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span>
    <em id="wna99"><ruby id="wna99"></ruby></em>

  • <li id="wna99"><acronym id="wna99"></acronym></li>

    <progress id="wna99"><track id="wna99"></track></progress>
      <rp id="wna99"></rp>

      <th id="wna99"><track id="wna99"><video id="wna99"></video></track></th>
      1. <rp id="wna99"></rp>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半夏小說吧 > 女頻言情 > 沈太太天天掉馬甲小說

        沈太太天天掉馬甲小說

        佚名作者 著

        女頻言情連載

        被時家人從鄉下接回來,時晚絲毫沒有感受到家人的溫暖,相反的繼母將接她回來的目的清楚的告知給她。就是為了讓她替嫁沈司衍,如今的沈司衍誰都不敢嫁,但時家害怕得罪沈家,又想得到巨大的利益,只好將主意打在了鄉下村姑時晚身上,可他們大錯特錯,時晚流落在外這么多年,豈是那么好欺負的。

        主角:沈司衍,時晚   更新:2022-07-15 21:37:00

        繼續看書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沈司衍,時晚的女頻言情小說《沈太太天天掉馬甲小說》,由網絡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被時家人從鄉下接回來,時晚絲毫沒有感受到家人的溫暖,相反的繼母將接她回來的目的清楚的告知給她。就是為了讓她替嫁沈司衍,如今的沈司衍誰都不敢嫁,但時家害怕得罪沈家,又想得到巨大的利益,只好將主意打在了鄉下村姑時晚身上,可他們大錯特錯,時晚流落在外這么多年,豈是那么好欺負的。

        《沈太太天天掉馬甲小說》精彩片段

        T市。

        一輛黑色豪車緩緩停在時家門口,車門打開,一個高挑的少女暴露在刺眼的陽光下。

        女孩十九歲左右,膚若凝脂,勾人的狐貍眼噙著一抹寒意,紅唇微揚,艷了在場所有人的眼。

        面對時家豪華的別墅眼里不見半分波瀾,仿佛早已為慣。

        若是忽略她廉價的穿著,誰都想不到少女是從鄉下來的。

        李兆鳳在家里早等的不耐煩了,此刻見著眉宇間滿是桀驁的陌生女孩進來,眼底的厭惡更甚。

        當初大師算到這個女兒是煞星,為保時家,他們將人丟到鄉下給李母養著,十幾年不見,身上的野性越發濃郁。

        果然是鄉下來的破落貨,一點禮貌都沒有。

        “既然回來了,就把你在鄉下的那套給我收起來,別給時家丟人。”

        李兆鳳本想警告她,出去別說自己是時家小姐,但想到沈家,到嘴邊的話又收了回去。

        時晚仿佛沒有看到她眼里的厭惡,挎著背包站在一旁,眼底滿是冷漠。

        見狀,李兆鳳的臉色更加難看,如恩賜般開口。

        “我們給你找了一門婚事,那可是有錢人家,嫁過去便宜你了。”

        “我可不稀罕,誰找的誰嫁。”

        時晚漫不經心的態度徹底引爆了李兆鳳,她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你放肆!這可是我們好不容易求來的,豈容你選擇?”

        她就知道時家不可能平白無故將自己接回來,時晚眉宇間滿是不耐,揉了揉耳朵轉身就要離開。

        “趕緊把人給我攔下!”

        李兆鳳氣急,連忙叫來保鏢將人圍住。

        嫁給沈司衍的人只能是時晚這個村姑!

        被攔住去路的時晚越發不耐,眼底泛著寒意,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先前圍住她的保鏢接連倒地,哀嚎不止。

        “廢物。”

        她一腳踩在保鏢身上,嘴角微微上揚冷哼一聲。

        李兆鳳嚇得臉色慘白,本以為這村姑手無縛雞之力,是個好對付的,誰知竟如此野蠻。

        但就這樣放時晚離開,沈家那邊他們沒法交代。

        想到得罪沈家的后果這兒,李兆鳳不由的打了寒顫,連忙給了保鏢一腳,毫無形象地嚷了一句。

        “趕緊給我攔下她,沈二少她不嫁也得嫁!”

        原本要離開的時晚腳步微頓,轉身看向炸毛公雞一般的李兆鳳。

        “沈司衍不是時清的結婚對象嗎?”

        “我們時清那么優秀,怎么可能嫁給那個短命鬼?而你就不一樣了,一個村姑能嫁到沈家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你還不知道珍惜……”

        傳言沈司衍重病纏身,活不過二十五歲,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而沈家除了沈老爺子,根本沒人把那沈二少放在眼里,等沈老爺子西去,這沈二夫人如同入了狼窩,能活著都是萬幸了。

        時清不愿意嫁也正常,可是時家又不愿意放棄這層利益,這才想到了流落在外的時晚。

        “你嫁過去那就是享清福,你有什么不滿意的!真是不知……”

        “吵死了。”

        時晚不耐煩地打斷了李兆鳳,撂下一句“結婚時再通知我。”就轉身上樓了。

        她也不想被人當槍使,但是想想她要和沈司衍‘借’的東西,借結婚的由子進入戒備森嚴的沈家,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李兆鳳見她忽然的轉變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很快就被自己說服了。

        那可是沈家,有錢程度肯定超出了那村姑的認知,會答應也并不稀奇。

        她本想讓時晚交出時老爺子留下的股份,可她剛剛那架勢,好像并不是最好的時機,還是等時杰回來再說吧。

        ......

        翌日傍晚,沈家。

        時晚坐在床邊,肆意打量新房。

        房間以黑白色為主,不見半分喜色,可見沈家少爺對這門婚事也不滿意。

        忽然,門外傳來聲音,她眼底滿是警惕看向來人。

        男人身材頎長,五官俊朗,許是因為重病面色有些蒼白,可這并不影響他身上冷冽的殺氣。

        這就是沈家二少沈司衍?

        長相確實禍國殃民,只可惜,有病。

        “為了錢嫁進來,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命花。”

        “錢而已,我才不稀罕。”

        時晚嗤笑一聲,坐在床上,雙手撐在身后,直直地迎向男人狠厲的目光,“一個將死之人,還是先擔心自己吧。”

        沈司衍顯然沒想到她有膽子反駁,眼底滑過一抹異樣。

        據他所知,時晚從小生活在鄉下,性子唯唯諾諾,很難和眼前這個女人聯系在一起。

        難不成是資料有誤?

        他緩步上前,骨節分明的兩指禁錮時晚的下巴,逼迫她抬眸,語氣陰冷。

        “將死之人?現今我便能讓你尸首異處。”

        時晚紅唇微勾,抬手就要向他后頸處劈去。

        可誰知她還沒有碰到,男人的身體突然僵住,倒在她身上。

        手還在半空中的時晚:“......”

        碰瓷?

        時晚一臉嫌棄地將沈司衍推開,猶豫了一下又補了幾腳。

        可男人臉色慘白,泛青的嘴唇緊閉,絲毫沒有要動手的跡象,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竟然不是裝的?

        時晚根本就不想救沈司衍,但是他若死在這里,接下來的計劃就沒有辦法實施了。

        她嘆了一口氣,剛要伸手,一陣勁風來襲,她就被掐住脖子,死死壓在床上。

        “找死?”

        男人的聲音冷的毫無溫度,猩紅的鳳眸里滿是殺意。

        窒息感傳來,時晚沒有多余的反應,伸手一根銀針快狠準的扎在男人脖子上,男人順勢倒了下去,動彈不得。

        時晚深吸了兩口氣,起身收起了銀針,可剛要離開,腦海中響起系統的聲音。

        “宿主,他身上有股力量,可以補充你失去的精神力。”

        時晚腳步一頓,“你確定?”

        這個系統從她出生就一直存在,這些年沒少為她提供幫助,所以它的話還是得聽的。

        “確定,他對于你而言算是一個外掛了。”

        幾秒后,系統又道:“只可惜這男人命不久矣,快要死了。”

        “死?”時晚重新回到男人身邊,“既然有用,死了未免可惜。”

        “宿主要救他?”

        時晚沒有說話,默默使用系統診斷了一番,結果出乎意料。

        中毒?不是有???


        時晚微微蹙眉,直接撕開了沈司衍的衣服,看到裸露在眼前的六塊腹肌,不受控制地咽了一口口水。

        男人臉色驟然變得鐵青,吃人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她。

        要不是他現在全身沒有力氣,這個女人死一百遍都不解他恨!

        “沒想到中了這毒居然還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

        這可不是一般的毒,這種毒非常霸道而且隱藏極深,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它不僅能破壞人的器官,還會使人漸漸精神失常,變得暴躁,最后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這毒......

        時晚盯著他,瞬間有了個想法,“沈二少,做個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沈司衍沒有想到時晚能看出他中了毒,他眸子一暗,語氣不自覺帶了殺意。

        “我幫你解毒,而你要保證我在沈家無人能欺。”

        “我憑什么相信你?”

        時晚想到談判不會很順利,把提前準備好的藥丸拿出來丟給他。

        “吃了這個能緩解你的痛苦。”

        見沈司衍還是很猶豫,她接著道,“就算你不相信我,你這病也無人能治,你除了相信我,就是死路一條。”

        女人眉眼間的自信仿佛有一種神奇的魔力,沈司衍沒有再說什么,一口吞掉了藥丸,身子竟真的舒服了許多。

        時晚知道男人默認了這個交易,上前拍了拍他的胸大肌,“躺好。”

        “你找死?!”

        胸前傳來的溫度,使沈司衍感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用力扣住她的手,低吼出聲。

        時晚:“......”

        雖說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但她還沒禽獸到對一個病人下手吧。

        忍著脾氣,她扯出一抹假笑,“沈二少,你不躺好我怎么給你治???”

        男人盯著她,“你最好明白這里是沈家。”

        一旦他出事,她不管是不是兇手,沈老爺子都不會輕易放過她。

        不過不為沈家,為了任務和她不穩定的精神力,她也不會讓他死。

        半晌,時晚收回針,“暫時穩住了,徹底根治還需要一些時間。”

        沈司衍嗯了聲,身體的確比之前輕松了許多,這個女人有點本事。

        他正想要起身離開,面前的女人忽然拉住他的手,嬌軟的柔荑帶著絲涼意。

        “你做什么?”

        沈司衍眸光微閃,想抽回手,然而卻被她抓著更緊。

        “把脈。”

        “......即便我沒學過中醫,也該知道把脈的位置至少是在腕關節處。”

        時晚面不改色地睜著眼睛說瞎話,手抓的更緊了。

        “外行了,這是我最新的研究的,拿出來裝裝逼,你不懂。”

        沈司衍:“......”

        她細細感受精神力的存在,她發現兩人有接觸之后,精神力恢復的更快了,不一會就恢復了三分之一。

        沈司衍的毒不簡單,不用精神力時晚也解不了,這也是為什么只有她能治的原因。

        視線落在兩人牽著的手,沈司衍垂眸,心底滑過一絲異樣。

        “好了,都這么晚了睡吧。”

        精神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時晚松開手,走到唯一的大床躺下。

        “記得關燈,不然我睡不著。”

        沈司衍臉色黑了一半,“這是我的房間。”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看著心安理得躺平的時晚,沈司衍氣的牙癢癢,剛要說話就被打斷。

        “或者說,你想我一起睡?”時晚轉過身子,撐起腦袋上下打量著沈司衍,“也行,就是怕你這身體不夠我折騰。”

        男人臉色一黑,耳垂悄悄紅了些,“做夢!”

        見他臉色不佳的躺在沙發上,一米九的身高躺在沙發上顯得格格不入。

        她收回視線,眼底一片淡然。

        .......

        “少爺,這是老爺子吩咐的藥。”

        翌日,時晚打著哈欠下樓,就看見一個傭人端了一碗黑乎乎的中藥放在了沈司衍面前。

        見時晚下來,沈司衍淡聲道:“等會兒要去給家中長輩請安,步驟都清楚吧?”

        時晚點頭,話音落下,余光掃過那碗藥時驀地頓住,坐在他面前,單手撐在腮邊,美眸輕掀含笑,帶著深意,舉止慵懶優雅。

        “沈二少,你的命大概值多少錢?”

        沈司衍被她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一愣,抬眸,“什么意思?”

        “如果值錢的話......”她手撐在桌上,近距離看他,“我大概會賺翻,你若是沒錢的話,救你一次給牽一次手怎么樣?”

        雖然這話聽起來像個老流氓,但是她就可以隨時補充精神力了。

        沈司衍猝不及防對上她黑白分明的美眸,天生的狐貍眼,眼底清明一片,無辜中帶著不自知的嫵媚,挺直秀美的巧鼻下,微啟的紅唇嬌嫩欲滴,把人的心勾的不行。

        沈司衍眸光微閃,淡然移開視線,但耳根紅了個透。

        這女人怎么動不動就調戲男人,不懂矜持!

        “沈二少,這碗藥是誰給你的?這里可以加了要命的東西。”

        見他不回答卻紅了耳朵,時晚撇撇嘴。

        補充精神力而已,這純情的孩子該不會想歪了吧?

        “周媽!”

        經過昨晚的事情,沈司衍對她醫術這方面信得過,聽她這么說自然不疑其他,定了定心神,喚來一個上了年紀的傭人。

        “少爺,怎么......”周媽從廚房出來,見藥還放著,忙道:“少爺,這藥要是涼了藥效就減弱了,您還是趕緊喝了吧?”

        “是啊二少,要是再不喝,里邊的毒藥可就白下了。”

        “少夫人,您在胡說什么?什么毒藥?”

        周媽聽到她前邊半句還暗自欣喜多了個幫手,可后半句一出來臉瞬間就綠了!

        這剛嫁進來的少夫人就是個鄉下人,少爺都看不出來加了藥,她一個村姑能看出來?一準是胡謅的!

        “少夫人,這可是老爺子給少爺調理身子用的,您這意思是老爺子要害少爺嗎?”

        “既然不是,這碗藥就賞給你了,一定要一滴不剩的喝完喔。”

        時晚沒有錯過周媽眼底那一閃而過的慌亂,沈司衍自然也是,面部表情地說了兩個字,“喝吧。”

        若只有時晚一個人懷疑,自己自然據理力爭,但是沈司衍都開口了,不喝的下場只有一個。

        那就是,死。

        周媽此時如同一個英勇赴役的戰士,一臉決絕地端起藥碗,一飲而盡。

        “藥我也喝了,可以走了吧!”

        周媽抹了抹嘴,想到喝下去的東西,不愿意再和他們多說,轉頭就想走。

        雖然是慢性毒藥,那也有毒??!她要去醫院!

        然而剛踏出一步卻被時晚攔下。

        “急什么?”


        她挽唇,眼底滿是冷意,“毒藥放哪兒了?”

        “什么毒藥!”

        周媽看著神情嚴肅的時晚,一陣寒意從腳底竄出來,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音,梗著脖子繼續說道。

        “我雖是傭人但也不能平白無故受人構陷,就算您是二少爺的人也不行!”

        周媽可是沈家的老人,如果不是因為有特殊任務,怎么甘心在這里伺候沈司衍這個爹不疼媽不愛的廢人。

        “她是我太太,想做什么是她的自由,倒是你,今天的事若是被爺爺知道......”

        聞言,周媽眼底滑過一抹慌亂,“知道了又怎么樣?我好心給少爺送藥,卻屢次三番被誣陷,還......”

        看到時晚不知何時拿在手里的東西,周媽的話戛然而止,下意識摸向口袋,空空如也。

        “這就是你說的補藥?”時晚晃了晃手中的東西,一臉好奇地看著滿頭冷汗的周媽。

        她當然不會什么隔空取物,但是誰叫她有個系統呢?

        想找出來東西藏在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周媽臉色難看,不敢言語,生怕說錯一句話,那一包毒藥都會進自己的肚子里。

        “是誰指使你的?”

        沈司衍斂眸,不再繼續看戲,平靜如水的鳳眸中滑過一抹殺意。

        “我真的不知道,這藥出現在少夫人手中,說不定是想陷害我呢?”

        周媽咬死不承認,她要是承認了,死的可不止她一個,還有她兒子……

        “客廳和廚房應該是有監控吧?”

        聞言,周媽身子一僵,驚恐萬分!

        家里是有監控,但是沈家除了老爺子都想讓沈司衍死,自己每次做完手腳,自然會有人清除數據,但今天事發突然,肯定還沒來得及刪除。

        后果周媽不敢想。

        “既然少爺不相信我而去相信外人,那我只能自證清白了!”

        說完,周媽對準桌子沖上去!

        “啊——”

        時晚還未來得及阻止人就已經沖了上去,與此同時,門外響起一道尖銳的叫喊聲。

        “這......周媽?”中年女人沖上來,捂著嘴道:“沈司衍,你們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殺人?!”

        沒等兩人說什么,中年女人轉身跑開,“我現在就去告訴老爺子,簡直太放肆了!”

        太好了!

        她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沈司衍,沒想到人家主動把機會送上門,不好好抓住怎么行?

        “二少,你這家里個個都不簡單啊。”

        “怎么?怕了?”

        “怕?我時晚至今也不知道怕怎么寫。”

        沈司衍沉默了一會兒,淡聲道:“不知道就努力學習。”

        時晚:“……”

        有病,不能和他計較!

        周媽被送進醫院,兩人被叫去前廳,老爺子年紀過百,最希望看見是一家和睦,可在沈家根本就是奢望。

        “爺爺。”

        前廳里坐滿了人,除了老爺子,時晚看見的都是幸災樂禍和嘲諷。

        時晚跟著喊了聲,坐在沈司衍身邊。

        “老爺子,司衍實在過分,差點逼死周媽,要不是我及時讓人送過去,現在怕是見不到了。”

        方才嚷嚷著叫人的女人大聲地控訴道。

        沈老爺子冷冽的目光掃了眼她,看向沈司衍,“司衍,你自己說。”

        “爺爺,周媽在我的藥里下了藥。”

        “什么?!”老爺子激動起身,“她怎么敢?!”

        在場的人見怪不怪,沈司衍身體不好是真的,但被老爺子捧在手里寵也是真的,誰能保證不會把財產給他?

        死了也少個人搶,所以有人要害他并不稀奇。

        “司衍啊,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啊,周媽算是看著你長大的,怎么能害你呢?”

        中年女人回神,語重心長地道:“這肯定是個誤會啊。”

        “既然二嬸這么說,把藥送過去鑒定不就明了了?”

        女人臉色一僵,掃了眼臉色不佳的老爺子,忙道:“都是一家人這么計較做什么?周媽說不定也是被陷害的呢?之前都沒出事,怎么你剛一結婚事情就一大堆……”

        后邊的話女人說的很小聲,但剛好可以讓在場的人都聽見。

        女人把苗頭對準時晚,周媽是她的人,要是她出事了,她豈不也跟著倒霉?

        而在場的人除了時晚好拿捏些,其他人她誰也不敢得罪。

        時晚垂眸,滿不在乎,仿佛被暗指的人根本不是她。

        之前查過沈司衍的處境,但確實沒想過會這么糟,至少在場十個人里面就有九個希望他死。

        “不如查查監控吧?”

        時晚攔住沈司衍,淺笑道。

        “好啊,那你去查啊,周媽那么好一個人差點被逼死不說還要被冤枉,什么理?!”

        女人看見周媽撞上桌子的那一刻她就有所察覺,早就讓人把監控錄像刪了,沈司衍想查?

        根本沒可能!

        果不其然,保安室傳來消息說監控壞了還未來得及修的消息。

        “時小姐,你該不會是知道監控壞了才說的吧?”

        其他人跟著附和,“二嬸說的是,周媽要有心害司衍也不至于等到現在,而且她也沒那個膽子啊。”

        聽到各種誹謗難聽的話,時晚笑意不達眼底,讓人拿來投屏,拿出優盤。

        “這是二……司衍拿過來的監控錄像,大家看看不就知道是誰在顛倒黑白了嗎?”

        “那監控都壞了,你蒙我們吧?”

        聽到還有監控,女人心里一緊,有些慌了。

        時晚沒理她,直接點擊播放,周媽在廚房那偷偷摸摸的樣子被看的清清楚楚。

        老爺子的臉色驟然沉下,如利刃般的目光刺在女人身上。

        到這個時候了,他哪里會不清楚?

        “這……沒想到周媽居然真的對司衍下手?!”

        女人亂了心神,先發制人,強忍心里的恐懼和老爺子的目光交匯。

        時晚淺笑,“二嬸剛才不是還信誓旦旦的保證周媽不會對司衍下手嗎?”

        女人一時語塞,她真沒想到時晚竟有這么大的膽子敢跟她叫板,還有沈司衍這個廢物怎么也一反常態,咄咄逼人?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jk制服美女裸体扒开尿口_99国产高潮流水喷水视频_亚洲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