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絕色召喚師妖妃她以嗩吶服人

        絕色召喚師妖妃她以嗩吶服人

        情緒化的芮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月傾城原本是二十一世紀人人聞風喪膽的殺手之王,戰力值無人能敵。一場意外,她穿越到古達,成了一個人人可欺的軟柿子。原主是個孤女,同門師姐不僅找人羞辱她,還要置她于死地。此時換了靈魂,月傾城要為愿主活出精彩,一展絕代風華。于是,她狠虐渣男,狂揍綠茶,將曾經那些欺辱過她的人通通踩在腳下。這一世,她用嗩吶為武器,依舊無敵!

        主角:月傾城   更新:2022-07-15 21:46: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月傾城的女頻言情小說《絕色召喚師妖妃她以嗩吶服人》,由網絡作家“情緒化的芮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月傾城原本是二十一世紀人人聞風喪膽的殺手之王,戰力值無人能敵。一場意外,她穿越到古達,成了一個人人可欺的軟柿子。原主是個孤女,同門師姐不僅找人羞辱她,還要置她于死地。此時換了靈魂,月傾城要為愿主活出精彩,一展絕代風華。于是,她狠虐渣男,狂揍綠茶,將曾經那些欺辱過她的人通通踩在腳下。這一世,她用嗩吶為武器,依舊無敵!

        《絕色召喚師妖妃她以嗩吶服人》精彩片段

        “這女人你們隨便玩,玩死了算本小姐的。”

        一名鵝黃色衣裙的少女高傲的揚起下巴,眼里充滿了嘲諷與惡毒。

        渾身是血的女孩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臟兮兮的小手抓著黃衣少女的裙角,聲聲哀求:“悠然師姐,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

        林悠然厭惡的皺起眉頭,仿佛被什么惡心的東西觸碰到了一樣,她一腳踢開女孩的手,惡狠狠道:“月傾城,瞧你這賤樣,把你的臟手拿開,惡心死了!”

        “你們是不是傻了,傻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處理掉她!”

        一旁站著的幾個大漢點了點頭,訕笑道:“林小姐放心,我們會好好‘處理’她的。”

        林悠然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大漢想伸手去摸她的臉蛋,卻被月傾城躲了過去。

        “媽的,還敢躲?看老子怎么治你。”

        月傾城心中絕望不已,她手無縛雞之力,身上大傷小傷無數,自知逃不出這些人渣的手掌心了。

        她怨毒的瞪了他們一眼,用盡全身力氣爬了起來,一頭撞在樹上,在幾個大漢呆愣的目光中,她的身體無力的栽倒在地上。

        “死……死了?”

        為首的大漢“啐”了一聲,怒罵道:“媽的,這小蹄子,死到臨頭了還裝什么貞潔烈女!算了,老子沒有玩尸體的癖好,把尸體處理了,回去和林小姐說一聲。”

        地上沒了氣息的女孩忽然睜開眼睛,一改先前的懦弱,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殺氣。

        “咦,老大,這小丫頭沒死!”

        拿著火把準備毀尸滅跡的大漢還沒反應過來,下一秒,躺在地上的月傾城一個鯉魚打挺翻了起來,劈手奪了他手中的火把,將他的頭發點燃。

        “大叔,在森林里玩火可是很危險的哦。”月傾城舔了舔唇,在幾個大漢驚駭的目光中,她一躍而起,騎在為首的大漢脖子上,“咔吧”一聲擰斷了大漢的頭。

        “老大!媽的,這小丫頭片子真邪乎,該不會是被什么東西鬼上身了吧?”

        一個塌鼻子的大漢憑空召喚出一把長刀,朝月傾城沖來,手中的長刀劈頭砍下,“小妖女,讓爺爺我來會會你!”

        月傾城臉色微變,閃身躲開致命的一擊。

        “你以為只有你能召喚出靈器么?”

        月傾城飛身而起,繞到那手持長刀的大漢身后,一腳踢在他的腿上。

        “??!”長刀大漢慘叫一聲,被這劇烈的疼痛刺激的跪倒在地上,一把長刀也化為了點點星光消失了。

        月傾城試著用意念在腦中化成一個物體的形狀,下一秒,一支銅制的嗩吶出現在她手中。

        月傾城:??

        別人的靈器都是劍、矛、盾、鞭子,為什么她召喚出來的是一支嗩吶?

        大漢見她手中嗩吶,均是滿臉的難以置信:“林小姐不是說她是個廢物,召喚不出靈器嗎!”

        “媽的,一支嗩吶算什么靈器,咱們跟她拼了!”

        剩下的幾個大漢紛紛召喚出了武器,朝她沖來。

        月傾城心一沉,面對三個成年男人的攻擊,她這個小身板估計招架不住。

        還有這嗩吶……修士召喚出來的本命靈器都是帶有攻擊性的物體,她召喚出來的這支嗩吶,莫非有什么不同?

        不然……吹一下試試?

        月傾城腳步一點,后退了幾步,躍上一棵矮樹的樹頂,將嗩吶湊到嘴邊,深吸一口氣,用力吹響了它。

        “嗶嗶叭叭……”

        幾個大漢的動作毫無征兆的停下了,身體劇烈顫抖起來,修為最低的那個甚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隨著月傾城的嗩吶聲緩緩流出,大漢體內的靈力如同燒開的沸水一樣,瘋狂暴動起來。

        毫無曲調可言的“曲子”奏出,剩下三個練氣期的大漢身體軟弱無力的跪趴在地上,身體抽搐,嘴里發出痛苦的呻吟。

        月傾城感到體內靈力耗費的差不多了,便放下嗩吶。修為較低的兩人體內靈丹“砰”一聲碎裂掉,身體抖了兩下,沒了生息。

        月傾城杏眼張得圓圓的,被這嗩吶的殺傷力震驚到了:“咦,居然都死了?”

        天哪,這是什么神仙寶貝?居然可以化音波為攻擊,強行碾壓震碎對方的靈丹!

        只不過就是太浪費靈力了,短短幾秒,她體內的靈力險些被掏空。

        幸存的大漢滿眼驚恐,靈丹的裂紋越來越大,他感到身體劇烈疼痛。

        “妖女……妖女……你是妖女!不,不要殺我!”

        月傾城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個嬌媚的弧度,她抬起腳,用力踩在大漢的靈丹處,輾轉碾壓。

        大漢痛得劇烈掙扎,嘴里不斷說著求饒的話:“饒命啊,饒了我吧,我也是奉命行事??!”

        “饒了你?那誰饒了過去的我?”

        月傾城不再逗弄他,腳下用了全力,踩爆了他的靈丹。

        大漢慘叫一聲,沒了生息。靈丹破碎,他也活不成了。

        月傾城收起嗩吶,冷笑著看著這幾人尸體,心中有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說起來,她還要謝謝林悠然和這幾個大漢,若不是他們,她也不會記起前世的記憶。

        前世的她來自31世紀,是殺手界赫赫有名的金牌殺手,投胎時出了差錯,意外投胎到了這玄幻的靈玄界,成了一個懦弱的有些癡傻的孤女。

        她三歲時被靈山宗掌門帶回宗門,掌門見她資質不錯,便把她安排在了內門??稍聝A城的修為始終停留在練氣中期,掌門便對她不再關注。

        失去掌門庇佑的懦弱孤女,在這弱肉強食的靈山宗,地位竟不如一條狗。

        “嘖嘖,林悠然,落月城城主之女。”接受完記憶的月傾城眼尾微紅,手里扯著一節樹枝,嘴上不斷念著這個名字。

        林悠然對她的仇恨是不是太莫名其妙了點?就算看不慣她,也不至于找人奸、殺她吧?

        月傾城憑借著記憶,一步一步走回了靈山宗。

        靈山宗的看門弟子見到渾身浴血、臟污不堪的月傾城,嚇了一跳,下意識驅趕道:“你誰啊,哪來的臭乞丐,趕緊滾,這里不是你乞討的地方!”

        月傾城撥開額前的亂發,臉蛋精致,額頭上卻有一個血肉模糊的洞,顯然是磕的。

        “滾開。”

        看門弟子一愣,認出了她,隨即大笑道:

        “月傾城?哈哈哈哈,怎么臟成這樣?滿身的血,嘖嘖,殺人去了?”

        “快來人啊,快看看,內門弟子月傾城,殺人放火回來了,哈哈哈!”

        很快便有一群靈山宗的弟子湊在山門前,圍著月傾城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月傾城啊月傾城,你又去做什么虧心事了,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副骯臟模樣?嘖嘖嘖,真夠惡心人的。”

        “這一身血是誰的?該不會是你自己的吧哈哈哈哈……”

        月傾城被吵得煩躁不已,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耳邊一群蒼蠅還嗡嗡個不停。

        月傾城瞇起眼睛,身形一晃,掐住一個男弟子的脖子,在他耳邊陰森道:“你信不信我掐斷你的脖子?”

        那男弟子被嚇得渾身一震,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的月傾城。

        “你……你快放開我,否則我要你好看!”

        “好啊。”月傾城唇角微勾,松開了那男弟子的脖子。男弟子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月傾城一腳踢在他的膝蓋上,疼痛伴隨著酸麻感傳遍全身,男弟子身形不穩,跪在月傾城腳邊。

        月傾城笑道:“既然不會說人話,那就跪著說話吧,畢竟……你是個畜生啊。”


        一陣風吹過,靈山宗山門前鴉雀無聲,有弟子吞了口唾沫,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

        月傾城她……居然制服了練氣后期的李師兄!

        李師兄忍著痛,滴滴冷汗順著下巴滴到地上,他咬牙切齒道:“月傾城,你使了什么妖法!你這樣對我,不怕我師父殺了你嗎!”

        月傾城從一旁拉了個椅子坐下,雙腿交疊,面上笑吟吟的道:“明明是李師兄做錯了事、說錯了話,在跟我跪地道歉呢,我想……師兄的師父不會那么是非不分,來找我麻煩吧?”

        李師兄怒極:“你!”

        一旁有弟子看不下去了,怒氣沖沖的指著月傾城,吼道:“月傾城,你太過分了,你怎么能這樣折辱李師兄!”

        月傾城思考了一番,道:“這位師兄不服么,那不如……我們擂臺見?”

        “行??!那就擂臺見,我看你這廢物拿什么跟我打!”那小弟子正在氣頭上,被月傾城刺激的一口應下了月傾城下的戰書。

        月傾城只不過是一個連靈器都召喚不出來的廢物,她拿什么跟他打!他用一根手指都能吊打月傾城。

        靈山宗規矩:弟子之間有仇不能私下報,只能在擂臺上堂堂正正的打一場。除非被打下擂臺,或者自己認輸,否則擂臺將一直打下去。只要不傷及性命即可。

        月傾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滿意的道:“若是有誰看不慣我月傾城,盡管下戰書來,一個個排隊來打。”

        “一個時辰后,擂臺見,誰不來,誰就自己乖乖滾出靈山宗吧。”

        囂張!真是好生囂張!

        說罷,月傾城不顧身邊眾弟子的臉色,獨自一人回了住處。

        她脫掉沾滿了血污與泥土的衣裳,站在鏡子前,未發育完全的矮小身體上布滿鞭痕與刀傷,看上去猙獰無比。

        “嘖,林悠然,好本事啊。”月傾城從床下掏出一個盒子,里面擺著兩枚靈丹,是幾年前她拜入靈山宗時掌門送的。

        月傾城毫不猶豫的將丹藥吞下去,閉上眼睛,慢慢煉化藥力。

        不出一會,月傾城給王師兄下戰書之事傳遍了靈山宗,不僅是外門弟子,就連內門弟子也紛紛興致高昂的議論起來。

        “聽說月傾城用了些妖術,把李師兄擊倒在地,并逼迫李師兄向她磕頭求饒,小小年紀就那么惡毒,真是該死。”

        “她還向王師兄下了戰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有點小把戲,就天下無敵了么?”

        幾個少女簇擁著黃裙少女林悠然,其中一名少女撇了撇嘴,不屑道:“悠然師姐,聽說那個月傾城給王師兄下戰書了,真不知道她哪來的膽子,不怕被他打死么?”

        聞言,林悠然美眸微瞇,心中有些驚詫,“怎么回事?”

        那個廢物沒死?

        “半個時辰前,月傾城滿身是血的從外面回來,并用了妖法擊倒了李師兄,還大言不慚的挑戰王師兄。”

        “吶,他們半個時辰之后就要去擂臺一決勝負了。哼,那個廢物肯定會被王師兄打的屁滾尿流。”

        林悠然心里微微打鼓,她明明是找了五個練氣后期的大漢去奸、殺月傾城,為什么月傾城活著回來了?

        難道她迷惑了那幾個大漢,求他們把她放回來了?

        大概也只能是這樣了,月傾城那個廢物,還能殺了他們,自己逃回來么?

        林悠然安心了些。

        “走,咱們也去擂臺那邊瞧瞧,我倒是要看看月傾城那個廢物能掀起什么大風大浪。”

        眼看比試的時辰已到,王師兄拿著一把劍正站在擂臺上。擂臺下面圍滿了弟子,整個場地中的氣氛已然達到至高點。

        “月傾城呢?月傾城該不會是不來了吧?”

        “她定是怕了,躲在她的院子里縮著不敢出門呢!”

        林悠然雙手環胸,臉上露出蔑視的神色,道:“真夠惡心的,白白浪費咱們的時間。”

        “林悠然師姐,你在說你自己么?”

        身后傳來一道尚且稚嫩的嗓音,林悠然心頭一跳,回頭看去,見是一身青衣的月傾城笑吟吟的瞧著她。

        她果然沒死!她還活著!

        擂臺上的王師兄見了月傾城,指著她怒罵道:“你怎么來的這么晚?是不是怕了!”

        月傾城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明明是你來的太早了。”

        她一個飛身跳上擂臺,青衣颯颯,立于王師兄的對面。

        明明是一張稚嫩的臉,一身普通的青色弟子服,穿在月傾城身上,卻顯出了幾分氣勢非凡。

        月傾城冷眼掃過臺下眾人,將他們的神色盡收眼底。

        王師兄手持本命靈劍,爆喝一聲,飛身而起,劍沖著月傾城刺來。

        這靈劍之中似乎夾雜著千鈞之力,靈力威壓壓的月傾城有些喘不過氣來,這就是等級壓制。

        臺下所有人都在等著月傾城跪地求饒,可她偏不。

        月傾城憑空召喚出一支銅制嗩吶,退到了一個暫時安全的角落,將嗩吶湊到嘴邊,緩緩吹響——

        “嗶嗶嗶…”

        王師兄的身體驟然僵住,手里的靈劍掉到地上,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口吐白沫。

        擂臺下的弟子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響,他們體內的靈力像是要爆開一樣,劇烈的沖撞著靈丹,仿佛要把靈丹沖碎。

        “啊啊??!別吹了啊啊??!”

        “月傾城,住手住手啊,自己人??!”

        “噗!”

        有人口吐鮮血,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林悠然驚駭不已,一張姣好的臉蛋此時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她強行壓制住體內暴動的靈氣,連連后退,一雙美眸死死瞪著臺上吹奏嗩吶的月傾城。

        她到底是什么妖怪!她從那群人手里活著逃回來,難道不是他們主動放她離開的,而是她把那些人殺了?

        月傾城見好就收,在王師兄即將靈丹破碎時,月傾城停下了吹奏,將重傷昏迷的王師兄一腳踢下了擂臺。

        月傾城將嗩吶收起,站在擂臺中間,揚起下巴,朗聲道:“我宣布,我月傾城勝。”

        “還有誰想挑戰,盡管上來。”

        林悠然怨毒的瞪著月傾城那張精致明媚的小臉,足尖輕點,飛身上擂臺。

        林悠然瞪著她,陰狠道:“月傾城,我不知你這嗩吶是什么妖物,但是有我林悠然在,就容不得你放肆。”

        “哦,是悠然師姐啊~”月傾城覺得林悠然對她的仇恨來得十分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有趣。

        真是奇怪,在月傾城的記憶里,她跟林悠然沒怎么打過交道,怎么會讓林悠然那么恨她?

        “廢話少說,月傾城,出招吧!”

        林悠然一躍而起,趁月傾城還未反應過來,揚起手中長鞭,把她的嗩吶卷走。

        “你沒了這妖邪之物,我看你拿什么勝我!”林悠然的鞭子極其堅硬靈活,夾雜著靈力的一鞭若抽打在身上,月傾城不死也得殘。

        月傾城騰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躲過靈活的長鞭,一個閃身繞到林悠然身后。

        林悠然的鞭子只能遠程攻擊,若被月傾城近了身,她毫無招架之力。

        “悠然師姐,我在你身后呢。”

        月傾城抽出腰間短匕,一刀扎在林悠然腚上,林悠然痛的怪叫一聲,手中的長鞭也脫手掉了下來。

        “啊啊??!月傾城……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傷我!”

        月傾城一腳將那長鞭踢到擂臺下,笑道:“悠然師姐,這下,咱們兩個都沒有武器了哦,不如我們來一場肉搏?”

        話音剛落,夾雜著磅礴靈力的拳頭砸在林悠然臉上,林悠然還沒來得及叫出聲,又一拳打在她的胸口。

        林悠然被打飛出去,砸在擂臺上,發出砰的響聲。

        “悠然師姐,咱們兩個之間的賬,也該好好算算了吧?”


        林悠然的身體“砰”一聲砸在擂臺上,一時間,擂臺上被砸的揚起灰塵漫天。

        臺下鴉雀無聲,觀戰的弟子紛紛瞪大了眼睛瞧著臺上這場碾壓式的戰斗。

        有一名女弟子抖著嗓音道:“月傾城……月傾城她也太邪門了吧!她分明是召喚不出靈器的廢物,她明明是一點戰斗招式也不會的,為什么……為什么她能打敗王師兄和悠然師姐!”

        “她之前手中拿的嗩吶……似乎就是她召喚出來的靈器?”

        林悠然捂住胸口,“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漂亮妖嬈的臉蛋上不復先前的優雅,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灰白之色。

        “月……月傾城,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法!”

        月傾城唇角始終帶著笑,她站在林悠然身邊,居高臨下的望著面如死灰的她,道:“悠然師姐,我可沒有使用什么妖法哦。下面的師兄弟都看著呢,我若是用了妖法,大家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月傾城蹲下身去,拍了拍林悠然的臉蛋,又道:“悠然師姐,你已經輸了,所以你服不服?”

        林悠然氣得喉嚨間涌上一口腥甜,她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美眸陰鷙的盯著面前的月傾城,道:“月傾城,我不會輸的!你就是一條狗,一條低賤的狗,你憑什么這樣站著和我說話!”

        林悠然從芥子袋里掏出一枚黑紅色的丹藥,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瞬間,林悠然體內的靈力暴漲,從練氣后期瞬間暴漲到煉氣期大圓滿。

        林悠然獰笑著,一雙猩紅的眸子掃過臺下呆滯的眾人。

        “我,林悠然,是靈山宗最有潛力的天才!”

        月傾城雙手環胸,面上仍是一副笑吟吟的樣子,似乎對林悠然突然的進階毫不在意。

        “悠然師姐,使用禁藥暫時提升修為,恐怕你這練氣期大圓滿的修為也維持不了多久吧?”

        林悠然冷笑一聲,道:“那又如何?一刻鐘夠讓我收拾你了!”

        說罷,林悠然手中凝聚出一個人頭大的紅色光球,其中蘊含著煉氣期大圓滿修士的磅礴靈力。

        “哈哈哈哈!月傾城,你給我去死吧!”

        紅色光球耀眼無比,林悠然將它向前一推,這光球便飛快沖向月傾城。

        月傾城心中微沉,若是讓這紅色光球砸中,恐怕她性命不保。

        這光球不能靠身法躲過,除非砸到自己身上,否則它不會消散。

        難道只能跟這紅色光球硬碰硬了?她只有練氣中期修為,又怎能與這充滿煉氣期大圓滿修為的光球硬拼?

        忽然,月傾城腦中靈光一閃,起了個壞念頭。

        月傾城將靈力附著在腳上,將速度提升到極致,身影如疾電一般,瞬間飛身到林悠然身后。

        “悠然師姐,你這光球太可怕了~”月傾城從后面用力抱住林悠然,將她禁錮的動彈不得。

        那紅色光球沖著二人砸去,林悠然瞬間明白了月傾城的念頭,她驚駭的瞪大了眼睛,奮力掙扎起來:“月傾城,你放開我,你這個小賤蹄子快放開我!”

        那光球是沖著月傾城去的,可若她擋在月傾城前面,光球可就不是砸在月傾城身上,而是她身上了。

        林悠然越掙扎,月傾城抱她抱的越緊,那道勢如破竹的紅色光球夾雜著幾道疾風撞向二人,月傾城與林悠然的發絲被吹得糾纏在一起,林悠然甚至覺得,天地都昏暗了幾分。

        她只不過是練氣后期的修為,吃了禁藥,強行把修為提升到練氣大圓滿,可她的肉身卻無法抵抗練氣大圓滿的全力一擊。

        光球砸在林悠然身上,發出劇烈的碰撞聲,擂臺上紅光乍現,林悠然的黃衣被炸的破破爛爛,整個人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炸飛了出去。

        月傾城也受了傷,盡管她用林悠然當肉盾,但那紅色光球的力量恐怖如斯,難免也震傷了她。

        林悠然趴在擂臺下,一頭柔順的長發幾乎被燒沒了,一身鵝黃法衣也被燒成幾塊碎布掛在身上。

        月傾城撐著身體站了起來,臉上露出愉悅之色。

        “我宣布,第二場,我月傾城勝。”

        青衫飛揚,站在擂臺上年僅十二歲的練氣中期少女,一舉擊敗了練氣大圓滿的林悠然。

        擂臺下的弟子們紛紛沉默了。

        林悠然的幾個小跟班趕忙圍上去,從芥子袋里掏各種療傷丹藥,不要錢似的塞進林悠然嘴里。

        一名男弟子怒道:“月傾城!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手辣!你重傷王師兄就算了,怎么敢對悠然師姐痛下殺手!”

        月傾城跳下擂臺,撿起自己那支銅制嗩吶愛惜的摸了摸,回應道:“師兄這話就不對了,這怎么能叫痛下殺手?我根本就沒有殺悠然師姐啊。”

        月傾城無辜的眨了眨眼,繼續說道:“那道光球蘊含著的可是煉氣期大圓滿修士的全力一擊,各位師兄師姐不會不知道吧?”

        “我身上還帶著些傷,若是那光球砸在我這練氣中期的小修士身上,我還有活路嗎?”

        雖然月傾城說得很對,但這不能影響靈山宗弟子們對她的偏見。

        林悠然殺人叫為民除害,月傾城殺人就成了心狠手辣。

        “那你也不能用林悠然師姐的身體去擋那光球??!你怎么那么惡毒?你自己不想受傷就用悠然師姐的身體去擋?”

        “就是??!悠然師姐可是落月城城主的女兒,身嬌體貴的,從小就沒吃過苦,你怎么能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你這種行為就應該逐出師門!”

        “我這就回去稟報長老,你殘害同門,用同門師姐的身體為自己擋傷害!長老一定會重罰你的!”

        月傾城氣笑了,她發現自己跟這些人講不了道理。

        “因為我實力差,毫無背景,沒有人緣,就能任由你們欺辱么?明明勝出者是我,想用紅色光球殺我的人是林悠然,到最后我贏了,卻成了我的錯。”

        在這些“同門手足”眼里,林悠然實力強,背后有靠山,人長得好看,那么林悠然就是對的。

        反而她月傾城,在靈山宗當了九年的廢物,不管她做什么都不會得到認可,沒有人幫她,沒有人替她說話,她始終是孤身一人。

        唯一能征服這些同門的,大概只有她的拳頭了。

        有一名男弟子紅著臉嗆聲道:“可重傷悠然師姐,這就是你的不對!”

        月傾城冷笑一聲,重重拍了拍那嗆聲弟子的肩膀,瞇著眼陰森森的道:“這位師兄那么看不慣我,是不是想跟我打一場?嗯?”

        那個“嗯”尾調上揚,配上月傾城這副陰森的表情,被她拍了肩膀的弟子猛的打了個冷顫,用力搖了搖頭道:“誰……誰想跟你打??!我還要回去練劍,沒空跟你玩這過家家的游戲。”

        說罷,那弟子佯裝無事,腳底抹油開溜了。

        藏在暗處將一切一覽無余的袁寧長老臉色極其難看,林悠然是他的親傳弟子,當眾被月傾城打成那樣,豈不是把他的臉面按在地上摩擦?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