊換鞋邊說道,“我去買點魚,還有肉。”

        不等凌菲菲反應過來,門一開一關,劉女士已經出門了。

        劉女士離開后,凌菲菲心里才松了口氣,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后小心翼翼的將口袋里的結婚證拿了出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