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寒門嬌娘是藥神

        寒門嬌娘是藥神

        般若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由蘇蕓暖、潘玉雙擔任男女主人公的穿越類空間文,《寒門嬌娘是藥神》這本新作品上線了,集種田、醫術、荒年、空間于一身的穿越文,出自作者“般若”之手,小說重點描寫了:掌管著穿越的大神隨便一揮手,便將蘇蕓暖這個活生生的人打到了古代;醒來就是個童養媳的身份,小叔子和小姑子加起來就四個,雖說是沒有和公婆一起生活的壓力,但是加上便宜丈夫一共五張嘴等著吃飯,蘇蕓暖頓時覺得在這個鬧災荒的年代,別說吃飽肚子了,他們一家子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問題。

        主角:蘇蕓暖,潘玉雙   更新:2022-07-15 22:2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蕓暖,潘玉雙的女頻言情小說《寒門嬌娘是藥神》,由網絡作家“般若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由蘇蕓暖、潘玉雙擔任男女主人公的穿越類空間文,《寒門嬌娘是藥神》這本新作品上線了,集種田、醫術、荒年、空間于一身的穿越文,出自作者“般若”之手,小說重點描寫了:掌管著穿越的大神隨便一揮手,便將蘇蕓暖這個活生生的人打到了古代;醒來就是個童養媳的身份,小叔子和小姑子加起來就四個,雖說是沒有和公婆一起生活的壓力,但是加上便宜丈夫一共五張嘴等著吃飯,蘇蕓暖頓時覺得在這個鬧災荒的年代,別說吃飽肚子了,他們一家子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問題。

        《寒門嬌娘是藥神》精彩片段

        白茫茫的雪山腳下,枯樹上的烏鴉成群結隊守著不遠處的愚谷村,死氣沉沉的村子被一聲吆喝打破了寧靜。

        “蕓娘死啦!蕓娘可算死啦!”那興奮的聲音哪里像是死人了?倒像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似的。

        緊接著家家戶戶的門都快速的打開,腿腳快的跑在最前面,手里還提著桶、端著盆,瞬間愚谷村就沸騰了。

        腿腳慢的站在家門口猶豫了一下,也轉身提著個桶跑出去了。

        “作孽了哦,作孽了哦。”蒼老的哭嚎聲淹沒在了一聲接一聲的喊叫中。

        打雞血似的人們沖向了村西頭的一戶人家,帶頭的男人坡著腳,速度卻一點兒不慢。

        “咋辦?大哥,他們要來搶走嫂嫂了!”潘玉寶小臉煞白,手里攥著半月形的砍柴刀,渾身止不住的哆嗦。

        潘玉虎牙齒咬得咯嘣響,回頭看了眼炕上直挺挺的人和緊緊靠在嫂嫂身邊不知死活的小妹玉竹,眼神一瞬黯淡下來,嘴角抿出了刀鋒般的弧度,鎮定的說:“要死就一起死!怕甚?”

        話音落下,潘玉寶就沖出去了,潘玉虎看著也要沖出去的大妹妹,喊了一句:“玉雙!你在屋里看著點兒嫂嫂和玉竹,別讓他們搶走了!”

        “好。”潘玉雙摸起來放在菜板子上的菜刀,小臉繃的緊緊地,仔細看才能發現,她的手在哆嗦,哆嗦的厲害了。

        或許是太害怕,潘玉雙抬起手直接給了自己一個響亮的嘴巴子,隨后眼神堅定了許多,提著刀站在門里,門神一般守在門口。

        哐當一聲,木頭大門被踹倒了,呼啦啦的闖進來一院子的人,這些瘦骨伶仃的人眼底都泛紅了,直勾勾的盯著潘家的房門。

        房門前,潘玉虎握著擔水的扁擔,眼神比這些村民更兇狠百倍,一字一頓:“再進一步,死!”

        在他旁邊的潘玉寶緊了緊手里的砍柴刀,拉開了架勢,只等二哥一句話就拼了,反正早晚是死。

        “二虎子,你這是做什么?人死就死了,大家伙兒指著續命呢,村子里的活物都吃光了,能等著蕓娘咽氣就夠仁義了。”趙長林說著,慢騰騰的往前走著,背在身后的手給后面的人打著手勢,那意思就是繞到后面去搶人。

        “喪盡天良的話你也說得出口!我嫂嫂是人!不是家里養的雞鴨,趙長林,人都敢吃,你還是人嗎?”潘玉虎氣得渾身哆嗦,怒視著眼前的這群人:“你們吃人肉一定會遭報應的!”

        表情瘋狂的村民都愣了一瞬,有人羞愧的低下了頭。

        “死,誰不怕?不害怕我們吃人干什么?潘玉虎,今天不吃人,明天都是死人了!”趙長林啐了一口:“你為了一個死人,讓全村子的人去死嗎?”

        這下,那些村民都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再抬頭的時候忍不住縮小包圍圈,有人已經繞到了房后去。

        “不準過來!不然別怪我翻臉無情!”潘玉虎揮舞著手里的扁擔,嚯嚯生風。

        “看什么?一個半大小子能咋的?打死一起吃!”趙長林吼了一嗓子,讓開了路,后面的人一窩蜂的沖上來了。

        屋里,被嚇得一哆嗦的蘇蕓暖猛地睜開了眼睛,愣怔了三秒之后用力的閉上眼睛再睜開,她懵了,徹底的懵了。

        冰冷如同地窖一般的房子,房門緊閉看不到外面的動靜,但剛才那些話她是都聽到了,吃人!這是什么世道?

        舔了舔嘴唇,腦子里亂哄哄的畫面不斷涌入,比外面都熱鬧三分,她不得不再次閉上眼睛,快速閃過的那些畫面讓她在這冰冷冷的屋子里冒了一身冷汗,她看到了實驗室里倒在地上的自己,看到了另一個女孩短暫的一生,就在她還沒來得及整理好思路的時候,土塊亂飛,墻上被砸出了一個大洞。

        “二狗子,你去死!”守在門口的潘玉雙壓低聲音,撲過來就是一菜刀,慘叫的聲音傳來,蘇蕓暖總算是清醒了一些。

        她現在是蕓娘,原本的蕓娘死了,外面這些村民要吃人,這幾個孩子看樣子是抱著必死的心想要保護蕓娘,真是難得。

        別的不說,眼前的困局必須要解決了才行,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她支撐著坐起來,看到蜷縮在自己腳下的一小團,知道這是原主最小的小姑子玉竹,扯了身上的破棉絮蓋在小丫頭身上,順便摸了一下脖子上的動脈,確認人還活著松了口氣。

        “玉雙。”蘇蕓暖出聲。

        正輪著菜刀逼退了闖進來的二狗的潘玉雙猛然回頭,瞪大了眼睛嘴張了張卻發不出一個音節來。

        “別怕,我只是昏過去了,扶我下地先去外面救他們倆。”蘇蕓暖這會兒身上是一點力氣都沒有,活生生餓死的人,她知道支撐著自己的是求生的本能。

        潘玉雙顧不得那么多,扶著蘇蕓暖下了地:“嫂子,我去救人。”

        蘇蕓暖點了點頭,潘玉雙提著菜刀就要沖出去,門被推開的剎那,外面的場景就落入了蘇蕓暖的眼中,害怕的情緒被壓制了,只剩下了震驚。

        那些穿著破爛衣服的村民一點點的圍攏過來,后面還有一些個面黃肌瘦的婦女拿著盆盆罐罐,一個個眼神里都透著狂熱,喪心病狂這四個字都形容不了,蘇蕓暖急促的呼吸著,感覺到了來自全世界的惡意。

        門外,潘玉虎頭上的血模糊了視線,看什么都血紅一片,一只手死死的捏著扁擔,擋在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弟弟前面,看著沖上來的這些人,張開嘴拼盡全力,也充滿絕望的仰天怒吼:“啊……!”

        人群瞬間定住了,一動不動,直勾勾的盯著突然打開的房門,蘇蕓暖把牙齒咬得咯嘣響,拉住要沖出去的潘玉雙,緩慢的往門口走來。

        人還沒到門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聲調,盡量壓低聲音,透出幾分陰測測的感覺,緩緩地說“潘家是好欺負的嗎?你們別忘了我夫君玉龍如今是官家的人,照著他的性子必會衣錦還鄉的,今天你們逼我們到絕地,就不怕有朝一日他回來不饒你們?”

        蘇蕓暖慢慢的從房子里走出來,從陰影走到光亮處,臉色慘白帶著青色,分明就沒有一點兒活人氣兒。

        傻掉了的村民都不敢動彈了。

        不知道是誰哆哆嗦嗦的問了句:“你、你不是死了嗎?”


        蘇蕓暖慢慢的勾起嘴角,眼神冰冷的掃視眾人,一陣冷風吹過,把她本來就不太整齊的頭發吹了起來,依舊是陰測測的聲調,輕聲的問:“那你看我是人還是鬼呢?”

        蒼白的臉,瘦弱的身量和突然刮起來的冰冷的風,再就是蘇蕓暖的語氣,氣氛有些陰沉沉的。

        蘇蕓暖趁機咯咯咯的笑出了聲,有膽小的人撲通就跪下了。

        不理這些村民,蘇蕓暖抬頭目光定定的看著趙長林,一字一頓:“吃我?你打算怎么吃?”

        趙長林吞了吞口水,明明死了的人站在這里問話,擱誰能不害怕?

        蘇蕓暖抬起手,從脖子開始,隨著自己的描述一點點挪動著手指,那聲音對愚谷村的人來說,如魔音入耳。

        “不會???我教你啊,要先把我的頭切下來,再開膛破肚,心肝摘下來清炒不錯,血要勤攪拌著,放好了調料灌到小腸里,煮熟了切開味道不錯。至于肉呢?燉湯太可惜了,你知不知道人肉可香了,紅燒最合適,出鍋的時候撒點兒蔥花點綴上面,吃在嘴里滑溜溜的,骨頭可以燉湯,放一些白菜蘿卜,味道鮮亮的很,對了……”

        蘇蕓暖環視在場的這些人,又是一笑:“這么多人想吃可不容易啊,最少也得有一口足夠大的鍋才行,趙長林,你的鍋呢?”

        我的媽呀!趙長林就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似的,尿順著大腿淌下來了,地上厚厚的積雪瞬間濡濕一片。

        “說??!想怎么吃?你們!”蘇蕓暖抬起手一個個的指著在場的眾人:“你們都想吃一口是不是?好啊,來吧!閻王老子都不讓我死,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能吃了我!”

        地上跪下來的人更多了,他們止不住的哆嗦,像趙長林一樣被嚇尿了的也不在少數。

        蘇蕓暖吸了口氣,掃了眼倒在地上的潘玉寶,頭被打破了,鼻子和嘴角掛著血跡,但沒有繼續出血的癥狀,問題不大。

        反倒是站著的潘玉虎嚴重一些,明顯一條胳膊脫臼了,軟噠噠的垂著,另一只手握著扁擔,手上青筋暴起,在哆嗦。

        “玉虎,是趙長林帶頭的對吧?”蘇蕓暖說。

        潘玉虎點頭:“嫂嫂,是。”

        “那好,既然送上門了,打死他請全村人喝肉湯,打死他還不算,他媳婦兒那么肥,夠吃好幾天了,他兒子也不瘦,燉一鍋童子湯剛好夠補。”

        潘玉虎刷一下就看過來了,平日里溫婉的嫂子怎么變得如此嚇人?

        “玉雙,男人脖子上凸出的喉結最脆,你怕見血用刀背猛磕,最多三下就徹底死透了,敢不敢?”

        回答她的是潘玉雙舉著菜刀沖過去的身影,潘玉虎提著扁擔就沖過去了,這下人群炸了,村民們哇哇怪叫,連滾打爬的往外跑:“不好了!蕓娘詐尸了!”

        趙長林三十出頭,因為瘸腿沒有被抓壯丁,這會兒瘸腿的他跑的比兔子還快,身后是提著菜刀拼了命要砍死他的潘玉雙和提著扁擔的潘玉虎。

        “跑什么?大家伙兒別跑啊,既然是吃人,吃誰還不一樣,搭把手??!”蘇蕓暖捏著嗓子,聲調尖細,更透出幾分陰森森來。

        撲通一聲,捂著手臂的二狗子就跪下了,磕頭猶如雞啄米:“大嫂,大嫂饒命,我不是要吃人,我是想救走玉雙和玉竹。”

        蘇蕓暖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人,理都沒理,而是揚聲:“玉雙,回來吧。”

        潘玉雙殺紅眼了,被潘玉虎一把拉住了胳膊:“雙兒!”

        “二哥,我要殺了他!”潘玉雙回頭,哇一聲就哭出來了:“爹娘那會兒他們也這樣,他們也是這樣!”

        “嫂嫂有古怪,趕緊回去看看。”

        潘玉虎話音未落,潘玉雙撒腿就往回跑,一進院看到二狗子正扶著弟弟玉寶,沖了過去一把推開他:“滾!滾!”

        好不容易挪到炕上坐下來的蘇蕓暖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原主記憶接收的還算全面,這一家子最勇猛的是潑辣的玉雙,總算是熬過去這一關了。

        手腕上的鐲子磕到了她的額頭,她看了眼就愣住了,紅木雕花的手鐲,半寸寬窄,雕花細膩,這鐲子怎么也來了?

        三天前下班路上發生的一幕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最后定格在賣給自己鐲子的老婆婆臉上了,耳邊是老婆婆的話,她說:“閨女啊,你身上陰氣太重了,這鐲子可以防身辟邪,遇難呈祥。”

        呵!蘇蕓暖被坑笑了,一百塊錢的破鐲子,竟是自己買來的一張穿越票嗎?

        計較也沒用,眼前她需要活下來,這副身體的狀況她很清楚,如果不及時補充體液、供給能量的話,只怕自己也就是個配角的命,活不過三集的那種,還得死一回。

        手上一沉,她低頭就看到了兩袋葡萄糖粉。

        哪兒來的?蘇蕓暖快速的檢查了一圈,最終目光落在了鐲子上,抿了抿嘴角,心里默念:云南白藥、云南白藥,念了十幾遍,什么也沒有。

        “嫂嫂。”潘玉雙扶著弟弟潘玉寶進來,就見蘇蕓暖低著頭,嘴唇不停的動著卻一點兒聲音也沒有,想到二哥說的話,忍不住喚了一聲。

        蘇蕓暖果斷放棄了云南白藥,抬頭:“把人放在炕上,熱水越多越好,快點兒。”

        “哦,哦。”潘玉雙最喜歡蕓娘這個嫂子了,也最聽蕓娘的話,放下潘玉寶就跑出去燒水了。

        潘玉虎進來看了眼,轉身要出去。

        “過來。”蘇蕓暖叫住了潘玉虎。

        “嫂嫂。”潘玉虎轉過身,避嫌的側著身低著頭。

        蘇蕓暖身上沒力氣,用手扣了一點兒葡萄糖放進嘴里,混著唾液咽下去,才說:“你過來,你手臂脫臼了。”

        “沒事,我……。”

        “過來!”蘇蕓暖沒工夫和他嘰嘰歪歪的,這一聲斷喝,潘玉虎幾步就走過來了,垂著頭站在炕前。

        蘇蕓暖下地,抓著他的手臂從上到下摸了一遍,確定只有肩胛骨脫臼了,也不管這少年扭捏的樣子,壓低聲音:“忍著!”

        沒等潘玉虎答應,蘇蕓暖手上巧勁用足了,就聽到一聲脆響,潘玉虎整個人都繃成了一根棍,一動不動。

        蘇蕓暖坐下來,平復著快要跳碎了的心:“出去洗洗臉,回來檢查傷口,玉寶昏迷著,玉竹怕是要餓死了,家里有吃的就趕緊拿來。”

        “嗯。”潘玉虎轉身,走出去兩步突然停下了,原本不能動的手臂竟沒事了,緩緩攥成拳頭,抬起頭看著外面端著熱水走過來的玉雙,猛然回頭眼神犀利的看著蘇蕓暖,用極低的聲音問:“你不是嫂嫂,你是誰?”

        納尼?蘇蕓暖心就一沉,咋的,這就穿幫???


        “我不管你是誰,別傷害我的弟弟妹妹,要命的話,我的命給你。”潘玉虎說完,給潘玉雙開門,接過來她端著的半盆熱水,轉過身目光沉靜的看著蘇蕓暖。

        在這個少年的目光里,蘇蕓暖看到了警告,當然也看到了悲涼。

        她也不愿意當蕓娘!可是現在這局面還有別的路可走嗎?

        她也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狀況啊。

        “屋子很冷,天黑了會更冷,沒有吃的不行,你現在是家里的頂梁柱,去想辦法。”蘇蕓暖說完,看了眼那盆熱氣騰騰的水。

        潘玉虎走過來把水盆放在蘇蕓暖身邊,轉身:“我去找吃的。”

        “雙兒,找兩個碗和勺子。”蘇蕓暖支開了潘玉雙,天太冷,屋子里一樣冷,一盆熱水到現在都不那么燙了,溫度剛好,她快速的把一袋葡萄糖直接倒進去。

        掃了一圈最終也只剩下身上這件破棉襖還算干凈,直接撕了幾條布下來,順便把里面的棉花也掏出來一把放在旁邊。

        潘玉雙拿著黑黢黢的大碗和一個木頭勺子進來:“嫂子,拿來了。”

        “嗯,把玉竹抱過來,叫醒了。”雖然潘玉寶昏迷,但最危險的是潘玉竹,四歲的孩子不知道還能不能救活了。

        潘玉雙把碗和木勺放下,過去掀開被子就差點兒哭出來,強忍著眼淚抱起來軟綿綿的妹妹,聲音溫柔:“小妹,小妹醒醒,嫂嫂都醒了,你不準睡了。”

        蘇蕓暖喝了一大碗熱乎乎的葡萄糖水,濃度有些高,但眼下卻最好不過。

        身上有了些力氣,她把枯瘦的潘玉竹接過來,手指按壓在人中穴上,片刻工夫懷里的人顫了一下,她把裝著葡萄糖的水端過來,勺子太大沒法用,只能用碗送到潘玉竹嘴邊:“玉竹,喝粥,甜粥。”

        甜粥這兩個喚醒了懷里的人兒,嘴唇蠕動了幾下,蘇蕓暖就慢慢的把葡萄糖水灌進去,到最后潘玉竹大口大口的喝,那樣子讓蘇蕓暖很心酸。

        旁邊,潘玉雙默默掉眼淚。

        一碗喝下去了,潘玉竹睜開眼睛,大大的眼睛,黑亮黑亮的瞳仁,就那么望著蘇蕓暖,眼淚蓄滿了淚水,扭著小身子撲到她懷里,哭聲像是小貓崽兒似的:“嫂嫂,嫂嫂不死,嫂嫂不要死。”

        “嫂嫂不死,放心吧,玉竹睡一覺,睡醒了就有好吃的了。”四歲的孩子瘦成了一把骨頭,讓人揪心。

        “嫂嫂抱。”潘玉竹扒著蘇蕓暖的衣襟,整個人都恨不得鉆到她懷里去。

        蘇蕓暖就那么輕哄著。

        “玉竹睡太久了。”潘玉雙擔憂的湊過來:“嫂嫂,還要她睡嗎?”

        “噓,去喝幾碗水,再端熱水過來,玉寶受傷不輕,對了,玉虎呢?”蘇蕓暖說著把潘玉竹放在被子里。

        “二哥可能進山去了。”潘玉雙看了眼外面的天,擔心都寫在臉上了。

        蘇蕓暖把一大碗葡萄糖水遞給潘玉雙:“趕緊喝了,快涼了。”

        潘玉雙接過去剛喝一口,猛地瞪大了眼睛:“嫂嫂,甜的。”

        “瞎說,就是水,你太餓了。”蘇蕓暖又給潘玉雙裝了一碗,看她都喝下去了才算放心。

        潘玉雙再去端熱水,蘇蕓暖去檢查潘玉寶的傷勢,剛抬起手,啪嗒一大瓶云南白藥就掉在了炕上。

        嘴角抽了抽,蘇蕓暖把藥瓶收起來,心里想要是有抗生素就好了,這兩個大小伙子都帶傷,可別感染了才行啊。

        然后,一大盒阿莫西林華麗麗的出現在了她面前。

        震驚嗎?

        震驚的都想要尖叫,但她不能那樣,藥多了,藏哪里才是個問題啊。

        后悔都來不及,云南白藥沒了,阿莫西林沒了,回頭翻開被子,一袋葡萄糖也沒了,蘇蕓暖好想趴在炕上大哭一場,她茫然的看著手鐲,這是什么玩意兒?

        想有,就有了,剛想沒地方藏,直接全沒了!玩人???

        沒有藥,人也不能不救,實在不行就采草藥,畢竟自己中西醫都鉆研的十分刻苦。

        一瓶紅傷藥的藥膏掉落在手邊的剎那,蘇蕓暖立刻抓住了藥膏,死活不撒手,也不想著往哪里藏了。

        潘玉雙端著半盆熱水回來,兩個人合伙把潘玉寶頭上、臉上的血跡擦干凈,擦手的時候蘇蕓暖試了試脈相,簡直是哭笑不得,潘玉寶是餓暈過去了,傷口并不算嚴重。

        即便如此,她處理傷口之后還是給擦了藥膏,又包扎好,揉按人中把潘玉寶叫醒,剩下的葡萄糖水只給潘玉虎留下一碗,潘玉寶喝了三大碗,人都精神了不少,同樣也拘謹了很多。

        下了地,垂著頭站在一邊:“嫂嫂,我去找二哥。”

        “能找到嗎?”蘇蕓暖問。

        潘玉寶立刻點頭:“能,我倆在山坳那邊下了套,那邊兒有山兔子的。”

        “快去快回,不管有沒有兔子都必須帶玉虎回來,他也受傷了。”蘇蕓暖囑咐了幾句,就讓潘玉寶去了,這會兒沒法心疼,護不過來,還不知道那些村民回過味兒來會啥樣呢。

        潘玉雙很能干,這會工夫把火盆端了進來,冰冷的屋子有了這個火盆,總算是暖和一些了。

        擺好了火盆,潘玉雙又出去好一會兒拖回來一些樹杈,蹲在旁邊燒炕的功夫就把被撞出一個大窟窿的墻都給堵上了。

        蘇蕓暖默默的看著她忙活,開始仔細的整理那些記憶,整理之后得出來一個結論,原主,太慘了。

        三歲爹娘先后去世,多虧潘家仁義,因兩家娃娃親收留了她,原本想著十五及笄就可以圓房了,可沒等圓房未婚夫就被抓了壯丁,算算日子抓走馬上兩年多了。

        她才十四歲,卻在這個世界里已經成年,還是幾個孩子未過門的嫂嫂。

        玉虎和玉寶是小叔子,玉雙比自己小幾個月出生,如今也十三了,還有才四歲的玉竹,在蘇蕓暖看來,一家都是孩子啊。

        因為從小一起長大本來情份就親厚,更別說遇到了接連的天災,大旱到了五月五,一場雨下了兩個月,水災過后又是蝗蟲,鋪天蓋地蝗蟲吃光了所有的東西。

        莊戶人家都有點兒存糧,誰成想剛入冬就被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股當兵的給洗劫一空,為了護著點兒糧食公爹被打斷了腿,一家子的日子就更悲慘了,今年的冬天來的早,又格外的冷,公公沒熬住去了,婆婆為了給孩子們多留一口吃的,竟隨著公公吊死了。

        慘嗎?簡直是慘到蘇蕓暖嘆了好幾口氣,外面有腳步聲又急又快,她繃緊了神經盯著門,挪了挪身體擋住了潘玉竹。

        門被推開,風卷著大雪片子吹了進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