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殿下我只是個小陪讀

        殿下我只是個小陪讀

        彌朵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許夢華在跳崖自殺之后,靈魂穿越異世,附身到一個知府千金的身上!原主有個深愛的未婚夫,郎才女貌令人羨慕。一次意外中,她遇見未婚夫與庶妹暗通款曲的場面,因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而跳河身亡。既來之則安之,許夢華決定替原主了卻生前遺憾,第一步從退婚開始……

        主角:許夢華,蕭沐宸   更新:2022-07-15 23:55: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許夢華,蕭沐宸的女頻言情小說《殿下我只是個小陪讀》,由網絡作家“彌朵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許夢華在跳崖自殺之后,靈魂穿越異世,附身到一個知府千金的身上!原主有個深愛的未婚夫,郎才女貌令人羨慕。一次意外中,她遇見未婚夫與庶妹暗通款曲的場面,因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而跳河身亡。既來之則安之,許夢華決定替原主了卻生前遺憾,第一步從退婚開始……

        《殿下我只是個小陪讀》精彩片段

        “不好,是圈套!”

        許夢華在山林間疾奔,后腰處被匕首劃破的傷已經鮮血淋漓。

        前面是萬丈懸崖,身后是數不清的追殺者,昔日風光無限的頂級殺手迎著山風,絕望地閉上了眼。

        死前的最后一刻,強烈的不甘攫緊心臟,許夢華只覺渾身一振,靈魂似乎騰空而起。

        下一刻,她竟然在一片眩暈中猛然睜開了眼。

        “不——”

        強烈的心悸讓她血脈逆流,幾乎在一瞬間,她倏忽坐起,起了一身的冷汗。

        低頭看著全須全尾的身體,許夢華吃驚地睜大了眼。

        這么高的懸崖……她難道沒死?

        然而很快,這個念頭就被一張驟然逼近的老臉撲散。

        “哎喲!華兒你可算是醒了,為父都快被你嚇壞了!”

        說話這人穿著一身湖藍色的繡金長衫,還戴著高高的發冠,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等等……古代人?

        還沒等她想明白,中年男人已經急匆匆地把外間候著的大夫迎了進來。

        “來,大夫,快看看我女兒怎么樣了!”

        等到大夫松開眉頭點下頭,男人才松了口氣,再次感慨地看向許夢華。

        “華兒,不過是退婚罷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沈奕辰這廝不受這門婚事是他眼拙,爹爹日后一定給你找個更好的夫家!”

        許夢華聽到這話只覺得不知所云,楞楞地點了兩下頭。

        中年男人顯然對她很不放心,臨走前還不忘囑咐屋里兩個丫鬟打扮的姑娘:“小娟,小美,看好小姐,千萬不要讓她再做什么傻事。”

        做什么傻事?

        許夢華頂著滿頭問好,僵硬地看向四周,看著周圍的雕梁畫棟,古玩屏風,她掐痛自己的手心,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懸崖這么險峻,她不可能沒死,不過此情此景,她這應該是……重生了!

        而且非但是重生,還順便讓她穿了個越——

        “不是吧……”

        許夢華有些無語凝噎。

        邊上那個叫做小娟的丫鬟第一個湊上前來,圓圓的小臉上滿是關切:“小姐,你怎么樣,還是不舒服嗎?”

        許夢華勉強一笑,提起精神探話道:“我可能有些傷著腦袋,頭還疼得厲害,小娟,你能不能告訴我,我昏迷之前都發生了些什么?”

        小娟的性子果然和她長相一樣溫良無害,聽到這話立馬乖乖答道:“小姐,你這回出事,全要怪沈家公子!他不就是仗著頭上頂了個上京第一美男的虛名,竟然敢退了當初和小姐您定下的婚事!”

        “原來是因為退婚……”許夢華不動聲色地記下了信息點。

        “可不是么!”小娟越說越義憤填膺,“還偏得是在乞巧節那日,皇家宴席上那么多公子小姐看著,他把小姐你的顏面至于何處!這么冰涼的河水,小姐你跳下去該多冷吶!”

        原來原主是投河自盡,而跳崖自殺的她正好在死亡節點上穿越到了此處。


        這一頭許夢華想得出神,面前的小娟卻越說越傷心。

        “等奴婢們救您上來的時候,您連氣都不喘了,好歹救回一條命,小姐,您以后可千萬不要再做傻事了!”

        許夢華前世身為一個殺手,刀光血雨了一輩子,少有人擔憂過她的生死,重活一世被人這么記掛著,心里不禁一暖。

        連帶著看眼前這張小圓臉都越發討喜,于是趕在小丫頭哭鼻子之前,許夢華輕輕捏了下小娟的鼻子,寬慰一笑。

        “放心啦,你家小姐以后不會再做這樣的傻事啦。”

        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既來之則安之,她得替原主好好地活一場!

        “小姐能這樣想就最好了!睡了這么久該餓了吧,奴婢去給您找些吃食來。”

        小娟說完便腳步輕快地走了出去,在她身后那個喚作小美的丫鬟卻始終低著一張小臉,甫一出門,便拐進了小道里。

        而一早沒入被子里的許夢華卻沒注意到這一切,她的靈魂異世而來,仍然十分疲憊,因此剛沾上枕頭,便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然而夢里,卻出現了一雙女子的淚眼。

        “我該告訴你一些關于我的事情……”

        伴著一聲低語,許夢華的腦海中突然撞入許多陌生且紛雜的畫面。

        她這才知道,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竟與她同名同姓。

        許家的嫡長女,本身份尊貴,卻因母親早逝,新主母曹盈趁她爹許志平外遷當官時,連同自己的女兒許夢香一起,硬生生將許夢華欺壓成了一副唯唯諾諾的性子。

        身如浮萍,許夢華同上京所有貴女一樣戀上了第一美男沈奕辰,好不容易求來了一紙婚約,卻被她的好庶妹橫叉一腳,與沈奕辰私相授受,這才有了乞巧宴上那場退婚之辱。

        “姑娘,請你替我好好活……”

        飄渺哀傷的話語緩慢地從腦海中消散,許夢華從夢境掙脫時,耳畔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對話聲。

        唉,真是個可憐的傻姑娘……

        她心中感慨,在榻上緩了一陣,才起身披上披風,走去外間查探。

        剛跨出門檻,便看到兩道打扮貴氣的人影等在堂中。

        這兩人面孔熟悉,許夢華拼湊完腦海里混亂記憶后,很快就認出來人正是原主刻薄的后母以及心機的庶妹。

        一看到許夢華出來,許夢香立馬弱柳扶風般一歪身子,病歪歪地跪了下來,眼淚說來就來。

        “姐姐,都是香兒不好,要不是香兒,姐姐也不會受這樣的委屈……姐姐,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

        好一個先發制人。

        許夢華頓時冷下了臉,原主性子恬淡,遇到這樣的場景或許真會心軟接受,但眼下這具殼子里裝的可是一個殺手的靈魂,她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立馬就知道了許夢香下跪的原因。

        分明是這人水性楊花勾引姐夫在先,現在倒是她許夢華成惡人了?

        沒有這樣的道理!

        于是,迎著許夢香越發可憐的哭聲,許夢華走上前去,態度頗為和煦地問候道:“沒事吧,妹妹快起。”

        然而就在許夢香收住眼淚得意欲起的一瞬間,她卻突然發作,一巴掌狠狠地把人扇到了地上。


        “你這是做什么???”

        眼見寶貝女兒挨打,曹盈瘋狗般撲了上來,惡狠狠地看向許夢華。

        “做什么?看不出來嗎,我在教訓她啊。”許夢華歪頭一笑,輕輕吹了吹手上的灰,“我這個好妹妹都懂得怎么勾引未來姐夫,還知道怎么借姐姐步步上位,這么好的手段,不賞個巴掌豈不可惜?”

        “你!”

        曹盈沒想到她會突然發難,滿臉愕然。

        許夢香捂著臉瞪視,同樣也是不可置信。

        按照許夢華那個笨腦子,怎么可能把退婚的事想到她們頭上,而且張嘴就是一頓犀利的罵,先機都被占盡了,無論之后她娘倆再說些什么,都無異于坐實了罪名。

        但這罪她怎甘心輕易認下!

        許夢香咬牙切齒地從地上爬將起來,矢口否認:“姐姐您在說些什么呢,香兒怎么會做這樣的事呢。”

        “哦?”許夢華很快反駁道,“既然不是,那你到底是哪里對不住我了呢?”

        “這——”許夢香沒想到對方竟這般伶牙俐齒,頓時語塞。

        曹盈看出了她的弱勢,連忙端起架子,扯著嗓子大聲哭叫起來:“沒天理了!后母難當哇,這個家我是當不下去了,夢華,你怎么能這么誣賴我們娘倆呢!”

        她的嗓門越來越大,絲毫不顧周圍神色異樣的下人們,終于,嘈雜聲引來了原本在書房閱卷的許志平。

        “怎么了,是華兒出了什么事了么?”

        曹盈見狀立馬把眼淚一擠,委屈地湊了上去。

        “老爺,還好您來了,妾身和香兒好心來看望夢華,誰知她竟懷疑我們母女不壞好心,暗中算計于她——”

        聞言,許志平腳步一頓,朝關心的大女兒遞去詢問的目光。

        “怎么不問問許夢香都做了什么敗壞風俗的勾當。”

        許夢華當即冷哼一聲,面色冷淡。

        誰知許志平聽到這話卻連忙制止道:“華兒,這話可不能瞎說,傳出去影響可不好。”

        他原本想說怕這事傳出去會影響婚事,然而許夢華卻已將“偏心”二字明晃晃地寫進了眼睛里。

        許夢華本來并不打算立馬去找曹盈母女算賬的,但是人都送上門來了,她總不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家人已經把話繞進了死胡同,許夢華懶得糾纏,提步就走,路過許夢香的時候,腳步一頓。

        隨后,漫不經心的警告聲響起。

        “別耍手段,否則受傷的只會是你自己。”

        說完這句,她便回到屋里繼續休養生息去了。

        一直睡到翌日一大早,才覺得身子稍稍爽利了些。

        梳洗之后,復盤著原主留下來的記憶,許夢華突然回憶起了一個重要信息點。

        如果沒有記錯,今天是許夢香和沈奕辰幽會的日子!

        這對野鴛鴦自從私通后經常在清真寺相會,原主正是因為先前撞破過一次,許夢香才想著害她性命,也才有了沈奕辰在乞巧宴上的羞辱退婚。

        想到這,許夢華眸光一亮。

        “小娟,備車,咱們出去一趟!”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