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穿成反派的草包閨女

        穿成反派的草包閨女

        桃子汽水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大家被以為第一奸臣家的草包小姐蘇念一頭撞死了,他們為此而歡呼慶祝,可誰知不多時該女子就悠悠轉醒了,且醒來后性情大變。原來,如今女人身體里的靈魂已然不是曾經的原主,而是來自現代異世。在她得知身體身份是反派的女兒且將來會死的很慘很慘時,她立即開始謀劃逆天改命之路,開始重新編寫自己的人生……

        主角:蘇念,沈昭   更新:2023-07-14 16:56: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念,沈昭的女頻言情小說《穿成反派的草包閨女》,由網絡作家“桃子汽水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大家被以為第一奸臣家的草包小姐蘇念一頭撞死了,他們為此而歡呼慶祝,可誰知不多時該女子就悠悠轉醒了,且醒來后性情大變。原來,如今女人身體里的靈魂已然不是曾經的原主,而是來自現代異世。在她得知身體身份是反派的女兒且將來會死的很慘很慘時,她立即開始謀劃逆天改命之路,開始重新編寫自己的人生……

        《穿成反派的草包閨女》精彩片段

        茶樓中戲臺上的戲子還在咿咿呀呀的唱著戲曲,演盡人生百態,臺下的茶客搖扇晃腦,怡然自得,唯有一廂茶客,各個面如土色,驚恐未定。

        一個侍女被尚書小姐伶如意推到蘇念的身邊。

        “小姐……”

        那侍女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又看了看倒地不起昏迷著的蘇念,哭喪著臉,就是不肯靠前。

        好不容易,她鼓起勇氣,蹲著身子探了下蘇念的鼻息,結果聲音更抖了:

        “小姐,她沒氣了……”

        侍女正顫著嗓音想起身,卻不料“沒氣了”的蘇念猛地睜開了眼,還直盯盯的盯上了她!

        那侍女嚇得一口氣沒吊過來,直接翻著白眼倒在了一旁,不省人事。

        “疼……”

        而這個渾然不覺已經成了主角的當事人,瞇著眼撐起身子,這才后知后覺的摸了摸額頭上的角,一個大包生疼不說,還磕出了血。

        “小姐!”

        侍女漣漪驚喜萬狀的奔上去將蘇念扶起,等蘇念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人已經坐在軟塌上了。

        蘇念一臉呆滯,這才看著清廂房中眾人五彩紛斕的臉色。

        她再次揉了揉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這些人各個都穿著古裝,周圍還沒有任何一個攝影師!

        她這時候不是應該還在做設計方案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蘇念滿頭霧水不思其解,還容不得她深究,一段不屬于她的記憶竄進了她腦海中。

        古言小說、元啟國、奸臣之女、結局慘死……

        這些熟悉的劇情在蘇念眼前劃過,最后牢牢的固定在她腦海里,她這才不得不相信,自己穿書了!

        顧不得額頭上的疼痛,蘇念冷汗涔涔。

        她按書中的角色,看著身邊一臉擔憂的侍女。

        “漣漪?”

        蘇念語氣中帶著幾分遲疑,漣漪并未聽出,反而是哽咽著點頭。

        漣漪心中大喜,但是蘇念卻沒這么高興了,聽到了漣漪的回答,她整個人都裂開了。

        連著喚了好幾個她記得的下人名字,他們都答了,無一例外。

        蘇念這才欲哭無淚的接受現實,放棄掙扎。

        按著劇情走,她原本是在茶館中聽戲,但是卻與尚書千金伶如意吵了起來,書中的蘇念自然是吵不贏滿腹經綸的伶如意,蘇念惱羞成怒便直接動手開干,卻不料被那伶如意一個蠻勁直接推倒,額頭撞上桌角,當場命喪九泉!

        伶如意嚇得半死,兩個府里頭的下人飛似的跑去醫館請大夫,這大夫還沒到,誰也沒曾想蘇念自個兒醒了。

        伶如意艱難的咽了口唾沫,見即使蘇念醒了,她也還是一副驚恐未定的模樣。

        蘇念幽幽的看著伶如意,伶如意被她看的發毛,進退不是。

        然而蘇念此時心里想的卻是讓她穿書便罷了,為何要穿越到一個奸臣之女,驕蠻無腦、還極其好美色的這樣一個角色身上……

        “那個……我去看看大夫來了沒有。”

        伶如意見蘇念醒了一不哭二不鬧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她心里止不住的后怕。

        要知道蘇念可是當朝只手遮天的丞相蘇慶的心頭寶,她若是出了一絲差錯,誰能擔待得起?

        伶如意身子已經挪到廂房門口了,就當她以為能順利溜出去的時候,一直不開口的蘇念卻發聲了。

        “伶小姐,你想去哪兒?”

        蘇念這輕飄飄的一句話頓時止住了伶如意,她訕笑著轉身,正想再找借口茶樓小二就領著下人和大夫來了。

        伶如意剮了一眼那幾個下人,只好退回廂房中。

        蘇念捂著腦袋給大夫檢查,腦袋上圈了一層紗布。

        “不知小姐是怎么撞傷的。”

        那大夫開口:“這傷可不輕,往后幾個月需靜養。”

        額頭傳來一陣陣痛楚,蘇念想到方才伶如意想開溜的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

        “伶如意,方才要是大夫不來,你是不是推了我就想跑了?”

        蘇念眼神一瞥,蘇府的下人們就把廂房門給堵死了。

        伶如意見蘇念一副不肯放人的樣子,頓時慌了神。

        蘇念老爹的官職可比她爹爹的大了不止一品,若是今日在這真攬下這個罪名,怕是會給尚書府帶來不小的麻煩!

        伶如意后怕,但依舊咬緊牙關不肯承認。

        “蘇小姐,方才可是你自己失足撞上桌角,你可不要血口噴人!”

        伶如意高昂下巴,偽裝出一副清者自清的模樣。

        這對于氣頭上的蘇念來說無異于是火上澆油,她氣急反笑。

        “方才大夫也給我驗傷了,若是伶如意你覺得本小姐栽贓陷害,那就同我回蘇府,找蘇丞相論個清楚!”

        蘇念話語一落,蘇府的侍衛就上前把伶如意給扣住了。

        尚書府的下人們大眼望小眼,一個個的都不敢上前。

        “蘇念!”

        伶如意拼命掙扎:“你別欺人太甚,拿出證據來!”

        蘇念哽住,她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蘇府和尚書府的下人,其他的茶客雖說看到了事情的過程,但他們都是平民,哪敢站出來幫蘇念作證去得罪尚書府?

        這丞相府和尚書府兩頭都得罪不得,住在里頭的人隨便一句話都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他們自然是少說一句就是一句。

        在接觸到蘇念的目光時紛紛移開視線。

        伶如意看蘇念吃蔫拿不出證據,越發猖狂起來,尚書府的下人在她的旨意下推開了蘇府侍衛。

        “蘇念,你別以為你爹是丞相就可以只手遮天,要知道在大啟國,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伶如意趾高氣昂:“你要是敢抓我,你也逃不了!”

        “好一個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冷冽的男聲兀然傳來,一個面若冠玉的男子走進廂房。

        但見他身穿一件蒼藍廣陵長衫,腰間綁著一根淡白蟒龍紋帶,一雙桃花眼風情流轉,風度翩翩,當真如那畫中仙人一般。

        男子手中的玉骨扇刷的一下合起。

        這是誰……竟然這么不怕死?

        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他。

        “方才……我可親眼看見尚書千金你推的人,怎么這會兒又扯上蘇小姐污蔑一罪了?”

        他說完這句話,咳嗽連連,一下一副羸弱的模樣。

        這一席話猶如一顆石子,丟進看似平靜的深潭中,引起漣漪陣陣。


        隔壁來看熱鬧的茶客都不清楚這公子的身份,但心里頭也認定這公子身份不凡,一時間人群里又響起瑣碎的討論聲。

        有幾個看到事情經過的茶客甚至還開始小聲交談事情的始末。

        伶如意愣住,她沒想到還會有人敢站出來作證,一下黑了臉色,盯著那公子。

        而正好站在對側的蘇念臉色也沒好到哪里去,原本聽到有人作證該高興的她,在轉頭看見男子后臉色突變。

        他是沈昭!

        這本古言小說中最后的贏家,當朝太子。

        書中的蘇念便是沉溺與沈昭的美色中,甘愿被人牽著鼻子走,最后背叛宗族害的丞相府一家死無全尸,最后她自己也被沈昭在城門五馬分尸而死!

        似乎是察覺到了蘇念的目光,沈昭微微側頭,如沐春風般的沖她一笑。

        他不笑不要緊,這一笑著實讓蘇念打了個寒顫。

        書中的沈昭,也是這么笑著看蘇念被五馬分尸,死無全尸的!

        伶如意不肯認罪,她心里認定沈昭一定是哪個苑里的男妓,因為他容貌實在是太過出眾妖冶了。

        “哪來的嘍啰,把他趕出去!”

        伶如意怒言,蘇府侍衛卻將沈昭護住,不讓尚書府得人靠近他半步。

        “尚書千金何必呢。”

        沈昭淺笑。

        “在下只是想替蘇小姐問幾個問題罷了。”沈昭的一雙桃花眼笑的瞇起。

        “尚書千金若是真的無罪,就可以洗脫冤屈了。”

        蘇念不知道沈昭葫蘆里頭賣的什么藥,但是沈昭既然出來了作證,她也沒有理由趕人家走。

        “公子說的是。”

        蘇念接話,清冽的目光直視伶如意。

        “伶如意,你這般躊躇,可是心虛了不敢應答?”

        伶如意咬牙,她知道蘇念在給她下套,但是現在這情形她進退不是,唯有應答才有機會逃脫。

        “有何不敢?”

        伶如意依舊目中無人:“你但且問就是。”

        沈昭卻沒開口,而是走到之前被伶如意嚇暈的侍女身邊。

        那侍女在大夫來的時候已經醒了,回到伶如意身邊。

        “姑娘,在下問幾個問題,你只需搖頭點頭即可。”

        伶如意臉色一變,攔住沈昭:“你問我侍女作甚?”

        “方才尚書千金可是親口答應了。”沈昭狡猾一笑:“在下可沒說要問誰呢。”

        伶如意剮了一眼那侍女,不再阻攔。

        “姑娘,方才你家小姐可與蘇姑娘有過口角之爭?”

        侍女點頭,沈昭再問。

        “她二人可有過與你我二人這么近的距離?”沈昭靠近侍女,二人只有一步之遙。

        侍女頓時紅了臉,慌亂的點頭。

        沈昭依舊是笑著,他走到蘇念身旁,將纏繞在她玉雕鐲上的一條絲線捻起。

        “多謝姑娘。”

        伶如意看沈昭手中的絲線,下意識的捂住被拉了絲的袖袍。

        “尚書千金今日穿的這深真絲繡杜鵑衫當真好看呢。”

        那絲線在沈昭指間纏繞?。?ldquo;就是袖口這勾住了什么東西拉絲了,有些可惜。”

        他此言一出,眾人恍然大悟,蘇念鐲子上勾住了伶如意袖口的真絲,那不就說明他們二人定發生了沖突,伶如意出手推蘇念,蘇念措不及防下意識的拉住離她最近的東西。

        而那東西,就是伶如意的袖袍!

        真相大白,一時間眾說紛壇。

        一些知情的茶客也不再遮掩,紛紛高聲同身邊的同伴討論著方才尚書千金出手推人的事。

        大局已定,伶如意根本沒有辦法再推脫。

        她看清局勢,終究還是咬牙低頭道歉。

        沈昭似笑非笑的看著蘇念,似乎二人早就認識一般。

        蘇念一看沈昭這笑容就想到他在書里看著原主五馬分尸的那種笑,一下便冷汗涔涔,只想快點從這個瘟神身邊離開。

        “那此事就這么過去了。”

        蘇念心不在焉,眾人看她上一秒還嚷嚷著要讓伶如意去找蘇丞相,下一秒就這么輕易原諒了,各個都一頭霧水,包括伶如意。

        蘇念卻沒想這么多,她走之前留了一下,指著方才那個侍女。

        “這個侍女我要帶走。”

        伶如意見蘇念不再發難,她劫后余生哪還會在意一個侍女的去留。

        蘇府眾人離開廂房,蘇念叫漣漪給了那侍女一些銀兩,還了她自由身,那侍女感激涕零,蘇念就在這句句推心置腹的吹捧中踏出了茶樓。

        剛走沒幾步,蘇念就被沈昭給攔下了。

        他依舊是那笑臉,看到蘇念笑的更歡。

        “蘇小姐,方才我在茶樓幫了你這么一大個忙,怎么不打算好好謝謝我?”

        蘇念拉開與這瘟神的距離,語氣客氣而疏離:“大恩不言謝。”

        “公子日后若是碰到什么困難,盡管來丞相府找我,定當在所不辭。”

        沈昭卻嫌麻煩似的拒絕了。

        “我這人極少與人結仇,怕是八輩子也麻煩不到丞相府。”

        沈昭猛地湊近蘇念,俯身彎腰湊近她的臉龐。

        “要不蘇小姐就請我去天香居吃頓飯吧。”

        二人距離極近,曖昧至極。

        沈昭呼出的熱氣讓蘇念措不及防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連忙閃開,沈昭也不惱,反而又靠近她。

        “早就聽聞天香居菜肴堪比宮宴,如今又有蘇小姐這樣的絕世美人相隨,那可謂在下人生一大幸事。”

        沈昭越靠越近,蘇念已經避讓到快撞上路邊的攤販了。

        她停住腳步,不再向前。

        “公子,我現在頭疼的慌,不如下次再宴請公子去天香居?”

        蘇念臉色慘白,好似真的在隱忍著很大的疼痛。

        沈昭似乎并不情愿這么快放蘇念走,他扶住蘇念的柳腰,低聲細語。

        “既然蘇小姐不舒服,那在下陪您在這坐坐休息一會如何。”

        沈昭掌心灼熱的溫度順著腰肢傳遞到蘇念四肢百骸,她身子突然僵硬,整個人都在極力抗拒沈昭的親近。

        “大小姐!”

        遠處一個穿著蘇府服侍的下人朝這邊跑來。

        他看到二人這曖昧的姿勢先是一愣,但看清沈昭容顏后又很快反應過來,誰人不知蘇丞相嫡女貪好美色?

        “大小姐,老爺叫您趕緊回府一趟!”

        蘇念如釋重負,她連忙甩開沈昭。

        “不好意思公子,家父急事傳喚,您和我侍女說一聲名號,來日再請您天香居一聚。”

        蘇念留下一個下人,逃似的往蘇府走去。


        沈昭看著蘇念急匆匆離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絲疑慮。

        “太子,我們也回宮吧,出來的時間太長,怕蕭皇后起疑了。”

        一直跟在沈昭身邊的小廝突然開口,沈昭卻緘默不言。

        半晌,他才開口。

        “走吧。”

        一路上,沈昭格外的安靜。

        他似乎在蘇念離開的時候就突然變了一個性格,原來那個羸弱的翩翩公子變得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峻、城府極深和生人勿近。

        沈昭手中捏著一封信,信上悉數寫著蘇念的各種喜好,那句“極好翩翩美男”還被寫了重筆。

        沈昭眉頭緊蹙,今日這一番試探,蘇念根本就與傳聞不同!

        不僅僅是不同,他甚至覺得,信上的人根本就不是蘇念!

        怪異的感覺蒙上心頭,若是這些傳聞虛假倒好,可蘇念貪好美色京城中誰人不知?

        今日蘇念的舉動,都在刻意的躲避他,就好像自己的計劃被看破了一樣。

        想到這一點,沈昭脊背發涼,若真是如此,那蘇念絕非這么好對付。

        南市,丞相府。

        蘇念剛進府就瞧見在大廳中不停渡步的蘇丞相,在看見她進來的那一刻,蘇丞相眼神一亮,連忙迎上。

        蘇丞相看蘇念額頭纏著一圈紗布,老臉一苦,心疼不已。

        “囡囡,你這……”

        蘇丞相抬手想去觸碰蘇念額頭上的傷口,但卻顫著手不敢下去。

        蘇念見狀愣了會,在書中,蘇丞相是禍國的奸臣,心思歹毒卻絲毫不知悔改,但是她也記得,蘇丞相對書中的蘇念是極為寵溺的,可以說蘇念就是他的命,是他手中的掌上明珠。

        蘇念心里別扭,但蘇丞相臉上真切的擔憂讓蘇念有了幾分動容。

        “爹爹,囡囡沒事。”

        蘇念挽住蘇丞相的手臂,安慰道。

        蘇丞相老眼泛起淚花,扶著蘇念做坐到軟塌上,生怕再磕著碰著。

        蘇念安慰了好些他才逐漸平靜下來。

        在蘇念出事的時候就有下人去蘇府報告了,蘇丞相一肚子的窩火,他養著這一幫下人,居然連一個人都看不好!

        送蘇念回房后,果不其然,蘇丞相發了好一頓怒火,跟著蘇念一起出去的那些下人都被責罰,重則杖責二十大板,輕則也被扣了整整半年的月祿。

        那些下人們紛紛叫苦,卻不敢吱一聲。

        蘇丞相是出了名的寵女,沒要了他們小命,已經是仁慈了。

        這廂蘇念卻渾然不知,她現在心里頭別扭極了。

        當初看小說的時候她對蘇丞相這個角色可謂是深惡痛惡覺絕,在他慘死時甚至覺得有幾分暢快淋漓之感,畢竟奸臣誰不恨?

        可現在角色一換,她變成了奸臣之女,面對這樣一個如此疼愛女兒的父親,蘇念心中突然厭惡。

        畢竟這個男人,頭一次讓她覺得,親情是溫暖的。

        在原來的時代,家庭帶給蘇念的只有無盡的負擔和爭吵傷痛,獨寵弟弟的父母,從小到大都沒有給過她一星半點的關愛和親情。

        父母帶給她的傷害,她窮盡半生,也遺忘不了。

        相比之下,眼下有著原書記憶的蘇念,寧愿選擇那個把全部愛都給她、保護她、將她視為生命的奸臣左丞相。

        “小姐,可是頭還疼?”

        漣漪看蘇念望著床邊的海棠花發呆,以為她怎么了,一臉擔憂。

        她的這句話將蘇念拉回現實,蘇念搖頭。

        “無礙,已經不疼了。”

        話語落下,蘇念心中已經認定這個現實,她知道書中的始終,她不愿蘇丞相再同原本的結局那般慘烈,即使拼盡全力,她也要保全丞相府。

        正當蘇念從海棠花上移開目光,一只信鴿停到了窗臺邊。

        它低頭啄了啄蘇念的手,示意她取下綁在它腿上的信件。

        漣漪將小竹筒中的信件拿出,遞給蘇念。

        蘇念瞥了一眼,看到上頭落名的是沈檬后愣了愣。

        沈檬是一國郡主,同時也是沈昭的表妹。

        按著書中的劇情和人設,沈檬就是披著兔皮的狼,她喜歡沈昭并為了沈昭刻意接近蘇念,利用蘇念,讓蘇念對沈昭死心塌地,從而扳倒左丞相。

        信上寫的無非是一些閨閣女子的日常問候,一直到末尾才提到正事。

        沈檬信上寫著再過三日便是花燈節,她與蘇念二人許久未見,希望蘇念在花燈節那日能應約出來陪她一同看煙花,還特地說明她會帶上一個蘇念絕對感興趣的男子一起。

        蘇念看到這里眼角抽了抽,看來這個角色的好色程度已經深入人心了。

        “小姐,可是沈郡主約您三日后去參加花燈節?”

        漣漪猜道。

        蘇念挑眉:“你怎知?”

        “前幾日出府給您采辦東西,遇見了沈郡主身邊的桃月,她同我提了一嘴。”漣漪笑道:“沈郡主與您感情真好,漣漪看了就好像是親姊妹一般。”

        蘇念滿額黑線,也不怪漣漪不知情,之前書中的原主不也同樣被沈檬耍的團團轉。

        一想到這蘇念便心中泛寒,沈檬費盡心思與她成為閨中密友,甚至對她的喜好都拿捏有度,知道她歡喜美男便到處搜羅容貌俊美的男子送給她,這些對她的好,若不是蘇念早知因果,怕也會甘愿沉溺在沈檬制造的友情假象中。

        一陣惡寒讓蘇念打了個激靈,她想也沒想的開口拒絕,可這拒絕的話剛溜出口就被她咽了回去。

        這次能拒絕,可下次又或是下下次呢?

        她這樣一次次拒絕沈檬肯定會起疑,倒不如她先和沈檬斷個干凈,省的之后再生出什么事端來。

        “小姐,花燈節你想穿哪件衣裳去?”

        漣漪此時已經在操心蘇念三日后的穿衣打扮了,她知道花燈節必定會有男子在場,漣漪自幼同蘇念一同長大,蘇念的脾性就數她最明白了。

        然而蘇念的心思卻并不在這里,她一反常態,隨意的指了一件最為素雅的襦裙。

        “隨意。”

        她草草的說了句,漣漪一臉驚訝,往常只要沈檬邀約,蘇念都會精心打扮一番。

        “小姐,可是在擔心您額頭的傷?”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