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萌寶來襲大佬媽咪美又颯

        萌寶來襲大佬媽咪美又颯

        徐晏晏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俞安晚知道溫津的心里并沒有自己的位置,可即便如此,她卻依舊為了得到男人的心而不斷努力,無盡付出。然而,人的耐心終究是有限的,那一日,男人的公然羞辱終于成為了壓垮女人的最后一根稻草,為此那一天,她毫不猶豫地向他提出了離婚!

        主角:俞安晚,溫津   更新:2022-07-15 22:4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俞安晚,溫津的女頻言情小說《萌寶來襲大佬媽咪美又颯》,由網絡作家“徐晏晏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俞安晚知道溫津的心里并沒有自己的位置,可即便如此,她卻依舊為了得到男人的心而不斷努力,無盡付出。然而,人的耐心終究是有限的,那一日,男人的公然羞辱終于成為了壓垮女人的最后一根稻草,為此那一天,她毫不猶豫地向他提出了離婚!

        《萌寶來襲大佬媽咪美又颯》精彩片段

        豐城,溫家別墅。

        俞安晚被軟禁了,別說出溫家大門,就算是出這個主臥室都沒可能。

        她出門見了多年不見的學長,結果卻被俞安心那個小賤人給算計了,陰差陽錯的讓溫津在酒店內把俞安暖抓了一個正著。

        她解釋過,不過就是因為不小心被酒店服務生把果汁倒到身上了,所以才會去學長的房間處理。但溫津不信,看著自己的眼神都是厭惡的。

        俞安晚知道,溫津想離婚,但礙于溫老太爺,溫津不敢提及,不能光明正大的把他的白月光帶到臺面上,自然就對她這個霸占溫太太位置的人極為的不滿。溫津從來沒愛過自己,但她卻愛溫津入骨。若不愛,當年就不會費勁手段的要和溫津結婚。

        而現在,俞安晚看著自己手中的驗孕棒,再看著今日微博的頭條,那是溫津親自到機場接她的畫面,媒體在溫津的默許下,是用溫太太來形容她。

        而這個她,才溫津的摯愛,是溫津的心里的白月光。

        俞安晚嗤笑一聲,這畫面,成了壓垮俞安晚最后的稻草。

        溫津不是要離婚嗎?她成全他!溫津敢公然給自己難堪,她就能敢送溫津上頭條!

        沉了沉,俞安暖沒遲疑拿起手機,撥打了溫津的電話,知道溫津不會接。俞安晚也不介意。

        很快,俞安晚重新發了消息:【溫津,我要離婚?!?/p>

        消息發出去,俞安晚就沒再理會,站起身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而這一則消息發出去不到1小時。溫津的助理就來了,把簽好字的離婚協議遞給了俞安晚。

        俞安晚似笑非笑的翻了翻。全都是對自己的不平等條約。但是俞安晚不介意,快速的簽字還給溫津助理。

        助理都有些意外。俞安晚答應的太快了。但是助理沒多說,很快就起身離開。俞安晚看著助理離開的方向,倒是面無表情的。

        狗男人,離婚都能這么敷衍。

        俞安晚低斂下的眸光里,閃過一絲的狠戾。她最見不慣的就是溫津的淡定。這張臉,她會狠狠撕裂。以前她有多求著溫津,現在她就要讓溫津多求著自己!

        ……

        兩天后——

        “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俞安晚給我找出來。”溫津咬牙切齒,陰沉的開口的。

        “是。”助理大氣不敢喘。

        全豐城的人都沒想到俞安晚竟然能做這么放肆的事情。她出軌了一個奇丑無比的男人。還大大方方的把他們的床照發給了媒體,公開了她和溫津離婚的消息,理由是溫津不行。

        溫津這輩子沒被這么羞辱過。而這樣的羞辱竟然是俞安晚給的。那個對自己畢恭畢敬,從來不敢反抗的小女人。離婚還狠狠的擺了自己一道,顏面全無。

        加上溫津和俞安晚結婚3年,他們沒任何孩子,無疑又更確定了俞安晚的爆料。

        溫津臉色鐵青,他就不信俞安晚插翅能飛,只要找到他,他會毫不猶豫的弄死俞安晚。

        結果,任憑溫津掘地三尺。俞安晚就這么硬生生的從豐城消失了。360度無死角的找不到。就好像豐城從來沒這么一個人一樣。

        ……

        7個月后。

        溫津卻意外的接到電話。電話是豐城里水縣警察局打來的,讓溫津去認領一具女尸,還有一個早產的嬰兒。

        溫津第一個想到的是俞安晚。

        4個小時后,溫津看見了一個泡到發白的女尸,還有一個極為虛弱的嬰兒。

        溫津冷笑出聲,他怎么都沒想到,讓他掘地三尺找不到的女人,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具溺水死亡的尸體,還給自己丟下一個早產兒。

        這個敢公然羞辱自己的女人,憑什么?

        溫津下令徹查,做了親子鑒定和女尸的DNA檢測,親子鑒定的結果,俞安晚留下的孩子,確確實實是溫津的,而女尸的DNA鑒定卻在無人知道的時候,被人侵入系統,篡改了。

        遞給溫津的報告里,這具女尸就是俞安晚。

        “俞安晚,我讓你死了都不安心。”溫津說的陰狠無比。

        ……

        ——

        6年后——

        豐城國際機場。

        一個穿著綠色碎花裙的女人出現在人群里,扎著丸子頭,腳下踩著一雙小白鞋。膚如凝脂,天鵝頸性感好看,巴掌大的小臉稱著精致的五官,任誰都挪不開眼。

        在她微微俯身的時候,深V的設計,讓春光若隱若現,性感的要命。

        “媽咪,走光了。”一個肉乎乎的小手擋了一下俞安晚的胸口。

        俞安晚輕刮了一下俞小寶的鼻尖:“不會。”

        俞小寶噢了聲,也沒說什么。她比誰都了解俞安晚,情愿走光,也要美,這沒有任何道理可以講的。

        “媽咪,我們回來是找爹地的嗎?”俞小寶仰頭問著俞安晚。

        俞安晚安靜了下,說的面無表情的:“你沒爹地,你是媽咪一個人生的。”

        俞小寶有些困惑。她的手托著自己和俞安晚一模一樣的臉,完全不理解。沒爹地,媽咪怎么生的出呢?

        忽然,俞小寶的腦袋就被人敲了一下,她疼的哇的哭出聲:“哥,你干嘛打我。”

        “媽咪雌雄同體。不要問了。上車。”俞大寶牽起俞小寶的手,沒給她再說話的機會。

        俞安晚:“……”

        她怎么就雌雄同體了?但是說到自己的兒子,俞安晚還是有些怕的。明明才6歲,但偏偏氣勢驚人。俞大寶看著你說話的時候,你能硬生生被盯出一個洞,這種強勢的基因,一看就是狗男人那遺傳來的。

        差評。

        俞安晚扁扁嘴,準備上車的時候。忽然俞安晚的眼神定了定,這么巧?這是誰???可不就是狗男人溫津。真是好久不見了!

        要是讓俞家的人和溫津知道自己還活著,還詐尸了,刺激么?

        俞安晚笑的有些壞,這種感覺,可真的太可了,而俞安晚這一次回來就一個目的,要回自己的大兒子,還要把六年前的賬,都徹底的清算一下。

        “媽咪?你還不上車嗎?”俞小寶有些不耐煩了。

         


        “來了。”俞安晚應聲,而后,俞安晚快速的彎腰上了車。

        還沒上車,身后忽然傳來一陣帶著壓迫感的聲調:“站住。”

        這聲音,俞安晚可太熟悉了,溫津呢。她還沒詐尸,溫津就主動找來了。不過俞安晚連閃躲都沒有,戴著墨鏡就這么轉身看向了溫津。

        “你好,哪位,我們認識嗎?”俞安晚問的直接,墨鏡幾乎遮住了整張臉。

        溫津冷眼看著面前的俞安晚,下一瞬就直接伸手。

        俞安晚的墨鏡被摘了下來,她的臉出現在溫津的面前。溫津還沒來得及反應。俞安晚卻忽然一個耳光抽向了溫津,毫不客氣。

        清脆的巴掌聲就這么在空中響起,溫津的臉被打的側了過去。

        “你——”溫津有些惱羞成怒。

        “溫總,沒人告訴你不要隨便對人動手動腳?”俞安晚冷笑一聲,說出口的話都不待客氣的:“你對我動手動腳,我不過正當防衛”

        神你個正當防衛!溫津一口氣噎著,再看著面前的俞安晚,他從喉間深處發出冷笑聲。

        “俞安晚,你真是好樣的。”溫津冷冽的朝著俞安晚走去。

        忽然——

        一聲軟糯又甜的聲音傳來:“媽咪,你怎么還不上車,我好餓了。”

        話音落下,俞安晚緊張了起來,沒想到俞小寶會忽然開口。而這聲音,讓溫津的眼神微瞇,銳利的看向了車窗的方向。

        俞小寶小腦袋架在降低的車窗上,顯然看見溫津的那一刻,俞小寶也愣住了:“他好像——”

        俞安晚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是人口販子,你快把車窗關上,被人惦記上了,就不好了。”

        俞小寶::“……”

        溫津:“……”

        然后車窗緩緩的升了起來,再也看不見里面的一切了。俞安晚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沒了心情在這里和溫津糾纏不清,俞安晚連話都懶得說,轉身就要走。

        結果沒想到,溫津的速度更快,反手扣住了俞安晚的手腕:“說她是誰?”

        “溫總,你在想什么?”俞安晚不怕的挑釁溫津,“您覺得這是您的女兒?”

        溫津沒說話,薄唇抿著。

        俞安晚倒是笑了:“那您想多了,這是我后來生的女兒。”

        和大寶比起來,俞小寶就顯得嬌小玲瓏的多。明明六歲了,騙人家四五歲也有人信。何況,俞安晚打算回豐城,自然把這些出生日期都已經處理過了,再加上俞小寶和自己相似,半點沒和溫津一樣的地方,所以溫津認不出也很正常。

        至于俞大寶,俞安晚就緊張了。那是溫津的翻版,一模一樣,傻子都能看的出來。

        “俞安晚。”溫津的聲音更沉了幾分,“和誰生的?”

        “那肯定不是和溫總啦。”俞安晚沖著溫津眨眨眼,有些調皮,又有些媚態。

        溫津還沒來得及緩過神,俞安晚忽然用力,就把溫津推了出去:“人販子抓小孩啦,人販子搶小孩啦。”俞安晚大喊大叫起來。

        溫津錯愕,還沒來得及反應。俞安晚已經快速的上了車。周圍的人瞬間看了過來。對溫津指指點點的。溫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而溫津的幾個特助和保鏢也瞠目結舌的。賊喊捉賊,都沒這么大膽的吧?公然打人不說,還要反扣一頂帽子給他們溫總?

        “俞安晚那個女人,說我什么?”溫津的聲音越來越沉。

        助理忍的有點辛苦,還是一板正經:“俞小姐說您是人口販子。”

        溫津的指關節捏的咯咯作響。

        “俞安晚,你真是好樣的。”他一字一句說的陰沉。

        6年前裝死不說,6年后還可以給自己這么別開生面的重逢。

        助理在一旁一動不動,對俞安晚是佩服的不能再佩服,周圍的空氣都跟著低沉了幾分。

        ……

        車內。

        俞安晚一上車,俞大寶就看了過來。

        俞安晚倒是小心的笑了笑:“大寶,你看,媽咪不是挺好的。”

        “超爛。”俞大寶一點都不客氣。

        俞安晚:“我怎么爛了!”

        “膽??!”俞大寶又說。

        “俞大寶,你說,我怎么膽小了。”俞安晚來氣了。

        “真要我說?”俞大寶挑眉。

        俞安晚:“……”

        肯定是狗男人的基因太差,才會把她可愛的大寶歪成這樣。

        “不用了。”俞安晚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母子連心。俞安晚一眼就知道俞大寶什么都知道了。知道溫津的身份。在這種事上,轉不過彎的就只有俞小寶而已。

        俞大寶哼了聲,也不吭聲了,低頭繼續刷自己的程序。

        就在這個時候,俞安晚的手機就響了。她看了一眼來電,倒是懶洋洋的接了起來:“uncle,你怎么給我電話了。”

        “你回豐城了?”沈星淵擰眉問著俞安晚。

        俞安晚嗯了聲,倒是沒否認。

        也沒什么好否認的。她回豐城,是從俞家手里把自己的東西要回來。還要從溫津手里帶走自己的大兒子。那些該收拾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沈星淵聽著俞安晚的話,安靜了一下,而后,沈星淵才說著:“你回豐城,要做什么我管不了,我也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俞安晚抓著手機,就只是聽著。

        “但是,不要去招惹溫津。”沈星淵繼續說了下去。

        俞安晚擰眉。Uncle這話說的晚了,畢竟她一下飛機就招惹上了,她也不想的。但冤家路窄怎么辦?

        “溫津在找grace。”沈星淵開口,“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我知道。”俞安晚仍舊懶散,“找唄,又找不到。”

        Grace不是別人,就是俞安晚,全球首屈一指的外科權威。溫津是為了給溫老太爺找醫生。溫家還部分股權在溫老太爺手里。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溫老太爺清醒著把遺囑給列好,所以溫津在找grace醫生這件事上,是費盡心思。

        嘖,她俞安晚那么好找的嗎?笑話!

        “安晚,聽我話,不要招惹溫津。”沈星淵強調了一次。

        溫家原本就是豐城金字塔最頂端的家族。溫津是整個溫家的掌權人。當年俞安晚讓溫津顏面盡失。

        現在囂張的出現在溫津面前,怕是會被溫津挫骨揚灰。

         


        “你想想大寶和小寶。”沈星淵提醒俞安晚,“你不想賠上他們的。”

        一句話,讓俞安晚安靜了下了,很久,俞安晚才開口:“我知道了。”說著,俞安晚頓了頓:“可是我下飛機就遇見溫津,還把人給打了——”

        沈星淵:“……”

        現在把人叫回來來得及嗎?好的,來不及了。這下,沈星淵直接氣的把電話給掛了。

        俞安晚聳聳肩,倒是沒太放心上。怕啥,來一個溫津,懟一個。來一雙,就打一雙唄。再說了,求人是溫津,又不是自己。

        俞安晚沒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

        酒店內。

        俞安晚收拾好大寶和小寶,伺候他們吃了飯。俞安晚低頭看了一眼時間,才剛好下午4點。她收拾了一下,給兩個孩子留了紙條,俞安晚就出門了。

        俞安晚的手機短信里躺著信息,那是的溫戰言幼兒園的地址。

        她想去看看溫戰言,那是俞安晚六年前迫于無奈留下的孩子。

        因為當年俞安晚早產,還是三胞胎。那時候的俞安晚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俞安晚更明白的知道,自己若是不放棄的話,甚至她連豐城都離不開。

        在豐城內,是溫津的天羅地網,宋叔叔想把自己帶出去,都難如登天。所以俞安晚才想了這么一個辦法,迫于無奈的放棄了當時的溫戰言。

        溫戰言雖然是第一個出生的孩子,但是情況卻是最差的。根本禁不起長途的顛簸。只能在那個時候回到溫家。

        這也是俞安晚這六年來最大的愧疚。她不知道這個孩子怎么樣了。甚至不管是任何媒體,都沒有這個孩子的消息。唯一知道的就是溫津有一個兒子。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迷。

        ……

        俞安晚抵達幼兒園的時候。剛好是幼兒園下課的時間。

        圣安幼兒園是豐城最好的幼兒園。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貴,自然安保也是最為嚴格的。俞安晚沒有門禁卡,加上是陌生臉絕對不可能進入幼兒園。她只能在外面看。

        忽然——

        俞安晚的眉頭擰了起來,她看見了和俞大寶一模一樣的溫戰言,就這么背著書包一個人走出來。和周圍左擁右簇的孩子截然不同,孤孤單單的。

        俞安晚的怒意一下子就起來了。

        大寶和小寶,俞安晚是當寶貝一樣放在手心的。而溫戰言還是溫津唯一的兒子。溫津就漠不關心,連個保鏢都不放的。不怕出事嗎?

        俞安晚想錘死溫津。

        但面前發生的一幕,卻讓俞安晚的臉色變了變。

        溫戰言被幾個孩子包圍住了。

        “你就是個沒爹沒媽的孩子!”

        “接送的人都沒有,還非要湊到我們學校來。”

        “看你這個窮酸樣,身上的衣服連品牌都不是。”

        ……

        幾個熊孩子看起來就是狗眼看人低,圍著溫戰言在數落。溫戰言一動不動的站著。

        俞安晚越看越心疼,明知道魯莽,她還是最快速度的朝著溫戰言走去,她見不得溫戰言被欺負。

        結果——

        還沒等俞安晚開口,溫戰言三兩下就把面前的小孩給打趴下了。

        俞安晚:“……”

        媽咪的威風都不給逞一下?這種時候小說里寫的不應該是媽咪英勇出現,拯救自己兒子的?

        “你是新來的保姆?”溫戰言問的直接,“還是我爹地的相親對象?”溫戰言仔細打量了一下,“穿的太少,太風塵了。”

        俞安晚:“……”

        壞了!大寶的基因已經被溫津帶歪了,溫戰言的基因是完全被染黑了。不然這么可愛的溫戰言怎么會說出這么不討喜的話!

        而那幾個被揍的小鬼,疼的哇哇叫。但是卻不敢靠近溫戰言。

        “溫戰言,你給我等著!”對方在叫囂,“我叫我爸爸通知園長開除你!”

        溫戰言理都沒理,這些小鬼太煩了。幼兒園都是他溫家的,還開除他?溫津不過是不想公開溫戰言,避免惹來麻煩。所以溫戰言在這里一直很低調。

        但是這不意味著園長不知道。被打多少次了,還沒學乖那就是蠢。

        “小少爺,請您上車。”保鏢已經走到溫戰言的身邊,畢恭畢敬開口。

        這種事,不鬧大,保鏢根本不需要出面,畢竟溫戰言不喜歡被打擾。

        俞安晚就這么跟著,想開口,話到嘴邊,又跟著吞了回去。她說什么?告訴溫戰言,她是媽咪?那個6年前把你拋棄的媽咪嗎?

        這話,俞安晚說不出口。最終,俞安晚就只能被動的站在原地,唇瓣微動。

        在溫戰言上車后,俞安晚看見了沈斌,那是溫津的特助,俞安晚面不改色,而沈斌已經走到了俞安晚的面前:“俞小姐,溫總讓您上車。”

        俞安晚挑眉。溫津主動找人,非奸即盜。俞安晚當然沒傻到自投羅網。

        “溫總還說,您不上車的話,后果自負。”沈斌面不改色的轉達溫津的意思。

        俞安晚:“……”

        溫津在威脅自己。俞安晚又不傻,當然聽出來了。而現場還三個保鏢候著,俞安晚插翅難飛,很快,她嗤笑一聲。誰怕誰??!

        “俞小姐,請。”沈斌示意俞安晚超前走。

        俞安晚踩著高跟鞋,頭也不回的就朝著車子走去,就純當見兒子了。

        ……

        結果,俞安晚也沒想到,溫津能這么狗。

        “溫總在后面的車上。”沈斌攔下在俞安晚要上車的時候,阻止了她。

        俞安晚微瞇起眼看著沈斌,沈斌被看的有些發毛。

        “溫津耍我?”俞安晚說的直接。

        “那您要問溫總。”沈斌說的飛快。

        反正擺明了沒想讓俞安晚上車。俞安晚冷笑一聲,倒是也干脆,直接朝著溫津的車子走去。

        沈斌松了口氣。生怕機場的那一幕再來一次。畢竟誰都猜不透俞安晚要出什么牌。

        俞安晚上了車后,也沒想到開車的會是溫津本人。這下,俞安晚意外了一下,但是表面還是不動聲色。

        “溫總,正好,我也有事找你。”俞安晚說的直接。

        沈星淵不讓自己招惹溫津,但溫津自己送上門,那還不如趁早把事說了,兩人一拍兩散,老實不相往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