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嫡女醫妃猛上天

        嫡女醫妃猛上天

        納蘭靈靈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上一世的云芩凌,最終被自己最親信的姐妹砍斷了手足,拔掉了舌頭,被養殘了的愛子食去了母肉。再次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竟重生回到了幼年。為此,她暗暗發誓,這一生,她絕對不會再被所謂的親情遮蔽雙眼,她絕對不會再被渣男惡女算計折磨。她要為自己報仇,她要為自己而活。

        主角:云芩凌   更新:2022-07-15 23:4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云芩凌的女頻言情小說《嫡女醫妃猛上天》,由網絡作家“納蘭靈靈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上一世的云芩凌,最終被自己最親信的姐妹砍斷了手足,拔掉了舌頭,被養殘了的愛子食去了母肉。再次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竟重生回到了幼年。為此,她暗暗發誓,這一生,她絕對不會再被所謂的親情遮蔽雙眼,她絕對不會再被渣男惡女算計折磨。她要為自己報仇,她要為自己而活。

        《嫡女醫妃猛上天》精彩片段

        夜太冷,也太寒。

        從二十三歲踏入皇宮,就再也不曾出宮過,未見過父母,也未見過親人。

        只知道,除了娘親,無人會惦記她。

        她是生是死,除了娘親,無人會在意。

        在這破敗的冷宮中,她早已沒了當年的容顏,烏黑的長發早已干枯,雪白成霜。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一陣冷風倒灌。

        云芩凌冷的一瑟縮,迷茫的朝門口看去,只見一個女人牽著一個孩子,那孩子大約十來歲,很瘦很瘦,一雙大大的眼睛呆滯仿佛看不進任何東西。

        而那個女人的臉也清晰起來,“啊……”云芩凌張嘴尖叫,卻滿口無牙,舌頭被拔。

        “啊,啊……”

        那是她的墨兒,那孩子是她的墨兒,她十月懷胎的墨兒。

        “啊……”

        云芩凌努力想爬過去,才發現她的手腳已經被砍掉,只剩一個身子,張嘴除了破敗尖銳的啊,再沒其它聲音。

        眼淚落下,心若刀絞。

        一把劍橫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孩子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木愣愣的任由劍劃破了他的喉嚨,血沿著劍滴到地上。

        “??!”

        云芩凌搖著頭,眼淚落的飛快。

        也看見了那拿劍的人,那是一個絕美的女人,曾經和她一起稱為京城雙珠,朱顏。

        只是一個庶女而已,卻攀附著她這個皇后表姐,一步一步將她害至這般境地。

        “把東西交出來,不然今天,就要你兒子死!”

        東西?

        什么東西?

        云芩凌不知道自己手里還有什么東西是朱顏沒拿走的?

        只是匍匐在地上,像狗一樣,祈求著朱顏不要傷害孩子。

        朱顏瞧著云芩凌的樣子,得意非凡,一腳踹開了墨兒,揚手讓人上前,那些人手里拎著木桶,木桶內還冒著熱氣。

        一桶滾燙的熱水從云芩凌頭上澆下,燙的云芩凌起了一層皮,痛的她叫不出聲,暈厥過去。

        身上破舊的衣裳被脫掉。

        “沒有,怎么會沒有?”朱顏尖叫,氣急敗壞,“給本宮剝了她的皮,當著她的兒子面,剝了她的皮!”

        云芩凌只覺得很痛,很痛。

        而那雙曾經明亮的眸子,只是看著坐在地上的孩子。

        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他,只在乎他了。

        “娘娘,皇上派人來問,可得到藏寶圖了?”一個太監在門外低聲。

        朱顏看了一眼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云芩凌,“把她的肉割下來,喂給那傻子吃!”

        云芩凌瞪大了眼。

        朱顏,朱顏,我云芩凌詛咒你,詛咒你不得好死,詛咒你以后重蹈我今日覆轍,讓你生吃你兒女的肉,讓你生生世世不得善終。

        不過,幸好,朱顏是讓墨兒吃她的肉,不是讓她吃墨兒的肉,至少墨兒還活著。

        云芩凌看著地上垂著頭的兒子。

        墨兒啊,墨兒啊。

        是娘對不起你,是娘對不起你,早知不能保護你,當初便不該把你生下來。

        云芩凌再也看不見其它,只看見有人端了一盤子生肉,放在了墨兒面前,墨兒伸手抓起了肉,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嚼著,滿嘴的血,滿嘴的血……


        “啊……”

        云芩凌尖叫一聲,坐了起身。

        “??!”大口大口的吸氣,吐氣,“不要吃,不要吃,墨兒不要吃!”

        云芩凌頓時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她居然會說話。

        聲音不對勁。

        身子一動,一下子滾下了床,一個丫鬟站在一邊噗嗤笑了出聲。

        云芩凌聞聲抬頭。

        整個人越發震驚。

        這是……

        她的閨房,面前的丫鬟,是祖母賞她的如新,一個最會討巧賣乖,又喜歡仗勢欺人的勢利小人。

        那她?

        云芩凌閉上眼睛,那些記憶一下子在腦海中翻滾,刺激的她喘息都困難。

        “呼呼!”

        云芩凌大口大口喘息,理不清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一場夢,還是她經歷過?

        看向自己的手,小小的,嫩嫩的。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云芩凌就那么癱坐在地,回不過神來?

        而如新居然不過來扶她起身,任由她癱坐在地上。

        直到云芩凌的奶娘元氏端著藥進了屋子,見如新站在一邊笑,云芩凌癱坐在地,元氏怒喝一聲,“如新,你好大膽子,這么冷的天,任由小姐坐在地上!”

        如新剛想開口反駁,就見元氏身后還跟著兩個丫鬟,一個正是老太太身邊的大丫鬟明柳,一個是大夫人身邊的甜蜜。

        嚇的如新一哆嗦,連忙上前去扶云芩凌。

        云芩凌卻甩開了她,“不敢要你扶,去外面院子跪著吧,跪足一個時辰,自己去領二十板子!”

        如新嚇住。

        元氏也嚇住。

        明柳、甜蜜也愣住。

        因為這個四小姐,性子最是軟綿,從來不會大聲說話,更別說這么疾言厲色,直接罰跪又罰打板子。

        “小姐,你不能這么待奴婢!”如新尖叫。

        云芩凌冷笑,由著元氏把她扶起來,坐在床上,才慢吞吞說道,“既然我罰你,你不服!”看向明柳和甜蜜,“明柳姐姐、甜蜜姐姐,我先前從床上摔下來,渾身沒力氣,在地上至少有一炷香時間,而如新就站在那里,冷眼旁觀的看著,你們進來也瞧見了,她是祖母賞我的,既然我打不得,罵不得,明柳姐姐,你把她帶回去讓祖母做決定吧!”

        如新一聽就傻了。

        云芩凌只是小小的懲罰,若是去了老太太那里,她是賣身到云家的奴婢,怕是要被打殺的。

        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小姐,奴婢錯了,奴婢知錯了,奴婢這就去院子跪著!”

        如新說完,爬起身跑到院子里跪著。

        明柳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卻開口問道,“四小姐身子可好些了?老太太吩咐奴婢過來問問,若是需要什么,盡管讓元嬤嬤問大夫人拿!”

        真的嗎?

        自然不是真的。

        云芩凌微微一笑,“本來好多了,只是先前在地上似乎又涼著了!”

        明柳頓時明白,如新怕是留不住。

        “那小姐先休息,等奴婢回去稟了老太太,如新這丫頭該如何處置,老太太定不會委屈了四小姐的!”

        “那就麻煩明柳姐姐了!”

        “奴婢告退!”明柳福身離開。

        壓根也沒把云芩凌當回事兒。

        甜蜜是大夫人也就是云芩凌大伯娘身邊的大丫鬟,如今大伯娘掌中饋,甜蜜也是十分有臉面的。

        “四小姐先好好休息,奴婢也告退了!”甜蜜福身離開,也不說她來做什么的。

        云芩凌靠在床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她要好好捋一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小姐!”元氏擔憂低喚,見云芩凌不語,又喚了一聲,“小姐先把藥喝了吧!”

        喝藥?

        云芩凌忽地睜開眼睛,看著不遠處桌子上的藥碗。

        她為什么要喝藥?

        “奶娘!”

        “小姐有何事吩咐?”

        “奶娘,我……”云芩凌不知道要怎么說。

        這會,腦子亂糟糟的。

        但,云芩凌還是知道,奶娘是可以相信的。

        深吸幾口氣,“奶娘,我為什么要喝藥?”

        “小姐不記得了嗎?前幾日小姐和表小姐在荷花池邊玩耍,小姐失足掉進荷花池了!”

        掉進荷花池?

        那不是十歲那年冬天的事情?

        十歲?十歲?

        天楚國,元和十五年冬!

        那那些事情是真正發生過?老天爺覺得她可憐,讓她回到十歲來?還是一場夢,給她預警?

        若她再那么懦弱無能,被親子吃她肉,喝她血就是她的下場?

        “不,不!”云芩凌頓時就有些魔饜。

        抓住自己的頭發,不停搖頭。

        不,她不要那么凄慘,保護不了自己,也保護不了自己的兒子。

        “小姐,小姐,怎么了?不要嚇奶娘,有什么事情,和奶娘說,奶娘一定會幫你的!”元氏緊緊握住云芩凌的手。

        云芩凌卻忽然哭了起來,嚇的奶娘連忙松了手,拿手絹給云芩凌擦眼淚,云芩凌緊緊抱住奶娘的腰,“奶娘,你幫不了我,你幫不了我!”

        那夢里,奶娘是跟著她一起嫁去了五皇子府,也一起進宮,看著她做了皇后,幫著她生下了墨兒,最后被朱顏害死。

        是活活被蒸死的。

        奶娘死的時候,她就在一邊看著,無能為力。

        “就算奶娘幫不了小姐,奶娘也會陪著小姐的!”元氏也跟著哭了起來。

        二夫人不管事兒,幾乎不怎么理會小姐,二老爺也是,見著小姐就跟沒看見一樣。

        更別說老夫人了。

        小姐明明是府里二房嫡長女,卻過的還不如大房一個庶女,更別說寄住在云家的表小姐了。

        云芩凌聞言,慢慢抬頭,看著元氏,吸了吸鼻子,苦澀一笑,卻拿了帕子擦拭眼淚,好一會后才說道,“奶娘,幫我把藥端過來吧!”

        “好!”

        奶娘把藥端了遞給云芩凌。

        云芩凌看著藥碗,聞著藥碗內的氣息,深吸一口氣,閉上眼,又睜開,眸中寒涼一片。

        “奶娘,把這藥悄悄倒了,不要讓人發現!”

        如果那夢里的一切是她的前世,她得多蠢,才不知道這碗藥下了毒,讓她子嗣艱難的毒。

        也多虧嫁給楚連歌之后,楚連歌知道她有一個神醫外祖父,就要她學醫,各種醫書、固本要她背下來,然后千方百計請了外祖父到京城,教她醫術,不然她也不會一聞就知道這藥里下了什么毒。

        真是狠心吶。

        可到底是誰這么狠心?

        不管是誰,一定要揪出來!

        元氏點頭,悄悄的去處理藥,也沒問為什么?

        云芩凌慢吞吞的躺下,很快陷入夢魘之中。

        夢中是一片血肉模糊,墨兒撕扯著她的肉,大口大口咀嚼。

        然后忽然笑了起來。

        “啊……”云芩凌尖叫一聲,做起身子。

        元氏立即上前,“小姐,小姐,是夢魘了嗎?”

        “奶娘,我口渴,倒杯水給我,屋子里也好冷,你點一盆炭火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