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穿成傻肥丑女后我成了戰神的白月光

        穿成傻肥丑女后我成了戰神的白月光

        兔兔可愛還好吃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身為毒醫世家傳人,司徒月是無人膽敢招惹的強大存在,可是一場離奇的穿越,卻讓她的人生遭遇滑鐵盧!她跨越時空來到異世,成為了受人恥笑的傻女!司徒月不服氣,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她立志扭轉乾坤!后來人們發現,司徒家那個傻女像變了一個人,甚至得到了戰神王爺的青睞!

        主角:司徒月,夜瑾軒   更新:2022-07-16 00:00: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司徒月,夜瑾軒的女頻言情小說《穿成傻肥丑女后我成了戰神的白月光》,由網絡作家“兔兔可愛還好吃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身為毒醫世家傳人,司徒月是無人膽敢招惹的強大存在,可是一場離奇的穿越,卻讓她的人生遭遇滑鐵盧!她跨越時空來到異世,成為了受人恥笑的傻女!司徒月不服氣,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她立志扭轉乾坤!后來人們發現,司徒家那個傻女像變了一個人,甚至得到了戰神王爺的青睞!

        《穿成傻肥丑女后我成了戰神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這死肥婆,該不會真死了吧?扇她耳光都沒動靜了……”

        “早不死晚不死,居然死在跟齊王殿下大婚之日!真是晦氣!”

        “什么國公府嫡女,不過是個又丑又笨的死胖子罷了。我看她就是無福消受這門婚事,才被老天爺給收了!”

        司徒月聽著耳邊模糊的聲音,一陣茫然。

        她不是在實驗室里意外吸入毒氣昏厥了么,這些人在說什么?

        司徒月費力睜眼,正對上幾個身著華服的女子。

        這打扮怎么這么奇怪……

        司徒月坐起來看向她們,眼神微冷:“你們是做什么的?”

        “咦,原來沒死???”

        為首那貴女訝異的看向她,冷笑道:“那就趕緊上花轎吧,齊王殿下已經在外面等著了——那邊那個丫鬟,來給這廢物上個妝,別讓外面的人看見她臉上的巴掌印。”

        上花轎?齊王?

        司徒月一時有些弄不清情況,腦中卻驟而涌上一陣脹痛。

        一連串不屬于她的記憶涌入,過了半晌她才回神,看向那幾個貴女的眼神泛著寒意。

        誰能想到,她一個毒醫世家傳人,竟然會穿越到了古代,成了這南陵國護國公府的嫡長女。

        說是嫡長女,可原主過得比婢女還不如,她自幼失去了父母,又有些癡傻,在府中人人可欺,京中的貴女們,更是時常拿她取樂嘲弄。

        今天原是原主履行亡母婚約,嫁與今上第三子齊王夜南齊的日子,卻忽然中毒暴斃身亡。

        是誰下的手……

        司徒月看向鏡中,少女著一襲喜服,面若銀盆,脖子粗短,皮膚卻細膩白皙,是個美人胚子。

        只是那臉蛋上,卻層層疊疊印著幾個巴掌印。

        她冷著臉看向那群貴女:“我的臉,是誰打的?”

        為首那貴女不由得冷笑:“是我打的,怎么?難不成還要我跟你這國公府小姐磕頭賠罪不成?”

        圍在她身旁的貴女們一陣哄笑。

        “她算哪門子國公府小姐,人家司徒蕊心才是金尊玉貴的國公府千金呢!人家是齊王殿下的心上人,雖說是以側妃之名同一日迎娶,一應排場卻比這廢物還大!”

        “說不準這廢物正妃,還要被哄得給側妃跪地敬茶呢!”

        司徒月不答,起身走到那貴女面前,啪的一耳光扇在她臉上。

        一顆帶血的牙從那貴女嘴里噴出,嚇壞了那群同黨,也讓司徒月一懵。

        原主的手勁,這么大?

        天生神力嗎?

        “里,里敢打唔!里可知唔是誰!”

        那貴女捂著高高腫起的臉,目光驚怒道:“唔乃似當朝嘉然郡主……”

        司徒月揉了揉手腕,又是一耳光扇了上去。

        “沒工夫知道你是誰。”

        她冷笑著看那貴女一眼:“不過你最好知道我是誰,再敢招惹我,就不是兩個耳光能解決的事情了。”

        一群貴女扶著嘉然郡主,看向司徒月的眼神像是盯著個妖怪,僵在原地瑟瑟看著她推門走出。

        那傻子今天是怎么了?平日明明軟弱好欺!任打任罵!

        司徒月走出院門,聽著門口的嗩吶聲,唇角勾起一絲冷笑。

        方才那幾個貴女說的司徒蕊心,乃是她二叔的女兒,在原主記憶里,這司徒蕊心不僅變著法勾引了齊王搶了原主婚事,還鼓動齊王在同一日以正妃排場迎娶她。

        簡直是把原主和國公府長房的臉碾在地上踩!

        占了人家的身子,不給人家活出個樣子,說不過去!

        司徒月大踏步走出小院,便看見齊王夜南齊正將身著鳳冠霞帔的女子抱上花轎,想來早早便將原主這正妻拋諸腦后。

        “大小姐怎這么沒規矩!”

        來迎親的人終于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司徒月,上前便呵斥她:“馬上就要到吉時了,還不蓋上蓋頭上轎?”

        司徒月涼涼看他一眼:“你是什么東西?在本小姐面前猖狂?果然是仆隨主人樣,一窩子沒規沒矩。”

        周圍隨著她這句火藥味十足的話忽而安靜下來。

        夜南齊看向她,眼中閃過一絲幾不可查的嫌惡,語氣卻溫潤:“王妃此話何意?吉時已到,再不上花轎,恐怕就晚了,這下人不過也是心急則亂,莫要動了肝火。”

        “王爺,你當喚我司徒大小姐才是。”

        司徒月眼神嘲弄的掃他一眼,語氣漠然:“我的意思,難不成還不明顯?本小姐,不嫁了。”

        不嫁?

        輕描淡寫一席話,仿佛在國公府點了個大炮仗,炸得眾人半晌不曾回神。

        夜南齊瞬間擰緊了眉,聲音有些微冷:“這婚約數年前就定下,豈能兒戲悔婚?”

        “既然不是兒戲,王爺為何僭越規矩,以正妻之禮迎娶司徒蕊心?”

        司徒月似笑非笑看著他:“您是在打國公府的臉,還是打我的臉?”

        夜南齊錯愕一瞬,沒想到這傻子竟然會因為這事發難。

        他心里自是看不上這司徒月的,可她是國公府嫡女,娶了她,就等于收攏了護國公府的那些老部下,這樣他要奪嫡,就更多了幾分勝算!

        他默了一瞬,便想到了為自己開脫的由頭:“王妃就因這般小事生氣?本王正是因為希望你們姐妹和睦,也看重國公府,才以此表示自己對你們姐妹一視同仁。”

        夜南齊話語間帶著些不易察覺的埋怨:“無論如何,你都是本王正妃,這般不知禮數,今后如何當正妃之位呢?”

        眾人看向司徒月的目光登時有些鄙夷。

        果然是粗鄙之人,不懂得王爺苦心!

        “一視同仁?”

        司徒月冷笑:“司徒蕊心是什么身份,她配嗎?”

        “你……”

        夜南齊聽了這話,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氣,卻只能強行按捺:“月兒,咱們的婚事乃是皇命,若要違抗,恐怕太皇太后會降罪于你……本王心知你有所不滿,但此事不可兒戲,有什么話,不如回了王府再說?”

        他恨極了這女人,可是眼下不能發作,不過只要將她強行帶走,進了王府,還不是他說了算?

        他沖著家仆使了個眼色:“愣著做什么,還不快扶著王妃上轎?”

        司徒月看著家仆朝她逼近,一副要強娶的模樣,眼神一寒,當胸一腳踹中那家丁胸口。

        骨節碎裂的聲音響起,那家丁摔倒在地,連帶著身后那些人都被他撞倒。

        夜南齊驟然瞪大了眼,滿臉不敢置信:“司徒月,你……”

        司徒月走到轎前,忽然一掌將轎桿拍斷。

        花轎重心不穩歪倒在地,轎中的司徒蕊心狼狽的摔了出來。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司徒月一拳打在門口梁柱上,柱子上立時間出現一個深深拳痕。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司徒蕊心:“也許你們誤會了什么——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是在通知你們,我要退婚。”


        這混賬東西,竟當眾讓他下不來臺!哪里比得上心兒溫柔體貼!

        夜南齊眼看眾人表情玩味,心里更惱,卻只能對司徒月溫言相勸:“月兒,若你覺得這般不妥,本王便不再大張旗鼓迎娶你妹妹就是,吉時已到,還是別耽誤了。”

        服軟了?

        司徒月冷笑著漠然開口:“王爺不必如此,你要如何娶她,同我無關,我只想退婚。”

        夜南齊表情更僵,暗罵自己還真是美色在前,有些操之過急。

        要是真因小失大失去了國公府的助力……

        司徒蕊心看出夜南齊的為難,趕忙楚楚可憐的上前拉住司徒月:“姐姐,若你介意,我可以不嫁給齊王殿下,但你和齊王的婚事是太皇太后定下的,懿旨怎能違抗呢?”

        “既然是太皇太后訂下的,我便親口與太皇太后說。”

        司徒月冷冰冰看一眼夜南齊,直接翻身上馬,朝著齊王府趕去。

        這又是要做什么?

        迎親的眾人滿臉困惑,齊王臉色難看,卻也只能跟過去。

        司徒月直接縱馬到了王府門前,里面正一片熱鬧。

        眾人簇擁在一名身著明黃龍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身旁連聲恭維道:“臣等恭喜太皇太后喜得佳媳。”

        太皇太后喜得合不攏嘴,卻沒想到外面一陣騷動,身著喜服的女子獨自自門外進來,一見她便深深行了一禮清越開口:“臣女司徒月,懇請太皇太后收回成命,取消臣女與齊王殿下的婚約。”

        廳上一片嘩然。

        夜南齊同司徒蕊心等人匆匆跟進來,看上去頗有些氣短:“齊兒見過祖母。”

        太皇太后掃了一眼她身旁鳳冠霞帔的司徒蕊心,面露不虞,而后轉頭看向司徒月:“你就是司徒家的小月兒?想退婚,是因著齊兒讓你有何不滿?”

        司徒月不卑不亢道:“臣女的確不滿。”

        此話一出,廳中議論紛紛。

        “這司徒月還敢挑剔齊王?她這等人,京中有頭有臉的誰會娶?”

        “先前鬧出那么多亂子,眼下怕不是又要作妖出風頭了!”

        太皇太后皺眉,而后沖司徒月淡聲道:“天家懿旨,不可違背,但本宮不是不講理的人,小丫頭,若能說出理由,本宮允你退婚。”

        司徒月又行了一禮,語氣平靜無瀾:“齊王殿下心悅之人是司徒蕊心,臣女親眼所見兩人在府中舉止親密,不愿棒打鴛鴦,更不愿嫁與一個悖德失禮之人。”

        夜南齊聞言,臉色頓時沉了,卻礙于太皇太后在場不敢發作,只能作一副錯愕模樣:“月兒為何會如此誤解本王?本王不過是怕你獨自嫁進王府沒人幫襯,才會迎娶你妹妹,先前我與她連面也沒見過幾次。”

        他眼看太皇太后臉色震怒,急急上前解釋:“祖母難道也不信孫兒么?月兒她定然是看錯了什么,她幼時生過病,太醫都說她頭腦時常有些不清醒的,眾位大人都可為孫兒證明!”

        被夜南齊邀來的賓客們趕忙幫腔:“娘娘,司徒小姐的確有些癡傻,此話不足為信……”

        司徒月仍舊一副云淡風輕模樣:“大人覺得我作妖胡鬧,癡傻愚笨,那我便來證明一下自己所言非虛。”

        方才說話那人嗤笑:“司徒小姐要如何證明?”

        “戶部尚書王忠大人,你我曾有一面之緣,是去年十月初六,宮中秋葉宴上。”

        司徒月沖他幽幽開口:“那日薛大人的嫡女被推下水池,眾人都道是我嫉妒薛家小姐才下了毒手,但那日我親見你家小姐伸手推了薛小姐,宮中的小德子可以作證。”

        那王大人頓時愣住,而他身側那貴女心虛的低下了頭。

        又有大臣梗著脖子怒斥:“那般遠的事情,誰知你是不是胡編亂造……”

        “京兆尹周江大人,我們也曾見過的。”

        司徒月漠然看他一眼:“三年前六月初九,上南街的一家酒館被砸,周大人不問青紅皂白,便來國公府拿我問罪,命我國公府賠償,但實則砸了酒館的人,是你的內侄周云,你為了包庇他,將這黑鍋扣到了我頭上。”

        她冷笑著看向京兆尹:“若是周大人忘了,不妨我現在請酒館的伙計過來一敘?”

        周江一瑟,看著太后冷凝的臉,趕忙跪下道:“娘娘恕罪,微臣該死!”

        司徒月幽冷的的目光掃視一圈:“眾位大人的事情,我多少記得一些,若還有哪位大人質疑我癡傻愚笨記不住事,不妨出來與我聊聊?”

        廳上再無人敢說話,誰能想到,這傻子能把事情記得這樣清楚?

        司徒月收回目光,原主雖傻,記性卻好得很,不過嘴笨心軸。

        既然用了人家的身子,就得替她昂首挺胸活下去!

        她再次詢問道:“娘娘,您現下可允臣女退婚了嗎?”

        太皇太后張了張嘴,最后卻是長嘆一口氣:“齊兒這孩子,的確配不上你。”

        她同國公府大夫人親如母女,這才訂下了這婚約,先前雖很少見司徒月,但今日看著丫頭的氣度和機敏,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子!

        夜南齊聞言,臉色瞬間灰敗,卻不敢多說,心有不甘的攥緊了拳。

        司徒月長拜一禮謝過太皇太后,神情平淡的走出王府。

        她身后,身穿紅衣,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久久注視著她,眼中閃過一絲幽深熾熱的光彩。

        司徒月甫一出門,立時被人攔住。

        “你混鬧什么?退了齊王的婚事,今后還有誰會娶你?”

        原主的祖母何氏和二嬸怒沖沖的拽住她:“就因著跟你妹妹斗氣,得罪了齊王和諸位大人,哪里還像個公侯小姐!”

        司徒月垂眸看著祖母何氏的手,手掌握住她腕上玉鐲。

        那潔白無瑕的鐲子在她掌心瞬間崩裂,在二人驚愕的目光下,司徒月一點點將鐲子捏成粉末,隨手揚出。

        “不知祖母的手,有沒有鐲子結實?”

        她冷冰冰扔下一句話,也不理會臉色慘白的兩人,轉身走向國公府。

        給原主下毒之人說不準就在府中,若不查清楚,原主死得冤屈,她亦活得不安!

        豈料才進府,便看見原主哥哥的小廝神情驚惶的撲進來,險些撞在她身上。

        司徒月微微皺眉:“怎么這般匆匆忙忙?出事了?”


        “出大事了!”

        那小廝沒看清人,只跌跌撞撞叫著苦:“小國公爺出事了,趕緊叫管家來!大,大小姐?您不是嫁去齊王府了嗎,怎,怎么……”

        身體上涌起一股擔憂和關切的情愫,司徒月皺眉,知道那是原主留下的意志所致。

        原主自幼就受過不少蹉跎奚落,唯有這哥哥真心疼她,先前也勸她不要嫁給齊王,前些日子原主因著婚事和哥哥吵了一架,說了不少哥哥無能紈绔的話惹得哥哥生氣,不然今日,便應該是司徒明去送親的。

        司徒月鎮定開口:“哥哥怎么了?”

        那下人臉色慘白:“大小姐,今兒國公爺知道您出嫁,心里難受,便跑去酒樓喝酒,結果有個人挑唆爺去賭拳,爺讓人坑了,將身上銀子全輸了不說,還欠了好幾千兩的賭債!”

        賭拳……

        司徒月嘴角一抽。

        還真……有些紈绔。

        “領我去吧。”

        她按了按眉心道:“此事莫要聲張,有損國公府名譽,明白?”

        那仆人愣愣的,沒想到向來有些癡傻的大小姐今日倒像個有主意的人了,也不敢忤逆主子,趕忙帶著她去。

        司徒月跟著他進了一處小巷,與外頭的繁華截然不同,里面的行人小販大多是一副獐頭鼠目,或是表情兇悍的模樣。

        剛到巷子中間,一陣吵鬧聲便傳了過來。

        “呵,小國公爺?小國公爺就能賴賬了?愿賭服輸懂不懂!”

        一名眼角橫著道刀疤的漢子攥著司徒明衣襟,齜著一口黃牙厲聲喝罵:“姓司的,爺告訴你!今日你拿不出五千兩銀子,老子砍了你的手!”

        四周都是鐵籠,里面的奴隸冷眼看著司徒明,表情木訥。

        司徒明嚇得牙關打戰,卻還梗著脖子怒罵:“小爺姓司徒!你,你故意設局害我!我押那人是故意放水輸的!”

        “司你大爺的徒!你也配!你爺爺爹爹姓司徒,是南陵的功臣,你只能算是個窩囊孬種!”

        此話一出,黑街一片大笑聲。

        京城誰人不知這司徒明頭上戴著小國公爺的帽子,實則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绔。

        司徒明的胸口起起伏伏,一把推開那漢子,拎了旁邊的刀就要砍人,卻沒想到直接被大漢當胸一腳踹倒。

        那大漢揮拳就要打司徒明:“廢物東西,你這點力氣,怕是連個婆娘都不如!大爺我……”

        司徒月上前,一把擰住那漢子手腕。

        大漢只覺得一陣巨痛傳來,還沒來得及回頭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敢得罪他,膝窩又被人狠狠一踹。

        “我看你,才當真是個女人都打不過的廢物。”

        司徒月居高臨下看著他:“毆打勛貴,當眾羞辱公侯,你有幾個腦袋夠砍的?”

        “月,月兒?你來這種腌臜地方做什么!”

        司徒明正想著是哪位英雄好漢救他,一抬頭看見自己妹妹,頓時愣住。

        “你……干你屁事!”

        那大漢張口就罵,聽說司徒月是司徒明的妹妹,臉上鄙夷之色更深,對著司徒明就要啐:“呸!竟然要一個娘們給你出頭……”

        司徒月不語,手上力道更重,咔得一聲直接斷了那大漢的手。

        “我沒工夫跟你聒噪,只是過來領我哥。”

        她面無表情掃一眼司徒明:“起來,回家。”

        司徒明囁嚅著嘴唇:“他,他搶了我的玉佩,那玉佩是咱們府里的信物……”

        “……”

        還真不靠譜。

        司徒月垂眸,腳上又使了點力:“玉佩,拿來。”

        “憑什么,你,你們是國公府的就能仗勢欺人?”

        那大漢忍著疼怒罵:“他輸了錢把玉佩輸給我的!不給銀子,我憑什么還!”

        司徒明罵:“你撒謊!玉佩是這混球搶我的!”

        司徒月看一眼司徒明,嘆了口氣怒其不爭,而后看向那大漢:“要銀子是吧?可以啊,不過我沒有銀子,不如,我跟你賭?”

        那大漢一聽這話,雖疼得臉色扭曲,心里卻樂開了花。

        要是司徒月以勢壓人,他雖然能撒潑,到底是要吃虧的,但是她竟然說要跟他們賭?簡直找死!

        “你,你既然要賭,就得守規矩!”

        那刀疤臉齜牙咧嘴:“咱們這邊賭的是擂臺,各自挑選一名奴隸上去打,三局兩勝!誰的奴隸贏了,便是誰贏!”

        司徒月挑眉。

        這樣賭,倒還真容易做手腳。

        都是這家的奴隸,想讓奴隸放水,也太簡單了。

        她目光掃向籠中那些奴隸,便看見角落有個頭發凌亂滿臉血污的漢子躺在那,生死不明。

        他體格勁瘦,肌肉線條卻一看就極有爆發力,似乎是個……練家子?

        司徒月走過去還沒出聲,那人忽然睜眼,目光犀利的看向了她。

        “我挑這個。”

        司徒月轉頭看向刀疤臉:“若我贏了,這個奴隸我也要了。”

        刀疤臉聽她要選那人,笑得眼淚都滾了出來:“你,你確定?哈哈哈哈,誰不挑,非要挑這一個!”

        這人乃是巴南抓過來的一名奴隸,一開始還想讓他上臺打擂,結果連著好幾次都被人打得一拳吐血,來這里的熟客,都知道這漢子和紙糊的沒什么區別。

        司徒月扯了扯唇,沖著刀疤臉淡道:“我就選他。”

        “你選他可以,要是輸了,你想拿什么還?”

        刀疤臉仿佛已經勝券在握:“你哥已經欠了我們五千兩,按照規矩,得剁下雙手才能抵債,要是再輸,就得把你們兄妹的雙手都砍了!”

        司徒明嚇得臉上不見血色:“月兒,咱們別賭了,五千兩銀子,我,我回去湊湊也是有的……咱們賭不過這些小人!”

        “罵誰小人呢?”

        大漢陰惻惻的看一眼司徒明:“小丫頭,你想清楚,若是要賭,就得立字據,輸了便砍下你們的手,還要你們從黑街跪著出去!”

        “不用砍我哥的,我若輸了,雙手雙腳給你砍。”

        司徒月漠然道:“要是你輸了,我也砍斷你手腳,要你從黑街一路磕頭磕到國公府,如何?”

        那刀疤臉仿似已經勝券在握:“賭!這就立字據!”

        司徒月痛快的簽字畫押,也沒看司徒明那張惶恐的臉,將那奴隸帶出來,手便扣住了他脈搏。

        果然是中了毒!

        那奴隸沖著司徒月冷笑一聲:“我是個廢人,打不了擂,選我,你必輸。”

        “不就是個絕脈散的毒嗎?至于?”

        司徒月彎唇看他一眼,隨手一指戳中他胸口。

        那奴隸只覺得一股腥甜味道從喉嚨涌出,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