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天尊棄少

        天尊棄少

        催辰辰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想他堂堂一代天尊,如今重生到落后的地球不說,還要以一個棄子的身份生存……好在自己這天尊的本事沒有因為重生而消失,從此家族棄子開始逆襲翻身。逆襲開掛,開啟無敵之路,隱藏在寧浩身上的神秘身世,隨著實力一點點的壯大,漸漸的撥開云霧。

        主角:寧浩   更新:2022-07-15 22:02: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寧浩的女頻言情小說《天尊棄少》,由網絡作家“催辰辰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想他堂堂一代天尊,如今重生到落后的地球不說,還要以一個棄子的身份生存……好在自己這天尊的本事沒有因為重生而消失,從此家族棄子開始逆襲翻身。逆襲開掛,開啟無敵之路,隱藏在寧浩身上的神秘身世,隨著實力一點點的壯大,漸漸的撥開云霧。

        《天尊棄少》精彩片段

        “還沒死?!”

        顧不得渾身的疼痛,寧浩艱難睜開眼,心頭是難以抑制的震驚。

        腦海中盤旋著另外一股信息,赫然是屬于另外一個叫“寧浩”的人,心頭頓時豁然開朗,原來在機緣巧合下,占據這個寧浩的身體,重生了!

        這讓他在狂喜之余,對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心生感激。

        “放心去吧,既然得你身體之恩,那么你的未了心愿,往后的日子,本尊自然會幫你完成!”

        寧浩是誰?

        玄界六道至強者,被人稱為玄魔天尊,若不是渡劫時遭遇小人暗算,導致失敗重生,他必然進入屬于神的境界。

        現在修為全無,只余一顆魔丹,懸浮在識海中,原本的血黑色,變成紫紅色,少了些殺戮狂暴,多了些高貴神秘。

        “醒了?走吧。”冰冷的女聲耳邊響起,一個字都不愿意多說。

        寧浩轉頭看去,一個滿臉冰霜的美女,滿臉淡漠的瞥了他一眼。

        腦海中有記憶,她是王婉薇,屬于之前那個寧浩,只不過二人前不久剛剛離婚。

        雖然離婚了,但迫于某種原因不得不繼續居住在一個屋檐下。

        對兩人相處模式,寧浩是心知肚明,當即默不作聲的站起來。

        王婉薇冷“哼”一聲,徑直走出病房。

        出了醫院,二人打車,直奔二環內的榕城印象,“寧浩”的家就在那里。

        一進門,破舊的沙發,老舊的電視機,連冰箱都是那種老式單開門,跟外面環境可是天差地別。

        能把日子過成這樣,“寧浩”也算是個人才,不過這可怨不得別人,家里但凡值點錢的,都被前身拿去變賣了,而換來的錢也被他揮霍一空,這也是王婉薇跟他離婚的原因之一。

        三室一廳,朝陽主臥歸王婉薇,寧浩住在另一側的客房,這當然不是自愿的,只是這具身體的前任沒有半點本事,都要靠老婆養著,哪里有反抗的余地。

        抹了把頭上的虛汗,寧浩回房間躺下,他現在需要盡快的恢復實力。

        也不知睡了多久,寧浩幽幽醒來,確切的說是被餓醒。

        “居然會餓!凡人的身體還真是夠弱。”

        寧浩隨口吐槽,翻身下床,直奔廚房而去,空空如也的灶臺,空空如也的冰箱。

        家里沒有吃的,寧浩首先想的就是找王婉薇借點錢,以后賺了錢還她就是。

        一推王婉薇的房門,門居然是鎖著的,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寧浩出身的寧家,在本市也算是大戶,可惜寧浩只是寧家寧華凡的私生子,但一直以來寧華凡并不曾虧待他。

        只是他自己好吃懶做不學無術,一次次的讓寧華凡失望,加上寧家內部的糾紛矛盾,最終只能給他找個媳婦安家,徹底放養了。

        婚后,寧浩少了父親的約束,敗光家里所有值錢的東西后,連老婆的那點工資都惦記上,以至于王婉薇防他跟防小偷似的。

        眼看在家是解決不了吃飯問題,寧浩決定出去轉轉,不管怎么樣先填飽肚子再說。

        很快,寧浩發現一個更嚴重的問題,他現在感覺不到絲毫靈氣波動,難道說這里從未有人修煉過?

        寧浩滿心疑慮,身體傳來的饑餓感,讓他很快摒棄了這個念頭,現在沒有什么比找吃的重要.

        走了幾步,寧浩猛然收住腳步,他盡管身體還沒有恢復,但五感卻遠超常人。

        在一股濃郁的酸臭味中,隱隱有些他熟悉的東西。

        “靈氣?!是靈氣!”雖然薄弱的可憐,但是卻讓寧浩有了希望。

        很快他就在花壇里找到一株小草,它正被一個泡菜壇子壓在下面,好像隨時都會凋零。

        “羌草?!”

        這里天地靈氣近乎于無,卻有著羌草,讓寧浩十分意外,在玄魔大陸,羌草是一種十分普通的靈草,它根部發達,含有稀薄靈氣,有強身健體的功效。

        以前,寧浩根本看不上羌草,可現在他靈氣盡失,含有微薄靈氣的羌草根對于他來說就顯得彌足珍貴。

        不過可惜的是,只有一株。

        這種草根味苦性涼,不怎么好吃,可偏偏只有嚼碎了才有利于吸收靈氣,現在也顧不得味道,當即塞入口中慢慢咀嚼起來,感受著羌草根中靈氣緩緩融合進身體之中。

        靈氣入體,寧浩頓覺頭腦清明,饑餓的感覺也隨之消失。

        再看腦海中那顆魔丹,此時也正被一絲略微的靈氣環繞,散發出淡淡熒光。

        “這不是小王家里那個嗎?怎么在這里挖野草啊。”一個中年女子聲音傳來,很明顯她口中的小王就是王婉薇。

        “這就是小王的前夫啊,聽說混賬的要命,現在還賴著小王呢。”

        “就是,這個王八蛋可把小王禍害的不輕,他在干什么?不會是傻了吧?”

        “傻了?死了才好呢,像他這樣的人活著就是個禍害!”

        寧浩正因為身體里有了靈氣歡愉,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成為眾多大媽議論的對象。

        一個羌草根下肚,寧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的四下張望,希望能再找到一株羌草,他現在迫切的需要靈氣來恢復自身實力。

        王婉薇回來的時候,寧浩依舊奮戰在花壇中,手中捏著四五個羌草根,之所以沒當場吃下,就是想積贊多了一次食用,不然微弱的靈氣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寧浩?”

        王婉薇怎么也不相信寧浩會在花壇里挖野菜,難道是因為自己早上沒給他留飯?

        早上她確實是故意沒留飯菜給寧浩就出門的,若不是迫于無奈,她根本不會跟這個男人沾上關系。

        可她畢竟不是個心思惡毒的女人,剛到公司就后悔了,雖然二人已經離婚,寧浩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他終究是個人,王婉薇做不到完全不在意他的死活。

        看到寧浩餓到撿草根吃,王婉薇的心底升起愧疚,看向寧浩的目光頓時柔和了些。

        寧浩正準備換個花壇繼續尋找羌草根,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猛然抬頭,正好對上王婉薇如水的目光。

        “小薇,你認識那人?”王婉薇身后跟著一名男子,小背頭,金邊眼鏡,合體的修身西服,一副成功人士模樣。

        他叫周子琦,是王婉薇的部門經理,同時也是她的追求者。


        “他是我老公,寧浩!”王婉薇直截了當,只是隱去了二人已經離婚的事實。

        周子琦存了什么心思,王婉薇很清楚,她早就想明確拒絕,可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或許今天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老公?”

        周子琦眉頭皺了皺,之前就聽說王婉薇結過婚,他一直以為這只是王婉薇拒絕追求者的托詞,沒想到她還真的有個老公。

        不過,眼前這男子一臉衰樣,落魄無比。

        想想自己的身份,周子琦露出一絲鄙夷的笑容,這個撿野草吃的男人根本不配和自己比,也不配擁有王婉薇!

        王婉薇不理會周子琦,她現在只想著盡快把寧浩帶離這里。

        沒想到她剛移動腳步,周子琦就拽住她的手腕,道:“小薇一起吃午飯吧。”

        王婉薇頗為不悅,使勁的掙脫對方,甩了甩手,“抱歉,我還有別的事情。”

        “婉薇,我很喜歡你,難道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

        沒想到周子琦還得寸進尺,再次緊緊握住王婉薇的手,說。

        “放開我!”王婉薇蹙眉掙扎,無奈周子琦這一次用足了力氣,她用了幾次勁都沒能甩開。

        “啪”一塊石頭落地。

        周子琦只覺手背一痛,抓著王婉薇的手不自覺的松開。

        “誰特么多管閑事?!給老子站出來!”

        好事被人打斷,周子琦憤怒的喊了嗓子,四下里看去。

        沒見有人出聲,到見寧浩走過來,周子琦這才反應過來,那塊石頭是寧浩打過來的,他怒瞪著寧浩,張口便罵:“你算是什么東西......”

        “啪”

        臉上一陣刺痛,周子琦捂著臉,再看眼前的男人,依舊是之前的姿勢,身形紋絲不動。

        “你特碼敢打我?你有病就去治......”

        “啪”

        又是一陣疼痛,可周子琦根本就沒看見眼前的男人出手。

        這家伙這么強?周子琦一臉驚懼的看著寧浩。

        寧浩漠然的掃了眼周子琦,目光落在王婉薇身上,淡淡說道:“走吧!”

        王婉薇正詫異的看著寧浩,突聽聲音微微一愣神,見寧浩已經邁開腳步,她緊走幾步跟了上去。

        追上后,王婉薇這才回過神來,壓低了聲音道:“寧浩,你怎么打人?他可是我經理,你想害我丟掉工作嗎?”

        寧浩斜眼看王婉薇,道:“哼,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說完,寧浩不再理會王婉薇,快步往前走,沒多久就把王婉薇甩在了后面。

        那種情況下寧浩當然會出手。

        雖然他跟王婉薇已經離婚,可她畢竟曾經屬于寧浩,這具身體還殘留著對她的記憶,被人當面挖墻腳,除非是軟蛋,不然怎么可能沒反應。

        何況他身為玄天魔尊威嚴,如何能容忍一個凡人的侵犯。

        被寧浩懟了一句,王婉薇腳步一頓,什么身份她當然清楚,可是他們已經離婚,他又憑什么管這么寬?

        王婉薇再抬頭想要理論,視線內早已經沒有了寧浩的身影。

        她眉頭沒來由的皺了起來,感覺寧浩變了不少,可究竟哪里變了,又說不清楚。

        沒跟上寧浩,王婉薇一跺腳,轉身往回走,寧浩能打了人就走,可王婉薇不能,她必須回去安撫周子琦,畢竟他是自己的部門領導。

        甩掉王婉薇后,寧浩期望能再找到幾個羌草根,就擴大搜索范圍,很快就來到小區外面。

        “小伙子,沒想到你竟然是個練家子,這年頭練武之人可少之又少啊。”

        一名老者突然開口,吸引了寧浩的注意力。

        寧浩抬頭看過去,很快就發現這老者剛才在小區就出現過,沒想到他居然一路跟到這里。

        “與你何干!”寧浩漠然回應,很快又將注意力轉移至花花草草上。

        老者可不準備這么快放過寧浩,他上前一步攔住寧浩前面,身形矯捷赫然也不是弱者。

        “小伙子,你瞞得了別人可瞞不了老夫,你出手快如閃電,若非習武之人,絕沒如此速度。”

        老者笑瞇瞇的看著寧浩,繼續說道。

        對于他的言語,寧浩充耳不聞,他只顧低著頭尋找羌草根。

        見這小子根本不理會自己,老者臉上的笑容收斂,有些不悅:“小子,雖說你會兩下子,但也不能狂妄自大,要不老夫和你過幾招,讓你見識見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說完,老者后退兩步擺開架勢。

        寧浩蹙眉掃一眼老者,凡夫俗子而已,若是他重生之前,一個眼神就能抹殺無數,哪有時間和他扯淡,徑直轉身而去。

        “小子休走,看老夫這招如何!”

        老者見寧浩要走,匆忙中打出一拳,隱隱夾著一股勁風,卻也遠非常人可比,徑直朝寧浩的后背而去,寧浩錯身一步躲開拳風,反手就是一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螻蟻般的東西,也敢對本尊出手,惱怒之下寧浩這掌用足十成勁道。

        老者在寧浩不防備的情況下出拳攻擊,已然是不顧臉面、強行出手,如此一來寧浩自然也不會留手。

        寧浩一掌落在老者腹部,不等他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人就趔趔趄趄的倒退五六米,直接坐倒在地上。

        再無人攔路,寧浩拍了拍手,抬腳繼續往前而去,眼見太陽就要落山,將時間浪費在此等閑雜人身上,是可恥的。

        老者趴在地上看著寧浩遠去,他長長的吐口氣,猛地咳嗽了幾聲,“真沒想到,此子年紀輕輕,實力就到這種地步,老夫若是能收入門中,則今年的昆山比武我凌虛門大有可為。”

        寧浩又在附近轉悠一圈,沒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倒也沒覺得失落,天材地寶又不是遍地的野草,找不見才是正常。

        眼看時間不早,寧浩徑直回家而去。

        王婉薇早已經等在家里,見寧浩進門,王婉薇輕聲咳嗽一聲,想要引起寧浩的注意。

        寧浩卻沒說話,直接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王婉薇愣愣的看著寧浩,直到看見那扇房門被關上,這才收回目光,略微有些尷尬。

        眉頭緊蹙,寧浩的狀態似乎有些奇怪,和之前有很大的區別,現在的他看起來冷漠了不少,好像沒有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


        微微嘆了口氣,周子琦的事情還是要解決的,想起自己回來的目的,王婉薇搖了搖頭,站在寧浩房間門前。

        伸手想要敲門,轉而想起寧浩進門的樣子,心中頓時有些氣不過,退回桌邊轉身拎包就走,剛到門口,又頓住了腳步。

        想到寧浩在花園里找野菜的樣子,又有些不忍心,猶豫了下,咬了咬嘴唇,從口袋里掏出張紅色鈔票放在桌上,這才轉身出門而去。

        聽見外面的動靜,寧浩從床上起身,一開門就看見王婉薇留在桌上的紅色鈔票。

        之前出去溜達一圈,吃了一根羌草根,早就被消化的干干凈凈,現在王婉薇留下錢,就去弄點吃的吧。

        寧浩去市場轉悠了一圈,隨意的挑選幾樣瓜果蔬菜。

        地球上的大多數食物,只能起到飽腹的作用,所以吃什么對他來說也是無關緊要的。

        隨意做了兩菜一湯,吃過之后,看看時間不過六點多些,寧浩再次離開家,這次他計劃擴大范圍轉轉,期望能再找到點羌草根之類的東西。

        而且在晚上的時候,月華照耀之下,很多白天看不到的東西,都會顯露行跡。

        來地球完全是個意外,寧浩未來定然是要回到玄界去,他也知道想要回去很難很難,別的不說,至少修為就要達到大乘期。

        恢復實力是當務之急。

        寧浩在外面隨便一圈,就直奔城外而去,在哪里有一片自然保護區,說不定會給自己點驚喜的。

        一眨眼,出門已經兩個多小時,盡管一無所獲,卻也毫不氣餒。

        又找了會兒,繞過幾棵大樹,抬頭看看升起來的殘月,玄界的月亮可比這大得多,也漂亮的多。

        片刻后,收回神來,目光落在前面的一棵大樹上,樹下一片淡淡的熒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大樹的樹根周圍環繞著一圈熒光。

        竟然是瑩草,寧浩心頭大喜,有瑩草的地方必有葙果。

        當即大步朝熒光走過去,一抬頭果然在大樹的枝頭看到一顆黑色果實,看上去和一截枯枝沒什么區別。

        果然是葙果,瑩草和葙樹是伴生,只有十年以上的葙樹身邊才會伴生有瑩草。

        這片瑩草數量不小,意味著這株葙樹不止十年樹齡。

        十年以上樹齡的葙樹會結果,所結之果有延年益壽、洗精伐髓的效果,樹齡越長,效果越佳。

        寧浩對延年益壽不感興趣,無非是天地靈氣管住,讓人重新煥發生機而已,葙果就是一種靈果,至于靈氣多寡,則取決于葙樹的樹齡。

        葙果的靈氣非羌草能比,就算只是一級葙果,也遠甚于十株羌草,而這顆葙樹,樹干之粗二人難以環抱,根部瑩草已能環繞,至少百年樹齡。

        再看時間,時間已經午夜十二多,子時已經過半。

        對于能長出葙果的葙樹來說,靈氣配合光合作用與樹根樹干周而復始的循環,只有在子夜整點才會聚集在葙果之內。

        而這葙果的最佳采摘時間也正是這一刻,少一分果實靈氣未完全充盈,多一分果實的靈氣又開始擴散,現在時辰已過,絕非摘取的最佳時機。

        寧浩心頭盤算一番,決定多等一天,明日準備充分再來。

        尋到葙果,寧浩心頭也松了口氣,地球既然有這么些東西,那么自己修煉似乎,也大有可為,腳步也加快些許。

        到家門口,寧浩一推開門,就見王婉薇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寧浩微微愣神,要是擱以前,這個時間王婉薇早回屋睡覺了,可是今天她還在這里坐著,顯而易見的,是在等他。

        兩個人相視而望,氣氛有些壓抑,寧浩皺了下眉,轉身往房間走去,既然相見兩厭煩,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他堂堂玄魔天尊,還不至于低聲下氣的,和一個凡人女子說些甜言軟語。

        “寧浩。”

        見寧浩轉身,王婉薇起身叫住他。

        “你就沒什么話要跟我說嗎?”王婉薇蹙眉看著寧浩。

        僅僅半天功夫,王婉薇感覺寧浩又變了,抬頭挺胸、腰桿筆直,頗有些器宇軒昂的感覺,讓她連說話都沒了以前的硬氣。

        “沒有。”寧浩淡然的答道。

        “沒有?”王婉薇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這人對自己打人之事居然毫無歉意,這讓她有些生氣。

        “他是我領導你不知道啊,得罪了他我的工作還怎么做?你又不管家里開銷,不知道現在錢難掙......”

        想到自己迫于壓力嫁給寧浩這個紈绔子弟,在外受人欺負,什么委屈都要自己扛著。

        就算是現在離婚了,又因為沒有地方可去,不得不同住一個屋檐,還要繼續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王婉薇的眼眶不由泛紅,聲音也有些哽咽。

        “不好做就辭職。”

        寧浩聲音淡然,但卻充滿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他對這個前妻無感,但原身體對她終究是有些虧欠的。

        “什么?”王婉薇愣住了,他居然還敢說辭職,這個家全靠自己那點薪水度日,辭了職難不成喝西北風?

        “一份工作而已?”寧浩云淡風輕的說道。

        王婉薇揉了揉眼眶、咬著嘴唇、瞪著寧浩,還以為他變了呢,結果還和以前一樣,做什么只憑自己高興,從來不考慮后果。

        寧浩見她不在說話,轉身往自己房間走去,沒有多解釋,在他看來只是一份毫無意義的工作,可有可無。

        王婉薇看著寧浩緊閉的房門,眼淚再也忍不住,她轉身撲進沙發,嗚嗚的哭了起來。

        隔著門板,寧浩把外面的聲音聽了個清楚,他微蹙的眉頭皺的更緊,凡人的瑣事讓他覺得煩躁。

        翌日,寧浩醒來的時候王婉薇已經出門,想著今晚要采摘葙果,寧浩隨便洗漱一番出門而去。

        出了家門,寧浩溜溜達達朝著城郊走去,看起來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注意力卻高度集中在路邊的花花草草上。

        可惜收獲不多,一直到昨天發現葙果之處,也不過是找到兩個羌草根罷了。

        走到葙樹下,葙果還在,足有拳頭大小,有這枚葙果,或許今晚就能進入練氣期,踏上由武入道的旅程。

        僅僅是個開始而已,寧浩心情淡然,漫長的征程,這才是第一步。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