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廢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

        廢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

        十九毅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看著周遭的環境,云汐月不由得怒氣沖天!作為一代玄門巨擘,千年鬼王,竟然重生在一個三歲半的小娃娃身體里!更加可氣的是,小娃娃受盡欺凌,那些所謂的姐妹們竟然將其關在豬圈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云汐月小手一揮,抱緊那位戰神爹爹的金大腿,虐渣打臉毫不手軟,定要為原主報仇雪恨!

        主角:云汐月,墨瀾景   更新:2022-07-15 23:10: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云汐月,墨瀾景的女頻言情小說《廢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由網絡作家“十九毅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看著周遭的環境,云汐月不由得怒氣沖天!作為一代玄門巨擘,千年鬼王,竟然重生在一個三歲半的小娃娃身體里!更加可氣的是,小娃娃受盡欺凌,那些所謂的姐妹們竟然將其關在豬圈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云汐月小手一揮,抱緊那位戰神爹爹的金大腿,虐渣打臉毫不手軟,定要為原主報仇雪恨!

        《廢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精彩片段

        東洲大陸。

        玄日城,云家最偏僻院子旁的豬圈里。

        一個渾身臟污,布滿掐痕,蓬頭垢面的干瘦小女孩躺在地上,大約只有三四歲。

        一個婆子正在給她放血,手腕全是新鮮的刀痕。

        旁邊粗壯婆子用力擠血,卻還是沒滿一碗。

        “二小姐,放不出血了。”

        穿著粉紅長裙的十來歲艷麗女孩云天嬌見此,天真無邪的隨口道:

        “那就割深一點。”

        小女娃聞言,奄奄一息的求饒道:

        “求求二姐姐,不要再放我血了,我疼。”

        “五妹妹,一點疼怕什么,難道你不想大姐姐的病好了?你怎么能這么自私,她可是親姐姐!”

        云月嬌說著,掃了一眼旁邊地上滿滿的豬食,突然憤怒無比:

        “肯定是你吃的不夠多,才沒血的。哼!快把這些吃了。”

        婆子當即抓住小女孩枯草一樣的頭發,粗糙的大掌啪的打在小女孩臉上,指著地上的一大坨豬食道:

        “五小姐,你竟然敢偷偷不吃豬食,難怪沒血!”

        小女孩干癟的臉,頓時腫起一大塊,嘴角流出了血。

        面前是又餿又臭,還混著豬糞的豬食。

        小女孩懵懂的眼里帶著驚恐連連想后退。

        這個太難吃了,她每次吃完又拉又吐,肚子特別痛。

        “五妹妹,快吃吧,不吃的話,我可要讓人親自喂你了。”

        小女孩不住搖頭,眼里全是絕望。

        為什么二姐姐要這么對她,為什么父親繼母都不管她!

        ……

        此時玄日城五里外,一群聲勢浩大先天鏡強者,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云府。

        他們風塵仆仆,臉上全是駭人的殺意。

        為首的面容剛毅的男人云戰天,乃西洲大陸最強戰神,號令天下!

        此刻他渾身煞氣沖天,帶著毀天滅地的暴戾殺意。

        五年前他承諾永生不會再踏入東洲大陸一步。

        但半個月前,突破最高境界后,出現了血脈感應,才知道他竟有一個三歲半女兒,還在吃豬食!

        那一刻他就發誓,即使違背諾言,也要將傷他女兒的雜碎,全都碎尸萬段!

        “小月兒,再等等,為父以后再也不會讓你受苦了!”

        ……

        云家豬圈。

        婆子見云天月不肯吃,惡從心起,直接將她的頭狠狠按進豬食里。

        “砰”的一聲。

        小女孩渾身一抖,身子一軟,徹底沒了動靜。

        婆子感覺有異,提起小女孩的頭發,頭破血流。

        原來小女孩竟是磕到豬食下的凸石,直接死了。

        婆子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將手里的尸體甩到地上,驚慌不已:

        “二小姐,怎么辦,五小姐死了,那大小姐的病……”

        云月嬌慌亂幾息后,色厲內茬的訓斥婆子:

        “慌什么,云天月死了才好!正好取了她的心,說不定能一次治好大姐姐的病,也不用再喝血了!”

        云月嬌越想越覺得可行。

        看到云天月死了,別提多解氣了。

        云天月不過是出生時天降異象,就能和少城主結娃娃親,!

        幸好一年前測出是個完全不能修煉的廢物,否則,風頭都被她搶光了。

        云天月死了,父親說不定更高興府里能少養個廢物。

        就是可惜,不能繼續用云天月吃了豬食的血,去惡心那位嫡大小姐了!

        “對對對,那我現在就把五小姐的心拋出來!趁新鮮。”

        婆子連忙附應,拿著匕首就蹲下,要去劃開小女孩的胸膛。

        好痛……

        全身如同千萬只針在狠狠扎著。

        云天月迷茫的睜開眼,眼里沒有之前的懵懂和絕望,只有噬骨的冰冷。

        這是哪里?!

        她渡劫時明明被劈的魂飛魄散,不可能還活著!

        這時,腦中“轟”的一聲,一大斷不屬于她的記憶被強行塞入。

        她怔愣在原地。

        原來,她穿越了,還穿在將軍府一個三歲半的廢物嫡小姐身上!

        原主生母被囚禁,生父不管,繼母和她孩子從小磋磨。

        出生時天降異象,幸運和受寵的九皇子訂婚。因此惹了繼母和云月嬌的嫉妒憤恨。

        可半年前測試時,才知道原主是個毫無修煉天賦的廢物,成了全京城的笑話。

        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因為注定是廢物,全府上下都明里暗里肆意欺凌原主。

        身上經常被掐的青紫,婆子還會故意用針扎她。

        稍微犯點錯,就被關豬圈,吃豬食。半年前更是因為一母同胞的親嫡姐,需要她的血治病,隔三差五還被放血!

        原主身體虛弱不堪,剛才稍微一磕,就咽氣了。

        云天月看著記憶,就憤怒的想殺人。

        這么小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

        說什么用她的血治病,簡直狗屁!

        她云天月乃二十世紀隱世玄門最年輕的家主,風水界第一巨擘!意外早死,也是二十一世紀整個玄門都敬畏供奉的祖師爺,最強的千年鬼王!

        即使變成五短身,又豈會容忍別人欺凌她!

        婆子剛給云天月翻了個身,刀要落在云天月的胸膛。

        下一刻卻猝不及防的對上了一雙嗜血冰冷,如同惡鬼一般眼神。

        “啊啊??!鬼??!”

        婆子被嚇得狠狠一抖,一把坐到地上后退了好幾步。

        云天月沒理會對方,兩腳一蹬就帥氣的站起來。

        誰知身高預估錯誤,用力過度,還沒站穩,就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艸,失誤了!

        云天月臉色當即難看的一咕嚕爬起來,面無表情的拍了拍屁股上沾到的灰塵。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云月嬌也只有十來歲年紀,再早熟,此時也有些害怕。

        “當然是索命的厲鬼!”云天月表情冰冷,看著云月嬌的面相,奶聲奶氣的開口:

        “云月嬌,你陰狠歹毒,很快就會窮困潦倒,家破人亡,最重要的是,你活不過二十!”

        如此霸氣的話,不會因為身高和年齡問題而減了氣勢,依舊威懾力十足。

        兩人十分惱怒,自己竟會被一個三歲小娃給震懾??!

        云月嬌緩過神來,猜到對方沒死!

        聽到云天月敢咒自己早死,她一臉陰沉的開口:

        “云天月,你的賤命真是硬!我早不早死不用你擔心,但你今天就會死,給我挖了她的心!”

        婆子二話不說就上前,拿著匕首,兇神惡煞的刺向云天月。

        云天月伸手小短手,有力的抓住了婆子的手。

        婆子和云月嬌都愣了一下,她竟敢反抗?

        婆子看著那只自己一捏就能捏碎的小手,目光一狠,就重重一個用力。

        咔嚓!

        “啊啊??!”

        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婆子捂著自己被擰斷的手,驚恐不已。

        怎么可能!

        她可是后天境二層的武者,卻被毫無修為的一個三歲小娃擰斷了手。

        不、這不可能!

        婆子臉色痛苦,更多的是猙獰。

        這里的修為,后天境一到十層,接著先天境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巔峰。再突破的話,就是傳說中的玄天境。

        但整個五洲大陸,沒聽說有幾個能突破到玄天境。

        “真是沒用!連三歲小娃都治不了。”云月嬌對婆子一臉嫌棄。

        她走上前,惡狠狠的一腳踢向云天月的心窩子。

        想要一腳把她踢死。

        砰!

        云月嬌的腳,突然被云天月臟兮兮的一雙小手緊緊握住。

        云月嬌難掩詫異,見自己的裙子被弄臟了,一臉惡心的要抽回腿。

        然而,紋絲不動!

        她根本抽不回自己的腳!

        云月嬌氣急,低頭罵這個有些邪性的小賤蹄子:

        “放手,否則我砍掉你的臟爪子!”


        云汐月完全不為所動,反而勾唇一笑。

        一個用力往后一拉,云月嬌當即摔得個四腳朝天。

        “??!云汐月,我一定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云月嬌咬牙切齒的剛罵完,頭皮猛的一痛。

        緊接著,她發現自己被猛地翻了個身,揪著頭發拖著走。

        “啊啊??!你想干嘛,放手??!痛死我了??!”

        云汐月卻無動于衷,將她拖到豬食邊。

        下一刻,抓著云月嬌的頭發,就直接按進豬食里。

        “你要挖我的心?”

        “你要砍我爪子?!”

        “你要把我剁碎了喂狗???!”

        “這么喜歡讓人吃豬食,想必你肯定很喜歡,那你多吃點!”

        云汐月每說一句話,就把云月嬌的頭提起來重重按進豬食一次。

        她稚嫩的奶音,配合她干凈利落的舉動,竟有種詭異的萌感。

        “啊啊??!好痛,救命,好臭,嘔……??!”

        她也沒避開石頭,云月嬌慘叫求救,沒幾下,就頭破血流,徹底昏死過去。

        云汐月見此,眉頭都沒皺一下,這都是云月嬌該受的。

        云月嬌小小年紀便心理扭曲,當了七八年的庶女,女憑母貴,一朝成了嫡女,就變著法子唆使下人折磨原主。

        此時,云汐月那張蠟黃干瘦的臉,像極了索命的惡鬼。

        婆子嚇得慘叫一聲:

        “鬼??!你不是五小姐,你是索命的惡鬼!我要告訴夫人,夫人一定會弄死你的!”

        婆子連滾帶爬的跑了,就像身后有鬼追似的。

        云汐月稚嫩小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也沒去追。

        她可不怕婆子口中的夫人,也就是她的繼母柳若芙。

        柳若芙從一個妾被抬為云府的主母后,表面宣稱對原主兄妹一視同仁,背地里沒少慫恿下人欺負她們兄妹。云汐月被放血,說不準就是她的注意!

        柳若芙敢來觸她眉頭,她就敢把對方打的不能自理!

        云汐月笨拙的起身,拍了拍手,疑惑的往屋頂方向瞥了一眼后,就離開了。

        她得趕緊回自己住的院子,畢竟被抓來豬圈半個月,她一母同胞的二哥云風河,一定急壞了。

        云汐月不知道,此時屋頂上,站著幾十個掩去了氣息的先天境高手。

        他們看著云汐月面無表情的邁著小短腿,走著小外八離去的憨萌背影,全都齊齊狠狠咽了下口水。

        他們的小主子,不到四歲,竟然如此敏銳,差點發現他們!

        而且,原來小主子這么兇殘的嗎?!

        隨意就把年齡大自己十幾倍的婆子的手,輕易擰斷。

        把自家姐姐的頭,又重又快的按進餿臭的豬食里。

        這狠勁,和他們大哥,簡直一模一樣。

        他們下意識的看向了旁邊一動不動的大哥云戰天。

        誰知,被云戰天的此時表情嚇了一大跳。

        云戰天雙眼含淚,全是欣慰和驕傲。他不舍的目送著自己萌丑女兒像個斗勝的公雞一樣離去。

        旁邊的人小心翼翼的提醒:“大哥,您再不追上去,小主子就走遠了。”

        云戰天猛地回神,眨了眨眼,有苦難言的搖頭:

        “不到萬不得已,我不能現身,會害死小月兒。親眼看到她能保護好自己,我便安心了。”至于云家,他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傷害他女兒的人!

        大家原本一頭霧水。

        但很快,似乎感覺到什么,臉色皆是一斂,厲喝道:

        “誰在暗處鬼鬼祟祟,滾出來!”

        這時,一聲磁性低沉,充滿蠱惑和冷嘲的聲音響起:

        “鬼鬼祟祟來東洲的,不是諸位閣下嗎?”

        話音未落,他們便見一個身穿玄袍、高大挺拔的男子緩緩顯出身形。

        他的臉上帶著銀色冰冷面具,只能看到一雙如浩瀚星辰一般深邃神秘的眼眸。

        “沒猜錯的話,這位是西洲大陸的云戰神吧?不知來東洲,有何貴干?”

        玄袍男子的出現,讓眾人氣息頓時一緊。

        先天境巔峰修為!

        五洲大陸加起來,達到先天境巔峰修為的人,不超過十個!他們大哥正是其中之一!

        這人難道就是傳說中,東洲第一大國中的攝政王?!

        聽聲音,竟如此年輕!

        云戰天負手而立,目光如炬的掃了一眼對方,卻也不懼,淡然開口:

        “只是看看故人。”

        故人?

        玄袍男子深邃的眼眸,淡淡的瞥了一眼方才云汐月離去的方向。

        他冷沉片刻,似乎發現了什么,眼里閃過一絲有趣的光。

        “既是如此,勞駕云戰神親自去紫都見見皇室,避免有人沖煞了你。”

        云戰天微微蹙眉,去紫都,來回至少要兩個月。

        他半晌才緩緩額首,給他這個面子。

        此時不宜打起來,這樣行蹤必定會暴露。

        現在還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

        “你們留下,護著小月兒。”

        云戰天話音落下,人便瞬間消失不見。

        ……

        云府西邊偏僻陰暗的破敗院子。

        這就是云汐月和她二哥云風河住的地方,平時連個使喚的下人都沒有。

        送飯菜的下人,每次都是有一頓沒一頓的送,甚至還經常送餿食給他們吃。

        不過她此時無心多想,因為院門口喧鬧不已。

        “你們讓開,我要去找父親。你們到底把我妹妹帶到哪里去了!”

        一道身形消瘦的少年,他跛著腳要沖出來。

        那些下人擋在他面前,推搡他不說,還偷偷用腳絆他。

        云風河本就行走不便,一個不穩,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下人們捂嘴偷笑。

        身邊的柳管事也一臉鄙夷的說道:

        “二少爺,你不知道自己是廢物嗎?能不能別老是給人添亂。大小姐病的這么重,五小姐身為妹妹,放點血給她治病,乃天經地義之事,你便是找到老爺又如何!”

        “她們太過分了,我妹妹還這么小,怎么承受的了整日被放血!”

        云風河目齜欲裂,掙扎著要爬起來去找妹妹,還沒站穩就被下人故意再次撞倒。

        柳管事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開口:

        “沒看到二少爺摔倒了,還不快去扶起來。”

        下人立刻會意,假借去扶云風河起來,故意一腳踩在他的手指和腳上,用力碾著。

        “??!”云風河受不了慘叫,換來的是下人小人得志的諷笑。

        還有下人故意大聲說道:

        “哎呀,二少爺又犯瘋病了,快堵住他的嘴,別讓他咬舌自盡了!”

        那人說著,就去脫自己的臭襪子,眼看就要塞進云風河的嘴里。

        他們每次都故意說云風河得了瘋病,堵住他的嘴更加肆無忌憚的欺凌他。

        身為下人,能這樣肆意欺凌主人,這種扭曲的快感,讓他們異常暢快。

        云風河目眥欲裂,卻只能絕望的看著令人作嘔的臭襪子離他的嘴越來越近。

        “狗奴才!誰給你們的膽子動他!”

        一道嫩聲嫩氣的厲喝聲傳來,卻依舊帶著雷霆般冷冽的氣勢。

        云汐月高高邁起小短腿,一腳跨進院子。

        目光凌厲的一一掃過院子里的下人。

        眾人聽到聲音,嚇得猛地回頭。

        看到的是蓬頭垢面的小矮子云汐月。

        眾人頓時一頭黑線。

        他們剛才還差點被這個還沒他們腿高的小雜種嚇一跳。

        柳管事更是翻了個白眼,嘲諷不已:

        “哎喲,五小姐聲音這么響亮,想必是吃的夠多,都補回來了。怎么樣,豬食味道肯定很不錯吧?”

        他們誰不知道,這段日子,云汐月一直住在豬圈吃豬食。

        噗嗤!

        下人都毫不掩飾的嘲笑出聲。

        云風河氣得渾身哆嗦,這些畜生,怎么敢讓她妹妹吃豬食??!


        “妹妹,你別管他們,快回房間去。”

        云風河趕緊給她使眼色,這些喪心病狂的混蛋,要不是他護著,他們連自己三歲的妹妹都想欺負。

        云汐月倒是一點不生氣,安撫的看了一眼云風河。

        云風河原本是天之驕子,天賦卓絕。兩年前為了救她,被人打斷了腳。

        經脈和丹田也被故意毀去,成了無法修煉的殘廢。

        這幾年,一直是云風河護她,從現在起,就由自己護他!

        她一臉老成的摸了摸沒肉的小下巴,云淡風輕的開口:

        “這得問問云月嬌,我回來前她都吃暈了,想必是還行的。”

        管事和下人當即一愣。

        五小姐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二小姐吃豬食吃暈了?!

        這怎么可能。

        管事色瞇瞇的打量著云汐月,眼珠子一轉,猥瑣的說道:

        “五小姐,說謊是會被惡鬼抓走的??磥砝吓斜匾H自教教你做個好孩子了。”

        他迫不及待的要上前去抓云汐月。

        云風河臉色猛地一變,他聽說過,柳管事有那惡心人的戀|童癖好,怒吼道:

        “柳大貴!你敢??!我妹妹是五小姐,你敢動他一下,我一定不過放過你!”

        可管事完全不把云風河的話放在眼里,其他人更是一拳揍在他肚子上。

        云風河痛到彎腰,見管事馬上就要碰到自己妹妹。

        他漲紅著臉對云汐月喊道:

        “妹妹,跑啊,快跑!”

        柳大貴見云汐月連反抗都不會,越想心砰砰砰跳的越快,雖然是個丑不拉幾的干瘦身子。

        但一想到這可是千金小姐的身份,還是個嫡小姐,心里就越發激動。

        三四歲的身體,正是最好的年紀??!

        云風河一臉絕望:“不要,放開我,妹妹你快跑?。?!”

        柳大貴卻露出大黃牙,無比淫穢笑道:

        “五小姐,別擔心,老奴一定不會讓你痛的……”

        說著,伸出油膩的手去抓云汐月。

        咔嚓!砰!

        “??!”

        骨頭斷裂的聲音伴隨著慘叫聲襲來。

        下人們只看到管事肥胖的身子,一個拋物線就重重的砸在地上。

        而三歲半的云汐月,一腳狠狠的踩在管事惡心出油的臉上,將他鼻子直接踩斷。

        “啊啊??!住手、住腳??!”

        柳大貴慘叫不已。

        下人們全都目瞪口呆。

        有些人下意識的忍不住喊道:

        “快放了管事!五小姐,你怎么敢打管事??!”

        云汐月冷笑出聲:

        “本小姐一個主子,還教訓不了一個奴才了?這種惡心玩意,我今日不但打了,還要殺了!”

        話音才剛落下,云汐月伸手就拔了柳大貴頭頂的束發簪,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脖子,又拔出來。

        血,頓時噴涌如注。

        柳大貴是柳若芙帶過來的走狗,最是喜歡通過折磨他們兄妹,好去找云月嬌她們邀功。

        況且云汐月身為玄門族長,一看柳大貴的面相,就知道他有多惡心,這些年來,猥褻弄死了不下五十個孩子!

        這種人不但該死,靈魂都不配存在。

        云汐月垂眸,冷著眼看柳大貴掙扎痛苦的咽氣。

        看他剛張大嘴巴,要咽最后一口氣時,快速的狠狠扎進他的眉心靈臺。

        云汐月突然掐訣,一串又一串詭秘至極的咒語從她小小的口中涌出。

        周圍突然無風自起,天地也漸漸變色,越來越昏暗。

        此刻看著閉目,手里不停打著手決的云汐月周圍,越來越暗,像是蒙了一層黑霧。

        下人們嚇得兩股戰戰。

        他們全都感覺一股陰冷至極的氣息,從腳底往頭上涌,甚至隱約能看到黑霧中,似乎有鬼臉在猙獰咆哮。

        “啊啊??!”

        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聲響起,像極了靈魂被徹底撕碎的聲音。

        所有人嚇得猛地一抖,等回神,卻又發現什么都沒有,好似眼前的一切,全是幻覺。

        下人們像是想到了什么,難以置信道:

        “這,這是祁靈師的手段!天哪,五小姐是祁靈師嗎!”

        祈靈師,是五洲大陸最尊貴的一種身份。

        整個東洲大陸,據傳真正的祈靈師,不會超過百個!

        他們實力莫測,不但能趨吉避兇,還能卜算過去預測未來,更能看透人心!

        云汐月睜開眼,冰冷凌厲的掃向下人。

        可愛的小唇淡淡吐出三個字:

        “還不滾?!”

        下人們一個哆嗦,當即屁滾尿流的跑出院子。

        “等等!”

        云汐月又突然開口,下人們嚇得腿一軟就連忙對著云汐月磕頭:

        “五小姐饒了我們,饒了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

        云汐月蹙眉覺得呱躁,呵斥道:

        “住口!把這惡心玩意兒一起帶走。”

        下人們松了口氣,連忙拖著管事的尸體離開了。

        云風河目瞪口呆的看著邁著小短腿,一步步萌憨萌憨的走來的云汐月。

        回神后,才眼巴巴的問道:

        “妹、妹妹、你、你真是祁靈師?!”

        云汐月是千年鬼王,更是差點渡劫成鬼仙。即使生前也是玄門最年輕的家主,并不打算一直扮成天真小娃!

        她必須得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身份轉變。

        “嗯,我也才知道自己是祁靈師。我出生時天降異象,方才腦袋不小心碰了一下,腦子里多了很多祖宗的東西,覺醒了。”

        云風河說的祁靈師,其實就是玄門的風水師,她也不算騙人,畢竟她生前是玄門有史以來天賦最高,實力最強的風水巨擘。

        當年多少人一擲千金,只為讓她算上一卦,她的風水卜算實力,她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云汐月說完,自己都一愣。

        她突然懷疑,自己到底是三歲半的云汐月,還是當初的玄門家主云汐月。

        畢竟祁靈師是有分先天傳承和后天修煉的,難道她的記憶,其實只是一個孤魂的傳承體?!

        蝶夢莊周,還是莊周夢蝶。

        云汐月不愿去想這個問題,如今她就是她,在這個東洲大陸重新活了,成了個三歲半小娃。

        這就是事實!

        但即使只有三歲半,她依舊是威懾四方的玄門家主云汐月,更是玄門供奉的千年鬼王!不可能裝傻賣萌,更不屑扮豬吃老虎。

        在東洲大陸,越厲害的祁靈師,地位越是至高無上。

        她有信心,很快,她將成為東洲大陸受盡萬人崇拜的最強祈靈師!

        心中剛充滿雄心壯志,云汐月突然感覺自己身體懸空。

        她被云風河輕松抱了起來。

        “太好了!妹妹,我不用擔心別人欺負你了,你太厲害了!么么、么么么!”

        臉頰瞬間被云風河親了好幾口。

        她撲騰著小短腿下來,頓時郁悶。

        她還不到四歲,真的能用這五短身材稱霸東洲?

        此時,被云戰天吩咐隨時保護云汐月的云大云二幾個,此刻躲在暗處,一臉糾結。

        小主子這么強,怎么看都不需要他們的保護吧?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